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 第二章 睡觉? 重修

第二章 睡觉? 重修

电话那端传来的话几乎不用开免提,就能听得一清二楚。
  
  手里的手机直接变成了烫手山芋,让苏甜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挂断也不是,不挂断也不是。
  
  最要命的是她甚至不知道这个备注为“十四”的人是谁,难不成是原主喜欢的人?但是他的态度也未免太奇怪了点,就像是把苏甜当成了什么洪水猛兽,仿佛多跟她说一句话都是在浪费时间。
  
  苏甜下意识看了眼秦封,他却没有跟她的视线对上,轻轻撇开目光,只握紧了轮椅两边的扶手。
  
  莫名的,苏甜竟觉得有些心虚起来。
  
  通话仍旧在进行中,没有被挂断。
  
  苏甜听到了“十四”旁边还有另外一个人在说话,那人似乎在劝他:“闻时,我的小祖宗,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注意一下场合!”
  
  闻时……
  
  这个名字听上去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苏甜脑海里闪过了些什么,等到她终于想明白的时候,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想起来了,她很久以前看过的一本豪门小说,里面的男主就叫闻时。
  
  这篇古早狗血文没有别的内容,从头到尾都是讲述闻时跟女主角纪浅浅如何你虐我我虐你,最终大团圆结局的故事。
  
  女主角纪浅浅家境贫困,却乐观积极向上,大学毕业之后被星探看上,哄骗着进了娱乐圈,也因此认识了当时还是新人演员的男主闻时。
  
  闻时慢慢地被纪浅浅所吸引,不由自主地接近了这位乐观的女孩,只是因为闻时的女友粉太多,他的公司为了他的人气着想更是不准他谈恋爱,所以闻时跟纪浅浅只能保持着地下恋情的关系。
  
  但随着闻时人气的逐渐上升,他身边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女人,再加上各路女配的挑拨离间,两人便开始了你虐我我虐你的各种误会之路。
  
  故事发展到这里,闻时身世也随之曝光,他竟然是秦家老家主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在被接回秦家之后,又跟纪浅浅展开了一段虐恋情深的故事。
  
  至于苏甜,则是作为对闻时求而不得的女配,为了得到他使出各种下三滥的手段,不惜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试图用潜规则逼闻时就范。
  
  之后哪怕嫁到了秦家,也还是对闻时不死心,千方百计骚扰他,想要让闻时跟她在一起。
  
  苏甜想到原文里自己的结局,佣人是这么向女主介绍她的,“前头有个夫人,诅咒先生早死,然后她就死了……”
  
  苏甜:“……”
  
  她一开始没有把秦封跟闻时联想到一起,是因为原文里提到秦封的剧情不多,更多的时候他只是作为一个背景板,突显着秦家对于这位继承人的重视。
  
  所以当闻时这个名字跟秦封一块出现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竟然真的穿到一本书里面,而且最后还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不行!
  
  珍爱生命,远离男主!
  
  她绝对要离闻时远远的。
  
  *
  
  苏甜在想明白一切之后,立马挂断了电话,懒得再搭理男主。
  
  只是……
  
  她看向不远处轮椅上的青年。
  
  空气里莫名地带了点寂静的冷清。
  
  自从那通电话打开过来之后,屋里就一直是这么个寂静的氛围。
  
  苏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打破这个僵局。
  
  屋里却突然传来了轮椅转动的声音,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按住了她。
  
  秦封提醒:“再扯下去,你的伤口会裂开的。”
  
  苏甜猛然回神,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差点把包扎好的纱布给扯开了。
  
  秦封坐着轮椅,微抬头看向她,苏甜则是站立着同他的目光对视。
  
  明明居高临下的是她,但不知道为什么,视角却好像调换了过来。
  
  按住苏甜的那只手很凉,可被触碰到的皮肤却好似被什么东西烫到了一样,带来一阵阵热意。
  
  秦封看着她,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很快又收回了手。
  
  “咳,咳,咳……”
  
  许是因为太累了,几声压抑的咳嗽响起,青年苍白的脸庞再次浮现起红晕。
  
  苏甜见他脸上显现出倦容,知道秦封的身体不允许他再强撑下去,不由开口道:“很晚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秦封似乎没有预料到她会这么说,有些愣住地看向苏甜。
  
  他的脸庞仍旧泛着一抹薄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咳嗽太过引起的,还是被苏甜这番话说的。
  
  苏甜看见他有些错愕的样子,才知道自己这句话引发了多大的误会,正打算解释,秦封已经收回视线,不继续让苏甜尴尬。
  
  “你说得对,时候是不早了。”他的声音仍旧温和。
  
  屋里只有一张床,苏甜总不至于让病人睡沙发。
  
  她推着轮椅,把人送回到床边,不等秦封开口,又立马走到沙发这里,生怕被拒绝一样,立即说道:“我睡这里就好!”
  
  为了证明自己可以,苏甜直接就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秦封静静看着她很久,眼底的情绪有些看不懂。
  
  而苏甜背对着他,并没有留意到身后的视线。
  
  只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有人按掉了灯光。
  
  屋子里顿时漆黑一片,唯有外面的月光依旧明亮。
  
  苏甜说道:“晚安。”
  
  许久,屋里才传来一句温和安静的回答,“晚安。”
  
  ……
  
  只是苏甜依旧没睡好,不知道是不是睡沙发不太习惯的缘故,还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她辗转反侧,仍旧没睡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动静太大吵到了他,或者秦封也没睡,他忽然问道:“你是不是不习惯睡这里?”
  
  苏甜一愣。
  
  “那,你要不要过来这边休息?”秦封提议道,他顿了顿,又补了句:“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苏甜倒不是担心这个,秦封的身体这么虚弱,就算他想做什么恐怕也有心无力。
  
  她只是怕自己的睡相太差,到时候会打扰到他。
  
  秦封却已经点亮了床头的一盏小灯。
  
  看到亮光,苏甜不由转了个方向。
  
  彼时的他穿着单薄的睡衣,有些凌乱地敞开,露出脆弱的锁骨来。
  
  在橘黄色的灯光下,这一副画面看上去有些秀色可餐。
  
  秦封看向沙发上的人影,抿了抿唇。
  
  苏甜怕再这么弄下去,最后都睡不着,于是也就不再纠结,带着自己的那床被子去了那里。
  
  苏甜上了床。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苏甜总觉得周围有着一股淡淡的药味,充斥着她的鼻息。
  
  那样的味道原本应该是有些难闻的,但和秦封身上清冽的气息结合在一起,却似乎形成了一种让人安心的味道。
  
  很快,她就睡着了。
  
  *
  
  秦封并不习惯跟人睡在一起,从小到大,这是他第一次同一个人这么亲近。身旁的人很安静,安静到让他开始有些不解起来。
  
  她似乎跟白天的时候不太一样。
  
  早上的时候,她看向他的目光还充满着抗拒跟厌恶,但现在的这双眼睛却很干净。
  
  秦封安静地望着她的方向。
  
  苏甜动了动,她似乎觉得有些热,无意识弄了下被子,被子就被掀起来了点,手更是直接摊放在了被褥外面,而那只受了伤的手就这么大大咧咧地露在了秦封眼前。
  
  手腕上的纱布有些刺眼。
  
  秦封的视线在上面停留了会儿。
  
  他伸手,将苏甜的被子盖回到她身上,顺势挡住了那只受伤的手。
  
  不多时,剧烈的咳嗽声再次响起,却被刻意压制住,似乎怕吵醒了谁。
  
  翌日,晨光初现。
  
  苏甜醒过来时,秦封已经不在了。
  
  浴室的血腥味早就被冲淡干净,刀片昨晚也被苏甜扔到了垃圾桶里,这会儿的浴室看上去很干净整洁,完全看不出来昨晚差点经历了一场自杀事件。
  
  苏甜走到洗漱台前,洗了把脸。
  
  她看向镜子前的自己。
  
  浴室的灯光很温馨,安静地照在她的脸上,硬是映射出一种极致的美感。
  
  这是一张跟苏甜过去长相差不多的脸蛋,但又稍微有一点点不同,苏甜以前的五官更张扬一些,安静看人的时候莫名地带有一种气势。
  
  但现在这双天生多情的桃花眼,却让她的面容看上去更显柔美,似乎天生带笑一样,眉眼弯弯,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宛若烟雨蒙蒙里的一幅山水。
  
  苏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了会儿,才真正意识到,她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苏甜了。
  
  她想起来些什么,拿出手机看了眼社交软件。
  
  微信置顶的还是备注为“十四”的联系人。
  
  “苏甜”给闻时发了很多的消息,但基本上得不到回复,很多时候她都是一个人在自说自话。
  
  闻时甚至连朋友圈都屏蔽了她。
  
  苏甜的手指点向最上方的置顶。
  
  *
  
  等到她洗漱完毕出来,佣人带了位医生过来。
  
  王姨看着她,一脸欲言又止,似乎想对苏甜说点什么,但最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苏甜说道:“先生在书房,说是等您醒了,再一块到楼下用餐。”
  
  一开始苏甜还以为家庭医生是给秦封看病的,但在佣人走后,他才道明来意。
  
  是秦封让他过来帮忙看她手上的伤的。
  
  尽管过去一夜之后,苏甜的手除了时不时会传来刺痛以外,已经没什么大碍。
  
  医生没有问别的事情,仿佛没有看见她手腕上那明显自残的伤痕,只是单纯地在替苏甜治疗,尔后嘱咐她不要轻易让伤口碰到水。
  
  苏甜一一记下。
  
  医生离开后,苏甜想到王姨说的话,便准备出发去书房找秦封。
  
  由于她对于秦家并不是很熟悉,所以在路上正好看到秦家的佣人时,苏甜准备开口问路。
  
  谁知道苏甜的话还没问出口,她们一看见她,立马就像避洪水猛兽一样的避开了。
  
  “……”
  
  这些人似乎很害怕自己。
  
  想到这里,苏甜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她只是想问个路啊。
  
  *
  
  闻时刚拍完一场戏,被经纪人催促着联系苏甜。
  
  经纪人无奈道:“阿时,你昨天不应该把话说得这么狠,凡事留一面,日后好相见啊!”
  
  闻时瞥了眼他,冷冷说道:“可我不想再跟她见面。”也就没有“留一面”的必要了。
  
  见此,经纪人忍不住劝他:“但这个角色也是苏甜帮你争取到的,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抢不来……”他看到闻时的脸色,连忙又补了句,“当然,你的实力也很强,所以制片人才会这么看好你。”
  
  闻时想到这些天导演的故意找茬,不由有些烦躁,“有实力又如何,还不是得任人摆布。”
  
  经纪人知道他这是服软了,心里一喜,连忙说道:“你回苏甜一条消息,让她别再让导演找你的麻烦,说话不要像之前那样强势。”
  
  闻时却沉着脸色,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我不去。”
  
  经纪人接道:“好好好,我帮你发我帮你发。”
  
  他从包里翻出手机来,点开微信准备发送信息。
  
  但突然的,经纪人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见此,闻时以为苏甜又作妖了,不禁冷着声音问道:“她又想怎么样?”
  
  经纪人神情复杂地转过屏幕给他看。
  
  聊天页面上是一串系统提示。
  
  ——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