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居然是风神的子孙 > 第一章 风神的子孙

第一章 风神的子孙


  天色暗沉,乌云密布,仿佛雨幕悬而未落,虔城的的大街上人们行色匆匆,在屋里的人赶忙收着晒在外面的衣服。然而在乌云之上,谁都没有看到,一个平躺着的人悬空漂浮,向着北方飞去,此人身上穿着的蓝白色条纹服让人一眼就能认出,这应该是某医院的病服。
  “陈主任,不好了,1103床的病人萧铭不见了。”护士长慌慌张张跑进了医护主任的办公室,后面跟着一个清秀俊俏的小护士,小姑娘此时也是一脸焦急。
  陈主任是个40左右的中年妇女,听到这话也是站了起来,“怎么回事,赶紧去找呀!”
  “主任,是这样的,小燕刚给那个病人换好药,端个水的时间,回去人就不见了,找遍了整个楼层都没找到人。”护士长用身体半挡着名叫小燕的小护士。
  “会不会家属接走了?”陈主任想到一个可能。
  “可是我没见到他家属出来过呀!”小燕怯怯的声音传来。
  “暂时不要通知家属,外面马上要下雨了,病人应该不会离开大楼,叫护士们整楼找一找!”陈主任下了命令。
  护士长和小燕紧急动员护士们寻找萧铭。小燕是外伤科的护士,萧铭是她照顾的病人,这下不见了,最焦急的就是她,家属问责起来,自己的责任肯定跑不掉了。这家伙哪去了,不会找个地方自杀了吧?一产生这个念头,小燕越发觉得有这可能,一个大男人,走在路上无缘无故被路过车辆轮胎击起的石头打中裆部,造成重伤,失去了男人的那个能力,关键是肇事车辆还跑了,找不回来,这要是自己也有可能想不开。于是小燕赶紧跑回到11号房,趴到阳台往下看……
  萧铭当然不会血肉模糊躺在楼下草坪,但是他醒过来的时候,依旧被惊得差点升天,这特么是什么地方!这是做梦吗!
  一个宽敞的墨色云朵形状的平台之上,周围乌云环绕,形成一个非常大的顶盖笼罩而下,一个巨大的暗影矗立其中,光线不足的情况下,萧铭只看得出这巨像是个长着人身带着巨大翅膀、长着鸟头的怪物,模模糊糊的应该不是实体,有点全息投影的感觉。
  萧铭扇了自己一巴掌,疼,但是眼前的一切太不可思议了,一咬牙,萧铭一把抓向裆部,握草,一股剧痛传来,这不是梦!
  仿佛萧铭的痛呼惊醒了沉睡的巨像,鸟首两道红光亮起,应该是眼睛,一个奇怪的声音传至萧铭的脑海,不是耳朵听到的,而是从心底冒出来的。萧铭一愣,这奇怪的声音是萧铭从未听过的任何语言,但是他居然听懂了,“我飞廉的子孙呀,你醒了?”
  “飞廉,什么飞廉?”萧铭心底大呼。
  “我是九黎神主蚩尤之下风伯飞廉,你是我第一百五十二代子孙。”声音波澜不惊,却准确的回答了萧铭心中所想。
  “这是哪?是你把我带来的?”
  “这里名叫风巢,是我的诞生之地。是我把你带来的。”那个声音波澜不惊,一板一眼回答萧铭的问题。
  “带我来这里干嘛?”萧铭追问道,巨像给他很大的震慑,但是恐惧的感觉在声音响起开始就如风消散,心里逐渐平静下来。
  “风神的传承要在你这就要终结了,我最后的神力也快消散了,在这最后的时刻,召唤你来是为了不让风神传承断绝,也是为了实现我最后的心愿。”
  萧铭听得丈八摸不着头脑,“什么风神传承,什么心愿?”感觉很是玄乎。
  “我风神一族向来是一九传承,一代单传,一代九子,风神之血都会落在幼子之身,你是这一代的单传。而我最后的心愿是找回风神之骨,让风神之灵回归风巢。”
  一九传承?萧铭回想一下,自己爷爷还真有九个孩子,老爸是最小的儿子,爷爷自己也是独子,至于曾祖父有几个兄弟姐妹萧铭也不清楚,反正村里的老一辈跟爷爷都攀亲带故,飞廉的话萧铭感觉还挺靠谱,“不对呀,我还有一个妹妹,我自己不是单传呀!”萧铭突然想到自己好像就不是单传。
  “血脉之下不会有意外,你就是风神一族这一代的单传。”毫无感情声音依旧回复道。
  这意思是妹妹不是自己的亲妹妹喽,萧铭下意识想到。
  “是的”心中所想都会被巨像知晓,冰冷的声音响起。萧铭闪过一丝难过,但是很快意识到重点不是这个,“你所谓的风神传承断绝是怎么回事?”
  “因为你阳痿了,血脉无法传承。”
  虽然这几天萧铭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被人说出来,还是很羞愧,这次的重伤已经让他不能人道了,这对男人而言是一个不能揭的伤疤。“但是我可以做试管婴儿!”这是萧铭早就想好的方案,最后的倔强让他脱口而出。
  “不能成功。”响起的四个字打碎了萧铭的希望。哪怕萧铭已经算是乐天派了,但是此刻对未来生活的期许一下子降低到谷底。
  “我可以帮助你,只要你完成我的心愿。”看出了他的沮丧,声音立马响起。
  萧铭喜从心来,“真的吗?你要我做什么?”
  “收集28块风神之骨,带回风巢即可。”
  “好,我答应”萧铭想都没想直接答应,做一个完整的男人的欲望盖过一切。
  “将你的右手按在地面,签订契约!”巨像声音莫名高亢起来,这是交流以来萧铭第一次感受到声音的情绪。
  萧铭皱了皱眉,但还是将右手抵在地面,痛感传来,一缕血溢出,巨像在此时迅速收缩变小,萧铭吓得将手从地面拿起,手掌中心一个小口流着血,地面已经有一滩血,巨像化成一道红光融入地面上的那摊血,鲜红的血霎时变得漆黑如墨,萧铭惊心未定,眼前的巨像不见了,只留下地面一滩黑色的血。
  环顾四周,什么都没有,这可怎么办,萧铭顾不上裆部的疼痛,屈膝跪在地面,想静距离看清这摊血液有什么奇特之处,才靠近,原本安静的血液沸腾起来,萧铭还来不及撤退,黑血化成细流飞向他的右手心,钻了进去,伤口也在瞬间不见了,萧铭感觉自己的手涨得发疼,血管里像钻进了一条黄鳝,迅速的钻动着。心中的惊惧和体内的疼痛让他面容扭曲,但是很快,萧铭来不及想这些了,周围原本幽暗的空间一下子变得光亮起来,乌云像是被漂白了,瞬间褪了色,变成了洁白的云海,形成的顶盖散了开来,蓝天,白云、阳光映入眼帘,一切仿佛很美好。但是……“我恐高……”话没说完,跪坐在云台上的萧铭一扭晕了过去,原本聚集在云台周围的云散去,俯视而下,下面是郁郁葱葱的森林,此刻的云台离地面应该有千米之高。
  一阵风起,蓝白病服的萧铭悬空而起,平躺着漂浮,向南飞去,远处一只山鹰飞来,很快与之并肩,却完全无视旁边唾手可得的美食……
  沉睡中,萧铭感觉不到痛楚,脑海里不断浮现一些奇怪的画面,一个精壮的鸟首人身的战士冲天而起,巨大的翅膀展开,双翅一扇,风起云涌,天空乌云翻滚,地面狂风大作,过了一小会,暴雨降落。所袭之处是成千上万的士兵,而且他们坐骑是各种虎豹熊罴,这些人被大风大雨袭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一个人身牛首铜额却长着八个手臂的大汉兴奋地拥抱迎接凯旋的鸟人。画面一转,依然是风雨大作的战场,耀武扬威的鸟人在空中快速的穿梭,对面出来一个青面獠牙的女子奔向战场,所过之处,风歇雨停,地面泥泞瞬间干裂,双方战局形式逆转,鸟人回身欲再起风雨,然而没有了云雨的掩饰,一支黄金利剑破空而来,直中鸟人胸中,剑身烈焰燃起,鸟人仰天长啸,化为虚无,巨形双翅化作星点飞散出去,赫然是一节节骨骼,高空坠落,不知所踪……
  萧铭漂浮着的身体开始降落,进入了下面的城市,悬浮在三楼左右的高度,但是奇怪的是没有引起任何注意,仿佛没有人看得到似得。而此刻萧铭的身体也在发生剧烈的变化,一条条黑线在身上乱窜,就像是文身一般,浮现在体表,时而出现一些图案,时而乱成一团,这在影视剧里面,肯定是要魔化的节奏。从医院大门飘入,上了楼梯,贴着天花板飘着,渐渐上了五楼,飘进了11号房间,里面没人,毕竟是外伤科,不发生大型事故或者械斗,一般是不会满床的。3号床一角被子飘起,床铺像充了气一般胀起。
  小燕已经跑了整个大厦九层楼,每个房间都走了个遍,还是没有丝毫萧铭的踪迹,就差要把男生厕所的每个坑位都找一遍了。
  “你可不能出事呀!”小姑娘心中默念,外面的天气已经风云突变,由阴转晴,天朗气清,就算萧铭跑外面去了,伤口沾水感染的可能也小得多了。小姑娘只能这样默默地安慰自己。走到六楼11号病房窗口,小燕往里一瞟,搓了搓眼睛,忘了禁止喧哗的准则,大叫起来:“护士长,萧铭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