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 第十二章 两幅面孔

第十二章 两幅面孔

苏甜很小的时候,就总是听身边的人说,你的母亲根本就不爱你,所以才会选择跟你的父亲离婚,只有苏家才是你的家。
  
  那时候的苏甜,跟她母亲的关系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僵硬。
  
  父母离异之后,苏甜跟了父亲,而她的母亲宁士兰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看望她。哪怕没办法过来,她也会通过视频通话了解苏甜的近况。
  
  每当苏甜跟母亲见面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想起父亲跟家里的佣人对自己说过的话。
  
  她不懂得怎么分辨这些话的真假,但她更讨厌那些人对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露出来的表情,尽管那时候的她不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但已经无比厌恶这样的目光跟神色。
  
  宁士兰再婚的时候,曾经问过苏甜的意见,并问她要不要跟自己去霍家,那时候苏甜只问了一句:“你结婚了会不要我吗?”
  
  当时苏舒已经出世,敏锐的苏甜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尤其在看见后母跟她的父亲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时,这样的一幕更是让她感觉到无比的刺眼,她开始感到不安,企图从家人身上得到保证。
  
  宁士兰没有片刻的犹豫,很认真告诉苏甜,她是她在这世上最爱的人。
  
  如果苏甜不愿意的话,她会尊重女儿的意见。
  
  苏甜便点了点头,说道:“好。”
  
  如果当时没有人从中作梗的话,或许小苏甜就真的跟她的母亲离开了。
  
  可这世上没有如果。
  
  就在宁士兰来苏家接她的前几个小时,从小一直照顾苏甜的保姆抱着小苏甜,并低声告诉她:你妈妈有了另外的孩子,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爱你,你跟着她走的话,就再也见不到爸爸,也见不到你最心爱的小熊了。
  
  同样的话,苏甜听过很多次了,她看似没什么反应,其实一直默默地把这些话记在了心里,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可这句话从从小照顾她的保姆嘴里说出来,无疑对苏甜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而其他人在宁士兰面前又表现得太好,以至于她一直不知道这些人是在女儿面前这么贬低自己的。
  
  宁士兰带着霍希来接妹妹,她蹲下身子抚摸小霍希的头,温声对他说“霍希是哥哥,以后要照顾好妹妹”的这一幕,被当时受到刺激的苏甜看见。
  
  导致它像导火线一样,让原本不安、缺乏安全感的苏甜,在这一刻宣泄了自己对父母的所有不满跟怨恨。
  
  所有人都在告诉她,宁士兰不要她了,而她的母亲却又在这个时候带着另一个孩子来到了苏甜面前。
  
  小苏甜狠狠地咬了她一口,大叫着让他们滚。
  
  这样的回忆是灰暗模糊的。
  
  苏甜梳理着童年记忆时,内心深处那种无法言喻的悲伤就一直纠缠着她。
  
  旁观者清,但当局者迷。
  
  就像宁士兰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约定好会跟自己离开的女儿突然变卦,受了刺激一般地不愿意跟她走;那时候的苏甜也不知道,为什么答应了会一直爱她的母亲,会带着另一个小孩过来见她。
  
  22岁的苏甜回想起这段尘封已久的往事,当然能想明白其中到底是谁在搞鬼。
  
  可对于当时年纪还小的苏甜来说,她是真的认为母亲那时候在骗她,宁士兰有了新的家庭之后就不要自己了。而在苏家人的各种挑拨离间之下,使得苏甜跟宁士兰逐渐疏远起来,她只能依赖于苏家人偶尔从指甲缝里挤下来的那丁点可怜的亲情。
  
  这样的做法,跟PUA没有什么分别。
  
  苏家还真是烂透了。
  
  苏甜在心里骂道。
  
  她接过霍希递来的手帕,轻声说了句:“谢谢。”
  
  霍希没作声,只是又摸了摸她的发顶,用这种方式安慰着她。
  
  掌心的温度仍旧温暖。
  
  *
  
  万花园136号,其实是一处幽静的餐馆。
  
  霍希将车钥匙交给保安泊车,回想起先前那双哭得通红的眼睛,脚步微顿,不太放心地看向身旁的人。
  
  苏甜垂眸安静地行走着,她一般发泄完就没什么事了,不会被负面的情绪包围太久。
  
  随后,她留意到霍希的目光,不由停下步伐,偏过头去看他。
  
  霍希没料到苏甜会看过来,直接被逮了个正着,定住了两秒后,神情不太自然地转了回去。
  
  虽然他没有怎么跟苏甜相处过,但是记得苏甜不喜欢被其他人看到自己的脆弱,于是就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当做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可尽管如此,他心里依旧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疑惑。
  
  宁姨那通电话到底说了些什么,才会让她哭成这样?
  
  苏甜安静地跟着霍希走了一路。
  
  因为不认识路,所以她大多数时候不会出声,只任由着霍希在前面带路。
  
  但慢慢的,苏甜却发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也不知道霍希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的精力完全不在前方的路上,不时地用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望着她,而一旦被发现又会很迅速地转移视线。
  
  这位哥哥在认路方面好像有点靠不住。
  
  当苏甜意识到这点时,唯有选择自己看路。
  
  很快,她就发现距离十几米的地方有一处电线杆。
  
  要是不避开的话,估计就要直接撞上去了。
  
  苏甜见对方似乎毫无所觉,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喂,你要撞上去了。”
  
  听到她的话,高大的青年身形明显凝滞了一瞬,他安静地望了眼前方,紧接着便若无其事地侧身绕开了。
  
  随后,霍希像是想起些事情,又看向苏甜,很诚恳认真地说了句:“谢谢妹……”
  
  话到嘴边又突然一顿,霍希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停声。
  
  那句还没说出口的称呼,就这么被收了回去。
  
  他的视线在苏甜泛红的眼角停留一瞬,握紧了刚才被泪水打湿的手帕,小心翼翼地放回口袋,准备把另一条干净的手帕拿出来时,门口的服务生已经迎了过来,“二位有预约吗?”
  
  霍希回神,将帕子塞回到口袋,声音沉静地说道:“有约。”语气公事公办,跟刚才对苏甜的口吻截然不同。
  
  服务生便没有再多问,满面笑容地带两人进了餐馆。
  
  宁士兰此时早就在包厢里等着他们。
  
  两人还没走进去,大门就已经从里推开,听到脚步声的女子步伐匆匆地走了出来,准备要去接人,正好跟苏甜他们碰上。
  
  在即将撞上之际,她的脚步适时停下。
  
  她抬头看向二人,视线更多的停留在霍希身后的女孩身上。
  
  她一瞬不瞬地看着苏甜,就好像苏甜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一样,但又带了点近乡情怯的不安,以至于她不敢直接走上前来。
  
  苏甜看见她,立马就确认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因为她们两个人的眉眼实在是太像了,要是两个人站在一起,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她们的关系。
  
  霍希偏过身,将身后的女孩露出来,他说道:“宁姨,我们来了。”
  
  苏甜抬眼,对上她的目光。
  
  其实不仅是他们会感到不安,就连她面对着宁士兰也同样有着一种“近乡情怯”。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对待他们,更不知道这位母亲现在对她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感。
  
  只是在看到宁士兰眼中温柔的目光后,那一瞬间的不适应似乎都被抚平了。
  
  苏甜静静地望着她。
  
  宁士兰轻声细语,似乎怕惊扰到了眼前的女生,小心翼翼地唤道:“苏苏。”
  
  苏甜垂下眼睛。
  
  没有得到回应,宁士兰也并不失落,苏甜能够答应见她,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算是一个很大的进展,她并不为此感到气馁。
  
  这么多时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想到这里,她眼底再次泛起笑意,正打算对苏甜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到了轻轻的一声,“嗯。”
  
  瞬间,宁士兰抬起了头,仿佛得到了鼓舞一般,眼眶已然泛红。
  
  三人在餐桌上坐下时,宁士兰跟霍希都分别坐在了苏甜旁边的位置。
  
  苏甜一左一右的座位都被人承包下来,他们宛若左右护法,众星捧月地将女孩围了起来。
  
  苏甜特意留意了下看了眼两人坐的位置,宁士兰跟霍希隔得很远,而他们之间除了刚才的那句对话,再也没有过别的互动。
  
  她看得出来他们是在顾及她的感受,生怕会再刺激到她。
  
  服务员进来点菜的时候,宁士兰问苏甜:“苏苏,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苏甜正想回答,手机却在这会儿震动了起来。
  
  她看了眼发来的短信,竟然是闻时的经纪人发过来的。
  
  ——[苏甜,导演说要换了闻时。]
  
  哈?
  
  闻时被不被换,关她什么事情?
  
  苏甜心里一阵无语,是她之前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不过经纪人的出现倒是提醒了苏甜自己还没拉黑这个号码,她皱着眉把它删了,随口应道:“我都可以。”
  
  霍希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看了眼苏甜,随后回想起什么,又不由蹙眉看向宁士兰。
  
  尽管苏甜删东西的速度很快,但宁士兰还是依稀看清了几个字,她没有问多余的话,温柔地笑道:“好,那我帮你点几样。”
  
  苏甜这头清理着消息、拉黑人,在听到宁士兰报的菜名时,动作顿了顿,偏头看了过来。
  
  因为这些菜都是她喜欢吃的,而苏甜的喜好很久以前变过,早就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可宁士兰报菜名的时候却没有片刻的迟疑,全部都是照着苏甜现在的口味来。
  
  虽然她每个月都会过来看望女儿,但因为苏甜的抵触,所以无一例外吃的都是闭门羹,严格算起来她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而在这样长的时间里,足够一个人发生很大的变化。
  
  为什么……她还会对她的喜好记得这么熟悉。
  
  难道……
  
  宁士兰一直在背后默默关注着她的成长吗?
  
  苏甜思考这个问题时,整个人就显得有点沉默,一旁的宁士兰见她不出声,忽然意识到什么,不安地放下菜单。
  
  霍希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突然说道:“这间店的招牌菜是挺不错的。”
  
  宁士兰怔了下,她反应得很快,随即浅笑道:“啊对,听说这边的东西很出名,我就点了几样。苏苏……你等下多尝尝?”
  
  原本苏甜只是在怀疑,但听到他们掩耳盗铃的做法,却是百分百确定了。
  
  可确定之后,她的心情却不由更加复杂起来。
  
  因为以前的事情,苏甜非常厌恶他们再跟自己扯上关系,甚至也不允许他们打听自己的事情,所以哪怕他们再怎么样关心她的近况,也不敢让她知道,甚至因为怕她察觉到什么而生气,而特意将这次的事情说成巧合。
  
  苏甜没有拆穿这个善意的谎言,点了点头。
  
  宁士兰见她没生气,才放心下来。
  
  菜很快就端了上来,色香味俱全,看得人食欲大振。
  
  期间苏甜的手机又响了几次,这一次倒不是闻时的经纪人打来的,而是她的那位好父亲。
  
  苏甜挂断之后,那边很快又换了新的号码打过来,铃声不停地响起,最后她被吵得烦了,干脆把手机给关了机。
  
  她倒是没有想到,她跟亲生母亲见面的事情,能让苏家那边有这么大的反应。
  
  不过打从一开始他们就不怀好意,先是教唆当时还是小孩子的苏甜跟母亲疏远,等到成功之后又是各种暗示明示告诉她不用管宁士兰、也不用跟她见面,用冷暴力来对待宁士兰,企图让她彻底死心。
  
  哪怕现在苏甜答应跟宁士兰见面了,但他们似乎还觉得苏甜逃不出他们的五指山,认为一无所有的苏甜会宛若救命稻草一般地抓住苏家不放,会跟以前一样还在意他们的亲情。
  
  不然的话他们怎么会这么肆无忌惮地骚扰她,高高在上地指使她,给她打电话发信息,企图打听到她们会面的具体情况。
  
  苏甜看着结尾那几句话可以算得上是温情的关怀话语,不由嘲讽笑笑。
  
  如果换做是以前的苏甜,看到这样的话应该会很高兴吧。
  
  只可惜,从前的苏甜已经被他们逼死了。
  
  ……
  
  “这个很好吃。”
  
  宁士兰见她不说话也不吃东西,担心她的胃会饿坏,便用公筷给苏甜夹了她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等苏甜回过神来,就看见碗里堆满了喜欢的菜。
  
  宁士兰看着她,眼神里有着期盼,也有着不安。
  
  苏甜神情一顿,在这样灼灼的目光下,便用筷子夹了一块肉到嘴边。
  
  宁士兰骤然一松,眼底的光更加亮了。
  
  而她的举动,似乎给他们带来了一个信号。
  
  苏甜才刚吃了两块排骨,霍希不甘示弱,也夹了几块肉给她,并且还是最大的那几块,直接碗给塞满了。
  
  他似乎觉得还不够,视线在餐桌上扫了一圈,试图寻找着别的食物投喂。
  
  苏甜见宁士兰又打算给她夹菜,连忙伸筷子往菜里一夹,放了几个鸡翅在她碗里。
  
  宁士兰一怔。
  
  苏甜说道:“……这个好吃。”
  
  宁士兰轻轻点头,抿唇笑了下,像个温柔的大家闺秀,看上去还有些腼腆。
  
  她低头咬着鸡翅,倒是没有再提给苏甜夹菜的事情。
  
  苏甜松了口气,总算完了。
  
  她正打算放心吃饭,却对上了青年无比专注的视线。
  
  霍希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苏甜:“……?”
  
  他也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看。
  
  但苏甜半晌都没反应,反而还很诧异地望着他。
  
  末了,霍希似乎意识到什么,抿了抿唇,不太高兴地转开视线,嘴角也撇了下来,看上去还有点委屈。
  
  苏甜都不知道他到底在生什么闷气。
  
  *
  
  宁士兰手机响的时候,她看了眼来电提示,不动声色地按住电话。
  
  她抬头,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对着他们说道:“我有点小事需要处理,你们先吃着。”
  
  尽管这句话是对两人说的,但宁士兰的视线更多的还是放在苏甜身上。
  
  苏甜注意到她的视线,见宁士兰神色有些不安,知道她怕自己会生气,于是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宁士兰才放松地笑笑,神情温柔地点头,“好。”
  
  只是宁士兰这一趟去得有些久,一餐饭都快要吃完了,她也还没有回来。
  
  苏甜在屋里待得有点闷,抬手擦脸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妆有点花了,便说道:“我去下洗手间。”
  
  霍希抬眸看了看她,很快又垂下眼来,点了下头。
  
  苏甜看着他周身的低气压,半天也没想明白这个人究竟怎么了。
  
  她离开包厢,等到补完妆回来时,途径一个走廊,却听见偏僻的角落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嗯,所以呢?”
  
  苏甜脚步微顿,细细一听,才发现是宁士兰的声音。
  
  之所以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是因为前后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对比起面对他们时的温柔与耐心,这会儿的宁士兰语气听上去既冷静又克制,甚至还带了点寸步不让的强势。
  
  她轻轻笑了下,“我出三千万给你们,不是为了让剧组的人说三道四,还有给我女儿摆脸色看的。”
  
  “哦,不是你们的原因?莫非那些不三不四的传闻不是《见江山》剧组传出来的?”宁士兰的语气轻轻淡淡的,她笑着反问了句,“不是你们的问题,难不成还是我女儿的问题?”
  
  苏甜听清楚这段对话,瞬间明白了过来。
  
  难怪她在娱乐圈没人敢违背她的意思,一路畅通无阻一帆风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什么角色就要什么角色。
  
  原来是有人在她身后保驾护航。
  
  原本苏甜还在想,苏家有这样大的本事能够让她在娱乐圈一路开绿灯,怎么还会自顾不暇,沦落到需要借助秦家才能度过难关的境地,原来打从一开始就不是苏家的势。
  
  邵清华纵容苏甜是因为想要捧杀她,但宁士兰纵容苏甜,仅仅只是因为她喜欢。
  
  苏甜听得有些走神,不远处的宁士兰惦记着包厢里还在等自己回去的两个孩子,已经懒得再听他们辩解。
  
  她转身便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不需要对我道歉,这些话留着对真正该道歉的人说。还有,记得我们的约定……”
  
  声音戛然而止。
  
  那边的制片人还在等着她的回复,宁士兰却消声了。
  
  她握着手机,看见不远处的女孩,有些局促地低下头来。
  
  刹那间,面对外人的疏离气场就这样消失了。
  
  宁士兰声音骤然轻了一个八度,眼底泛着温柔的笑意,“苏苏,你怎么出来了?”
  
  她似乎想到些什么,语气里也带了点希翼,轻声问道:“你是来找我的吗?”
  
  电话还没挂断、听到截然不同语气的制片人:“……”
  
  行叭,大老板还有两副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