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医侦朝野 > 第359章 团聚

第359章 团聚


  热门推荐:
  秋无痕回到家的时候,正好是最热的时候,七月的天,热的连树上的知了都懒得扇动翅膀发出让人恨不能杀之而后快的声音,秋无痕在苏家一干等人的簇拥之下进了门,这一次,秋无痕发现人群里没有看见苏劲香的影子,而姨娘罗氏也不远不近地站着,虽然是阳光明媚的夏日,依旧在这个不能和女人在一起的女人的身上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热气和活力,看来,苏老夫人是吃了秤砣铁心要将那个不听话的姑娘放在庄子里不让回来了,不过让秋无痕意外的是,他在人群里看见了金熙妍,几个月不见,这个小姑娘好像又长高了一些,到底是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正好是长个子的时候,她的身边并没有甘氏,大概是在庄子上没有回来。
  大家簇拥着秋无痕在前厅里说了一会儿话,看见他面露倦色,苏老夫人便让大家都散了,说是让秋无痕休息,晚上大家再一起吃个团圆饭,说到团圆饭的时候,秋无痕明显看出罗姨娘的嘴巴抿了抿,眼睛都红了。
  等大家都散了,秋无痕一身的汗臭,他也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个极爱干净的人,自然是闻不得这样气味的,便让一直在门外等着的牛光远伺候着去净房洗澡。
  “大人,你可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躺进舒服的浴桶里,秋无痕长舒一口气,看了看站在一旁帮忙搓背的牛光远笑道:“我刚才熙妍站在人群里,她没有去庄子上吗?”
  牛光远听见这话,却是耳根一红,抓起一旁水桶里的水瓢装作要添水的样子,不敢看秋无痕的眼睛,支吾道:“昨……昨天回来的,给夫人送了一些东西。”
  秋无痕心下一动,不禁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是给你送东西的呢。”
  牛光远却是立刻看了一眼秋无痕,道:“师父,金姑娘和三姑娘可不是一样的人,”
  秋无痕见牛光远好像有些生气的样子,道:“怎么?生气了?为师并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看你身上这件褂子针脚很是细密,不像是从成衣店里买的,以为是金姑娘……”
  牛光远听罢,不等秋无痕说完,连忙说道:“不是的,不是金姑娘给我做的,是甘婶婶给我做的。”
  秋无痕心里想着,连婶婶都叫上了,看来自己不在的这几个月里,好像家里这三个姑娘都有故事了啊。
  秋无痕不再同自己的小徒弟玩笑,洗完了澡,牛光远拿过来一套衣衫,表情带有几丝炫耀的意味道:“师父,这时金姑娘给您走的,说是用京城里最近时新的一种十分轻薄的衣料做的,夫人说十分凉爽,你穿上试试。”
  秋无痕穿上,果然觉得十分的透气凉爽,不禁问道:“这个料子不便宜吧?”
  牛光远嘻嘻笑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兴许是刘夫人送的,也兴许是王妃送的,还有可能是华夫人送的,这些人都是很有钱的人,谁都送得起。”
  秋无痕看了牛光远一眼,道:“你的意思是你跟着的这个师傅就很穷?”
  牛光远腹诽,你当然穷啊,人家给你送钱你都不要,能不穷嘛!
  “没有,没有,我的师父可是全天下最好的师父了。”
  秋无痕哼了一声,却没有生气,神清气爽的走了出去。
  可是秋无痕并没有机会和自己好几个月没有见面的妻子好好诉诉衷肠,得到消息的一群学生,令狐鼎,春蚕,还有费无通兄弟都跑到苏家来相见。
  令狐鼎最是激动,一见面磕头便拜,说道:“恩师,你可回来了。心中感激恩师无以言表,今日终于得见。”
  说到最后他竟然话中带着哽咽,说不下去了,只是在那咚咚的磕头。秋无痕有些奇怪,问令狐芷,灵狐芷说道:“你爹这是干啥呢?”
  “他是心情激动,因为他会试考了个十一名,很快就要参加殿试了。”
  秋无痕哦了一声,说道:“不错嘛,能考十一,嗯,为师很欣慰。”
  令狐鼎眼泪弯弯的磕头说道:“如果不是恩师教诲有方,今天说不定还在云端县当教书先生呢!每每想起都心中感念恩师的教诲,渴望一辈子能追随恩师的身边。”
  秋无痕点头说道:“行啊,那你就跟着我吧,跟牛水缸你们俩一起。”
  “师父,大人,我不叫牛水缸,我叫牛光远,我改名字了!”有人愤愤道!
  大家都笑了。
  就听牛光远同学继续笑着说道:“对呀,大师兄,我跟着师父,老太太写文章,都觉得进步很快。老太太说了,再学两三年,我也可以去考秀才了。”
  令狐芷当然知道父亲的想法,对秋无痕说道:“秋哥哥,我爹他是想让你再指点如何参加会试?他说他每次读你的范文都是大的收获,你的范文让他的八股文进步神速,如果没有你的范围,他什么都不是,所以他才不耻下问,让你恭敬不如从命。”
  以前女儿乱用成语,令狐鼎很少纠正,这一次可不能这样啊!惹怒了师傅,那就前功尽弃了。赶紧狠狠一瞪眼,对女儿说道:“别胡说八道,这两句成语用得不好。应该是我感恩戴德,请求恩师继续指点才对。”
  令狐芷却不买父亲的账,说道:“爹,我看你是老糊涂了,这个成语是你以前教我的,我没有用错。你是关心则乱,身在福中不知福。”
  令狐鼎又好气又好笑,跟女儿是纠缠不清的,索性不再理会。只是对秋无痕磕头说道:“师父,小徒当然愿意一辈子追随师傅身边,鞍前马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秋无痕呵呵一笑,摆手说道:“行了,逗你玩儿的,看你急的。你既然有才华能考那么好,会试的时候要给我进前三甲,这样才不辜负为师的器重。不然你就别去考了,跟在师父身边就行了。”
  一听说要考前三甲,这压力可就山大了。但是转念一想,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有师父切题的范文,自己再加倍的刻苦,未尝不能拿到前三甲。这一次会试自己就是想做一些发挥,没有严格按照师父给的范文来写,这才有些跑偏。如果下一次严格按照师父提供的范文上面种种事例,甚至直接抄录都未尝不可,要严格按照师父的范文来,兴许还真就能够有所突破。
  师父真是鬼才,他在疫期去治病去了,相隔千里根本不可能知道京城会试的题目的。可是他给的那么多范文基本上都是围绕着题目来的,好像早就料到了题目会怎么出一样。令狐鼎已经开始有些察觉到这个事,从他考中举人,再到会试考十一,两次考试他都感触颇深。
  但是他无论如何想不到师父事先知道题目,因为那是不可能的,觉得师父压题的本事太神了。最关键是他压的题虽然不是原题,却能写出很多的范围,从各个角度来阐述,使自己眼界大开。如果这样的师父马屁不拍好,又怎么可能得到倾囊相授呢?因此一见到秋无痕,他便把头磕得山响。现在师父让他考前三甲,咬咬牙立刻匍匐在地,磕头说道:“弟子谨遵恩师的教诲,肝脑涂地也不辜负恩师的期待。”
  可是秋无痕是真的十分想念自己的妻子,也十分想和妻子腻腻歪歪去了,便摆手说道:“行了,你们都去忙吧,我这几天累了,要好好休息。”
  令狐鼎赶紧答应,也不敢再多说,带着女儿等人就要走。秋无痕又对他说道:“这么着吧,我知道你着急,殿试马上要开始了。明天早上你过来,我给你几篇范文,你拿去好好领悟。”
  令狐鼎其实最想听到的就是这句话,他心头焦急,一听这话激动的浑身发抖,扑通一声便跪在地上磕头说道:“弟子叩谢师父!”
  他们喜滋滋的走了,秋无痕起身回到房间,看见苏劲松正和雪花还有丽娘坐在窗前走着女红,一个穿着鹅黄薄纱,一个是湖蓝的裙子,还有一个年龄最小的雪花则穿着一件桃粉的纱裙,三个人都是漂亮年轻的女人,坐在那里,便是一副很耀眼的画卷一般。
  秋无痕轻咳一声,走进屋来,丽娘和雪花赶紧起身施礼。
  “你们在做什么?”秋无痕走到妻子身边坐下问道。
  丽娘和雪花给秋无痕倒了茶,便静悄悄退了出去。
  “熙妍昨天教了我一个十分繁复但是好看的绣法,我正在学习,你忙完了?”苏劲松看了看已经将自己的头靠在了她肩膀上的丈夫,一副要撒娇的样子。
  “梅儿的事情怎么样了?”
  “一切都很顺利,董家也来人了,双方长辈都见了面,母亲和祖母也很满意,当月就订了婚,不过结婚的日子定在了明年春天,因为济州那边还要准备。”
  “梅儿要去济州?”秋无痕有些意外。
  “嗯,不光梅儿要去,李姨娘也求了祖母和母亲的恩典,跟着一起去,董家倒是个明事理的,董哲也没有异议,你还别说,董哲这个孩子还真是不错,母亲和李姨娘都很喜欢。”
  “不许你说别的男人好。”秋无痕低语道,一只手已经伸到了妻子的腰间。chaptererror();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