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梦魇主宰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血战 四

第一百五十二章 血战 四


  对于传奇之间的战斗,法奥并不熟悉,但对于如何对战传奇,在过往的一年多时间中,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他杀戮过的传奇恶魔,乃至于次级恶魔领主,不下于一打,他还有九位传奇追随者,平时的交流和探讨,已经让他很清楚的知道传奇的特性,规则的力量,以及展现的形式。
  以往的他,在遭遇规则之力时,更多的是以强悍的体魄和坚如磐石的意志去抵抗。
  哪怕是传奇战技,威能大增,却终有极限,而他,十倍增幅的体魄,已经有了硬抗的资格。
  至于现在,在感受到规则之网笼罩整个位面后,他本能的选择了另一种战斗方式。
  有那么一种说法,三岁的孩子,他能做好什么?
  确实,他什么都做不好。
  但他,能让你什么都没法做!
  此时的法奥,不仅仅是以为核心,无所顾忌的展示着他所修习的各类战技。
  更是努力的搅动着那似有似无的规则丝线,就如同落入蛛网里的蜘蛛,正在努力的舒展着手脚,想要牵动整片‘蛛网’。
  这其实并不容易,规则丝线太坚固了,犹如绷劲的琴弦,他想要弹动一下,都得使出极大的力气。
  更有反弹的力量,在不知不觉中‘割裂’着他的身体和灵魂。
  但规则之网也是一个整体,他只要以一点为圆心努力的折腾,也就如落入湖面的石子,会溅起一道道波澜。
  即使是以此时他的强悍,能够直接影响的区域也不过方圆百米,百米之内,规则大网不断的动荡,甚至扭曲。
  这种扭曲和动荡,又如同水波一般,扩展到了千米范围,以至于方圆千米之内,规则之力都在不断的改变。
  而这,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笼罩的范围,一切涉及规则的技能,都变得极其不稳定。
  所谓的不稳定,不单单是指技能的威力变小,而是忽大忽小,忽多忽少,有时就是直接使不出来,有时又扭曲成了不知道什么的样子。
  也是这一点,给血战狩猎小队的恶魔七人众,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作为蛇魔女王麾下最精锐的狩猎小队,他们大都是在深渊血战中成长起来的,他们所要面临的敌人,比他们更加强横的比比皆是。
  他们最辉煌的战绩,是借助地利,围杀过半神,又在神祇分身的暴怒出手下,逃得性命。
  可无论多么强横的存在,这些敌人的手段其实都是对规则的精微利用,是在众恶魔熟悉的领域内,玩弄各种花样。
  而如法奥这般,一上来就直接是‘我用不好,你们也别用的’的手段,还真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甚至可以说,他们最大的依仗,乃至于最后的底牌都被直接作废了。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到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战斗已经进入了最激烈的搏命阶段。
  法奥不知道自己能维持这种状态多久,甚至不知道这一战后,他能不能活着,又或者活着,该拿什么姿态面对后面的大恶魔迪恩索斯。
  血战狩猎小队,也没了后退的资格,他们在之中,努力的挣扎,努力的拼搏,努力的想要挽救这一场战斗。
  他们都是从血战中归来的强者,他们其实不缺死战的血性和坚持,他们本能的展露自己最强大的一面,为了生存,博一个未来。
  时间,在这一刻拉的老长,好像每过一秒,都如一年那般漫长。
  不仅仅是法奥和七位传奇巅峰的恶魔强者,更包括地面的观众,混在其中的黑暗骑士,远在战场之外,驰援而来的五支亚特兰蒂斯的军团。
  他们,都仿佛察觉时间似乎变得很慢,很慢。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之中,终于有了胜负。
  最先退出战斗的是深渊魔龙,魔鬼碎颅者,马里亚诺,他的体型太大了,在很多时候,这会赋予他强悍的力量,和防御力。
  但在此时此刻,他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各种战技的蹂躏,他庞大的龙躯,在无数细小的锐利刃锋切割下,变得支离破碎。
  他是被活活肢解的。
  在不甘的惨嚎中,他从龙卷之中跌落而出,庞大的身躯,只剩下白森森的骨架。
  在半空中,骨架又迅速解体,散落成一片片碎骨,如落雨般纷纷扬扬。
  第二个退出战场的是追猎者三兄弟,六臂蛇魔,加戈,依瓦,尤安。
  应该说,在规则被扭曲之下,他们三兄弟才是狩猎小队中最强大的战力,他们拥有迅捷的刀术和快到极点的攻击频率。
  他们更是一胎三卵的兄弟,先天就拥有神秘的心灵感应,不需要交流,不需要眼神,只是一个念头,他们就能做出最完美的配合。
  当他们三兄弟围攻一个对手时,那是真的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敌人斩成碎片,攻击几乎无处不在。
  在魔龙陨落之后,他们终于找了机会,围住了法奥。
  三位传奇恶魔,十八条手臂,和一人,八条手臂之间的战斗,以最惨烈的形式爆发。
  那一刻,刀光甚至搅碎了天空的乌云。
  那一刻,除了其他几位狩猎小队的成员在战斗余波中苦苦支撑,四周其他的高阶恶魔被清扫一空。
  最终,以快打快之下,蛇魔三兄弟被法奥枭首,残尸被绞成碎末,在龙卷中飞上了天空,将刚刚被搅碎的乌云染成了血的猩红。
  而法奥,虽然胜了,但也很凄惨。
  他全身上下至少填了上百道刀伤,有两条手臂被搅碎了血肉,露出了骨碴。
  当然,他最严重的伤势是在胸膛,前前后后,至少有六道贯穿的刀伤,从前胸可以看透后背。
  他的胸肺都快被桶烂了,只余下一颗心脏,还顽强的在跳动。
  这不是幸运!
  事实上,六臂蛇魔三兄弟攻击的主要目标就是法奥的心脏,只要一刀搅碎心脏,就算法奥生命力旺盛,也活不了多久。
  而法奥,凭着的传奇专长,在每每危急时刻到来时,做出的身体微调,避开了要害。
  这一战,法奥之所以能赢,真的不是他的刀比六臂蛇魔的刀更快更猛,只是,他比蛇魔三兄弟更能抗,更能坚持,仅此而已。
  这一场,法奥身受重伤,但狩猎小队并没有给他休息的机会,邪恶先锋,巴洛魔,阿莫斯特尔几乎在蛇魔兄弟战死的那一刻,就扑了上来。
  就如之前所说的,恶魔的进阶,除了血脉升华之外,改换种族之外,其实也可以选择摒弃血脉的天赋,直接固化种族,在一条道路上钻研精深。
  大恶魔迪恩索斯算是这一条道上的成就者,而邪恶先锋,阿莫斯特尔其实也不遑多让。
  他,自火焚魔进阶而来,成就巴洛魔后,却没有选择更加强大的炎魔血脉。
  他,放弃了近战远攻都极度强悍的炎魔之力,而是极致钻研火焰之道,由此进阶传奇之后,他获得了化身火焰的能力。
  他,在蛇魔兄弟失败后,直接扑了上去。
  然后,身化深渊炎火精灵,直接点燃了整个,形成的巨大火焰龙卷,邪恶的深渊之火仿佛要焚尽世间的一切。
  天空,血色的云在燃烧,滴落下的雨都被深渊之火点燃,成了一颗颗细小的火球。
  大地,但凡被深渊之火雨沾染的恶魔,都化成一朵朵燃烧的火炬,任由他们用尽种种手段,都无法扑灭。
  这就是深渊之火的特性,它又被称为邪恶之火,不仅仅焚烧肉体,更能炙烤灵魂。
  只要灵魂不灭,深渊之火就不会熄灭,哪怕你拥有再强大的力量,都只能压制。
  这也是深渊领主们最喜欢的一种折磨手段,以深渊之火炙烤灵魂,可以让人在无尽痛苦中挣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和法奥的选择一样,邪恶先锋,阿莫斯特尔一上来就是开了大招,直接拿出了自己最娴熟,却也最强悍的力量。
  更难能可贵的,这种源自于深渊本质的火焰,甚至无所谓规则的扭曲和动荡。
  但他依旧死了,被法奥找了隐藏在深渊之火中的灵魂核心,一斧头劈散了。
  不是他的实力弱,更不是深渊之火的威能不够,只是,他选择错了对象。
  现在的他,可是梦魇之主附体,全力支持他的阶段。
  深渊之火确实强悍,但对于梦魇之主而言,也不过是一簇小火苗,完全伤不到灵魂。
  当然,他的肉体,依旧在深渊之火的焚烧下受了重创。
  但这也已经是最小的代价了。
  至此,血战狩猎小队的七恶魔小队,已经战死了五位,只余下两人。
  然而,也在下一秒被生生击散,出手的不是其他恶魔,而是狩猎小队的先锋官,深渊牛头人,普利斯曼。
  这一位深渊牛头人抓住法奥斩杀巴洛魔之后,一瞬间松懈,直接仰天发出咆哮,召唤出了一位恐怖存在的虚影。
  无尽苍穹之下,一位顶天立地的可怕牛头人出现在了恶魔先锋官的身后,祂拥有浓密的黑色毛发,和壮硕到不可思议的身躯。
  他的头颅看起来犹如一个恶魔化的牛头,巨大而向前弯曲的双角被数不尽受害者的血液所玷污。
  祂是兽之君主,角之君王,深渊中邪恶,狂暴和力量的代名词。
  祂是第600层的领主,邪恶巡林客和野蛮人的崇拜对象。
  祂是深渊牛头人的主要信仰,牛头人之王,深渊的巨头之一,巴菲门特。
  祂的目光仿佛能透过无尽的遥远虚空,注视向了这一处主物质位面,只是单纯的看了一眼,就让整个位面都在战栗。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法奥甚至从那目光中看到了一丝饶有兴趣的味道,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
  然后,恶魔先锋官,普利斯曼在怒吼之中发起了冲锋,他强悍的身躯直接在虚空中踏步,蹄子一般的脚下,一片片被踩碎的空间,好似镜面一般碎裂。
  他直接冲向了法奥,在神灵力量的笼罩之下,无论是的切割,还是规则的扭曲,都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直到,他撞上了法奥。
  轰!
  接天连地的被直接撞碎了,然后,他就这么顶着法奥,冲上了苍穹,冲破了云层,直到砸在位面屏障之上。
  轰轰轰!!!
  震荡,几乎传遍了整个位面,以神祇赋予的力量发出的一击,已经不是凡人能想象的了。
  颤抖,是大地的哀嚎,燃烧荒原上的一切,无论恶魔,还是人类军团,都止不住的仰天看去,他们或许什么都看不到,但他们本能的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战场之上,大恶魔迪恩索斯也从白骨王座上站了起来,他仰着头,目光锐利锋芒,只有被他不经意间掰扯下来的王座把手,才能显示他此时紧张的心情。
  当然,若是细看,不难发现,祂在紧张之外,也有些惶恐。
  什么时候隶属于蛇魔女王的精锐血战小队中,居然混入了兽之君主的信徒?
  而自祂之下,整个战场上,甚至恶魔和屠魔军团的战斗都已经停止,他们清一色的仰天,看着天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他们看不清那发生在位面屏障处的战斗,但他们忍不住想要知道结果。
  直到,有两个黑点自高空尽头坠落,并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那是法奥和普利斯曼的身躯,似乎都已经死去,只剩下两具尸体,在坠落。
  战场上,屠魔军团的战士们已经停止了反抗,有的人甚至不知觉中,武器脱手而出。
  他们的信仰,他们的旗帜,死去了……
  哪怕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哪怕早已经知道后果,但此时,一同更随着他死去的,还有他们无数人的决心和信念。
  而恶魔们则开始狂欢,这一次战争且不说持续了多久,仅论起惨烈和惊心动魄,就连他们也难以承受。
  至于恶魔先锋官,普利斯曼的死,他们已经忽略了。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欢呼时,半空中,那八臂战体的躯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坠落的身躯一个停滞,又悬浮在了半空。
  相比较的是普利斯曼,依旧高速坠落的尸体,并在地面砸出腾起的烟尘。
  法奥,赢了,且没有死!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赢的,但毫无疑问,他活着,深渊牛头人死了,所以,他赢了。
  虚空之中,血战狩猎小队的最后一位,恶魔小队指挥官,骷髅法师古伊列梅眼瞳中的灵魂之火迅速的跳动,显示了他心情的不平静。
  然而,在一种恶魔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他展开了一个卷轴,神力的气息在虚空中弥漫,然后,他消失了。
  他,逃了!
  用一个以神力为根本制作的史诗卷轴,逃了,逃出了战场,也逃离了蛇魔女王的阵营。
  他,居然为了不和法奥战斗,直接背叛蛇魔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