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影视世界大闲人 > 第十二章 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十二章 我还是个孩子啊

此时正值秋末冬初,号山之上枫树漫山,将几座连山染成了一片火红。
  
  陈莽牵着白龙马,一边观赏漫山红叶,一边说道:“看这漫山枫叶红似火,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自己来到了火焰山呢。”
  
  马背上的红孩儿微微一怔,问道:“火焰山是什么地方?”
  
  陈莽见他发问,嘴角勾起一个微笑,说道:“这火焰山乃是我大徒儿孙悟空大闹天宫之时打翻了太上老君丹炉,六丁神火洒落人间,将那山头点燃,一烧便是五百年,因此得名火焰山。”
  
  红孩儿吃惊的瞪起眼道:“你大徒儿是哪个?”
  
  孙悟空听到陈莽提起自己的光辉事迹,得意的一笑,身子后仰道:“便是俺老孙齐天大圣孙悟空了,原来师父也知道俺老孙的光辉事迹!”
  
  陈莽瞥他一眼,淡淡道:“嗯,然后你就被如来佛祖镇压在了五行山下。”
  
  “……”
  
  孙悟空瞬间便耷拉下了脑袋,幽怨的看着陈莽,心说这师父究竟会不会说话,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红孩儿则是满脸怀疑的打量起了孙悟空,见他身形矮小,骨瘦如柴,哪里像是能大闹天空的样子?
  
  陈莽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悟空,说起来这火焰山的主人名叫罗刹女,又号铁扇公主,乃是你结拜兄弟牛魔王的原配夫人。”
  
  孙悟空惊奇的道:“可是我那结拜大哥平天大圣牛魔王?”
  
  陈莽嗯了一声,继续道:“你被压在五行山下的这些年,你那酒肉兄弟牛魔王娶妻生子,还纳了一房妾,如今在小妾的积雷山,日子过得逍遥快活着呢。”
  
  孙悟空闻言,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黯然之色。
  
  被压在山下这五百年间,那几个结拜兄弟可是一次也没去看过他,被陈莽说成是酒肉兄弟,当真是一点也不为过……
  
  红孩儿见陈莽说的有鼻子有眼,心里不禁信了几分,但这位猴子叔叔的面子,终究还是抵不过吃唐僧肉的诱惑,眼珠在眼眶里一阵乱转,在心里琢磨起了将这猴子支开的法子。
  
  与此同时,陈莽情也不自禁的擦了下口水:“说到牛魔王,不知怎么忽然就有些饿了。”
  
  孙悟空脸颊狠狠一抽,看了眼这位不忌荤腥的圣僧师父,说道:“师父,你们慢慢走着,俺去前面弄些吃食来!”说完架起祥云升到空中,用火眼金睛一扫,朝着远处而去。
  
  看着悟空飞走的身形,红孩儿眼睛一亮,朝着陈莽道:“长老,你走了这么久路,一定乏了吧,不如上马来坐一会儿?”
  
  “好孩子,还挺懂事的。”
  
  陈莽微微点头,说完拉住白龙马,左脚踩着马镫,右腿一跨,一脚将红孩儿踢飞了出去!
  
  红孩儿轰一声撞在了石头上,直感觉眼冒金星,天旋地转,隐隐约约听陈莽说道:“呀,忘了马背上还有个人,上马的动作有点大了!”接着便两眼一翻,人事不知了。
  
  等红孩儿醒来,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被装在一口大锅里,锅里装满了水,浑身法力无法施展。
  
  陈莽面容阴森的拿着一把戒刀在一旁削着萝卜,一截一截的萝卜噗通噗通从他身边落进锅里,激起点点的水花打在他的身上。
  
  红孩儿瞬间便惊出一身冷汗,惊慌失措道:“长老你干什么!”
  
  陈莽见他醒来,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说道:“哦,你醒了啊,我看你身上有点脏,弄点水给你好好洗一洗。”
  
  红孩儿瞪起眼吼道:“谁家洗澡往里放萝卜的,还有锅里漂着的这些东西,明显就是调料吧!”
  
  陈莽一脸不悦道:“什么调料,这可是我东土大唐特有的香料,很多大唐女子洗澡的时候都要放的。”
  
  一旁的八戒猛然发觉了不对劲,眼神暧昧的看向陈莽:“嘿,师父你怎么知道的?”
  
  陈莽瞪着这只骚猪喊道:“听人说的不行么!”
  
  “行,当然行,师父怎么说徒儿都信。”
  
  八戒猥琐一笑,依旧满脸不信的样子。
  
  红孩儿看着二人还有心情说笑,厉声喝道:“快放了我,我爹是大力牛魔王!你们知道他厉害的!”
  
  陈莽面带不屑道:“比后台是吧,我还是如来二弟子呢,如来厉害还是你爹厉害?”
  
  红孩儿闻言,瞬间便绝望了起来,面带惧色道:“你这和尚是出家人,应该慈悲为怀,怎么能吃人呢……”
  
  陈莽一乐:“你也不是人啊,弄不好煮熟以后就变成一只小牛犊了,哦,也可能是随你妈的血脉,你妈是什么妖精?”
  
  看着陈莽打定主意要吃自己,红孩儿吓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求助的看向了一旁的孙悟空:“叔叔,救我!叔叔,救我!”
  
  孙悟空哂然一笑:“嘿,现在才认俺这叔叔,你不觉得晚了点吗?”
  
  红孩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今年才三百岁,还是个孩子啊,你们怎么狠得下心要吃我啊!”
  
  陈莽手上钻出一缕火苗,笑着将火苗弹进了大锅下面的柴火堆里,噗的一声将柴火引燃:“你这孩子顽劣不堪,附近的山神土地被你烧的胡子都没了,这次还胆大包天要吃我的肉,这便是报应啊。”
  
  红孩儿哭着大叫道:“我不吃你的肉了,以后我也不捉弄山神土地了,长老你饶了我吧。”
  
  陈莽笑着一跺脚,念个咒将土地山神拘来,十几个山神土地骤然被召唤过来,看了眼锅里的圣婴大王,又看了眼一旁几个凶神恶煞的和尚,吓得瑟瑟发抖了起来。
  
  陈莽见状,伸手指向了红孩儿:“这个妖怪你们可认识?他有何罪状,你们给我一一道来!”
  
  一个大胆点的山神站了出来,说道:“回长老的话,这位圣婴大王神通广大,常常的烧火顶门,黑夜把我们山神土地叫去听他号令。还让手下小妖跟我们要常例钱,我们没钱与他,只得捉几个山獐野鹿送去,若是没物相送,就要来拆庙宇,剥衣裳,搅得我等不得安生!”
  
  陈莽微微点头:“那你们说他该不该被我煮了吃?”
  
  山神偷偷的瞥了眼红孩儿,又看了眼陈莽师徒,说道:“这是长老和圣婴大王的恩怨,长老说该便该。”
  
  陈莽看了他一眼,莞尔笑道:“你这墙头草,倒是两边都不得罪,都退下吧。”
  
  山神这才松了口气,赶忙带着同伴告辞,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问过话后,一股肉香冉冉飘起,红孩儿哭声更厉,嚎啕大喊道:“完了,我被煮熟了,都能闻见肉香了!”
  
  陈莽噗的一乐,从锅底下掏出一只烤鸡,撕下一条鸡腿塞进了他的嘴里,笑吟吟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