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梦魇主宰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璀璨一击

第一百五十三章 璀璨一击


  虚空之中,法奥还有些迷茫,只是,看着逃窜的狩猎小队指挥官,他本能的高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仅仅是一个动作,屠魔军团仿佛恢复了活力,他们的信仰回来了,所以,他们依旧无可战胜。
  仿佛有无尽的力量注入,战士们再次拿起了武器,他们聚在了一起,以三五人为一个小队,再次组成了阵型。
  相比较而言,恶魔一方的气势正在衰退,他们的实力已经占据绝对的优势,但哪怕是从万渊平原归来的血战军团,都止不住的士气滑落。
  白骨王座之上,大恶魔迪恩索斯也是脑中一片混乱,这短短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太多,多到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先说深渊牛头人,普利斯曼,作为蛇魔女王的下属,精心培养的强者,居然信仰的是牛头人之王巴菲门特。
  而刚才的一击,他召唤了巴菲门特的力量,这事可大可小。
  往小了说,巴菲门特若是不在意,也只是借给信徒一点力量而已,无所谓的。
  但若是往大了说,假如亚特兰蒂斯又招来巴菲门特的兴趣,想要横插一脚,那对蛇魔女王,乃至于祂来说,都绝不是一件好事。
  亚特兰蒂斯很大,但也很小,固有的利益就那么多,多一个巨头分享,就等于少了一大部分的好处。
  另一方面,血战狩猎小队的指挥官,唯一幸存的骷髅法师,古伊列梅居然潜逃了。
  其实,就算是这一战输了,对他们而言,也只是输了而已,犯不着潜逃。
  那可是赤果果的背叛,是对蛇魔女王的背叛,也必然会招来蛇魔女王的愤怒和追杀。
  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不过,转念之间,迪恩索斯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比如说普利斯曼居然是牛头人之王的信徒,甚至能召唤祂的力量降临。
  那作为小队的指挥官,古伊列梅难道就一点都不知情?
  又或者,他其实知情,只是没有上报?
  那又是为什么呢?
  再有,古伊列梅离开时使用的那种传送卷轴,弥漫的神力,似乎来自上层位面。
  这似乎又可能牵扯到正义系的诸神?
  只是单纯的几次想法闪动,迪恩索斯就忙不停的止住了自己的念头,深渊巨头之间的恩怨,乃至于和上层位面瓜葛,这些绝不是现在的祂,可以参与。
  祂现在最应该做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结束眼前的战争。
  目光再次汇聚,大恶魔迪恩索斯微眯着恶魔之眼,看向了虚空中的法奥。
  他看到了原本生命之力炽烈如火炬般的法奥,已经如同风中的残烛,仿佛一吹就要熄灭。
  很显然,他虽然赢了,但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现在的他很是虚弱!
  迪恩索斯突然觉得,这结果其实也很好,万众瞩目之下杀死法奥·加索尔,他不仅仅能在恶魔之中获得巨大的威望,更能获得深渊意志的奖励。
  或许,祂能到得到要远超祂的想象。
  快速的几个指令下达,恶魔的冲锋号角再次响彻整个战场,血肉祭坛上的空间裂缝中仍旧有源源不绝的恶魔补充,督战官则大肆砍杀,驱使着恶魔向屠魔军团围剿而去。
  此时,原本从驻地内冲杀而出的十万余屠魔军团战士,已经再次减员过半,余下的,也大都带伤。
  甚至,法奥的九位传奇追随者,也有五位在另外的传奇战场上陨落。
  战争,再次开始,甚至比之前还要残酷。
  而白骨王座之上,迪恩索斯张开了翅膀,缓慢却坚定的飞向了法奥·加索尔。
  他要在万众瞩目之下,终结这位实至名归的屠魔者。
  他要开启新的征程。
  虚空中,法奥·加索尔看着越来越近的大恶魔迪恩索斯,表情没有半点变化,但心中仍旧有止不住的苦涩和不甘。
  说实话,战斗到现在这个地步,他早已经翻开了所有的底牌了,再无半分保留,而面对一位半神的进逼,他能做的真的已经极少。
  但坚韧如铁的意志,依旧让他克服了种种负面情绪,再次鼓荡起身体内的力量,准备做最后的一搏。
  哪怕是死,他也得挥出手中的剑。
  屠魔九百万,这是他的信念,从未有过动摇。
  法奥的体内,阿蒙也是黔驴技穷了。
  战斗至此,他头一次感觉自己不是旁观者,他参与其中,且无比渴望能够改变结局,但他这个梦魇之主是如此的无力,就好像弱小的蚂蚁。
  此时,不仅仅是法奥精疲力竭,他也快把自己体内的力量压榨干净了。
  说实话,他从没想过,以梦魇传递自己的力量,居然还有油尽灯枯的说法。
  但此时,他确实感受到了,身体内,乃至于红龙体内,如大江大河一般的力量,在枯竭。
  他也无能为力了。
  ……
  可能,对于屠魔军团而言,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战场的外围,五支来三大帝国和两大公会的支援军团,终于动了起来。
  他们的位置太过遥远,对于战场的把握不够精准。
  他们也曾畏惧恶魔的军势,和似乎看不到尽头的数量,但在这最后时刻,他们依旧鼓起了勇气,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他们,其实知道自己其实奔跑在死亡的路上,但看着友军战斗至此,他们也放下了畏惧,放下了得失。
  屠魔而已,九死无悔。
  当然,他们的目标也很明确,那就是处在战场外围的五座血肉祭坛,既然要打,那总得找准弱点打,哪怕没有胜利的可能,但希望总是要有的。
  假如,成功了呢?
  应该说,他们是幸运的,正面战场着实太过激烈,吸引了无数恶魔的目光,而作为唯一的指挥者,大恶魔迪恩索斯,又对上了法奥。
  这就给了支援军团机会,他们也抓住了机会,直到杀入血肉祭坛时,四周的恶魔才恍然惊觉。
  ……
  此时,战场的某个角落,一位做黑暗骑士打扮的人形恶魔,牵着一匹堕落独角兽正在向着天空战场的中央,缓缓的走去。
  说来也怪,整个战场是如此的紧凑和拥挤,他们穿行其中,居然并没有引起其他恶魔的注意。
  他们就好像闲庭信步一般的在战场游走,不断的接近中心战场的下方,一骑一人,居然还有兴趣在斗嘴。
  “你说啥?那小子有问题?
  废话,当然有问题了,血战中成长起来的狩猎小队,虽然都只是传奇巅峰,但那是可以围杀史诗级的战力。
  就那位,那位大恶魔迪恩索斯,真要是被这小队当成了目标,在现在这种环境下,就算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再说了,你觉得这等精锐,从万渊平原撤出来,居然被蛇魔女王放到了这里,你以为是什么原因?
  嘿嘿,就以我对那疯女人的了解,若不是迪恩索斯怂的快,这支小队说不得就得和这位威名赫赫的大恶魔怼上了。”
  堕落独角兽摆了摆脑袋,打了个喷嚏,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什么奇特意味。
  “哦,你说我跑题,是的,还真就跑题了。
  这一位,恩,法奥·加索尔,屠魔者,我在深渊就听过了他的名字,是一位了不起的战士。
  不过,以亚特兰蒂斯的元素环境,他绝对达不到眼前的这种高度,几乎是以肉身直接搅动规则的力量。
  即使是在那些还处在蛮荒时期的主物质位面中,也得位面开辟之初,诞生的远古泰坦们,才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这一位,必然是获得了某些奇遇,又或者,他身后站着某位伟大的存在。”
  此时,深渊独角兽又打了个喷嚏。
  黑暗骑士又懂了:“你说位面之子,呃?不,不,绝对不是,哪怕是位面之子,也只是一定范围内的庇佑和加持。
  以这个位面的元素浓度,就算是位面泛意识将能够调动的所有本源都投入他身上,也做不到这一点,不是位面泛意识做不到,而是他,根本就承受不住。
  换句话说,在这种状况下的主物质位面,就不可能诞生传奇之上的存在。
  当然,换一种方式也可以,假如他们能在成就传奇之后,并离开,去到其他位面,还真就有可能进阶史诗,或者半神。
  但,在这里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就算是离开了,成功了,也再无法回来。
  你知道的,这里也还有祂们的计划和布置。”
  “这可是大破灭十灾中的深渊魔灾,这个位面之前的那个文明,绝不是泛泛之辈,居然逼得祂们作出如此安排。”
  似乎是说的多了,这黑暗骑士似乎有些口渴,反手从堕落独角兽的背上取来一个水囊,狠狠的灌了一口。
  而那堕落独角兽也是毫不客气伸头一咬,直接将水囊下方咬破,然后,也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肉眼可见的,原本鼓鼓囊囊的水囊就这么迅速的干瘪了下来,直到最后,那黑暗骑士实在是倒不出来半点水时,才将水囊丢掉。
  这时,他才继续道:“当然,那小子背后的那一位应该也不简单,一个只是半步传奇的战士,居然被增幅到如此实力,简直闻所未闻。
  不过,无论祂是谁,总也不可能跨位面直接出手,所以,要是那小子死了,祂也就输了。”
  “你再看看那能召唤兽之君主投影的深渊牛头人,以及那以上层位面的神力卷轴逃跑的骷髅法师。”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这个位面的水,比你想的要深,而且是深的多。”
  这句话,深渊独角兽听懂了,它抬头,对着黑暗骑士,狠狠的打了个响鼻。
  似乎是刚刚喝过水的原因,此时的它口水出奇多,这一下,更是喷了黑暗骑士一脸。
  黑暗骑士也不嫌弃,抬手胡乱的擦了擦,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说,水太深了,我们最好不要瞎掺和。
  尤其是我们自己的屁股还没擦干净,要是让那疯女人知道你我的行踪,肯定得追过来,即使是跨位面,都不一定拦得住祂。
  但是,你看看那些战士?
  你在看看天空中搏命的那小子?
  有没有觉得这一幕很熟悉?
  就好像很久之前的我们,以及故乡里,那一群我们曾经的战友。
  其实,已经太久了,久到我已经记不住他们的名字和容貌。
  但我还是记的那句用尽力气喊出的誓言——守护家园,虽九死而无悔!”
  “我们的家已经毁了,毁在那些人的手里,当时,我什么也做不了。
  现在,他们的家也将要毁了,毁在恶魔的手里,我虽然仍旧改变不了大局,但在力所能及的地方,我想帮帮他们。”
  “没有算计,也不是为了讨好哪位,仅仅只是为了这些九死无悔的战士们,我想帮帮他们。”
  这一次,堕落独角兽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它扭头看着黑暗骑士,漆黑的兽瞳里泛起愤怒的波澜。
  然后,它居然口吐人言:“丫的想干就干,废话这么多干嘛?老子早就同意了,是你自己要说服自己,居然还没完没了了?
  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得雄起,就得干脆,我们连蛇魔女王的东西都敢偷,还有什么不敢做的,草!
  快点,快点,你在叽叽歪歪的,那小子就得被大恶魔迪恩索斯砍死了。”
  黑暗骑士似乎有些猝不及防,他嗯嗯啊啊的半晌才道:“那不是想争取你的同意吗?”
  “争取一头坐骑的同意,你这个主人得有多么窝囊啊?快,快,你丫的在晃晃悠悠的,我就真的不管你了。”
  “哦,那好,好。”黑暗骑士赶忙跨上了独角兽,又提起了一杆骑枪。
  身在坐骑之上,手握武器,此时的他气质变了,原本絮絮叨叨的表象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冰冷的杀机,是无坚不摧的锋锐。
  天空中,大恶魔迪恩索斯虽然下了决心,但该有的谨慎却半点不少,祂甚至拿出了自己的底牌,还未接触,祂已经展开了自己的领域。
  传奇借用规则,这只是初始。
  若是研究到精深,掌控规则的数量又足够的多,那就可以以规则骨干,以元素填充,直接形成一片自己掌控的空间,这就是领域。
  而领域发展到了极致,会成为一片完全有主人操控的空间,就可以有另一个名字了,那是……神国!
  当然,在领域的阶段,其实做不到绝对的控制,但可以创造最适合自己战斗的环境。
  而大恶魔迪恩索斯的领域,就是一片阻力空间,但凡进入的生命体,都得受到无形阻力的凝滞。
  当然,迪恩索斯此时祭出领域,还真不是为了创造适合祂战斗的环境,而是加强对规则的控制,避免被法奥扰乱。
  祂看得清楚,法奥是就凭借着粗糙的规则扭曲手段,直接打了狩猎小队一个措手不及。
  只是,祂谨慎过了头。
  事实上,此时的法奥其实已经没有余力去干扰规则丝线了,他虚空而立都有些费劲,奋起的余勇和力量,只够他提起了剑。
  然后,努力的奔向迪恩索斯。
  努力奔向的,是死亡!
  也就是在两人即将接战的瞬间,地面,一道金色闪耀的光芒纵起,以难以言说的瑰丽和绚烂,自下而上,刺破了苍穹。
  这一击,很难用言语去形容,只是,它的光芒,就如同天空中的太阳一般难以忽视,即使是在燃烧荒原上的每一处,都能看到它的璀璨夺目。
  这一击下,大恶魔迪恩索斯被直接洞穿。
  祂的身体,可以在深渊岩浆中洗澡,在虚空中不朽的身体,破了一个大洞,从前胸可以看到后背,五脏六腑都在恐怖的力量下化为粉碎。
  更可怕的是,这一击是如此的恐怖,但几乎没有余波,近在咫尺的法奥都没有受到影响。
  他只是惯性的挥剑,剑锋下滑,领域如幻影破碎。
  然后,他斩下了大恶魔的头颅。
  至此,蛇魔女王麾下,恶魔入侵军团首领,大恶魔迪恩索斯,陨落。
  与此同时,战场外围,五座血肉祭坛被破坏,虚空中的空间裂缝好似被关了闸门一般迅速关闭,挤压在其中的恶魔,无论强大与否,都被直接碾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