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定天下锦绣皇朝 > 006 打埋伏2

006 打埋伏2


  石原镇外的一处山坡林地上,祝通和李清水也已经带着手下全部隐藏在了这,他们可不着急,不管是赵惠把人拿住还是等他们出手把人拿住,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有好处,大头自然是他们的。至于损失,那就得由赵惠去填了,要不然这么关键的地方怎么可能交给赵惠。
  昨天一战下来,损失不小,祝通可不敢再过多的损耗精锐了,否则就真没法回去交代了,所以,他和李清水便带着人隐藏在了这,好伺机而动。
  这处山坡林地是可以瞧见石原镇的,距离石原镇不到一里地,当云傲天四人出现后,祝通便尤为诧异的看向了李清水,虽说距离尚远,瞧不清楚具体样貌,但看得出,这里面少了萧盛,要知道,如今最大的麻烦就是萧盛,一但没有他,云傲天四人就是瓮中之鳖,可以说,要拿下他们四人毫不费力。
  李清水同样以不解之色望向了祝通,他皱眉说道:“难不成那个怪人顺道往南而去!那咱们还等什么,先堵住云傲天几人的后路,定可生擒。”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萧盛没跟云傲天几人同行,但这已经不要紧了,重点是云傲天四人已经跑不了,至于萧盛,那是后话。
  石原镇上,刚入镇的云傲天几人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过镇的路上竟然看不到人,而且路旁的屋舍还全是掩蔽着大门的,而且没有一户人家动烟火。
  “不好,这里定有埋伏。”
  罗老蛮刚说完,便听封鬼言道:“萧公子说这里有近四百人,难道全是伏兵?”
  这话不提还好,一说出来可就有点吓人了,在他们眼中,这回拿捕他们的是祝通所带的人,虽说都是高手,但人数并不是特别多,何况死在他们手上的又有不少人,短时间内,祝通是很难再调动人手的,这样算下来,祝通手上能用的人不会太多,哪怕在这里设伏,最多不过二三十人,可若是这里埋伏是近四百人,那就说明出动了军队,他们无论如何是应付不了这么多人的,留给他们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只能束手就擒。
  “怪不得萧公子连镇都不入,仅是提了一句这里的人数。”
  碧落这话一出,云傲天才真正觉得头大,他必须要当机立断,仅一息时间,云傲天便说道:“退,往南行,罗老蛮,我来背你。”
  说完之后,云傲天便立刻背起了罗老蛮往南而行,跑动的速度如脱兔一般,那可真是一个快。没办法,趁现在他们才刚刚到镇口,要退出去是不难的,只要他们往南,找到箫盛,才有可能寻得一线生机,毕竟他们与箫盛分别不到两刻钟时间,要是运气好,是有可能追上的。
  原本四人都快进埋伏圈了,可现在却撒丫子往回跑了,对于埋伏在此的一众军卒而言,确实有些错愕,也就在此时,赵惠的军令下来了,还加了码,得头功者赏钱万枚。
  万枚钱币对普通军卒而言绝非小数,毕竟战死的抚恤也不过万钱而已,加上军令已下,军卒们自然会尽全力。
  一时间,三百余名军卒手持弓箭与长枪从镇内屋舍中冲了出来,众人齐动的脚步声瞬间响彻了整个谷地小镇。
  而此时的祝通和李清水刚好带着人从树林地里出来,他们原本是想断了云傲天四人的后路,可没料到四人尽然退出了石原镇,一路往南狂奔,而在他们身后,更是呼啦啦的跟着一大帮追赶的军卒。
  “赵惠这个废物,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呀!如此好的生擒机会竟然让他办砸了。”在李清水看来,这定是赵惠布置不当引发的,都已经到手的鸭子尽然就这么飞了,任谁心里都不好受。
  别说李清水极为不满了,祝通同样如此,但此时的不满又有何用,反正事已至此,也只能跟着追了。虽然没能抓住这次的好机会,但事前他们不也没料到会有这样的机会吗,再说,往南行不过三里地,还有数十人的军卒驻防守备,想要逃走,并不容易。
  祝通等人从山坡林地下来,云傲天几人也看得清楚,虽然他们仅有大约三十余人,但从装束和下山的速度就能看出,这些人绝非等闲,一下就能判断出这是祝通和李清水所带的人。
  情势如此,四人又如何敢有怠慢,哪怕身上有伤,也只得全速顺着大道往南疾行,根本不敢慢下来,刚才就已经有尾随的军卒在放箭了,要不是距离尚远,他们可就难过了。
  在跑出去一里地后,军卒们追赶的速度已经降低了一些,没办法,谁让他们人人带甲的,负带一身甲衣不算,且大部都手持长枪,这些重量加在一起还想要持续保持速度,这无疑是艰难的。
  军卒们虽然慢了下来,但云傲天等人也好不到哪去,毕竟有伤在身,强行施为,也长久不了。祝通和李清水带得人可一点不慢,已经超过了军卒,追在了他们前面,照如今的情况来看,过不了多久必将追上云傲天几人,一但被追上,他们就再也难以脱逃了。
  ...............
  往南的大道上,有军卒四十人在此守备,这里并不宽阔,一但有人值守,基本上放不走人。
  见远处有人过来,一个军卒对靠坐在树旁假寐的队正禀报道:“队正,有人过来。”
  闻言,队正睁开了双眼,转头瞧向了来人,只见来人一头短发,身着一袭白色锦衣,还背着一个不大的包裹。
  “如今正在拿捕嫌犯,你等切不可大意,若来人非是检校使手下,立刻拿下。”
  为了拿人,这回他们司防营可没少折腾,天都没亮就开始了部署,还把整个石原镇的人全数暂时迁出,声势不可谓不大,在这个节骨眼上,是万万不可出错的。
  “是,队正。”
  等来人近前,一个军卒大喊道:“站住,来者何人?”
  “我是仗剑山庄的人,有急事。”来人自然是箫盛,他很客气的回答了军卒的问话,而后递上了随身文牒和一块玉牌。
  军卒识得这玉牌是仗剑山庄之物,但该有的查验还是不能少,随后,军卒翻看起了随身文牒,只是最后问了个实在让箫盛难以回答的问题,他竟然对箫盛问道:“你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