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乱入异界的地下城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啊...

第七百五十九章 啊...

    “哈哈哈,你这个穷小子,你能带给艾娜亚什么?是财富,还是力量?只有我能带给他幸福,至于你,快滚吧。”说着,两个武士把古力轰出门外。“圣拉斯,你对得起骑士的荣耀吗?你这个小人!”古力绝望地对着紧闭的大门吼道,然后,他转身离开…
  
      “美丽的月亮,我曾经对你许下了诺言。现在,我的爱人遭到了危险,请你赐给我保护她的力量,以我的生命作为交换…”古力在山顶祈祷,刻骨铭心的爱恋真的打动了月亮,柔和的光芒凝聚在他的手中,变成
  
      即使这一次打败了他们,他们还会再回来。
  
      可是女王觉得自己已经忍不了了,强大怒意充斥着女王的全身。少年逐渐招架不住了,双刀挥舞的越来越慢。女王眼看就要成功了!
  
      轰!一声巨响,女王倒了下来,带着怒意和不甘,倒了下来。
  
      尤里斯的次元光剑
  
      我要吞噬,我要斩灭,我是次元而来的神器!我将带给这世上永恒的不幸!我就是抱着这个信念出生。
  
      天下间,每个兵器都有父母。也就是铸造者,有些铸造者会把名字刻在兵器上,有一些则是刻在剑鞘上,但是无论刻在哪里,每把武器都会铭记住他们。毕竟是他们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的。每当我俯视着那些平凡的武器的时候,我真的好羡慕它们。因为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
  
      我第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那是一片虚无的黑暗,什么都没有。我很生气,就跟那些找不到父母的孩子一样。我四处奔跑着,看看是不是有人知道我父母的下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我远远的看到人,飞过去的时候,人就不见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我渐渐的明白了,原来我是一把会吞噬一切的剑。我看到人,飞过去却看不到,是因为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把他给吞噬了。当我知道这个的一刹那,我明白为什么我找不到我的父母了。我好怕,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而生,也不知道我该去干什么。我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不敢出去,我真的好怕。
  
      直到有一天,雄壮的嘶吼声传入那个黑暗的角落。我看到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向我背后的人类跑去,人们看见它们就像看到瘟神一样,他们不停逃窜着。我有点不知所措,我就这么站在战场上。吞噬着,不知道是怪物还是人类,不分敌我的吞噬着。
  
      “你在怕些什么?”一个温和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难道他看到我战栗的样子?不,他不应该被我吞噬掉吗?我转过身子,看向那个向我说话的人。
  
      一个长着牛角好难看的怪物,可是声音却是那样的温和。我没有说话,他看着我说:“你在为自己的能力而担心吗?不要怕,你看,我不是没有被吞噬么。”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被吞噬?”我颤抖着问道。
  
      “因为我来自痛苦之村,那是一个充满痛苦的地方,在那里不会有东西被吞噬掉。因为没有任何东西愿意吞噬痛苦。”他笑着说:“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尤里斯。世袭公爵,你可以叫我尤里斯公爵。”
  
      我在想,幻想一个不会让我吞噬掉的地方。啊,那该是多好的地方啊。我不用再躲在角落了,我不用再害怕了,那真是一个充满梦想的地方。
  
      “我...我想去。”我依然怕,我怕他不同意。他没有说话,而是把我高高举起,说到:“从今以后,你就跟我走吧。去一个不会再让你害怕的地方。”
  
      我好开心,不仅是因为我有了第一个朋友,也因为我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尤里斯的次元光剑
  
      光炎剑-烈日裁决
  
      当黑暗笼罩阿拉德的时候,请不要绝望,阳光会重新降临这世上。——《阿拉德战记·末世》
  
      当我从一片黑暗中醒来的时候,我以为,这是地狱。或者,我宁愿相信,眼前这满地死尸,血肉涂满街道的地方是地狱。我已经记不得太多了,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我还知道为什么我会躺在这里,我是阿拉德守卫军第四军军长。我是带队来阻挡从异界冲出来的怪物的,而那些跟我朝夕相处的兄弟们,他们...他们似乎已经跟地上的死尸为伍了。
  
      啊,我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背后是坚硬的土地,还好,不是尸体。好累啊,即使我什么都没做,只是睁着一双眼睛望着灰暗的天空而已。数十年的战争,已经让这大陆上的人少了一半以上。我们是抱着守护这世界的使命来阻止这帮异界怪物的,可是似乎是失败了的样子。
  
      “当你们这群菜鸟从战场上往后退的时候,别忘了,你们身后是手无寸铁的人民!”自己当年入伍的时候,教官拿着教鞭很大声的向我们嘶吼着。我们也发誓:就算我们已经被战火烧的面目前非,我们的披风也是完好无损的。因为,我们不会退一步,不会转身。我们的任务就是前进!前进!
  
      的确,我们做到了。阿拉德守卫军第四军没有任何一个人往后退一步,虽然当看到怪物如潮水般冲来的时候,我真的好想大声喊:“全军撤退!”可是我没这么做,我也知道不可以这么做。因为我们是军人,我们不仅有钢铁一般的肌肉,我们也有钢铁一般的意志。死,在我们上战场的那一刻就已经选择了自己的归宿。
  
      好想知道现在的战况啊,我的兄弟是不是还活着,我的母亲是不是躲在地窖中。我好像知道啊,那个肌肉发达的教官是不是还拿着教鞭,我不想看见那个烈士碑上面有他们的名字。光荣,只是对这个国家而言的。而我只想让他们活下来而已。
  
      “啊......”身上的麻痹感一退去,就能感受到身上的痛苦了,我微微喘息着。用力转动着头,看向那狰狞的伤口,似乎已经停止了流血,但疼痛却没有停止的样子。苍蝇和秃鹰围绕着我们,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变成那个丑陋的光头鹰的食物。我就这样了么?真的好累啊,我想睡了,自从进入守卫军,就再也没睡过几次好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