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 第七章 解约

第七章 解约

手机传来震动的时候,微信提示有新的消息。
  
  苏甜低头看了眼,是备注为经纪人的人发来的信息。
  
  经纪人:[苏甜,《见江山》这边已经开拍了,你把时间空出来,我带你过去那边把那几场戏拍完。]
  
  苏甜看到这条消息,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还有个隐藏的演员身份。
  
  之前“苏甜”为了追闻时,也跟着一起进了娱乐圈,只不过她志不在此,对能不能红没有太大的执念,因此接通告也不怎么积极,只有追男主的事情上非常有干劲,通常是闻时去哪里苏甜就跟着去哪里。
  
  邵清华作为她的经纪人,当然是站在苏甜这边,负责帮她摆平一切跟收拾残局。
  
  于是闻时一进组,原身就立马动用关系从其他人手里抢了个小配角过来,想一块跟着进剧组演戏。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抢的好像就是女主纪浅浅的角色,这时候的纪浅浅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新人,还没有后来的地位,现在还在为着接通告的事情各种忙碌奔波着。
  
  角色被抢一事对当时还接不到什么戏的纪浅浅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但生性乐观的她很快就振作起来,又接了剧组里面的一个“尸体”戏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苏甜却没来剧组,这个角色最终还是落到了纪浅浅手里。
  
  苏甜想也许作者就是为了写男女主的初见,硬是让她这个配角下线了。
  
  总之,纪浅浅因祸得福,再加上她能吃苦肯下功夫,所以得到了导演的赏识,也引起了男主闻时的注意。
  
  苏甜一想到书里的这段剧情,便更加不想参与进两位主角的相遇当中。
  
  她跟原身一样,对于演戏没有什么太大的执念。
  
  苏甜前世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根本不需要担心别的事情,她每天要做的就是上一些插花、书画、钢琴的之类课程,做一位合格的名媛千金。
  
  苏甜没有学过真正意义上表演,强行跑去拍戏只怕还会耽误剧组的进程,更何况她去到那里,其他人还不把她当瘟疫那样避开。
  
  闻时不想每日看见她,她更加不想日日对着闻时。
  
  苏甜正想拒绝的时候,经纪人的信息却又很快发了过来:[等到时候进了剧组,你就可以天天和闻时见面了。]
  
  她回复消息的手停了下来,默默地盯着屏幕上的内容,将刚才打完的字一一删了。
  
  苏甜很平静地问她:[你还记得我已经结婚了吗?]
  
  之前她追闻时的时候,男未婚女未嫁,还可以说是女追男隔层纱、追求自由恋爱,但现在邵清华不可能不知道苏甜结婚的事情,却还要跟她提闻时的事,她到底安的什么心思。
  
  很快,经纪人的信息就回了过来,看上去很为她设身处地地着想:[但是,喜欢一个人难道不应该尽力去争取吗?]
  
  [况且秦家那位……]
  
  邵清华发完这句话很快就撤回,她接着说道:[你总得要为你以后做打算,难道你就甘心这么过一辈子?]
  
  经纪人的话通篇看下来,看似句句肺腑之言,其实话里语里都在怂恿着她去勾搭男主,跟苏甜记忆里那位亲切友善的搭档完全对不上号。
  
  苏甜心里顿时起了警惕,回复的速度却没停下来,[可我觉得演戏没什么意思,而且还这么累,我不想去了。]
  
  这句话说得很符合原身的大小姐人设。
  
  现在推了正好还能把这个角色还给女主,就让他们两个继续走剧情相爱相杀虐恋情深去吧。
  
  [……]
  
  邵清华只发了一句省略号,显然面对苏甜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她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也不知道她在那边想了什么,过了很久,苏甜才又等来她的回复。
  
  经纪人:[好,我尊重你的意见,等你有空的话,就跟我去一趟剧组顺便处理解约的事情。]
  
  解约合同需要艺人亲自签字,邵清华这句话说得毫无漏洞。
  
  苏甜勾起一抹笑容,在对话框里打了个字,然后就没再继续,转而打开电脑,搜索着有关于这个世界的讯息。
  
  对面被她那个“正在输入”吊足了胃口,提心吊胆地在等待着苏甜的回答。
  
  过了半天才看到苏甜慢悠悠地回了句:[可以。]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经纪人松了口气。
  
  看来苏甜的确因为拍戏太累才不想去的,她之前还对闻时死缠烂打,爱得死去活来,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内就变了呢。
  
  不过……
  
  经纪人看着上面的聊天记录,轻皱起眉来。
  
  以前苏甜三句不离闻时,怎么现在一点没有提起他。
  
  她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地拨通了一个号码,“姨母,是我……”
  
  *
  
  《见江山》剧组。
  
  导演盯着镜头里的每一个画面,直到确认无误后,勉强点了点头,放所有人去休息。
  
  剧组里的人总算是松了口气。
  
  秦昭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水,随手拧开喝了口,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小声讨论道:“这几天怎么没看见那位大小姐过来,她平时不是最喜欢追着闻时跑吗?”
  
  有的人就是闲不下来,一得空就忍不住讲起剧组里的八卦来。
  
  少年拿着水瓶的手顿了下。
  
  另一位男演员说道:“估计是又开始发她的大小姐脾气了吧,作天作地的大小姐却偏偏又痴恋一人的设定听上去似乎很吸引人,但无奈咱们的闻时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嗐你没看到她没来的这几天,闻时看上去都轻松了不少吗?”
  
  其他人便笑:“要我说,那位苏大小姐有颜有钱,干嘛就吊在一棵树上不放,多看看其他人不好吗?”
  
  “比如看上你是吗?得了吧你,要是我是她,我也只选闻时不选你。”
  
  众人嬉笑成一团。
  
  “别废话了,言归正传,你们猜她这次能忍几天?我猜三天!”
  
  “错,我敢打赌她今天就会进组。前段时间她不是为了跟闻时一块拍戏,还抢了别人的角色吗?今天正好要拍那个小配角的戏份,她肯定会为了闻时过来。”
  
  “那不是又有好戏看了?”
  
  那些人津津有味地讨论着话题,而且听得出来,他们对于话题里另一位主人公并没有多少的尊重,心里更多的还是看热闹的想法。
  
  闻时隐约听到了他们提起的名字,尽管没听清内容,但还是皱了皱眉。
  
  助理帮他换了件衣服,忍不住嘀咕:“那位大小姐也真是的,追您追得全剧组的人都知道了,害得他们整天看你笑话。”
  
  闻时是苏甜送进剧组的,其他人原本就对靠着关系进组的闻时有意见,再加上苏甜似乎并不介意他们把自己跟闻时牵扯在一块提起,就更加助长了那些人的胆子。
  
  秦昭喝水的动作停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前方。
  
  “咔嚓”一下,矿泉水瓶被他捏烂。
  
  助理看见这一幕,不由噎了噎口水,心想也不知道谁又得罪了这位小少爷了。
  
  秦昭却冷哼一声,把废弃的瓶子扔回给助理。
  
  这个叫苏甜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天光是她追闻时的事情,他就在剧组听了好几个不同的版本,每个版本都是关于这位大小姐如何放下身段痴情倒追一个叫闻时的男人。
  
  弄得秦昭还以为那个闻时有多优秀,但他冷眼旁观了几天,那个男人横看竖看无论哪方面都比不上他哥,他的这位新嫂子是眼瞎了吗?连珍珠跟鱼目的区别都分不出来。
  
  ……
  
  苏甜并不知道剧组就她演戏的事情又展开了一场八卦讨论。
  
  她准备出门。
  
  苏甜让人把这件事告诉了在书房的秦封后,正走出庭院,却听到有人唤道:“太太。”
  
  她回头,司机王叔正笑容亲切地看着她。
  
  苏甜也笑着唤了声:“王叔。”
  
  王叔见她有些疑惑,便解释:“先生说他暂时抽不开身,让我送您出去。”
  
  苏甜微微一愣。
  
  她告知出门的事情是基于礼貌,并不是为了打算让秦封陪她,只是看见司机似乎误会了什么事情,并且还笑得一脸欣慰,苏甜顿了顿,没有再解释什么。
  
  王叔继续说道:“太太,您随我来,咱们去车库那边挑选一下要出门的车。”
  
  苏甜点点头。
  
  而另一边,邵清华比她们约定好的时间来得要早一点,她到达碰面的地方时,苏甜还没过来。
  
  一开始邵清华还想跟苏甜约定在秦家见面,但苏甜却很直接地拒绝了她的提议。
  
  邵清华想到听说过的那些传闻,心里也隐隐有点猜测到,苏甜嫁到秦家没有表面上看得那么风光,毕竟只是一个冲喜的对象,秦家人未必会把她看得太重。
  
  她正想着此事,不远处却看见一辆迈巴赫开了过来,还是限量版的。
  
  车子在路边停下时,邵清华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看见车窗露出那张清水出芙蓉的脸时,她愣了下才迟疑地叫道:“苏甜?”
  
  苏甜以前的妆容打扮得是要多浓艳有多浓艳,几乎是恨不得往脸上涂上一层厚厚的粉底液,现在的素颜差点就认没出来。
  
  苏甜嗯了声,也不跟她多说废话,“上车。”
  
  经纪人看着眼前这辆豪华的车,惊讶地问道:“你怎么会开这么高调的车出来?”
  
  她记得苏甜父亲有辆类似的限量版迈巴赫,都差不多算是当贡品一样地供着,只有平时去重要场合的时候才会开出来。
  
  苏甜这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吗?想证明秦家对她的重视。
  
  苏甜还没回话,那位司机便已经乐呵呵地笑道:“高调吗?但这已经是我们能找到的最低调的车了。”
  
  秦家司机的这句话,让她莫名有一种自己仿佛没有见过世面的感觉。
  
  邵清华下意识对上苏甜的目光,她的眼神很平静,但却仍旧让邵清华感觉到有一丝的狼狈。
  
  这是她以前从来没在苏甜眼里见到过的视线。
  
  但很快,苏甜就移开目光,只重复了遍刚才的话,“上车。”
  
  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过刷新邵清华的认知,以至于她一路上甚至来不及套苏甜的话,就这么恍惚着到了剧组。
  
  苏甜下车后,便对司机说道:“辛苦您了王叔,麻烦您过会儿再来接我。”
  
  “不用这么客气。”王叔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小辈,笑眯眯地说道,“太太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说就是了。”
  
  司机目送着苏甜两人进去,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点什么,又回头看了眼影视城。
  
  说起来,阿昭最近也在拍戏,不知道会不会也在同一个影视城。
  
  自从他为了演戏的事情跟老家主闹翻离家出走之后,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想到这里,王叔不由叹了口气。
  
  *
  
  “哎!说曹操曹操到,快看,那位大小姐不就来了吗?”
  
  等到前方的身影逐渐朝剧组走来,那些人的脸上均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秦昭听到这句话,皱着眉往前面看去,看到不远处挨着的一男一女,眉心不由得跳了一下。
  
  站在闻时旁边的女生拥有着一张非常干净、秀美的脸,抬头看向来人时,皱起好看的眉头,似乎正在为身旁的人说的话而难过着。
  
  原本是一张看起来赏心悦目的脸庞,但秦昭只要一想到那些人在背后讨论的事情,就感觉有无数道绿光浮现在他哥哥的头顶。
  
  “还真的没猜错,你们看看那大小姐的模样,恨不得要贴上去了。”
  
  他们说的话其实是过于夸张了,苏甜跟闻时只是正好站在了同一条路上,但是因为她平时过于纠缠着闻时,以至于苏甜路过的时候稍微离闻时近一点,都会觉得她又想对闻时不轨。。
  
  而这一幕在已经连续听了几天苏甜跟闻时的爱恨情仇的秦昭眼里看来,就更加刺目。
  
  秦昭不禁生气地想道,还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立马就过来了。
  
  这个人……
  
  她还记得她已经嫁给她哥了吗?!
  
  秦昭想到那些人在背后议论的话,终于忍无可忍,黑着脸色走了过去。
  
  其他人本来还在议论纷纷并看着戏,一看见剧组里的男主演竟然朝他们走了过来,立马停下话头,惴惴不安地问道:“秦昭?!”
  
  *
  
  苏甜简直是要无语了,她也没想到闻时身边的人居然能这么敏感。
  
  她才刚从这边路过打算去找导演签解约合同,甚至都还没有看到旁边的人是谁,闻时身边的助理反应很快地跳了起来,敏感地挡在了闻时面前,并嚷嚷起来,就好像自己要对闻时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
  
  见此,闻时的经纪人悄悄拽了下助理的手,让他注意分寸,让两人保持适时的保持距离就好,免得惹怒了苏甜,再让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苏甜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一幕,心里的忍耐程度已经要达到极限。
  
  偏偏这个时候,苏甜的经纪人用眼神暗示她,让她抓住机会对闻时说点什么。
  
  闻时微微皱眉,在看到苏甜那素净的打扮顿了顿,随即语气淡淡地说道:“你又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
  
  好像所有人都认为她现在是冲闻时来的。
  
  估计就连邵清华都以为苏甜是借着解约的事情想要来见闻时一面。
  
  苏甜眉眼一冷,也有点不耐烦起来,正想问他们是不是没长眼睛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喊道:“秦昭?!”
  
  闻言,她微微一愣,抬头看向声源处。
  
  秦昭?
  
  如果没记错的话,秦封的弟弟似乎就叫秦昭,之前曾经听他们提起过,秦昭进了娱乐圈当明星。
  
  没想到会这么巧,竟然还是同一个剧组。
  
  一位剑眉星目的少年皱着眉头往这里走来,他阴沉着脸色,那俊俏的五官就这么掩盖在了锐气下,使得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不耐烦的气息。
  
  其他人见他气势汹汹地走过来,还以为闻时哪里招惹到了这位大少爷,所以要过来找闻时的麻烦。
  
  就连闻时的经纪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下意识走向了秦昭,正想说点什么,就看到秦昭面无表情地越过他们,往苏甜的方向走去。
  
  然后……
  
  秦昭一把握住了苏甜的手腕,拉着她走了。
  
  ???
  
  走了?!
  
  原本处于舆论中心的女主角,就这样被剧组的男一号拉走。
  
  瞬间,似乎有什么更加值得令人关注的八卦产生。
  
  众人下意识望向闻时。
  
  那副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个被女友当众爬墙的可怜虫,眼神里充满了同情。
  
  闻时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变化,接过了助理手上的外套,淡声道:“走吧。”
  
  “……?”助理张了张嘴,一脸欲言又止。
  
  这个外套,不是闻时打算让他去洗的吗?怎么又拿回去了?
  
  ……
  
  苏甜刚猜到秦昭的身份就被人拉走。
  
  少年握住她的力度不重,并不会让人感到疼痛。
  
  他就这么拉着苏甜一路往里走。
  
  路上遇到了很多工作人员,那些人原本还想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碍于秦昭的脸色,硬是一个都没敢上来。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才停了下来,松开了苏甜的手。
  
  秦昭刚一松开,就仿佛身上碰到了什么细菌似的,立马拿出手帕来仔仔细细地将他握人的那只手给擦了个干干净净,生怕会沾上病毒一样。
  
  苏甜视线落在他随身携带的手帕上,心想这年头会带帕子的人已经很少见了,然后就看到了秦昭接下来的动作,不由挑眉,笑了笑。
  
  看起来,秦封的这位弟弟对她意见很大?
  
  秦昭擦干净手,终于想起来自己是来找茬的,便有些不快地抬眼看她,质问道:“你还记得你已经结婚了吗?”
  
  他这么一说,苏甜就懂了,这是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兴师问罪来了。
  
  只淡声连句介绍的话都没有,就这么急着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地质问她。
  
  苏甜反问道:“你是谁?”
  
  “?”秦昭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困惑。
  
  苏甜继续说:“问人话之前不是应该要先说自己的名字吗?”
  
  世上竟然还存在不认识他的人?
  
  秦昭皱眉,盯着她看了几秒,不太乐意地说道:“秦封他弟。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哦,秦封的弟弟?”苏甜声音缓慢,笑吟吟接道,“没见过。”
  
  “你!”秦昭炸毛了一下,努力忍住怒火,恼怒地看向她。
  
  “不过,听说过。”苏甜慢悠悠地补了句,“离家出走对不对?”
  
  闻言,秦昭瞪大了眼睛看她,很不高兴地想道,这个女人说话怎么这么喜欢大喘气。
  
  苏甜仿佛没有看到他眼里的怒火,笑了笑,随即正色着说道:“你看,投胎找爹都容易找个不对口的,还不允许别人眼光曾经瞎过吗?”
  
  秦昭听到她这句话一愣,认真地皱起眉来。
  
  苏甜现在这番话的意思,很明显跟那些人提到过的完全是两个内容。
  
  他半信半疑地说道:“但是刚刚……他们可说了,苏大小姐喜欢闻时追闻时喜欢到恨不得贴上去,而且我刚刚也看见了,你们的距离……”
  
  “的确是太近了。”秦昭想了想刚才的画面,下判断道。
  
  再加上之前剧组的传闻,很难不令人多想。
  
  苏甜却抬起头来看他,干净的脸庞拥有着一种水洗过后的清新感觉,她望着秦昭,只笑问:“如果两个人靠得近就代表一定有问题的话。我们现在不是比刚刚我和他离得更近?哦对了,刚才你拉我过来的时候,好像剧组的人都看见了哎……”
  
  秦昭呆愣了下。
  
  苏甜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语气轻飘飘地提醒:“所以,你还赶快想想,怎么跟你哥解释吧。”
  
  “……”
  
  秦昭皱眉,沉默不语。
  
  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苏甜的这番话听上去又似乎很有道理,让他想反驳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
  
  而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跟苏甜来到了一个甜品店。
  
  女生拿起菜单,十分熟练地向服务员点了两样甜品,“急急忙忙出来,都没来得及吃东西,对了,你要吃什么?”
  
  他们拍了一天的戏,估计还没来得及填饱肚子。
  
  秦封下意识回答了句:“不要热量高的,我要减肥。”
  
  拍戏期间要是乱吃东西,到时候胖了,戏服很容易穿不进去。
  
  随后,他又反应过来,“不对,我不是想说这个!”
  
  他怎么这么轻易就被这个女人带了节奏,还傻乎乎地跟着她跑到了影视城这边的甜品店。
  
  秦昭正想继续跟她严肃讨论刚才的事情,苏甜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她作势嘘了一下,接起电话。
  
  秦昭欲言又止,忍了下,愣是没出声打断。
  
  苏甜听到电话那端的声音,轻点头,语气非常官方,跟之前笑吟吟对他说话的完全是判若两人,“好,我知道了。”
  
  她挂断电话,又对秦昭说道:“随便吃点什么填下肚子,等下还得回剧组。”
  
  “你还准备去剧组?”秦昭不解。
  
  她不是为闻时来的,干嘛还要过来受气,让那些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那些话听得他拳头都硬了。
  
  苏甜点了点头:“嗯不然呢?不回剧组怎么解约,就算不想干了也总得有点契约精神,好聚好散吧。”
  
  “解约?”秦昭怔了怔,他听清楚了一个重点。
  
  苏甜点头,“对,解约。”
  
  她看着少年一副愣住的表情,好脾气地解释了句:“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你刚才没有把我拉走,我可能已经解约成功了。”
  
  “什么?!”秦昭呆住。
  
  那他刚才的所作所为,不但自作多情,而且还自作主张了?
  
  秦昭仿佛遭受了什么打击一般,像只大狗一样,身后的尾巴似乎都耷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