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黑科技主宰 > 第十八章 严千歧之孙的故事

第十八章 严千歧之孙的故事

    ();
  
      ();林东叹了口气,道:“这都是为了帮派,为了我们共同的心血。”
  
      这时一旁的云思瑶也走上前来,笑意盈盈道:“你还不懂吗?我们都是被逼着参与了这个轮回游戏,即便能侥幸通过这第一次任务,之后还有数不清的任务需要面对。如果让你选择队友,你是选一个头脑简单的莽夫?还是一个背景深厚的大小姐?”
  
      “只有你这个憨憨一无所知,我和你的大哥早就达成了协议!”
  
      花衬衫不说话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大哥,嘴角苦涩:“大哥,我们十几年来,什么样的困难不都一起闯过来了吗?为什么不选择相信自己的兄弟呢?”
  
      林东看着花衬衫,眼中的悲伤一闪即逝,淡淡道:“抱歉,阿良,每个人生阶段都有不同的队友,你的实力已经跟不上帮派扩张的速度了。”
  
      听到林东决绝的回答,花衬衫如同被雷霆劈中一般呆在了原地。
  
      半晌,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是么,原来我们已经成为了大哥你的拖累了吗”
  
      突然花衬衫猛地抬起了头,看着林东一字一句道:“大哥,我们在十四年前立下的誓言我至今都还记得,虽然你已经不把我当做兄弟了,但我依然不会背叛自己的誓言!既然你想要摆脱我,那我便如你所愿!”
  
      说罢,他一个转身,看向面前狰狞丑恶的怪物大笑道:“老三!老四!老五!我来陪你们了!”
  
      林东叹了口气,转过身子不愿再看,只是淡淡道:“动手吧。”
  
      云思瑶点头,一把利刃幻化而出抹开了花衬衫的脖子。
  
      花衬衫的尸体掉落在地上,车厢的地板扭动而开,迅速将其吞噬干净。
  
      “献祭已完成,二位请吧。”
  
      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列车长笑道。
  
      五分钟前。
  
      唐尧回答完问题后,进入了下一个车厢。
  
      一进入车厢他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了。
  
      眼前的车厢并不再是跟之前一样的乘客车厢,而是在正前方有一个巨大的玻璃,从玻璃处可以看到前方飞速倒退的景物,玻璃下是各种各样的操纵装置以及两张座椅。
  
      而在椅子一旁,倒着三具尸体,林东很快就认出了这三具尸体分别是女乘务员、副列车长以及列车长!
  
      “这里是列车的控制室,看来我们已经走到车头了。”淡淡的声音在唐尧的耳边响起。
  
      一旁,严千歧默默从角落走了出来。
  
      看见唐尧,他的眼睛微微一亮,开口笑道:“你猜出了我的提示。”
  
      唐尧没有说话,上前一步恭敬行礼,道:“严老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严千歧大笑了起来,轻轻挥手道:“不必多礼,你能听懂我的暗示是你自身的本事,况且我提示你,也不过是想让他们内斗,消耗实力罢了。”
  
      唐尧摇头道:“无论如何,严老救了我性命是事实。”
  
      严千歧也不再反驳,只是拉来了一个椅子,将上面的列车长尸体踢了下去,接着伸手邀请唐尧坐下。
  
      唐尧也不嫌弃,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有空给你讲讲我孙子的故事吗?”严千歧也找了一个椅子坐下。
  
      他看着唐尧笑道:“我觉得现在就是个很好的时机。”
  
      唐尧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对这什么故事并没有兴趣,只不过唐尧觉得听听也无妨,更何况人家刚救了他的性命。
  
      严千歧见状,微笑着讲了起来:“我孙子很聪明,就跟你一样,冷静、理智、桀骜不驯,不尊重任何人,也不惧怕任何人。”
  
      “他在很小的时候脸上便失去了任何表情,他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所有心思藏了起来,没人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他跟别的小孩不一样。”
  
      “他不喜欢玩具,不喜欢运动,但热衷于各种智力活动,这也为我们的关系创造了一个契机。”
  
      “那时,他最喜欢的就是来我的阁楼找我下棋。”
  
      “他学得很快,才半年我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似乎是想到了美好的回忆,严千歧的脸上露出了由内而发的笑意。
  
      不过这笑意却是一闪即逝,很快严千歧又恢复了平静,他继续道:
  
      “他在十岁的时候觉醒了,超a级的天赋,远远超过了我们严家历史上的任何一人。”
  
      “在当时,整个严家都沉浸在喜悦之中,我更是高兴坏了,搜集来各种天材地宝、最顶尖的修炼功法。”
  
      “然而,悲剧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严千歧的神色开始沉重,脸上是深深的自责。
  
      “那时的我才六十多岁,身体、实力都处在巅峰,脾气暴躁、目中无人,我身为当时江城警察局的局长,手段激进,眼中容不得一点罪恶,也因此得罪了许多有权有势的大人物。”
  
      “于是,一次计划完备,针对我们严家的行动开始了。”
  
      “我还记得那一天整座府邸都在燃烧,他们派出了直升机在天空中扫射,他们知道杀不死我这个老家伙,于是就将目标放在了我的孙子身上。”
  
      “当我找到他时,他已经奄奄一息,看着他瘦弱的身躯沐浴在血泊之中,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但他只是看着我,眼神中没有一丝责怪,他的小嘴蠕动着,我凑近,听到了微弱的笑声。”
  
      “‘老东西,让阿爸再生一个,不要想我。’”
  
      “这是他最后的遗言。”
  
      严千歧说完,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似乎陷入了悲伤中无法自拔,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对着唐尧淡淡一笑,道:“讲完了。”
  
      唐尧面色严肃,轻轻点了点头,道:“很感人的故事。”
  
      严千歧摇了摇头,道:“抱歉,我这个老家伙失态了。”
  
      “没事。”唐尧道。
  
      说完这句,便再也没有人说话,一时车厢内陷入了沉默。
  
      直到车厢门猛地被拉开,淡淡的脚步声响起。
  
      “看来是他们来了。”严千歧长吐出一口气,结束了寂静。
  
      “我们去迎接他们吧。”
  
      “嗯。”唐尧应了一声。
  
      严千歧笑了笑,起身,朝着车门走去。
  
      突然,在他的身后响起了唐尧淡淡的声音:“哦对了,既然你告诉了我你孙子的故事,那我也顺便说一下。”
  
      “我从小就没有爷爷。”
  
      说罢,唐尧顿了顿,似乎是感觉气氛有点矫情,又补充道:“所以我们都是可怜人啊!”
  
      严千歧僵住了,半晌,他爆发出巨大的笑声,那笑声是那么肆意,那么地爽快!
  
      他转身,看向唐尧,一脸认真道:
  
      “你真的很像我的孙子,很像很像。”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