小说武士 > 白月光她太难了! > 004

  非常不巧地,徐枝月歪倒的方向朝着岑格非。
  
  ——可不能压着或撞着他!
  ——手里的奶茶可不能泼到他身上或桌上!
  
  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徐枝月仍记挂着不能消耗岑格非的好感度(可能本来就是零),硬生生地用手肘“duang”地撑在他的桌面,另一只握着奶茶的手迅速转收。
  
  哗。小半杯奶茶洒出来。
  没有一滴沾到岑格非及他的物品,全泼在了徐枝月自己的衣服上。
  
  徐枝月的皮肤很白,撞到坚硬桌子的肘部很快泛起红。
  痛感丝丝缕缕地加重。
  
  “谁掉的笔?”徐枝月捂住手肘,眼里涨起生理性泪水,“为什么不捡起来?草……”
  【禁止说脏话。注意不要崩人设。】系统的电子音。
  
  “……你这个没有感情的东西。”
  徐枝月胸口起.伏,草!好气啊!
  要是让她知道这笔是谁落地上,铁定要和这人“谈谈人生”。
  
  徐枝月回到座位,同桌叶莎立马赛来一叠纸巾,“快擦擦。”
  沾了奶茶的衣摆贴在腰间,有点黏糊。徐枝月擦了几下,心更烦,“唉。”
  
  “要不和老师请个假,回宿舍换衣服嘛?”叶莎建议,“你穿我的衣服应该不会太宽?”
  徐枝月选择走读,在学校没有宿舍,所以没有备换的衣服。
  “好,多谢。”
  
  唉,这么一对比,同桌简直是天使,而被自己帮助过的岑格非……呵呵,刚才她都那样了,他好像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脱衣服的时候,徐枝月没留心,布料蹭过受创的手肘,一阵火辣辣的疼。
  “他爸的!垃圾岑格非!”
  
  【说脏话。惩罚。】
  “草……”腹部忽然一阵抽痛,徐枝月弯腰按住。
  
  “老……娘……不干了……”徐枝月手握成拳,咬着牙,“你算个……什么……东西?”
  “放……老娘……回原来世界。”
  
  【没有权限。】
  “呵呵……”
  
  所谓的“惩罚”没有持续太久。
  徐枝月很快恢复怼人的气势,“瞧你说话这逻辑,直肠通大脑吧?不对,你有脑吗?”
  
  “一声招呼不打将我弄到这奇葩的什么小说世界里来,你经过我同意了吗?”
  “怎么,我不要八百万了想走还不许?”
  
  【抱歉。没有权限将未完成任务的宿主传送回原世界。】
  “呵呵,制造你的东西肯定很幽默吧,要不然怎么生了个笑话出来?”
  
  “我要回去。”
  “听明白了吗?我现在立刻马上要回去!”
  “让我离开这个垃圾小说世界。”
  
  【若此时强行将宿主抽离,宿主将会以死亡状态回到原世界。】
  “我会死?”徐枝月快要炸了,“我不想知道你有病,别表现得这么明显好吗?”
  
  【宿主选择要抽离小说世界吗?】
  “抽你爸,草,凭什么让我死——嘶……”徐枝月的腹部再次掀起一阵抽痛,“有……毛病吗?在没别人……的时候……爆粗都……不行吗?”
  
  “你……多少天……没吃药了?”
  
  或许是心虚,又或许是残存几分人性,系统停止了对徐枝月的惩罚。
  【请宿主确认是否要抽离小说世界?】
  徐枝月呵了声,“能毫发无伤地回去我就抽离。”
  
  【抱歉。只有等小说世界的时间到达‘徐枝月’与‘岑格非’分离的节点,宿主才能毫发无伤地回原世界。】
  “意思是我得待在这鬼地方几年?”徐枝月捕捉到系统话里的漏洞,“我不完成任务,你也不能对我怎么样?”
  
  【宿主必须要待够时间。若不完成任务,会有不伤及性命的惩罚。】
  “什么叫不伤……”
  
  “枝月你换好了没?”叶莎在卫生间外催促,“半节课要过去了。”
  徐枝月边应着“快了”边赶紧套上新净的衣服。
  
  “超级磨叽啊你,本来我还想去一趟商店买雪糕呢。”叶莎撅嘴。
  “这……”徐枝月眼神有些散,“现在去可以吗?干脆等下课再回教室?”
  “可别,都走到楼下了。再说,你这新来的是不知道老胡(班主任)多凶残,要是我们太迟不回教室,有我们好果子吃的。”
  
  “在想什么啊你?”叶莎手掌在徐枝月眼前晃了晃,“走着路和我说着话都能出神?”
  徐枝月:“没……”后半截的“什么”还没来得及说。
  “你是不是喜欢岑格非嘛?”叶莎问。
  
  徐枝月:“喜欢岑格非?我?”
  叶莎:“经常见你和他聊天和他什么的,难道不是吗?”
  
  “……不是。”徐枝月有些没精打采。她确实有找他讲话,可对方几乎不搭理啊。单方面的搭讪能叫“聊天”吗?
  
  此时楼梯拐角走出个同班的瘦高个女生。
  也不知道她没有听见她们先前的话。关于“喜欢”这种小秘密不宜第三人听到。叶莎挽着徐枝月,转了个话题,“放学你直接回家吗?要不要去逛街?”
  
  “可以。”徐枝月点点头,“到时候请你吃雪糕。”
  “我不,过了下午五点,吃雪糕容易变胖。”叶莎有一套自己的饮食理论。
  
  又闲聊了一两句。在回教室之前,叶莎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你知道栗梅和岑格非表过白吗?”
  “谁?”徐枝月疑问。
  
  “就刚刚遇到的那个女生,栗梅啊。”
  “挺高挺好看的。”
  “就那样嘛,不算多好看。喂!重点是她和岑格非表白了!”
  “然后呢?”
  
  “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的样子嘛——栗梅给岑格非递过情书,后来又当面表白,什么她喜欢他巴拉巴拉,能不能和他交往巴拉巴拉。”
  “嗯……”
  “然后岑格非从头到尾只说了两个字‘不行’,非常非常冷淡。”
  “你怎么知道的?”
  
  叶莎:“当时体育课,我身体不舒服,回教室桌位趴着嘛。谁想到听见表白现场。”
  徐枝月:“牛批。”
  “咦……”叶莎扭头端详了徐枝月一会儿,见对方的神色像极了吃瓜路人,“看来我猜错了,你是不喜欢岑格非的嘛。”
  徐枝月嫌弃状往边上避,“你的瓜子脸别凑这么近。”
  
  喜欢岑格非?
  不好意思,她对他不存在什么个人情感,非要说有,也只是讨厌和迁怒。
  
  “平生第一次听说我是瓜子脸哈哈哈,感谢美女的肯定。”
  “不客气,麻烦你克制一下音量。”
  
  “先别回去,我没有八卦完。”叶莎停步在楼梯间的平台,“我跟你说,哎,班上不是好多人议论过岑格非的家境差啊,老穿校服啊,性格孤僻啊什么的吗?然后栗梅也逼逼过,好几次。”
  徐枝月不是很想听,“再不回教室……”
  “你就说,栗梅奇不奇葩?她不是看不上岑格非吗?不是嫌弃人家穷吗?为嘛又向人家表白?”
  “嗯嗯。”徐枝月敷衍地应两声,“该回去了。”
  
  ……
  
  过了第二个课间,又过了下午最后一节课。
  徐枝月走出教室,背贴着走廊的墙远眺发呆,等约好要逛街的叶莎从办公室回来。
  
  感觉旁边站了个人,这个人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徐枝月眸光有些散的眼一偏转,意外地发现是岑格非。
  
  他随即垂下眼睑,浓而直的黑睫笼住眸子。
  好像不想和她有目光接触。
  
  可过了好几秒,他也没走。
  
  徐枝月因为先前和系统撕,深刻认为自己被坑,此刻见到岑格非心情并不怎么晴朗,没好气地脱口而出:“你有事吗?”
  
  九月末的下午,日光大片大片地斜洒,走廊里塞满暖热。
  校园广播站里谁点的流行歌唱到副歌。
  
  此刻,徐枝月却忽然觉得周围的空气仿佛有些凉。
  
  她看到岑格非淡红的薄唇微抿。
  静默地,他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回教室。
  这人好奇怪……
  等等——
  
  徐枝月猛然想起,上上节课自己说过课间要找岑格非请教题目。
  
  难,难道他是来提醒这件事?
  混着橘色阳光的风吹动发稍,掀起徐枝月的满脑袋问号。
  不会吧不会吧,这人不是整天冷着张逼脸,不把谁放在眼里,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吗?
  
  不管,她才不去干假借请教问题实则搭话这事儿。
  垃圾系统这么坑,她才不要去做那什么任务。
  爱怎么样怎么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