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 第五章 亲生母亲

第五章 亲生母亲

店员收到上级通知之后,早早就在等苏甜的到来。
  
  尽管外面一直传闻苏家的大小姐任性娇纵非常不好伺候,不比那位性情温和的二小姐,但在导购员的眼里,苏甜这样的客户无疑是最受欢迎的。
  
  因为苏甜出手向来阔绰,也不会像其他客人一样诸多挑剔,每次负责接待她的员工,当天业绩绝对是最高的。
  
  她们并不介意客户的态度如何,最重要的还是到手的业绩。
  
  所以在一看见熟悉的身影出现时,店员立马满脸笑容热情地迎了上来,“苏小姐,您的东西已经做好了,请问现在是……”
  
  导购员的话突然一顿,在看清苏甜的妆容时,表情明显愣了一下。
  
  苏甜穿着荷花及膝连衣裙,打扮素雅,脸庞也干干净净的,没有涂抹太多厚重的化妆品,就这样显露出清晰的眉眼,带给人的感觉却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以往的苏甜似乎非常不喜欢自己过于柔和的长相,所以总是浓妆艳抹,涂抹着几乎要让人看不见真正样子的厚妆,把整个人都弄老了好几岁。
  
  现在的她虽然没有怎么化妆,几乎是素颜的状态,但看上去却比以前更漂亮了,而且还是那种让人耳目一新的惊艳感。
  
  但店员没有愣多久,职业素养使得她很快反应过来,继续笑问:“苏小姐,请问您是现在取东西么?”
  
  尽管苏甜旁边站着的男人气质跟相貌比她以往接待过的客人还要好看,让人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但店员深知苏甜的脾气,她的东西从来不喜欢别人多看多碰,所以店员向秦封问候完后,很快又将重点放在了苏甜身上。
  
  店员不认识秦封也很正常。
  
  他的病情不允许他跟外人进行过多的接触,所以秦封一向深居简出,很少跟外面的人打交道。
  
  外面的人只知道秦家有个大少爷,自小身体虚弱,但除了跟秦家关系亲近的人以外,没有人知道秦封长得什么样。
  
  再加上秦、苏两家的婚事没有大办,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苏甜已经嫁到秦家冲喜去了。
  
  所以店员在看到秦封时,只以为他是苏甜的男性朋友或者男朋友,完全不会把他跟秦家那位神秘的继承人联系在一起。
  
  秦封眼睫毛轻垂。
  
  这是他第一次被旁人无视,这样的感觉让秦封感到有些奇特,但却并不让人讨厌。
  
  因为这样,就好像他跟外面那些普普通通的行人是一样的,而不是什么需要被小心对待的易碎品。
  
  苏甜见他沉默不语,以为秦封又不舒服了,于是问道:“你还好吗?”
  
  店员便很快接话道:“要是这位先生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话,可以去休息室那边休息。”
  
  秦封抬眼望着她,黑眸里浮现着碎光,宛若暖玉一般。
  
  苏甜轻轻挑眉,眼神询问。
  
  就是这样的目光。
  
  尽管她也跟家里人一样会担心他的病情,但却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把他当成一个仿佛下一秒就会死去的病人。
  
  秦封轻轻摇头,声音温和而又令人安心,“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见此,苏甜也不便再多说些什么,她点点头,转头对店员说道:“把东西拿过来让我看一下。”
  
  员工早就准备好了,听到这句话立马将手表取来,交给苏甜。
  
  苏甜从店员手里接过定制的手表。
  
  斐丽是知名奢侈品牌。
  
  时尚杂志时常能看到有关于它的介绍,它是一家有着几百年悠久历史的百年老店。
  
  苏甜静静地望着手表的花纹。
  
  上面的图案貌似还是“苏甜”亲自让人设计做的,手表里面刻了“su”的字母,并配有长命百岁的字体。
  
  她对于她的父亲无疑是用心的,就连生日礼物由自己亲自准备好,并且用的还不是家里的钱,而是她先前进娱乐圈拍戏的时候赚的通告费,为的就是要给苏父一个惊喜。
  
  “苏甜”一直在努力讨好他们,想要得到苏家人的认可跟亲情,可这样的小心翼翼得到的却不是善意的回应,而是威逼跟利用。
  
  想到这里,手上的东西瞬间变得沉重起来。
  
  秦封留意到了她的异常,偏头看向她。
  
  店员见苏甜看着手表不出声,还以为是东西做的不合她心意,小心翼翼地问道:“苏小姐,是不是手表哪里出了问题?”
  
  苏甜回神,随后握紧了东西,笑道:“没什么,挺好的,就是我爸眼神不好,你帮我换个大点的吧。”
  
  “啊?”柜姐一愣,有些不解地问道:“什么大点的?”
  
  手表的尺寸跟弧度都需要符合人体工程学,就算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不然的话戴在手上会引起不适,而苏甜手上的这款已经算是最大的了。
  
  苏甜眉眼弯弯,笑起来的时候很有古典的韵味,她瞥了眼店里,就这么随意一指,指向店里正中央,“嗯,跟它差不多大吧。”
  
  见此,秦封神情微松,眼底也浮现起几分笑意。
  
  店员顺着她指向的方位看去,看清所指的物件后不由一阵沉默。
  
  但她还是本着良好的职业素养,保持微笑回答道:“好的,这款的话今天正好有存货,您是打算现在取走吗?”
  
  苏甜说:“不用了,到时候直接送到苏家就好,记得帮我说一声,这是我送给父亲的生日礼物,祝他生日快乐。”
  
  才怪。
  
  “……”店员闻言更是诧异,豪门世家的人都这么会玩么,送礼物流行送钟?
  
  但无奈顾客就是上帝,更别提苏甜是vip里的vip,就算是老板过来了,也要对她笑脸迎人。
  
  店员笑着点头:“好的,请你稍等。”
  
  秦封在一旁站着,太阳穴隐隐作痛起来,神色微微泛白。
  
  他轻皱眉,强忍住不适,见苏甜已经弄得差不多了,正想帮忙结账,却被苏甜拦了下来。
  
  秦封的手一顿,略带不解地看向她。
  
  苏甜轻眨眼,“嗯……没事,我比你想象中要有钱。”
  
  说着,她便将自己的副卡递给了店员,笑道:“刷卡吧。”
  
  苏甜有很多张卡,其中一张是苏家之前给她的副卡,因为花的不是自己的钱,所以她很随意,看中了什么就让店员包起来。
  
  反正到时候肉疼的也不是她。
  
  能让铁公鸡的钱包大出血的机会可不多,说不定等他什么时候反应过来,就把她的副卡给停了。
  
  于是,苏甜便又问道:“你们店里最近有什么上新的货吗?”
  
  “当然有!”
  
  店里除了手表以外,还有其他的配饰首饰,柜员当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大客户,所以很热情地在给苏甜介绍着其他商品。
  
  苏甜眼花缭乱地挑选着物品,在看中一款男士手表后,想了下,将它戴在了秦封手上。
  
  她靠过来的时候,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
  
  秦封甚至可以看得见她那白皙的肌肤,以及长长垂下来的睫毛。
  
  他并不太习惯跟人这么亲近,下意识想要避开,但不知怎么,又定在了原地,只沉默地看着她。
  
  苏甜抬头,笑问道:“你觉得好看吗?”
  
  她眉眼弯弯,笑意就这样宛若烟花一般璀璨盛开在眼底。
  
  这是他第一次用别人的钱买东西,而且还是由自己的妻子付账。
  
  这样的感觉……既微妙又奇特。
  
  秦封指尖凝滞,不太自然地蜷缩起来,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好看。”
  
  *
  
  苏家这边,苏父的手机却不断地响起提示音,屏幕一次次地亮起,在提醒着他银行卡的支出情况。
  
  一开始的时候苏父还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等到手机响了一声又一声后,他拿起手机来看了眼,看清楚短信内容时,脸色立马就黑了。
  
  卡上一下子被划去了几万,过了会儿又支出了十几万,杂七杂八的加起来,短短十几分钟内就用了差不多五六十万。
  
  他不可思议盯着屏幕,怒道:“这是怎么回事?谁一下子用掉了这么多钱?”
  
  说着,苏父的视线看向苏舒。
  
  家里头有副卡的就只有她跟苏甜两姐妹。
  
  苏舒接触到父亲的视线,脸色顿时白了一下。
  
  虽然知道父亲怀疑她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他第一时间怀疑的竟然是自己,而不是苏甜,这一件事还是让苏舒感到不太舒服。
  
  苏舒的母亲出自小门小户,跟苏甜的亲生母亲宁士兰不同,宁士兰是真正的世家大小姐,嫁给苏父算是低嫁,要不是有着她的帮忙,苏氏绝对不会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迅速在港城扎根站稳。
  
  所以苏甜可以任性刁蛮无理取闹,哪怕跟父亲吵架也可以理直气壮地离家出走,但苏舒谨记着母亲的教诲,只能小心翼翼地讨好每一个人,让自己的形象变得无害起来。
  
  事实证明她做得很成功。
  
  苏甜是苏家的大小姐又怎么样呢,哪怕她亲生母亲那边再有权有势,可宁士兰也有了自己的家庭,苏甜不管在哪里都是个外人,而她在苏家的地位也永远比不上自己。
  
  看起来,苏甜在秦家的日子比她想象中还要难过,不然的话怎么还会用得上苏家的副卡。
  
  于是,苏舒低头,小声不安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您之前不是也给了姐姐一张副卡吗?再加上过几天就是爸爸你的生日了,可能姐姐是打算买什么礼物送给您。”
  
  苏舒这么一说,算是直接把刚才支出的费用安在了苏甜的头上。
  
  闻言,苏父脸色就更难看了,冷哼着说道:“这头刚把家里的电话拉黑了,那边又开始发她的大小姐脾气,花钱各种大手大脚,还有……用家里的钱给我买礼物,这到底是她买给我,还是我买给我自己的?”
  
  苏舒点到为止,不再出声,只抬头看了眼自己的母亲。
  
  苏太太接话:“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苏甜的脾气,她一不高兴就喜欢乱买东西。”
  
  苏父心里更加不舒服了,心道苏甜果然还是像以前那样,又在为他们更疼苏舒的事情在闹,但苏舒是她的妹妹,苏甜作为姐姐让一下妹妹怎么了,她都这么大了,就不能照顾一下苏舒吗?
  
  一天到晚就爱为了这些事情闹来闹去,不仅长相像她妈,性格也跟她那个舅舅一样不让人省心。
  
  他揉了下太阳穴,忽然又问道:“今天是几号了?”
  
  苏舒轻声回答:“今天八号,再过两天就是您的生日了。”
  
  “八号,那不是就快到十二号了?”男人皱眉。
  
  提到这个日子,家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而十二号,正好是宁士兰跟苏父定好的看望女儿的时间。
  
  “……”苏父沉默一阵,才说道:“我去给苏甜打个电话,提醒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