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 第三章 所谓的家人 重修

第三章 所谓的家人 重修

苏甜竟然把闻时的微信删了。
  
  这个事情让闻时的经纪人郑浩感到无比震惊,苏甜平时再怎么骄横任性,但在闻时面前还是会很放低姿态的,就算被拒绝了也毫不气馁,要不是郑浩是站在闻时这一边的,有时候就连他都要感慨闻时的冷漠跟绝情。
  
  闻时看到屏幕上方的提示,表情没什么太大的变化,直接就转开了视线,“随她去。”
  
  郑浩仔细想了下,认可道:“好吧,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苏甜以前生气的时候,也会这样故意冷落闻时两天,试图让他哄自己回来,只是闻时从来都不会主动去哄人,更别提是一个他不喜欢的人,到最后,退让的只会是苏甜。
  
  这样的戏码经常上演,只是像删除拉黑联系方式的事情倒是从未发生过,但经纪人也没有往别的地方想,毕竟谁都能看出来苏甜有多喜欢闻时。
  
  闻时正想回去,尔后神色一变,看向前方,沉声问了句:“谁在那里?!”
  
  经纪人大惊,“附近还有别人?”
  
  他明明观察过周围,见没人才跟闻时过来这边的,平时剧组的人也不会靠近这个偏僻的地方。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他们顺着声音往角落看去,有人正坐在那里把弄着打火机。
  
  郑浩看到他时松了口气,原来是剧组的男主演秦昭。
  
  秦昭身份特殊,而且一般不屑于管其他人的私事,再加上他们也没有谈论到一些过于隐私的问题,所以被听到了对话也没什么。
  
  “秦昭,在这边休息啊?”郑浩向他打招呼道。
  
  秦昭嗯了声,没怎么搭理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剧组的工作人员大声叫道,“闻时,到你了!”
  
  郑浩原本还想再多跟秦昭多说几句,套下近乎,见此也只能向他道别,带着艺人离开了。
  
  秦昭抬了抬眼皮,想到刚才听见的对话,眉心不由得皱了下。
  
  苏甜……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那不是他哥的结婚对象吗?
  
  *
  
  苏甜跟秦封下楼的时候,很明显能感受到许多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她的身上。
  
  原主跟秦封的父母应该是见过面的,但苏甜对于他们的印象还很陌生。
  
  偌大的餐桌上就只坐了三个人,除了秦封的父母外,就只有一位年纪跟秦封相仿的青年。
  
  他的面相略显刻薄,嘴边挂着的温和笑意勉强冲淡了些五官带来的刻板印象。
  
  这是原文里的小反派,秦老爷子的私生子秦洲。之所以说他是小反派,是因为他在闻时回到秦家之后试图作死,蹦跶了几章之后就被收拾掉了。
  
  她没记错的话,秦洲在原文里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狼,家里但凡年轻一点的女佣都被他调戏过。等到女主跟闻时在一起后,他见纪浅浅长得青春靓丽就更加起了色心,被教训了也不死心,还曾经好几次想占女主的便宜。
  
  秦家身为豪门世家,家大业大,底蕴深厚,枝繁叶茂,老家主更是私生子无数,情妇一个接一个的,就算一把年纪了也不影响他四处留情。
  
  只是他对于子嗣的情感也很淡漠,重视秦封是因为秦封是他的长子,并且足够出色。而如果一个人没有了利用的余地,那么就算这个人是他的孩子,也会被无情抛弃。
  
  老家主在外面留下了不少的风流债,而秦洲之所以会被破例接回来,也是因为某位大师曾经算出秦洲的八字命数很好,会旺秦家的生意。
  
  “怎么下来得这么晚?”老爷子问道。
  
  苏甜不由一阵心虚,好像是因为她的原因,才导致他们下来迟了。
  
  秦封似乎注意到了她的情绪变化,帮忙解释了句:“今早起来的时候我有些不舒服,所以晚了点。”
  
  秦封的母亲一听,急忙问道:“那有叫医生过来看过吗?现在觉得如何?”
  
  青年安抚地笑道:“母亲不用担心,还是老样子。”
  
  秦母听着就更加担心了,哪里还放心的下,“就是老样子才更让人担忧啊……”
  
  秦老爷子探究的视线扫来,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见苏甜只是安静站在秦封旁边陪他,看上去倒是乖巧了不少,这才扭开视线,“坐下吧,以后……”他停顿了下,看到旁边的长子,也没再说什么重话,只是道:“以后安分一点。”
  
  苏甜听见他的警告,还以为是先前自杀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但想想如果真的是因为这样,秦家人不可能会这么冷静。
  
  她联想到早上佣人们对她的态度,心想也许是在她穿过来之前还发生了些什么,才会导致他们的态度这么古怪。
  
  但直到现在她都还没有完全接受完原主的记忆,对很多事情都只是一知半解。
  
  苏甜跟秦封坐了下来,一旁的秦洲却对着她友好笑笑,仿佛在向苏甜透露善意,乍一看似乎很好相处,但苏甜只要一想到他在原文里的人设,再转头看见这副伪善的面孔,就不由得一阵不适。
  
  秦洲定定地看着他们,突然笑道:“大哥跟嫂子还真的是一对璧人,只可惜阿昭不在,没能及时参与你们两个的婚礼。”
  
  苏甜一听,就听出来秦洲不是什么善茬,三言两语就能激起老家主对秦昭的不满。
  
  果然,老爷子冷冷一声,“还提这个不肖子的名字做什么,放着好好的大少爷不当,跑去娱乐圈做什么戏子。”
  
  他这一骂,算是把秦昭跟苏甜也一块骂进去了。
  
  苏甜之前为了追寻闻时,硬是也一同进了娱乐圈演戏,只不过她没什么天赋,再加上进圈也只是玩票,所以不大不小也算是个十八线。
  
  说起来也挺有意思,老爷子这么厌恶娱乐圈的明星,认为这个职业会败坏秦家的门风,但认真算起来,秦昭、闻时、纪浅浅,甚至于苏甜,这几个人或多或少跟秦家沾点关系的人,竟然都是娱乐圈的。
  
  老爷子发话,作为晚辈当然不能开口顶嘴。
  
  秦老夫人接过佣人端过来的燕窝,随后却笑了笑,“你也真是的,阿昭又不需要继承家里的家业,操心别的干嘛?安安心心躲在秦氏身后享福就是了。”
  
  她说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看秦洲两眼,完全藐视了他的存在,转头就对佣人说道:“今天的燕窝炖得不错,放两盅到先生、太太那里。”
  
  秦洲直接被无视掉,心底难堪,面上还要挤出一抹笑容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夹菜的力度用力了几分。
  
  秦封的母亲都这么说了,就算老爷子再怎么不满,也得给妻子一点面子。
  
  一顿早餐弄得就好像在赴鸿门宴一样。
  
  苏甜生怕说多错多,全程都在当一个合格的背景板。
  
  之后用完早餐,秦封脸上露出倦容,有些不适地轻皱起眉来。
  
  见此,秦母连忙让苏甜陪他回房去了。
  
  ……
  
  秦封的房间是备好应急用的药的。
  
  苏甜在房间里找着药,口袋里的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她无暇理会。
  
  秦封坐下来,喘息一阵,却说道:“我没事,不用这么麻烦。”
  
  苏甜动作一顿,不解地回头,“你刚刚不是不舒服吗?”
  
  秦封轻咳一声,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解释道:“我见你在下面似乎有些坐立不安……”
  
  苏甜忽然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谢谢……”
  
  秦封摇头,“不用谢,秦家的情况有些复杂,你一时没办法习惯也是正常的。”
  
  苏甜觉得他好像跟那些豪门世家的继承人不太一样。
  
  在她印象里,那些豪门公子哥应该都是眼高于顶的,就连还没被秦家认回来的闻时,骨子里也是带着一种倨傲。
  
  但秦封却不同,他性格温和,为人体贴,而且……
  
  苏甜看着他耳垂不太自然的绯红,默默地想道,而且好像还非常容易不好意思。
  
  在确认秦封身体没什么大碍后,苏甜终于想起来被自己遗忘掉的手机。
  
  她拿出来看了眼,发现是苏甜的父亲打过来的,因为她没有及时接到,所以之后又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
  
  苏甜看着上面的未接记录,在来电再一次响起的时候,面无表情地按了挂断,然后把苏父的号码拉黑了。
  
  他们这时候打电话过来,总不可能是因为父女情深,想要来关心一下女儿的情况。
  
  他们能做出让苏甜代替苏舒嫁到秦家冲喜的事来,想必也没多少亲情在了。
  
  这样的事情以后只会越来越多。
  
  想到这里,苏甜不由思考起来换手机号的可行性。
  
  秦封见她望着手机深思,问道:“有人给你打电话?要是不方便的话……”
  
  苏甜冲着他笑笑,将手机放到一旁,摇头:“没什么,骚扰电话。”
  
  *
  
  苏父在看到号码一开始打不通,后面直接打不进去之后,就意识到苏甜把他的号码给拉黑了。
  
  他一脸怒容,“她竟然敢不接家里的电话?!是不是以为嫁进秦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她也不想想,如果没有苏家她能这么顺利地嫁进去吗!就算是冲喜,她送上门,人家都不一定看得上她!”
  
  苏父怒不可遏地说出这番话时,却也不想想,原本要嫁去冲喜的是小女儿苏舒,而不是苏甜。
  
  苏舒在母亲怀里抬头,面露担忧地说道:“姐姐是不是因为在那边受委屈了,所以才……”
  
  苏舒长相清秀,尽管五官并不出彩,但因为那份温柔的气质,使得她拥有着江南水乡的温婉气息。
  
  苏父对上疼宠的小女儿,情绪稍微控制了一点,听到苏舒的话后,却又更加忍不住生气了,“受委屈?我看她就是因为我让她嫁去秦家在那儿故意给我下马威看呢!”
  
  苏舒从小就没受过什么委屈,让她嫁到秦家去照顾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的秦封,她怎么受得住。
  
  秦家需要的只是一个冲喜对象,至于那个人是谁并不重要。
  
  作为苏家的一分子,苏甜理应为苏家排忧解难,嫁过去怎么了?!
  
  苏舒的母亲安慰了下受到惊吓的女儿,抬头瞥了眼丈夫,“你这么大声干嘛,都吓到女儿了。”
  
  苏父语气放缓了点,解释:“我不是在凶小舒。”
  
  苏母却说道:“苏甜又不在这里,你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况且你又不是不知道苏甜那脾气,她从小就不跟我们亲,尤其是苏舒生下来之后,就更加连苏舒也一起看不惯了。她不把我当妈也就算了,但苏舒好歹是她的妹妹……”
  
  苏舒却不安地说道:“爸爸,你别再这么说姐姐了,要怪就都怪我好了,要是那时候嫁去秦家的是我……”
  
  苏父连忙说道:“你这说得什么话!秦封的身体状况,万一……难道让你守活寡吗?!”
  
  况且秦封一旦死了,秦家只会挑选新的继承人,财产不会落在他的妻子手上,苏舒得不到半点好处。
  
  苏甜从前就爱为了跟苏舒争宠爱的事情闹,现在肯定也在为这件事在跟家里闹脾气,过几天就消停了。
  
  苏父皱着眉,随后才说道:“不用管她,那丫头过两天就原形毕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