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梦魇主宰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战争后续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战争后续


  当金色的枪痕洞穿苍穹,吸引了无数恶魔和战士的目光,大恶魔迪恩索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斩了头颅。
  当五座血肉祭坛被破坏,耸立在虚空中的空间裂缝关闭,不知多少腰斩了多少通道中的恶魔,只留下无数凄厉哀嚎。
  恶魔军团在短暂的呆滞后,瞬间乱了!
  战争是一门艺术,比的从来都不仅仅是军队的数量,更是天时,是地利,是布局,是战术,更是人心,是信念,是战意。
  而恶魔军团的战意,在这一刻,崩塌了。
  开玩笑,他们的血战狩猎小队刚刚被屠戮殆尽了,大BOSS一登场,本来以为你扭转全局,结果一个眨眼,又没了。
  这谁受得了?
  而另一方,屠魔军团,以及外围的五支外援军团,仿佛是打了鸡血一般,他们拿起了武器,玩命的冲杀,仿佛要将一切激昂和愤怒都发泄出来。
  他们也在求生。
  他们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于是,预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发生,恶魔军团在这一刻崩溃了。
  他们开始转身,溃逃,践踏着同伴的血肉,只想着逃离此处战场。
  恶魔的混乱属性,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精致。
  至于屠魔军团,他们努力的向外奋力掩杀,五支外援军团也在向内突围,当他们会和,又开始向外追杀。
  其实,此时的他们大都已经很是疲惫了,只是一股亢奋支撑着他们,而恶魔的大批队伍早已经溃逃。
  他们会散在燃烧荒原上的各处,没有了指挥,他们只会被围拢而来的联军一点点分割,清扫,再屠戮。
  大约半个沙漏时后,这一片战场终于安静了下来,无论是屠魔军团的战士,还是来援的五支军团,都渐渐地从杀戮中清醒。
  他们中有的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手中依旧紧紧的攥着武器,却再也醒不来了。
  有的则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任由鲜血和泥泞溅在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有的则茫然的看着四周,看着战场,看着幸存下来的战友,仿佛才意识到了什么。
  他们胜了!
  他们在冥界的边缘打了个转儿,又爬了出来,赢了这一场战争!
  他们先是大笑,咆哮,仰天嚎叫,发泄着胜利后的喜悦,而这种喜悦也会感染,整个战场上,不多时,就有无数战士们一同开心的笑了起来。
  然而,笑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变成了压抑的呜咽,哭嚎。
  他们胜了,却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他们有无数的袍泽,死在了战场之上。
  天空中,法奥·加索尔也开始收敛全身绽放的力量,缓缓的下落,他的速度是如此的缓慢,以至于显得有些怪异。
  事实上,他身上的伤势已经到了难以压制的地步,勉强立在半空,只是给众人以信心。
  此时的他生怕收敛了力量,就再也无法维持。
  直到他脚踏实地后,维持了十数天的战体直接解散,下一秒,精神放松的他再也维持不住清醒,直接晕了过去。
  法奥的昏迷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混乱,最终还是北方军团的军团长,那位白发的老将军找来了数个随军的红衣大主教,以接力的方式的维持着神术的释放,将神圣的治愈之力灌入法奥的身体。
  ……
  此时,虚无的层面,阿蒙已经脱离了法奥的躯体,立在半空,他看着忙碌的众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法奥到底是遭受了怎样的重创,搁在普通传奇强者身上,哪怕是生命力最顽强的防御类战职者,也是直接毙命的下场。
  只是,他的意志已经不能用坚韧来形容了,放不下的执念和不甘,愣生生吊着他最后的一口气。
  他距离死亡,真的也只剩下这一口气了。
  至于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这一口气能吊多久了。
  ……
  退出梦魇世界,现实中,阿蒙从睡梦中苏醒,从龙巢深处的床榻上坐起,他感受到了深深的疲惫,就好像一个人在沙漠里独行了无数个日夜,体内的力量耗干之后的疲惫。
  红龙奥特拉斯也缓缓抬起头颅,看着法奥,有气无力道:“你的这个天赋,都快要把我榨干了,下次,要知道节制懂不懂?”
  阿蒙嘴角牵动了下,反问:“那我就问你,碰到这种状况,你还能有所保留?”
  “这个?额,总得悠着点吧?”
  “所以,该尽力的时候,还是得尽全力。”阿蒙微微叹息后,又道:“而且,这次梦魇之旅,我觉得不亏。
  你仔细想想我们经历的是什么?
  那是一场浩大的战争,是亚特兰蒂斯位面和深渊的博弈,是恶魔和战职者的比拼。
  我们经历了一场半神层次的殊死一战,看到了传奇战斗的方式,积累了难能可贵的经验。
  甚至,我们以最直观的视角感受到了传奇的境界,以及,位面的规则之丝。
  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没错,我们看到了真实的位面!”
  红龙奥特拉斯赞同的补充了一句,似乎又觉得这样示弱了,辩解:“就是,太特么累了!”
  “别嫌累,不想法奥死于非命,我们就得快点恢复,否则,逃过了狩猎小队和大恶魔迪恩索斯的杀戮,却死在了其后的伤病上,那才是亏大了。”
  说完,阿蒙也不管奥特拉斯的表情,躺到了床上,无所谓白天黑夜,再次沉沉睡去。
  这一次,他可不是进入梦魇世界,而是单纯的睡觉,即使是超凡者,过度使用力量后的恢复,睡眠也是最好的选择。
  红龙奥特拉斯也嘟囔了一句,在元素池中翻了个身,找个舒坦的姿势,再次睡了过去。
  他们这一睡,就是两天两夜。
  两天后,半夜,阿蒙再次进入了梦魇世界。
  亚特兰蒂斯,燃烧荒原,营地之内。
  阿蒙再次出现在了虚无之中,他看着下方沉睡的法奥,看着围绕着在他四周,数名红衣大主教源源不绝的召唤而来的神圣治愈之力,再看着四周愁眉不展的军团高层,却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很显然,法奥的情况不太好,但只要没死就成。
  下一秒,阿蒙再次合身一扑,直接撞入了法奥的身体内,完成了附体。
  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控制对方已经千疮百孔的身体,而是以供给的方式,直接唤来了现实中的力量。
  尽管已经经过了两天的恢复,但这股‘气’并不多,只是其内生机怏然,带着难以言喻的活力。
  而这股力量注入法奥的体内,也点燃了他原本沉寂的‘气’,两者相合,又经过梦魇之力的十倍增幅,化为一道道奔腾的河流,在他的体内运转,开始一点一滴的修复着他早已千疮百孔的身体。
  应该说,即使是失去了梦魇之主的眷顾,法奥其实都是极其强大的传奇武器大师。
  这种强大不仅仅表现在职业等级上,更在于他所拥有的复数以上的各类专长。
  除了武器大师原本就需要具备的等专长外,他还额外的具有等等十多种专长。
  而这些专长本就赋予了他强悍的恢复能力,只是之前的伤势太重,就算是这些专长效果叠加,依旧是杯水车薪。
  但现在不一样了,十倍增幅的专长效果才是真正点燃法奥的生命之火,也给了他快速修复的契机。
  虽然依旧缓慢,但毫无疑问,这种恢复是良性,且持之以恒的。
  事实上,就法奥现在这种伤势,无论是医师的草药,还是神术,都不如自身的恢复力来的要好。
  外界,一众军团高层和传奇追随者们也感受到了法奥的变化,他们倒是没搞清楚具体的缘由,但,法奥的伤势在恢复,就是不折不扣的好事。
  这让他们振奋,也让几位来自各大教会的红衣主教松了口气。
  开玩笑,这一位要是再没点起色,他们绝对会被眼前这些人给生吃了。
  而当消息传出,整个驻地之内,军团战士们在精神面貌的改变,几乎以肉眼可见,哪怕是巡逻值守,他们展现在外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这就是领袖的魅力!
  阿蒙自然没心思关注这个,他只是用了足足十天的时间,来回数次保持着这种操作,终于将法奥的身体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直到修复了七七八八才终止。
  而后,法奥的意识也从自我保护的沉眠中苏醒。
  那一天,午后,法奥再次披上了铠甲,大红色的披风在身后舒展,两柄长剑悬挂在腰间。
  他拒绝了旁人的搀扶,一步步的走出了营帐,走上了高台,锐利的目光缓缓的扫视四方。
  他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缓缓的抽出了长剑,斜指向天空。
  然后,整个校场,气氛被燃炸了。
  数以万计的战士高呼着屠魔者的名字,那咆哮声甚至冲散了天空的乌云。
  屠魔者,法奥·加索尔还活着!
  仅仅是这一个消息,整个燃烧荒原战场,无数联盟军团的战意和信念就被点燃了。
  原本,因为恶魔大军溃退,散播到了整个荒原,从而导致联军推进速度变得缓慢,只是因为法奥·加索尔的现身,战士们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迅速推进。
  又过了十多天,也就在法奥和屠魔军团还在营地内修整的时候,好消息传来,燃烧荒原的中心,各国的联军终于完成了会师。
  第一次,人类军团以绝对的优势兵力,将恶魔包围在了燃烧荒原的中心,那一处巨大的空间裂痕处。
  此时,整个燃烧荒原上的位面空间锚已经被一一清除,每一头恶魔的耳边似乎都能听到了深渊意志的愤怒咆哮,这让恶魔们陷入了狂怒状态。
  但实力的差距不会因为恶魔的狂怒而改变,人类在千年以降的各种抵抗中,第一次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他们表现的也同样决绝坚韧。
  又是一番鏖战,燃烧荒原上所有的恶魔都被屠戮殆尽,最后的位面空间锚也被拔出。
  那展露在苍穹之下,犹如位面伤疤一般的空间裂痕,在失去深渊力量的支持后,缓缓的关闭。
  天空之中,深渊意志的咆哮足以让所有的生灵颤栗,但源自于亚特兰蒂斯的位面意志也在这一刻展露了獠牙,任由深渊意志如何的狂暴,都被毫不留情的压回了空间裂缝后的世界。
  至此,燃烧荒原被彻底收复,亚特兰蒂斯的人类,赢了!
  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瞬间传遍了整个亚特兰蒂斯,无数人为之欢欣鼓舞,无数城市为此激昂高歌。
  应该说,此战,法奥的所有的预期目标都已经达成,更为亚特兰蒂斯开辟出一条真正解决深渊魔灾的道路。
  然而,就在民众们兴高采烈的庆祝之时,数天后,各大势力的高层却都是愁眉不展。
  因为,当燃烧荒原彻底光复的消息传来的同时,也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就在三大帝国专注于燃烧还原的战争时,国内,各有一处城市受到了恶魔军团的袭击。
  在恶魔教徒的帮助下,足有上百万的人类被献祭,灵魂和血肉筑就的祭台,直接开启了一道更加宽宏的空间裂痕。
  而后,每一处空间裂痕之后,都有一位不亚于大恶魔迪恩索斯的半神级次级恶魔领主穿过了空间裂痕,降临亚特兰蒂斯。
  他们不再是向之前那般,杀戮后掠夺足够的血肉和灵魂,就直接撤离。
  他们,顶着亚特兰蒂斯的位面意志的疯狂咆哮和惩罚,开始建造营地。
  他们,似乎想就此驻扎下来,将这里发展成第二,第三,第四处燃烧荒原。
  毫无疑问,这就是深渊巨头给予的回应。
  没错,你们确实找到了应对恶魔入侵的方式,但深渊的体量是亚特兰蒂斯无法比拟的。
  你可以杀死一位半神级的次级恶魔领主,那我就可以派遣三位。
  是夜,法奥·加索尔在收到这个消息后,将一众手下都赶了出去,只余下他一人在营帐中,呆呆的坐了许久,许久。
  然后,极少见的,他让传令兵送了一桌酒菜,以及两大木桶来自庞贝皇宫的好酒。
  以法奥的自律,他极少饮酒,除非是胜利后的庆功宴会,否则整个人就如同苦行僧侣一般要求自己。
  但在今天,他要了食物,要了酒水,又要了两副餐具。
  在传令官离开之后,法奥也离开了,带着一桌酒菜和两大木桶的美酒,离开了营帐。
  他没有惊扰任何人,只是孤身一人消失在了军团驻地。
  当然,一同离开的,还有一位谁也看不见摸不着的存在,伟大的梦魇之主,阿蒙·奥多亚克。
  ……
  数十分钟后,燃烧荒原上的某一处,有一簇篝火燃烧,一个做黑暗骑士打扮的人和一头独角兽,正在篝火旁翻卷着已经烤的焦黄的兽肉。
  就是此时,法奥,提着两桶美酒和一桌食物从黑暗中一步步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