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 第十章 万花园

第十章 万花园

邵清华是一个很会审时度势的人。
  
  她似乎看出来了苏甜的刻意疏远,所以在这段时间里,邵清华一直不断地给苏甜发着微信,时不时地发来一番嘘寒问暖的暖心消息。
  
  苏甜微信里的99+消息提醒,几乎有一大半都是来自于经纪人。
  
  要不是苏甜清楚她的用意,可能也会被这样的糖果炮.弹蒙蔽。
  
  但很明显邵清华找错人了,苏甜并不吃她这一套,甚至还被她弄烦了,干脆开了消息免打扰,省得邵清华一天到晚的发信息过来。
  
  苏甜一开始还会敷衍地回复两句,到最后连一句话也不说了,懒得再搭理她。
  
  而邵清华看着上面越来越敷衍的回复记录,内心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
  
  苏甜似乎真的变了一个人,对她也不再像以前那么信任了。
  
  邵清华越想越不放心。
  
  她深吸了口气,在纠结一小会儿后,再次拨通了之前的那个号码。
  
  ……
  
  苏太太接到电话时,下意识地看了眼旁边的丈夫,神情自然,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化。
  
  苏父留意到她的视线,问道:“怎么?”
  
  苏太太笑,“没什么,突然觉得有点闷,我去外面透透风。”
  
  说着,她就很自然地离开了座位,走去阳台那边的位置。
  
  等到了无人的地方,苏太太本来还挂满笑容的脸,那上面的笑意立马就淡了下来,翻脸比翻书还快。
  
  她皱着眉,语气冷淡地说道:“我不是说了,让你没事别来找我吗?”
  
  “可是姨母……”那边的人欲言又止。
  
  电话那端的声音有点大。
  
  苏太太听到她的称呼,转头看了眼外面,发现家里的佣人没走过来这边,把手机声音关小了点,才松开眉心。
  
  “清华,我想尽办法把你安排在苏甜身边,不是为了让你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的。”
  
  她叹了口气,继续说:“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做事情要沉得住气,你这样,我还怎么放心把事情交给你去做?”
  
  要是邵清华再多留意一点,也许就能听出来苏太太语气里的不耐烦,但是她这会儿满脑子里都是苏甜近期以来异常的变化,完全顾不得其他,几乎是刚听到那边的声音就说道:“但是苏甜最近真的有点不太对劲。”
  
  苏太太不以为然,问:“哪里不对劲?我不是让你尽量撮合她跟那个娱乐圈的穷小子吗?”
  
  只要苏甜还在一天,苏家公司的股份就有很可能落不到苏舒手上。她并不在乎丈夫手头上那点财产资金,苏家的不动产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从苏太太嫁到苏家的那天开始,她就学会了如何不动声色地使用各种方法,让苏甜跟这个家决裂。
  
  再加上苏甜的父亲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在乎苏甜,这一点更加方便了她的行事。
  
  苏太太也的确做得很成功。
  
  随着苏甜的逐渐长大,苏甜跟家里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化解的程度。
  
  但是这还不够,苏甜毕竟还是苏家的大小姐,她的父亲就算再不喜欢她,也不会剥夺了苏甜的财产继承权。
  
  苏甜一天不失去继承权,苏太太就一天没有办法安心。
  
  可事实证明天都在帮她,苏甜竟然看上了一个娱乐圈的小艺人,为了追人直接追到了娱乐圈,并且把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
  
  苏甜签约的影视公司给她安排经纪人的时候,苏太太动用关系,把自家的远方亲戚安排到了苏甜身边。
  
  邵清华在如何煽动苏甜情绪这件事情上,一直做得很好,但今天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为了苏甜的事连续给她打了好几次电话。
  
  “不是的,姨母……”邵清华下意识想说出苏甜不对劲的地方,但话到嘴边,也只能说出来一句,“她跟《见江山》剧组解约了,而且昨天我们去见闻时的时候,苏甜的态度也有点奇怪,不冷不热的……”
  
  “就为了这件事?”苏太太拿剪子随手剪掉了盆栽上面的叶子,语气随意地说道:“她跟闻时不是一向如此?她什么时候态度不是‘不冷不热’的?等再过段时间,她就会自己找台阶下了。”
  
  苏甜不仅是对待那位小艺人这样,就连对待家里也是一样的态度。
  
  苏太太听到这句话,下意识认为外甥女有点小题大做了。
  
  邵清华忍不住在心里反驳。
  
  不对。
  
  以前苏甜哪怕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提都不提闻时一句,聊天记录里也再没有出现过闻时的名字。
  
  就好像她的生命里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样。
  
  邵清华正打算开口,但是却发现,就算她把这件事告诉给了苏太太,她的姨母也不会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除此之外,苏甜没有再做过其他不妥的事情。
  
  邵清华觉得苏甜异常,是出于一种直觉,可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她也会跟她的姨母一样认为苏甜对闻时是欲擒故纵。
  
  “我……”面对苏太太的质疑,邵清华有点无话可说。
  
  苏太太挑眉,悠哉地把剪刀放下,“好了,你继续跟在她身边,按照以前的计划行事就好。”
  
  *
  
  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十一号。
  
  而第二天就是苏甜跟她的母亲约定好见面的时间。
  
  对比起苏家那边的如坐针毡,苏甜此刻正在外面悠闲地散着心。
  
  因为只是简单的在外面散个步,所以她没有让司机跟着,而是选择独自一人在附近晃悠。
  
  秦家别墅所在的富人区,进出的都是商界里的成功人士,有不少都是财经新闻上的熟悉面孔,甚至有的还是娱乐八卦上的常客。
  
  尽管约定时间就快要到了,但她并不着急跟苏家那边联系。
  
  他们估计想让苏甜亲口承认自己错了,他们好占据道德制高点,所以才会一直吊着她。
  
  可现在真正该理亏的不是苏甜,而是苏家的那群人。
  
  比耐心的话,她有的是时间,就看谁能先耗死谁了。
  
  反正到最后,低头的总不会是她。
  
  ……
  
  苏甜猜得没错。
  
  最终沉不住气的还是苏家。
  
  起初苏甜的父亲还在为苏甜给他送钟的事情生气,一心想等着她服软低头,打电话过来道歉。
  
  但眼看着就快要到宁士兰见面的时候了,苏甜那边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家里的电话更是一直没有响起。
  
  直到这时候,苏甜的父亲才隐约感觉到了她上次说的那句话有可能是认真的。
  
  苏甜是真的想要跟宁士兰见面。
  
  这绝对不是他们乐于见到的画面。
  
  于是在前一天下午,苏父沉着脸,拨了苏甜的手机号。
  
  口袋里传来一阵震动,苏甜停下来,拿出手机来看了眼。
  
  又是陌生号码。
  
  这段时间,尤其是在这时候会给她打电话的,也就只有苏家那边。
  
  苏甜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心想他们的号码倒是多得很,一个接一个的,她拉黑速度都没有他们换号码的速度快。
  
  苏甜接听电话,语气淡淡:“有事吗?”
  
  苏父一听到她漫不经心的声音,就想到那天斐丽送来的钟,血压似乎又升高了,他拧紧眉头,语气不悦地说道:“你就没什么需要解释吗的?”
  
  “解释?”苏甜笑了声,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不解地问道:“解释什么?”
  
  男人忍住怒意,“前两天斐丽送过来的东西!”
  
  “哦!”苏甜恍然大悟,“那个啊……”
  
  她偏头,反问道:“不好看吗?那可是我挑了很久的,最适合你的礼物。”
  
  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听上去似乎很有耐心,偏偏是这样阴阳怪气的语气,让苏父听得更加火冒三丈,“你!”
  
  苏甜微微一笑,耐心问他:“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吧?”
  
  “你说什么?”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苏甜说:“‘如果你就打算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那就不用再说了。’”
  
  这句话听得苏父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紧接着苏甜的话又传了过来,“你也知道的,我的脾气一向不好。所以……”
  
  苏甜笑了声,语带威胁:“你现在知道该用什么语气来跟我说话了吗?”
  
  空气一瞬间就寂静了下来。
  
  苏甜甚至能听到电话那边喘息着压住怒火的粗重呼吸声。
  
  她并不慌张。
  
  这些人的态度之所以这么理所当然,不就是觉得她需要他们的爱,所以就活该永远在他们面前低一头吗?
  
  一旦苏甜不在乎他们了,那么他们的所作所为,根本伤害不到她。
  
  苏父说了一个地址,就直截了当地挂了电话。
  
  他挂断电话时,脸色都还是黑的,表情难看得不行。
  
  苏舒瞅见他的脸色,尽管没听清楚两人的对话,但是猜得出来肯定是苏甜惹父亲生气了。
  
  毕竟也只有她能做到让苏父脸色这么难看。
  
  苏舒在母亲的示意下,走到父亲身边,替他按摩肩膀。
  
  苏父脸色稍微好看了点,“还是苏舒懂事,哪像你姐姐……”
  
  苏舒抿嘴笑了笑,弯起一丝小小的弧度,心里却对他把自己跟苏甜拿来做对比感到不乐意。
  
  *
  
  ——万花园136号。
  
  苏甜将地址记在便利签上,望着这行字有些走神。
  
  也不知道……
  
  她会是一个怎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