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从契约宠物开始 > 第170章 皇帝级遗迹血海滩涂

第170章 皇帝级遗迹血海滩涂


  从契约宠物开始正文卷第170章皇帝级遗迹血海滩涂正文章节8:00自动刷新。
  回复即可得恢复速度刺客联盟考虑到次即可哦ikopirpoewifi
  一处高峻的雪崖上,一对男女坐在崖尖上,在他们的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然而两人仿佛没有看到这些,女子靠在男子的肩头,两人都静静的看着西方的天空。
  此时西边的太阳格外大,格外红,整个西边的天空都被染的通红,晚霞飞舞,也没有了金光,变得鲜红。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这五天他们去看过一望无际的冰原,也曾行走在被大雪压弯了枝头的雪松之间;曾俏皮的推过雪人,也曾嬉戏打闹宛如小孩;看过奔腾不息的冰河,也曾见过娟娟细流的小河。
  “太阳那么红,为何还是这样冷?”
  战心雨突然轻轻喃呢一声。
  下一瞬青木将她抱去了怀中,让她舒服的躺着。
  战心雨脸上浮现一抹由衷的笑意,很温柔,也很温暖。
  “这,就是被关怀的感觉吗?真好,可惜再也享受不到……”战心雨心中想着。
  下一瞬,她的气息渐渐消散……
  青木发现了不对,连连摇了摇战心雨,然而却没有丝毫动静……
  “心雨?心雨?你怎么了?”青木的急声问道。
  没有回答,有的只是一抹凝固的笑意。
  “莲花,莲花,怎么回事?心雨怎么了?”青木传音问道。
  “主人,心雨姑娘的生命耗尽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才二十几岁怎么可能耗尽生命?”
  “是莲花不好,没有发现心雨姑娘为了救主人,连生命之力都抽走了一翻……”
  “什么?”
  青木包着战心雨,将他深深的拥入怀中。
  “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死…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你可知道你就这样离去…我青木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青木抱着战心雨的娇躯,已经有些语无伦次。这姑娘才刚刚我入他的没心,却又这样离去。
  青木没有哭天喊地,只是紧紧抱着战心雨。
  这是他第二次感觉到深深的无力,第二次感觉到天道的无情……
  “主人,其…其实现在…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救活心雨姑娘……”莲花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什么办法?快说?”
  “阴阳道果,将阴阳道果给莲花服用,她死亡没有超过一刻钟绝对可以复活……但是主人你没了灵力…要是再失去阴阳道果…那复活你姐姐的希望…可能…可能更加渺茫了!”莲花缓缓说道。
  青木抬头看了一眼西边的红日。
  “救…必须救!走,我们会青云号上!”青木大声说道。
  随即他一道神念打开了储物戒指,放出了一艘灵舟,接着向天空高处飞去。
  没有青木的命令,五天前青云号还停留在紫漠当中,青木怕出现意外五天前就让青云号往这里赶来。
  他如今异常庆幸自己的决定,否则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原谅自己。
  到达青云号上,青木一个瞬移就到达了青云宫六层中。将战心雨在床上放下后,莲花已经将阴阳道果传送了过来。
  拿着那足有拳头大小的果子,青木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将其放在了战心雨嘴边,轻轻撕破果皮阴阳道果就化作一股黑白液体没入战心雨口中。
  “怎么没有丝毫动静?”青木看着战心雨,询问莲花。
  然而不等莲花说话,下一刻无数阴阳道韵就从战心雨周身散发而出。
  “主人,不要浪费,将这些道韵都吸收了,这是心雨姑娘体内容不下的阴阳道果之力!”莲花急声说道。
  青木点点头,闭上了眼睛,运转自己感悟的阴阳法则吸收这些道韵。随着他散发出的阴阳法则,这些道韵都不由自主的融入青木的身体,最后向着青木的眼睛汇聚而去。
  虽然被没有了灵力,但是对于法则的感悟没有油被剥夺。只是没了灵力,就没有了灵力源泉,有法则感悟也发挥不出丝毫威力。
  青木感觉自己的眼睛此次开始刺痛,仿佛将要破碎。但是阴阳道果涌出的道韵实在太多,还源源不断的向着青木的眼睛中涌入。
  “主人,不要停,继续吸收。心雨姑娘你不用担心,她绝对会醒过来的!”莲花提醒道。
  青木微微点了点头,继续吸收阴阳道韵,即便眼睛疼痛难忍也不停下吸收。
  “嘭!”
  终于,青木的眼睛睁开了眼睛,只见他的眼珠居然变成了黑白两色,隐隐黑白神光在其中流转。
  “成功了!莲花惊喜道!主人,你现在使用你的后天阴阳眼看看,它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莲花开心的说道。
  青木点点头,运转眼睛用力向前方看去。只见入眼之处不管是空中细小的灰尘还是墙壁上细微纹理都居然看的一清二楚。
  而后青木下意识的向着战心雨看去,然而战心雨白色的裙子居然在他眼中缓缓消失,最后整个温香软玉都呈现在青木眼前。
  “咳…咳咳!”青木尴尬的连忙关闭了阴阳眼,将头扭到一边。
  “嘻嘻,主人你偷偷看几眼又不会有人知道,莲花是不会出卖主人的……”莲花笑嘻嘻的说道。
  “咳…咳咳!不要说了…”青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幸好他肉身强大,将血气控制住没有就出来。
  “主人,你这双后天阴阳眼虽然不像先天阴阳眼那般上可观阴阳天地变化,下可洞幽冥黄泉但也异常恐怖。”莲花解释道。
  “咳…咳咳…”
  这是战心雨突然传出了微弱的咳嗽声,青木连忙来到床前关心的看着战心雨。
  青木感受到了战心雨的心跳,以及充沛的生命气息,握住战心雨的玉手很是开心。
  战心雨的眉毛消失动了动,而后美丽动人的大眼睛才缓缓睁开。他看了眼天花板觉得不太对,又扭头四处看了看。
  “青…青木?咦!不对,我不是死了吗?这是哪儿?”战心雨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呆呆的问道。
  “傻瓜,我怎么会让你就这么离去?”青木握着战心雨的手温柔说道。
  战心雨感应了一下自身的状况,她伸出手,一道黑白之光闪过。她发现自己不但恢复了,道根居然都变成了阴阳道根这种恐怖的极品道根。
  “青木,你将…你将阴阳道果给我用了?”
  战心雨看着青木,惊讶的问道,她可是知道青木当初为了阴阳道果费了多大努力。
  “不过一颗阴阳道果罢了,你要是不好好活着,就是造化生身果我都会用掉!”青木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青木……”
  战心雨一头扑进青木的怀里,从来没有一刻比此刻更加满足。
  教主的夫君?六个守卫都讶然的看向青木。
  的确长的很不错,可教主的夫君不是一个天骄吗?怎么会是凡人?
  “嘭!”
  一道灵力散出,青木和战心雨同时飞出了五六丈远。
  “咳…咳咳…”
  战心雨咳出了一口鲜血,身下的地面更是被鲜血染红。
  “滚,再敢胡说我就杀了你!教主的夫君岂能是一个凡人!他要是教主的夫君,那我……”那守卫讥讽这说道。
  “我劝你最好通报你们教主,否则青木要是出了问题,你们很可能会死的很惨!”战心雨声音嘶哑的说道。
  “嘭!”
  那守卫又是一道灵力打出,将还没有起来的战心雨打飞出去。
  灵力攻击将战心雨的衣服撕破了几道口子,让找了衣服内白皙柔嫩的肌肤显露就来。
  “咦!这么有料?嗯,原来姿色也不错……”
  战心雨手臂的黝黑和衣服内皮肤的白皙对比之间,让那守卫仔细大量了战心雨一眼。
  随即他们几个小声嘀咕了几句,一个守卫哈哈大笑这向战心雨走来。
  挥手间一道水蓝色灵力将战心雨的脸冲洗干净,看到战心雨的容颜更是让他一愣。
  好美,居然不下于他们的教主。
  难道他们真的和教主有关系?
  转念一想,凡人罢了,怎么可能?便一把将战心雨抓到了近前。眼中闪过一丝浓烈的欲望,咽了口涂抹,淫笑道:“你不是想让他叫我们教主吗?可以啊!伺候好我们哥们几个就可以……”
  “哦,你们一天就是这样看门?”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
  “不过是消遣一下,一个凡人罢了?”守卫满不在乎的答道,他本就修的魔功,才不在意凡人死活。
  可他总感觉声音是从天上传来的,抬头一看,一身黑色纱裙的陈心兰真在斜上方冷眼看着他。
  “教主!”
  他当时跪了下去,这时他才发现后面的五个守卫早已经跪下。
  “嘭嘭嘭!”
  几道灵力直接穿透了几人的胸膛。
  “你们确实比较该死!”陈心兰冷声说道。
  不管如何这六人都不可能在活下去。
  “陈心兰,救救青木……”战心雨爬了起来急声说道。
  “走,先道我房间去!”陈心兰轻声说道。她看的出来战心雨的伤是怎么来的,对战心雨的态度也不觉间好了很多。
  半天后。战心雨总算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在吃了丹药后身上的伤也恢复了一些。
  “青木怎么样了?”
  看到陈心兰出来,战心雨站了起来,急声问道。
  陈心兰美眸盯着战心雨打量了一翻,道:“你没有了金丹,生命力也支透了?为什么要这么拼?你不知道青木是我的吗?”
  “我喜欢他,我想为他牺牲不可以吗?”战心雨冷声道,“青木到底怎么样了?”她又道。
  说道青木,陈心兰目光一暗,沉声问道:“到底是什么存在在夺舍青木?这种夺舍方法闻所未闻,我没有办法!”
  说道青木,两个女子仿佛暂时放下了彼此的成见。战心雨将青木被夺舍前前后后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九属性命脉,不愧是我陈心兰的夫君。”陈心兰美眸闪过一丝骄傲,战心雨说的那些天劫即便是她的修为都未必能全部扛下来。
  “十天之内要是不找到解决办法青木就危险了!”战心雨低声说道。
  陈心兰也知道青木的情况,可她没有丝毫办法。一时间她陷入了沉思,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你不想办法解决自身的问题?”陈心兰问道,她说的显然是战心雨自己身体。
  战心雨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陈心兰突然笑了,笑的有些开心,有些狂放。
  “走!我知道哪里可以救青木!”陈心兰说了一声,带着青木战心雨离开。
  ……
  半天后,两人来到了一处冰雪还未曾化的地方。
  这里位于紫玉大陆东北,林间数目都是雪松。
  “玄道宗?”
  战心雨看到山上那巨大的光罩中宛如仙境的的宗门,她看向陈心兰,没想到陈心兰居然和如今大陆唯一的帝级势力有关系。
  不多时三人就来到了玄道宗宗门前,陈心兰拿出一个令牌就被恭恭敬敬的迎了进去。
  然而陈心兰将战心雨安排在一个房间后就消失不见,整整三天没有消息。
  三天后一个鲜活的青木就出现在了战心雨身边。
  “青木,你好了?”战心雨惊喜说道,一头扑入青木怀中。
  许久后,青木开口问道:“心兰呢?为什么我没有见到她?”
  “你没有见过她?我从三天前也就没有见过她了!”战心雨惊奇道。
  “对了,你全好了?”战心雨又道。
  青木苦笑一声,将始末说了出来,这事也瞒不住。
  “什么?你的灵力永久的被镇封了?那你怎么武道……”战心雨话音越来越弱。
  “没关系!我们走吧!”
  其实青木知道这个消息后又如何不绝望。
  这不但断了他的武道,更是断了他复活姐姐的希望。然而面对逆时老人得夺舍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根据莲花说他的灵力是被逆时老人完全渗透了,在玄道宗中出了三位女圣人才彻底封印中青木的灵力。
  虽然玄道宗的女圣救了青木,但是青木根本对这玄道宗没有丝毫的好感。那三位圣人在封印青木丹田之时发现了青峰剑,居然想要拿走,如果不是青峰剑太过恐怖即便是圣人都拿不走早就被拿走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青木知道和陈心兰绝对脱不了关系。不然玄道宗又如何会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