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居然是风神的子孙 > 第二章 破灭之灵

第二章 破灭之灵


  萧铭感觉身体一阵下坠,身体如同失重,脚一蹬,瞬间苏醒过来,一睁眼,是雪白的天花板。“终于醒了,吓死我了!”一个俏丽的面容出现在萧铭面前,眉目含笑。
  “这是怎么回事,真做了一个梦吗?”萧铭暗暗想着,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小燕姐,可以给我一杯水吗?”
  “你的伤不能多喝水。”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赵晓燕还是倒了一杯水过来,一边还说着:“你之前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整个医院都在找你,我差点就要报警了。”语气里带着一点责怪。
  “?我哪也没去呀!”萧铭下意识回答道。
  美女柳眉竖起:“还说没有,你消失了2个多小时。你知不知道你的伤不能多走。”不知道想到什么,俏脸微红。
  萧铭一愣,来不及多想。此时一个声音响起,依然是晦涩的音节,“灵体贯通完毕,按照契约,暂时去除誓约者身上病痛,复苏灵力,赐予风神天赋之力。”萧铭心中大震,面目阴晴不定。
  赵晓燕拿着水杯,看着眼前的萧铭神色奇怪,以为是自己的话刺激到了萧铭,赶紧换个话题道:“好了,下次出去先跟我说一声好吧。不忙的话,我陪你一起出去散散心。”医院里其实不少病人都喜欢偷跑出去,萧铭也没犯什么大错。
  萧铭看了一眼赵晓燕,她小心翼翼的表情让萧铭好感大增,但是依旧板着脸:“不好意思,我有点困了,小燕姐你可以先出去吗?”
  萧铭才刚睡醒怎么可能又困了,赵晓燕只能归咎于自己说话没注意,伤了他的自尊心,默默放下水杯,走出了房间。
  萧铭见赵晓燕离开,一个翻身鹊起,冲进了厕所,一把把裤子脱下,小弟还抱扎着,感觉不到痛,于是快速的将绷带什么的全部拆除,直接拿花洒冲掉药水和血液的凝结,完好无损的兄弟出现在萧铭眼前,似乎还比从前更加雄壮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萧铭看向镜子,发现自己眉骨上的陈年旧伤不见了,撸起袖子,小时候手臂摔伤的伤疤也不见了。这也太奥利给了!
  “刚才是什么发出的声音,好像跟飞廉的声音不一样呀!”心中升起一个疑问。
  “我是一只契约灵,从契约生效开始到契约结束,就由我来监督契约的实施啦!”一个声音立马响起。
  原来对方可以交流。“那飞廉哪里去了?”萧铭之前还以为这声音是飞廉的。
  “飞廉大人的气息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哦。”
  萧铭想起飞廉说过的话,看来飞廉用尽最后的灵力召唤了自己,签下契约就消散了。想起梦中英勇的鸟人,不由得有些伤感。
  “逐鹿之战飞廉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风巢”
  “不清楚”
  “你知道神骨长什么样子吗?”
  “不清楚”
  “你知道获得神骨怎么送回风巢吗?”
  “不清楚”
  “神骨送回风巢有什么作用吗?”
  “不清楚”
  ……
  “那你都知道什么呀?”
  “我诞生于契约立下之时,我最清楚的就是契约内容和惩罚措施。”
  “还有惩罚?”萧铭一惊。
  “契约规定,誓约者萧铭要将28块风神之骨带回风之巢穴,时间是十年内完成,如若未能完成,将恢复到誓约前状态,每寻获一枚风神之骨,将赐予誓约者一项风神技能。在契约完成之前,誓约者将不会拥有子嗣。”
  萧铭胯下一凉,这难道是个摆设,不能用。
  “并非无法使用,只是不会留下子嗣。”契约灵的解释让他好受一些,不孕不育总比阳痿好。
  “那我要怎么寻找神骨呢?”
  “风神灵力会给你指示”
  “什么是风神灵力?”
  “不清楚”
  萧铭要骂娘了,这契约灵一问三不知。
  “之前听到的风神天赋是什么?”
  “镰鼬附身”
  “有什么作用?”
  “不清楚”
  萧铭果断停止了对话,这货就像苹果手机的siri,只能回答它知道的东西。看来绝大部分的东西都要靠自己。
  走出厕所,想抽根烟,发现身上没有,想到是被赵晓燕缴掉了,只能在阳台透透气。
  “那是什么?”萧铭看到外面的空气中不断飞过一些白边透明状的类似蝙蝠的东西。话音刚落,一只这种蝙蝠就飞了过来,停在了萧铭手上,手上一阵凉飕飕的。
  在萧铭的眼中,这是一只长着蝙蝠翅膀,但是长得有点像老鼠有点像猫的动物,体型不大,但是身材修长。看它的样子,似乎对萧铭很是亲和。
  “这就是镰鼬。”契约灵的声音响起。
  萧铭恍然大悟,原来这相貌是鼬这种动物,加上一对蝙蝠翅膀,就成了镰鼬。想到自己有一项天赋是镰鼬附体,于是心中暗念,镰鼬附体。
  一下子,一阵风吹来,一大堆外面的镰鼬冲了过来,萧铭吓了一跳,但是冲过来的镰鼬撞击在他身上没有带来任何触感,就像穿透了肉体,消失不见了,不一会儿,风停息了,萧铭没感觉到任何变化,周边的镰鼬都不见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来已经附体了,但是作用是什么呢?
  “这家伙,怎么又跑了!”赵晓燕的声音传来,只见她推开病房门,翻了翻被子,又冲到了阳台,看厕所门开着,里面没人。
  “这家伙跑哪去了?”
  阳台不大,萧铭离她很近,此时他就算猪脑子也猜到了镰鼬附体的真正效果,应该就是隐身,但是会不会有触感就不知道了。可不能被碰到,不然,这估计会传出什么闹鬼的传闻。
  小心翼翼的挪步,然后萧铭钻进了厕所,见赵晓燕又看了看阳台下,不由苦笑,老子像那种会跳楼的人吗?
  眼见赵晓燕就要走了,萧铭松了一口气。突然,赵晓燕看向了厕所。
  糟糕,呼气声,萧铭捂住自己的口鼻,下一秒,赵晓燕迈进了厕所,反手把门关了,萧铭完全愣住了,怎么办!赵晓燕站在了蹲厕位,撸起长款的护士服,脱下裤子蹲了下去,哗哗的水声响起,萧铭就这样瞪圆了眼珠看了个全过程。
  厕所很小,最多1.5平,萧铭站的位置正好在赵晓燕的正前方,这站位,这姿势,赵晓燕俏丽的脸正对向萧铭的兄弟,萧铭将手按住小弟,这要是再膨胀下去,就得碰到赵晓燕的脸了。
  等赵晓燕离开,萧铭满脸通红擦着额头的汗,这真是难以言喻。萧铭赶紧洗了一把脸,冷静冷静,出了厕所,房间了没有人,于是出了房间,走在了走廊,不时有病人走过,也有镰鼬穿行,萧铭大概清楚了,镰鼬就是风的精灵,只要有风就看得到镰鼬,不知从何处生出,不知何处消散。
  电梯门开了,“让一下,让一下。”几个医护人员推着一台救护床跑了出来,急诊医师喊着让开,随行的护士中就有赵晓燕。床上是一个年轻的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年轻人,此刻正在面容扭曲地呻吟着,一看就知道应该是混混械斗造成的伤。
  “赵医生,这伤口止不住血。”萧铭注意到护士按住的地方是腹部,见她的手松开,萧铭眼神一凝,这……
  “病人可能血小板较低,给病人先注射一个单位的血小板。”赵医生冷静道。
  萧铭看到小伙子的腹部一道红光闪烁,不由得就跟着救护床而去,“这是什么东西?”尽管契约灵不是很好用,但是不懂还是得问它。
  “应该是类似拥有锋锐之灵的兵器造成的伤口,会导致受创者创伤难以愈合,痛感更甚。”
  “这么强”萧铭来了兴趣,到了急救室门口,萧铭没有进去,很快,几个同样毛发缤纷的小伙子来到了急救室的门口。
  “哼,陈鑫那个家伙居然敢伤我兄弟,老子以后不搞死他老子不姓王。”一个狂拽酷炫吊炸天的鹦鹉色老王狠狠锤了一下墙,愤愤道。注意到老大的手锤墙都出血了,众小弟热血奋勇,愤愤响应,势要将陈鑫挫骨扬灰。
  一个护士走来凶巴巴说道:“这里是医院,禁止喧哗,要吵出去吵。”几人立马怂了,偃旗息鼓。
  萧铭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话,当听到浪情酒吧,陈鑫的时候,便悄咪咪的离开了。
  “拥有锋锐之灵的兵器,还真想去看看。”萧铭喃喃自语,回到11号病房,从柜子里取出自己的衣服,换好装就出了医院,在医院对面胡同的转角喊一句“解除镰鼬附体”,一阵风起,萧铭的身影出现在转角。打了个的士直奔浪情酒吧,赶到的时候,酒吧已经恢复了正常经营,只有几人的谈话中才能知道刚才这里发生了械斗,有人直接送医院去了。至于陈鑫是谁,不用萧铭找,一个卡座上搂着一位衣着暴露姑娘的精瘦小伙正在自吹自擂。“王匿马那个家伙还敢跟我横,这酒吧老子舅舅开的,跟我闹!一刀子给他点颜色。”
  旁边有小弟立马恭维道:“鑫哥真男人,快准狠,利落!”
  陈鑫很是受用,炫耀般拿起桌上的一把匕首,拔出鞘:“这刀子知道什么来历吗?”
  卡座几人纷纷摇头,一脸好奇。陈鑫骄傲的说道:“这刀子是我从文玩街淘回来的,那老板跟我说,这是以前给犯人处以千刀万剐极刑用的刀子,邪气着呢!”
  卡座里的人虚伪的恭维着,但是一旁的萧铭相信这是真的,在他的眼中,脱鞘之后的匕首刀身泛着猩红的光芒,足以证明这把刀不平凡。
  “那就是锋锐之灵吗?”萧铭心里问道。
  “不是,应该是更邪性的破灭之灵,会让受伤的地方生机断绝,快速坏死,让伤者迅速失去反抗能力。”
  “那好,那这把匕首,我要了!”萧铭兴奋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