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扛把锄头打鬼子 > 第十章捅了马蜂窝

第十章捅了马蜂窝


  啥叫跑罗圈腿?意思就是,罗圈腿兵追来了,咱们快跑的意思,也有躲避罗圈腿的意思。
  那年头的乡下人都习惯了躲避兵灾,特别是闹土匪的时候,叫做跑土匪,现在多了一个跑罗圈腿,闹土匪的时候,基本上是投亲靠友,现在跑罗圈腿,只好进山了,这于尚苟没地方去,只好找好友谢山虎了。
  现在的余大田可以说是孤身一人,要不是因为这该死的罗圈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余大田看看别在腰上的锄头,也是的,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除了抱着已经没气的老婆。余大田只带出了这把锄头。
  乡下人都有这样一个习惯,比如上山的时候,手里一般都会拿着一根木棍,去地里的时候,都会扛着一把锄头,这锄头也不是一定需要挖地的时候才扛着的,用得着的地方比较多。
  其实,这时的余大田因为只要听到罗圈腿这三个字,就会想起自己的儿子,那是刚刚才满周岁的儿子,就会想起自己的老婆,那是自己最疼爱的老婆。
  也许,这辈子,余大田都不会忘记刚刚冲进家门的那一幕的,特别是已经断气的老婆还要遭受罗圈腿的糟蹋。
  只要想起那一幕,余大田就会心如刀绞,心里面充满的都是恨,恨罗圈腿,也恨自己,要是自己在家的话……
  余大田说自己为于尚苟断后的话,就是因为后面有罗圈腿在追赶,而且还是一个罗圈腿,虽然还有两个皇协军,余大田也不怕,留下断后的目的就是想要看看有没有机会。
  这里已经是进山的山路,山路比较曲折,弯道也特别多,余大田赶紧朝路边的山上跑去,他要先跑上山,看看后面追赶的人是不是聚在一块的,要是有落单的话,自己就有机会了。
  当余大田爬到一处高处,这里视野比较开阔,可以看到后面老远的路,余大田看到那路上好真有三个跑动的身影,跑在前面那个样子有点怪异,余大田一看就知道这是罗圈腿在跑。
  也就是说,那罗圈腿跑在最前面,两个稍微落后一些。
  余大田瞧了一会,觉得没啥机会了,因为罗圈腿的身后还跟着两人呢。
  正当余大田有些泄气的时候,忽然发现,那跑在前面的罗圈腿还在正常的跑,后面的两个皇协军有点跟不上了。
  余大田已经可以隐约听到那罗圈腿的喊声了,那罗圈腿喊的是:“快快滴,快快滴。”
  也不知道这罗圈腿和于尚苟有多大的仇,竟然这么不要命追赶着他。
  于尚苟刚刚过去不久,而且身上还背着老娘,罗圈腿这边三个都是轻松上阵的,自己要是没看到的话,那就算了,现在却不行。
  刚才的余大田只想着有机会的话找那罗圈腿一点麻烦,能敲碎一个是一个,可是现在忽然发现这几个人竟然是追赶自己的好友,而好友又是背着自己的母亲。现在找罗圈腿的麻烦就不仅仅是为自己了。
  不过,如果是偷袭的话,自己完全可以搞定那个罗圈腿的,问题是人家是三个人,而且还是带枪的,自己手里是有武器,那可是一把锄头,一把锄头对三把枪,自己只有受虐的份。
  正在着急的余大田忽然瞧见那路上方的一棵小树上挂着一个偌大的蜂窝,余大田知道这种野蜂的攻击能力特别强,特别是蜂窝受到威胁的时候,这么大的一窝野蜂少说也有几百只,罗圈腿那几个人要想追击于尚苟,肯定会从这下面跑过去的,自己能不能想个办法呢,前提就是自己是能不能让野蜂追赶。
  野蜂这东西追赶人的时候,那是不死不休的。
  情急智生,因为余大田看到一些细藤,这细藤比较长,而且其中一条直接缠绕在那小树上,余大田又找来几根细藤,将那细藤连接在一起,这样自己距离那些野蜂窝就远了。
  余大田采了几株芭蕉叶,自己躲在了芭蕉叶下,就等罗圈腿他们的到来了。
  这时候的罗圈腿也快跑不动了,至于那于尚苟背着一个人都已经跑进山了,后面还追着一个罗圈腿和两个皇协军。余大田道现在都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了,就等着那罗圈腿和两个皇协军进入野蜂窝下面的路。
  那罗圈腿跑跑停停,因为后面的两个皇协军更跑不动了,说是跑,还不如说是走好了。
  当三个倒霉的家伙快接近这个路段时,余大田开始猛拉那棵小树,小树可是剧烈摇晃,小树上的野蜂窝因为小树震动的厉害,那硕大的野蜂窝直接掉落下来,好巧不巧,正落在了那罗圈腿的头上。
  那罗圈腿正在赶路,就想着快点抓到那该死的家伙,头上让东西砸了一下,虽然不疼,但是却吓了一跳,嘴里骂道:“八嘎,敌袭。”
  罗圈腿是个军人,遇到袭击肯定是先趴下的,谁知,人刚刚趴下,就听头上“嗡”的一声响,有什么东西开始猛叮他的头部。
  后面的两个皇协军刚刚看到有东西刚巧砸在了皇军的头上。仔细·一看,原来一窝野蜂。
  一个皇协军赶紧叫道:“太君,那是野蜂,快快将衣服遮住头部,防止野蜂的蛰人。”
  偏偏这罗圈腿也许是个老兵了,军人的装束必须齐整的,那衣服的外面有一条腰带,本来呢头上还戴着一顶蝴蝶帽,两边有叶子的帽子,乡下人叫他蝴蝶帽,因为摆动起来就象蝴蝶。
  刚刚跑得急,那罗圈腿将帽子摘下,系在腰带上。
  而且的而且,这个时间刚刚进入夏天,天气已经比较热了,就算上午,温度也高,气温高,穿的衣服就少了。
  罗圈腿趴在地上,拼命地拍打头上的野蜂,偏偏野蜂这东西你越拍打,它就蛰的越疯。
  那罗圈腿很想爬起来跑的,可是围着他脑瓜子的野蜂实在太多了一些,因为那野蜂窝都差不多有脸盘大小,野蜂能不多吗?
  罗圈腿吓坏了,这些罗圈腿打仗的时候不怕死,可是对于野蜂的攻击,却只有挨蛰的份儿,这和不怕死已经粘不上边了,带着哭腔道:“你们的,快快的帮忙。”
  帮忙?怎么帮?难道我们上去,这野蜂就只蛰我们,就不会缠上你了?
  再说,我们也是人,也长肉,那野蜂难道只喜欢你罗圈腿的肉,就不喜欢我们的肉了吗?
  不过,现在眼前的罗圈腿可是自己的主人,自己勉强算得上奴才,现在主人出事了,做奴才的确实需要帮忙才行。
  一个道:“怎么办?”
  另一个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