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白月光她太难了! > 002

  徐枝月再次见到岑格非是在四个多月后。
  
  九月初,新学期。
  徐枝月转学到岑格非所在的剑明高中的高二(2)班。
  
  这是小说原文里,女三号角色“许枝月”与男二号角色岑格非产生交集的起点。
  
  交集?怎么产生交集?徐枝月不知道啊。
  
  她当初在绿江文学城无意戳到《别扭老公爱不停》这部小说,扫了文案,什么反派抢女主,囚那个禁啊,什么男主夺回女主,虐心虐身这样那样,觉得三观有点清(不)奇(正)。
  奇怪于绿江怎么会有这样文名和文案的小说,徐枝月翻开了第一章。
  
  这写的什么啊?这人为什么要这样搞?这事有这么简单能做到吗?徐枝月满脑袋的疑惑伴随着想吐槽的冲动。
  要不是看到有个女三号的名字“枝月”和自己一样,有丁点微妙感,徐枝月压根没办法将该小说看到一半——极其粗略地跳着看。
  
  寻常的一节自习课。
  
  【第一个任务限时六十天,目前剩余四十天。】自称为“系统”的冰冷男声。
  
  “嘶!突然在我脑袋里出声不知道吓人吗——什么?”徐枝月停止写作业,“任务?什么任务?”
  【为了让宿主更准确地体现角色作用,文世界纠管部给宿主制定了量化标准,细分了数项不同阶段的小任务。】
  
  徐枝月:“哦。”懂了,把“成为男二岑格非的白月光”比作让她这个学渣“高考考上211”的话,细分出的小任务相当于备战高考中的每一次测试。
  
  “完不成这些小任务会怎么样?”
  【根据任务的失败度,会有对应的不同等级的惩罚。失败度为20%以下即完成度为80%以上,宿主会受到一级眩晕惩罚……】
  
  “停。任务完成得不好有处罚,那任务完成到百分百有奖励吗?”
  【宿主完成全部任务,走完该参与的剧情后,可回到现实世界并获取八百万人民币的奖励。】
  
  “呵。”这系统还挺会避重就轻,这八百万是老早前就说定的好吗?
  算了,看在这数额对自己这个穷逼来说不小的份上,懒得和它扯皮了。
  徐枝月:“目前的限时任务是什么?”她哪里记得小说里的剧情?
  
  系统估计知道她对这部小说不熟悉,人性化地将原文内容节选投放出来:
  【两个月里,岑格非和许枝月讲的话超过了百句,她是他在学校里关系最近的同学。】
  
  乍一看,好像不是很困难。
  天知道开学到现在的二十天,徐枝月主动和岑格非打过一二三四五……一共十二次招呼,地点包括但不限于校门附近、食堂、教室和操场。
  然而岑格非连个眼神都不给。
  
  “等会儿下课先陪我去洗手间嘛?”叶莎“咦”了声,转头问同桌,“你在看谁?”
  徐枝月收回无意识落在岑格非处的视线,“噢,陪你去。”
  叶莎表情古怪,欲言又止。
  
  下课。
  徐枝月和叶莎去了靠近田径场的卫生间。
  人有点多,排队花了些时间,出来时上课的预备铃已经响过。
  
  路上,三三两两的同学前往田径场西区排队处。
  徐枝月边和叶莎闲聊边走,不经意一转眸,注意到形单影只的岑格非。
  
  少年身后是体育器材室,手里抬抱着圆筒状球筐,里面装了篮球、足球和排球,至少有七八个。
  
  搬体育器材这活儿本该由全班同学轮流做,每次需要两位。
  如果当天值日的其中一个同学因故不能搬,另一个同学必定会拜托其他熟识的同学一起合搬。
  
  一个人要搬这么一筐颇有重量的东西不容易。
  
  今天岑格非的搭档请假,却没有其他同学帮忙搭把手。
  ——也可能是岑格非没向别人寻求帮助。
  
  徐枝月心思一活络。
  机会来了!
  同反派对话的机会来了!
  
  给同伴叶莎留了句“不好意思你先去集合”,徐枝月快步朝“孤立无援”的岑格非走去。
  
  “嗨,”徐枝月扬起友好的笑,“需要我一起搬……”
  嗯嗯?
  岑格非像看不到她这么个活人听不见她说话似的,漠然地稍显吃力地搬着器材往前走。
  
  徐枝月的脾气并没有多好,三番两次地被无视,肺腑里早蹿腾着一股火。
  “c……”ao。
  
  冷静,淡定,任务重要……
  做了两次深呼吸,徐枝月再鼓作气,追上岑格非,挡在他面前,“岑——岑同学,我和你一起搬。”
  
  少年的目光终于落到她身上。
  冰凉的,无机质的。
  仿佛在看一块碍眼的拦路石。
  
  徐枝月有点扛不住,纤长乌睫在风中颤了颤。
  不愿放弃这个接近岑格非的机会,她硬着头皮去抓球筐的一只提手,“走、走吧。”
  
  春末的阳光好像都褪去了温度。
  徐枝月感觉冷飕飕。
  
  不知道过了多少秒。
  就在徐枝月要松手放弃帮忙的前半秒,手上一沉——岑格非由两手抬抱球筐换成单手提——大约一半的重量分摊出来。
  
  岑格非沉默地抬脚往目的地走。
  
  这位十六岁的少年尽管有些营养不良的瘦削,身量却不矮,目测在一米八左右。
  他的一步约等于徐枝月的一步半,她勉强才能跟上。
  
  这份主动揽来的活儿当真不轻松。徐枝月走了百三米,不自觉开始有些喘气。
  
  让他走慢一点?
  徐枝月偷偷觑了一眼岑格非没有表情的脸,默默咽下没机会出口的要求。
  
  同时不停在思索如何撩他说话又不能引起他厌烦。哦,多少还要刷点他的友好度。
  毕竟任务里有个要求是要成为“他在学校里关系最近的同学”。
  这么冷如冰的一个人,真的能与其拉近关系吗?
  
  徐枝月记得小说里反派的身世,凄惨而又狗血。他这样拒人千里之外的性格应该不是天生的,是后天环境所致。
  
  “看,这不是那个……”
  “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穷酸味。”
  
  “他的搭档是个女生?是凌少说挺好看的那个?”
  “确实长得不错,怎么会和他混在……妈的走快点,上课了!”
  
  徐枝月皱眉,这几个嚼舌根的别班男生音量不大,但话里的讽意恶意扑面而来。
  简直是拿毒针扎岑格非的自尊心。
  要不是怕耽误搬球筐和崩原女三人设,徐枝月都要上前去和他们问候问候。
  
  话说回来,剑明高中虽然是省里升学率数一数二的优秀高中,但部分学生的人品素质并不多么优秀。
  
  这所高中是由花梨市政府支持及剑明教育集团投资的民办学校,硬件设备齐全,教学环境先进,学杂费高出其它学校一大截。
  通俗地讲,剑明高中是一所贵族学校。
  
  招收的学生里,成绩出色的占百分之二。其余的百分之九十八成绩一般,靠踩着厚厚的钞票增高,敲开剑明的大门。
  “许枝月”属于百分之九十八中的一员。
  
  大部分富学生瞧不起好学生的呆板无趣,好学生看不惯富学生的不学无术,一道无形的膜隔在两种学生之间。
  富学生们仗着家里有钱、人数多,底气足,在学校惯是骄横。
  
  越靠近班级集合点,徐枝月越能听到那群富家子弟们的嗡嗡议论声。
  
  “班长,不整理队伍吗?”徐枝月公式化地微笑,音量稍抬,“放任同学闲聊?”
  
  左侧,单薄少年清冷的棕眸里闪过一丝讶异,极淡极浅极短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