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白月光她太难了! > 001

  水里的珍珠粉圆全部浮起来了。
  徐枝月把火力调到小档,放缓搅拌的速度。
  
  锅中散腾出的热气和七月的暑意,熬得徐枝月出了一层薄汗。
  
  她用空着的手往脸上扇了扇,扇出几丝聊胜于无的风。
  店长怎么就不在后厨间这儿装个空调或电扇呢?
  呼——
  真的是热……
  
  “枝月!”店长推门而入,“你做什么又窝到后厨间?”
  徐枝月:“我煮珍珠……”
  “这些活有晓淑他们做,你回前厅去!”
  
  早前徐枝月已经同连晓淑商量过,对方欣然同意。她站直身子,“店长,我想和晓淑换……”
  “不可以。”店长挥手赶她,“快点出去。”补了句,“口罩别带了。”
  “……噢。”徐枝月无奈地放下手头的活儿。
  
  店长高声:“晓淑到后厨间。”
  “哎。”连晓淑经过徐枝月身旁时,递给她个有点羡慕又爱莫能助的眼神。
  
  将口罩往上提到几乎要盖住卧蚕,徐枝月站在收银台后,挑了个离玻璃大门最远的角落。
  另一位前厅销售员是个俊秀的小哥,瞥了她一眼,“现在不需要戴口罩了吧。”
  “我有点感冒。”徐枝月扯了个借口。
  
  小哥:“戴得这么夸张,你怎么不干脆把整张脸遮住?”
  徐枝月:“……”说实话,她很想这么做。如果掌握着她工资扣少扣多大权的店长允许的话。
  
  徐枝月是个穷人,是个本来可能手头变得宽裕的穷人。
  
  三年前徐枝月莫名其妙身穿进一本小说里。
  自称为该小说的“系统”的无形东西告诉她,假如她扮演好“许枝月”这个角色,推动该书剧情顺利发展,她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并且获得八百万人民币的奖励。
  
  徐枝月兢兢业业地“演戏”,终于在十天前完成任务。然而说好的八百万没有见影儿,更坑的是,六天前她再次被拉进同本小说里!
  
  现实里一天,小说里一年。书中世界变成了四年之后。
  
  这次徐枝月没有了“许枝月”的人设,没有了“许枝月”的家庭背景。
  换句话说,徐枝月现在就是她自己:二十二岁,无父无母,二本学历,微信支付宝加上各种卡里的钱加起来不到一千八。
  连换个城市租房的条件都没有,没有钱……
  
  这几天徐枝月吃不好睡不好,起床的第一件事:联系所谓的系统。对方跟死了似的,没有半点回应。
  她好气,每天都想口吐芬芳。
  
  “我说吧,你必须得待在这里面对客人。”连晓淑趁着店长不在,溜到前厅徐枝月身旁,“你颜值这么高,店长哪可能会让你在后厨?”
  徐枝月有些心不在焉地回:“或许店长是不让我‘偷师学艺’。”
  
  “少来,我们店的糕点甜品又没什么祖传秘方。”连晓淑嘴巴一撇,“戴什么口罩啊?不要遮住那么漂亮的脸啊——”
  “别。”徐枝月偏头躲开同事的手。
  
  码放好一排三明治的小哥:“她说她感冒。”
  “感冒也不用遮到眼睛吧?”连晓淑吐槽。
  小哥耸了耸肩。
  
  “你这么闲?活都干完了?”徐枝月没好气地回。
  连晓淑“唉”了声,“哪能啊?这不是抽空来关心你嘛?”
  “多谢。没必要。”徐枝月现在只关心怎么能减少露脸的时长。
  
  ——今天下午进店之前,徐枝月望见马路对面的天湖广场附近,被一行西装革履的人簇拥的,某个气场强大的高挑英俊的男人。
  正是四年后的小说中的反派岑格非。
  
  徐枝月可不想被他看见。
  本该死了的白月光又出现在反派面前,这不是乱了套吗?
  
  夜里下班回到家,徐枝月连连召唤系统,睡前在卧室又召唤了几遍,不止用上意念,甚至呼出声音。依旧得不到回应。
  
  草草草!徐枝月气得抡起枕头砸了几下凉席。智障系统!垃圾小说!
  约定好的钱没有就算了,竟然把她丢回小说里来,还面临随时被黑化反派发现的危险!
  
  等等,现在距离她“死”去过去了四年啊。
  按系统曾经给的剧情提要,岑格非在“许枝月”“死”去的第三年,遇见和“许枝月”六分像的女主,强硬地抢走男主暗恋的处于暧昧期的女主……
  
  因此现在岑格非身旁应该是有女主作伴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压压惊,徐枝月伸手捞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在浏览器搜索栏输入:岑格非。
  
  作为华国有名的首富的继承人,岑格非年轻英俊、履历优秀、自身能力出众,是各路媒体最热衷关注报道的富二代。
  页面很快弹出搜索结果。
  
  徐枝月从第一条翻到最后一条,眉头逐渐蹙起,怎么没有出现过女主曾瑜的姓名?也没有出现“神秘女人”“不知名女性”等这样的字眼?
  没道理啊,在这个资讯大爆炸的时代,就连岑格非和异性编剧在同家餐厅隔壁桌用饭都能被po上网,怎么没有关于女主的一丝半点痕迹?
  
  难道岑格非没有抢到女主?不可能,男主现阶段处于初入社会的精英萌芽期,与岑格非比,犹如麻雀和鸿鹄。岑格非要抢一个人,男主根本不可能护得住。
  
  难道……
  岑格非没有去抢女主?
  
  这、这不会吧?
  徐枝月脑袋空了一秒,随即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没完成好任务,岑格非是不是没有把她视为白月光,所以后来他才没有去争夺作替身的女主。
  
  可是徐枝月依稀记得,高三毕业聚餐那晚结束后,岑格非拥抱了她,将她整个人压在床上……吻了她的耳垂,亲了她的颈侧……
  又或许是她酒喝多了记忆出错?
  
  翻了个身,徐枝月瞥见躺在床头柜的手链。
  □□细链,间隔缀着米粒大小的六颗珍珠,搭扣处一枚水晶月亮吊坠。
  这是岑格非在她十八岁生日时送的,同他们初次见面时她戴的手链一模一样。
  
  ***
  
  穿进小说里的第一年,四月,一个普通的星期六下午。
  徐枝月在偶然发现的小店买了杯鲜芋青稞奶茶,掀开小店的门帘出来,外面淅淅沥沥落着雨。
  
  层层铅色的云覆住天幕,昏暗浸湿街道。
  乍然间,一位侧脸精致的清瘦少年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与此同时存在感极低的系统,在徐枝月的脑海里提醒:【宿主,这位是反派岑格非。】
  徐枝月吸奶茶的动作一顿,没想到周末出来逛个街,提前遇到了和她的任务关系最大的对象。
  
  “我该怎么做?用不用打招呼?用不用认识一下?”彼时的徐枝月对完成任务拿得奖金充满期待,对神秘系统抱有些敬意。
  系统没有作声。
  
  豆大的雨自乌云里坠下,密集得要连成线。砸在地面激起的水花,很快将徐枝月干净的玛丽珍鞋溅湿。
  
  徐枝月和隔着一米多远的岑格非,以及几个路人,站在商铺的檐下等待雨势变小。
  不自觉地,徐枝月暗自留意岑格非。
  
  少年穿着侧边有点开胶的球鞋,蓝色运动裤,洗得发白的外套。往上,流畅利落的下颌线条,鼻梁高挺,眉骨微隆。
  
  他蹙眉看了眼手机屏幕,又看向下个不停的雨,淡色的唇瓣微抿,拉开拉链,把刚买的两本书往外套里遮放——
  
  “那个,同学,”猜到他意图的徐枝月靠近两步,“这把雨伞借给你。”
  少年仿佛没听见,垂着眼睑拉外套拉链。
  “穿剑高校裤的男同学。”徐枝月说得更加具体。
  
  周围有两三个路人看过来。
  少年终于侧眸,神色寡淡清冷。
  
  徐枝月恍惚错觉冬季未过,残留的寒气兜头盖脸而来。
  
  “伞借给你。”徐枝月重复,纤白的手递上雨伞。腕上坠有水晶月亮的细□□手链折射着细碎的光。
  少年收回目光,嗓音冷冽,“不用。”
  “哎——”徐枝月眼见着他径自踏进雨幕里。
  
  “……”
  这么高冷?宁愿淋雨都不接受别人的帮助吗?
  
  嗐,任务都没开始,她就不应该上赶着自讨没趣。徐枝月指尖轻抠了下雨伞柄。
  
  不过,少年高挑偏瘦的模糊在雨中的背影,看起来真的……有点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