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 第九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第九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苏甜处理完剧组的事情,回来时天色已经差不多要黑了。
  
  一楼基本上没什么人。
  
  秦封的母亲正坐在大厅,听眼前的人说着话。
  
  也不知道那个人说了些什么,秦老太太低头,竟是笑了。
  
  她慢条斯理碰了碰手腕的镯子,似乎在欣赏着它,随后优雅地弯起嘴唇,“随她去吧。在外闹腾的人多了去了,要是我每个都要管,岂不是得累死?”
  
  男人似乎还打算说些什么,但在听到不远处的动静后,声音一顿,话头也停了下来。
  
  秦老夫人眼锋顺着往前一扫,在看见苏甜后,原本有点冷淡的视线缓和了些,但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只淡声问道:“回来了?”
  
  苏甜点了点头。
  
  秦母对她的态度说不上好,但也算不上坏,可在外人面前她总是会给够苏甜足够的体面,更不会像电视剧或者是小说里描写的恶毒婆婆那样故意刁难她。
  
  她察言观色,见一楼的佣人都不在场,就知道秦母跟另一个人还有事情要说,于是跟秦老太太聊了几句之后,就识相地上了楼。
  
  *
  
  衣帽间放了很多新季的衣服,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奢侈品牌衣物,满满当当的,看得人眼花缭乱。
  
  苏甜神色自若地拿出换洗的衣服。
  
  她拿着东西,在看到熟悉的品牌标签时,却不由得在心里想道,尽管换了一个地方,但是这个世界的奢侈品牌跟她以前待过的世界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基本上都是共通的。
  
  苏甜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外面恰巧传来了一些动静。
  
  她才刚刚洗完头,头发还没吹干,发丝湿漉漉的,有些不听话地垂在两侧,热水氤氲过后的肌肤更是泛着些许浅色的粉。
  
  苏甜听到开门声后抬头,正好跟外面的人对上视线。
  
  秦封坐着轮椅,与她对视着,他的脸色很白,带了点倦意,只是目光依旧温和。
  
  紧接着,青年视线一顿,怔愣了下。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听上去离这边很近,“先生,关于这次的会议……”
  
  秦封听到声音后回神,摸上门把手,轻轻一带。
  
  只听“嘭”的一下,门被关上,声音立马被隔绝了大半。
  
  秘书惊愕地看着紧闭的屋门,不知道怎么自己就吃了个闭门羹。
  
  屋里的灯光只开了一盏,不怎么刺眼,橘黄色的光芒带着柔和的暖意,灯光落在苏甜的身上,好像她周围也映照着一圈光亮。
  
  秦封的视线落在她脸上,目光在接触到她脖颈以下的位置时,视线不自在地转开,没有往多余的地方看,轻声问道:“回来了?”
  
  这句话跟秦母那句问候一样,但又比它多了点暖意。
  
  苏甜说道:“回来了。”
  
  她似乎想起来点什么,看了眼外面,又问:“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如果刚才没听错的话,外面那个人好像是要跟秦封汇报什么事情。
  
  秦封声音轻缓,语气听上去与平时无异,他说道:“没什么别的事情,明天再做也可以。”
  
  他的视线在苏甜发梢稍作停顿,发尖还在滴落着水珠,青年提醒道:“头发不吹干的话,第二天很容易感冒。”
  
  苏甜被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吹头发。
  
  秘书原本还想敲门,在听到屋里的话后伸手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知道秦家冲喜的事情,也知道秦封身边多了位妻子,但他没想到的是,两个人竟然是住在同一个屋子。
  
  向秘书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好像打扰到了什么事情,于是识相地把手收了回去,发了条短信告知秦封,便回家去了。
  
  他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秦家的那位私生子秦洲。
  
  秦洲刚跟佣人说完话,笑吟吟松开手,问他道:“向秘书,是刚从我大哥那里回来吗?”
  
  秦洲脸上的伤这几天好不容易消肿下来,虽然还是能看出来挨打过后的痕迹,但明显比之前鼻青脸肿的情况好多了。
  
  他一向爱面子,一开始伤势还严重的时候,怕在外人面前丢脸,完全不敢带伤出门。之后秦洲又被老爷子训斥了一顿,被迫消停了一段时间。
  
  等到现在伤势好点了,他就又忍不住出来晃悠了。
  
  向高明见他才刚好,就又试图与家里的女佣调笑,心道还有闲心想这些事情,果然还是上次打得不够狠。
  
  向秘书心里是这么想的,面上却笑得无可挑剔,神情自然地向秦洲问了声好,似乎没有看见他脸庞的伤痕。
  
  女佣低头离开。
  
  *
  
  吹风机“嗡嗡”地响着。
  
  苏甜一边拿梳子梳着头发,一边用吹风机吹干它。
  
  不远处传来键盘敲打的细微动静,但很快就被掩盖在了吹风机发出的巨大噪音里。
  
  纤细修长的手指从发间划过,苏甜侧着头,安静地吹着头发。
  
  秦封望着发送过来的邮件,前段时间有内部消息传来,郊区那块地皮有开发商业区的打算……
  
  “嗡嗡”,吹风机的声音仍旧在响。
  
  喉咙里传来一阵痒意,秦封知道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轻轻咳嗽起来。
  
  他平复心神后,却忍不住往前方看去。
  
  苏甜穿着非常简单的打扮,清新又养眼,把她整个人衬得年轻了好几岁。
  
  只是头发上的水珠还没干透,有的看上去甚至还湿哒哒的,顺着滴落的弧度没入到衣领。
  
  她吹了似乎有一阵了……
  
  秦封出神地想了会儿,转而发现自己的心不在焉,不禁皱起眉来。
  
  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竟然这么容易走神,完全没有办法专心起来。
  
  眼前的项目计划仿佛都失去了吸引力,屋里只剩下了不远处传来的声音。
  
  眼前闪过女生湿漉漉的头发,以及她那为难的眉眼。
  
  秦封叹口气,鬼使神差地放下鼠标。
  
  当他意识到些什么的时候,自己已经离开了书桌。
  
  苏甜有些纠结地摸了把自己的头发,摸到水汽时,不由有些为难,怎么吹个头发都这么麻烦,难不成吹风机坏了吗?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轮椅的转动声却响了起来,随后停在了她的面前。
  
  苏甜刚想抬头,就听到一句带了笑意的声音,“你看上去好像有些苦恼?”
  
  苏甜抬头,秦封正望着她笑,眼里泛起温暖的涟漪。
  
  “嗯?”苏甜愣住。
  
  “我帮你。”
  
  那只带着凉意的手已经从她手上接过吹风机,安抚道:“很快。”
  
  话音刚落,暖和的风向已经迎了过来,舒服地吹拂着发丝。
  
  落在发间上的力度很轻,却又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
  
  她抿了抿唇,终是没有把婉拒的话说出来。
  
  ……
  
  黑发垂落下来,吹干后的发尾就连弧度也柔顺了起来。
  
  秦封已经去了浴室洗漱。
  
  苏甜刚把吹风机放好,邵清华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她点开微信。
  
  经纪人倒是没有再跟她讲起工作上的事情,只是问苏甜这段时间有什么安排,要不要出来散散心。
  
  苏甜看着她那小心翼翼的语气,很容易就看出来邵清华是在试图讨好她,打算缓和两人这段时间来变得有些僵硬的关系。
  
  但苏甜并不打算在她的身上浪费时间,她心里已经有了要跟邵清华解除雇佣关系的想法。
  
  她总觉得邵清华待在她身边的目的不纯粹。
  
  苏甜的态度敷衍,也就很明显地体现在了回复消息上面,她很长时间都不回复消息,哪怕回复也只是回一些像“嗯”“啊”“哦”“知道了”之类的简短句子。
  
  “睡了。”
  
  苏甜在发了这句话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邵清华看着聊天记录,再次确定了心里的猜测,苏甜对待她的态度的确不如以前了。
  
  想到这里,经纪人脸色一阵黑一阵白,眉头紧锁,却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体贴地回复道:[晚安,别想太多,其他事情有我呢。]
  
  *
  
  导演拍完第三十二场戏,才刚刚喊“cut”,闻时的助理就拿着温水走了上来。
  
  “您喝水。”小助理帮他拧开盖子。
  
  闻时点头,才接过水瓶,就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瓶子里的水洒了一地。
  
  助理刚要发火,眼前的人就已经十分抱歉地说道:“对不起,我刚刚走太急了,没看到有人。”
  
  道歉的女生脸上还沾着道具血,依稀露出干净的眉眼,看上去有些狼狈。
  
  闻时用纸巾擦了擦手,戏服倒是没被弄湿,只是被弄了一手的水。
  
  他看了眼对方,没说什么。
  
  助理见她连连道歉,那些指责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只是警告道:“你下次看着点路,要是再像这次这样撞到人,其他人可就没我们这么好说话了。”
  
  小助理看着她鞠了一躬,才匆匆跑开,不远处还有人说什么“纪浅浅,快过来准备”。
  
  纪浅浅?
  
  这个名字好熟悉……
  
  等等!纪浅浅!
  
  小助理想起来了,“啊!闻时哥,刚刚那个女生不就是被苏甜抢走角色那位小新人吗?她竟然在剧组跑起龙套来了。”
  
  看她那副打扮,肯定是刚从哪个“尸体堆”里爬起来。
  
  “……”
  
  闻时没出声。
  
  “您怎么了?”小助理见他不说话,有些困惑地看向他。
  
  闻时随手划亮屏幕,在微信记录上看了眼,又放了回去。
  
  助理视力好,瞥见了页面内容,不由诧异地睁大眼睛。
  
  苏甜删掉好友后,竟然这么久都没有再加回来找过闻时?
  
  不远处的秦昭又听到了“苏甜”的名字,非常敏锐地看了过来,见又是闻时跟他身边的小助理,不由冷笑一阵。
  
  要不是他们这群人,他至于在剧组听这么久的八卦吗。
  
  秦昭站了起来。
  
  秦昭的助理这几天因为看八卦,被好好修理了一顿,这段时间正夹着尾巴做人,见这位小祖宗一副要去找人打架的模样,不由大惊道:“您要做什么?!”
  
  秦昭回头,面无表情:“替□□道!”
  
  秦昭的助理:“???”
  
  闻时才刚刚换下戏服,抬眼看他。
  
  秦昭扫了眼眼前的人,只说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