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 第十一章 相见

第十一章 相见

苏甜站在不远处的街道外,抬头看向前方欧式建筑物。
  
  门前的风铃随着微风的吹拂轻轻碰撞在一起,发出悦耳清脆的声音。
  
  不依靠任何步行工具,一路靠着导航寻找万花园136号的结果就是这样。
  
  她路还没认齐全,人就已经开始先累了。
  
  苏甜轻轻叹了口气,正打算找个地方先暂时休息一下,路边却突然传来了车喇叭的声音。
  
  她回头,一辆车停在了她正前方的位置。
  
  苏甜微微一愣,准备挪开几步,让车子过去,车窗却在这个时候降落下来,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
  
  那人抬头,恰好跟苏甜望来的视线对上。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英俊的脸庞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变化。
  
  青年的视线平静地停留在苏甜脸上,在看清她五官的瞬间,表情才开始有了些许的变化。
  
  他微微垂眸瞥向手上的手机,紧接着又抬头看了眼苏甜,在确认跟照片里的女孩是同一个人后,便又唤道:“苏甜?”
  
  苏甜不由再次愣住。
  
  这个人认识她?
  
  她不解地问道:“……你是?”
  
  那人开门见山地介绍道:“我是你的哥……”随后,他不知道想起些什么,顿了顿,及时改口:“你可以叫我霍希。”
  
  霍希?
  
  这个名字对于苏甜来说仍旧陌生,但忽然的,她回想起点什么。
  
  她的母亲也就是宁士兰,嫁给的那个人似乎就是姓霍。
  
  根据刚才那个人改口前没有说完的话,可以推测出他就是宁士兰的继子,也就是她名义上的大哥。
  
  由于苏甜不清楚他过来的目的,便只能点头道:“嗯,你好。”
  
  “……”
  
  紧接着,便是一阵沉默。
  
  霍希只看着她,没有再说话。
  
  他似乎不知道怎么跟女生相处,介绍完自己的身份后又安静了下来。他看着苏甜,见她似乎穿得有点单薄,眉毛微不可察地皱了下,才再次开口说道:“上车吧,我答应你妈妈,要送你过去。”
  
  苏甜了然过来。
  
  难怪他会来找她,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没有推辞,直接坐上了车子。
  
  苏甜没有选择坐副驾驶,而是坐到了后面的车座。
  
  除了一开始的对话,她从头到尾都很安静,也没有表达出一丝抵触跟厌恶。
  
  霍希通过后视镜看着她,却发现他的这位“妹妹”好像跟他想象中不太一样了。
  
  很久以前霍希曾经见过苏甜一面,那时他陪着宁士兰去苏家,准备接妹妹到霍家去,却遭到了苏甜的强烈抵触,那时候的苏甜看向他们的目光没有任何期待,只有恨意跟厌恶。尤其是在她看见宁士兰身边的霍希之后,那种厌恶憎恨的目光就更是化成实物一样,像把刀子狠狠地扎在了其他人心上。
  
  那一次自然是闹得不欢而散,而自那次之后,宁士兰也就再没有带霍希去见过苏甜。
  
  直到十几年后的今天,他再次看到了这位妹妹。
  
  霍希在来港城接人前,家里就一直叮嘱他不要过于刺激苏甜,更不要试图在她面前提起“哥哥”“妹妹”的身份。
  
  苏甜对于宁士兰有了另外家庭的事情一向非常抵触,那次之后也一直抗拒着跟母亲见面的事,宁士兰几乎没能跟女儿见上一面。
  
  她甚至不允许他们打听有关于她的事情。
  
  但现在看来,苏甜似乎变了很多。
  
  苏甜没有注意到前方的视线,她正在给秦封发消息。
  
  她出来得过于匆忙,忘了告诉他们自己要出门的事情,直到刚才才想起来。
  
  苏甜简单提了下自己现在在外面,消息发过去后没多久就收到了回音,秦封没有问她要去哪里,只让苏甜注意安全,并询问需不需要司机接送她回家。
  
  苏甜一一回复完,便将手机放进口袋,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一张薄毯却递了过来。
  
  她愣了下,诧异地抬头。
  
  “盖上。”霍希淡淡道,声音听上去很严肃。
  
  随后,他似乎觉得这句话说得有些不近人情,又补了句,“会冷。”
  
  “……”26℃很冷吗?
  
  苏甜看了下天气预报上显示的温度,沉默地把毯子接了过去。
  
  ……
  
  另一边。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了起来。
  
  向秘书汇报工作的节奏被打断,他顿了顿,还以为是自己的响了,连忙伸手去翻手机。
  
  只是下一秒,秦封的动作却让他瞬间愣住。
  
  书桌前的青年拿起了边上的手机,十分熟练地划亮屏幕。
  
  原来是先生的手机响了。
  
  向秘书这样想着,默默将手收了回来。
  
  秦封注视着屏幕内的信息,神情温和专注。
  
  他回复信息的动作很快,只是才刚按下发送键,脸色瞬间就白得厉害。
  
  见此,旁边的助理立马就反应过来,把药翻了出来给他。
  
  助理跟向秘书已经跟在秦封身边好几年了,从他成年接触秦家生意开始,就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他见秦封脸色孱白得这么厉害,顿时就忍不住了,“先生,您的身体也不是铁打的,再好的身子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更别提你还……”
  
  秦封喝完水,压抑的咳嗽声响了几下,他语气沉静地说道:“叶临,我心里有数。”
  
  叶临叹了口气,一脸的欲言又止,尽管有很多话想说,但他心里也知道秦封只是看上去性子温和,决定好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于是便闭上了嘴,不再多话。
  
  起初秦封呼吸还有些困难,等到平复了下心神,才缓过神来,问道:“查得怎么样了?”
  
  事情是叶临去办的,他在听到话后立即接道:“资料已经发到您的邮箱。”
  
  秦封点开邮箱,看了几个解压后的文件,叶临继续说道:“我们派去的人在询问街坊邻居的时候,得到的都是些……呃、不太好的传闻。苏甜小姐跟家里人的关系似乎不是很好。”
  
  在那些人眼里,苏甜不仅刁蛮又任性,并且还非常不讲道理,整天就只知道跟家里人吵架,而一旦她回到家里,苏家准会被闹得鸡犬不宁。
  
  刁蛮任性,无理取闹么……
  
  秦封手边的鼠标停顿了下,将以上文件一一删除关掉。
  
  比起其他人的片面之词,还有这些苍白无力的文字,秦封更愿意相信他看到的东西。
  
  更何况……
  
  青年揉了揉太阳穴,似乎有些无奈。
  
  他温声解释:“我让你们查的不是这些。”
  
  叶临愣住,不解地问:“不是这些?”
  
  秦封想知道的不是苏甜跟苏家的情况?既然这样,为什么让他们去调查苏家?
  
  秦封轻垂下眼帘。
  
  脑海里闪过的却是那天夜晚见到的,那只伤痕累累的手腕。
  
  她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面对死亡。
  
  秦封顿了顿,随即摇头道:“算了,不用再查了。”
  
  也许这件事对于她来说,是她不愿意被人提起的伤疤。
  
  小助理直到现在都有些云里雾里,处于状况之外,听见老板的话,听话地点了点头。
  
  这个话题才刚刚过去,向秘书却想起了另外的事情,“说起来,那位苏总最近借着秦家的名号,做了不少的的事情。”
  
  上流圈总有着一些鄙视链,像苏家这种才刚在港城站稳脚跟的公司,在底蕴深厚的豪门世家眼里就跟暴发户没什么区别,所以但凡有点背景的家族,都看不上像苏氏这样的暴发户。
  
  这使得苏氏在港城结识人脉的时候,或多或少会受到点阻力。
  
  而秦家的这面大旗,对苏家来说无疑是很好用的,同时也是他们融入进上流圈子不可或缺的的桥梁。
  
  要是换做平时,秦封估计是不会管这种闲事,但是现在……
  
  秦封回想起邮件里看到过的东西……
  
  他轻声道:“让他们多注意下。”
  
  这句话很明显表明了他的立场。
  
  向秘书反应过来:“我知道了。”
  
  *
  
  苏家。
  
  别墅里一片安静。
  
  自打宁士兰跟她的律师来到这里之后,屋里就一直是这么一个寂静氛围。
  
  苏舒搂住苏太太的手臂,依偎在她怀里,小心翼翼地望向坐在沙发的另一个女人。
  
  那是一位气质优雅的女性,浑身上下无不透露着精致的气息。
  
  她安静地坐在那里,根本不需要说一句话,就能让所有人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聚焦在她的身上。
  
  宁士兰静静地审视着这个家庭,随后,才将视线缓缓转移到了苏父身上。
  
  苏父面色难看地按住额角,沉声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宁士兰没开口,只看了眼自己带来的律师。
  
  苏父在看见她旁边的人时,像是被提醒了些什么,一张脸更加难看。
  
  律师拿出一份文件,解释道:“苏先生,这是股份转让书,我的委托人已经让我拟好合约,请你过目一下,如果没什么异议的话,可以就在上面签字了。”
  
  苏舒内心隐隐的不安促使她从母亲怀里抬起头,怯生生地问道:“什么转让?”
  
  宁士兰似乎才留意到屋子里有人,转头望向她,语气温和却又一针见血,“你的母亲没有教过你礼仪吗?长辈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况且……还是与你无关的事情。”
  
  什么跟她没有关系?!
  
  事关苏氏的股份,怎么可能跟她无关?!
  
  苏舒心里不满,正想反驳,就被她的母亲硬生生拽住了手。
  
  力度之大,疼得她差点没忍住叫出声来。
  
  苏舒忍住痛意,下意识看向母亲,苏太太面上冷静,甚至还带着优雅的笑容,看似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但握住苏舒的力度完全出卖了她自己。
  
  苏舒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年她一见到宁士兰,就开始深深地讨厌这个女人。
  
  苏舒一直觉得她的母亲优雅大方,跟其他人的妈妈不一样,可宁士兰的出现却在告诉她,不仅是她比不上苏甜,就连她的母亲也比不上苏甜的妈妈。
  
  苏舒望向父亲,希望他能说点来反驳这个女人,可他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沉着脸色接过律师递来的文件,慢慢地翻阅着。
  
  宁士兰声音平静,陈述事实一般地继续说道:“先前说好的,等苏苏嫁人了,你会将20%的股份转到她的名下。还有苏氏旗下的两间珠宝店,以及城郊的那几块地皮。这件事情,你没忘记吧?”
  
  “我没忘!”苏父高声道,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他一把拿起黑色钢笔,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
  
  手机忽然响起来的时候,苏甜在毯子里翻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它。
  
  一个从未备注过名字的号码出现在屏幕上。
  
  苏甜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端的人显然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接通了,安静了一阵,才轻着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道:“苏苏,你跟霍希要到了吗?”
  
  苏苏。
  
  这是一个在苏甜记忆里无比熟悉却又陌生的名字。
  
  苏甜脑海里忽然闪过了很多的画面。
  
  笑容温柔的妇人抱着女儿,将她带到钢琴桌前,教小女孩弹小星星,并笑吟吟说道:“我的苏苏真厉害,学一遍就会了。”
  
  年幼的小苏甜抱着一个比她还要高的玩偶熊面无表情地站在角落,听着佣人们说道:“真可怜,年纪这么小,父母就离异了,等以后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小小姐就真的里外都不是人了。”
  
  随后,便是小苏甜看着自己的母亲语气温和地对另一个小男孩说了句什么,满脸宠爱地揉了揉他的头发。等到看见苏甜时,她便又笑笑,似乎想要过来抱她。苏甜却张嘴,狠狠地咬了一口母亲,非常激动地让他们滚。
  
  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弥漫上心头。
  
  原本以为早就已经被遗忘的事情,只是被埋在了记忆深处罢了。
  
  苏甜拿着手机,没有应声,泪却无声地掉了下来。
  
  她知道,那是属于苏甜的记忆。
  
  霍希一直在留意着后座的动静,见后方忽然没了反应,不太放心地看了眼后视镜。
  
  等到看清女孩脸上的泪痕,他似乎凝滞了一般,握住方向盘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青年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直接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苏甜回过神来时,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她怔怔地抬头,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条手帕已经送到了她面前。
  
  霍希伸手,摸了摸苏甜的脑袋,他似乎不太擅长做这样安慰人的事情,语气无措,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笨拙地安慰她道:“妹妹,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