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男篮天空高挂我的梦 > 第八十章 医院

第八十章 医院


  凭借着司机的关系以及众人的合力,终于成功离开了铁力公园,大家都不敢抬起头看,直到车已经驶开一段距离之后才敢慢慢的恢复正常坐姿。
  “幸好我们及时找到其他方法离开这个鬼地方,不然一直呆在那里,肯定会被紫电帮的人大卸八块。”
  林友香终于缓了过来,他在离开铁力公园前一直不敢说话,即使是现在依然觉得后怕。
  “这次感觉就像不小心捅了马蜂窝一样,那群家伙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居然有那么多人。”
  冯伟耀也不逞能了,毕竟在绝对人数优势下,根本不可能突出重围。
  车上的其他人都没有出声,大家还是惊魂未定,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会不会遭到这群人的报复。
  许杰辉悄悄的用手肘戳了戳骆颖潮,想看看他对此有什么看法,但他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一旁的张克凡。
  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窗外的来来往往的车辆,心里不断的盘算着应该怎么样帮大家解决接下来的事情。
  如果没有人愿意站出来解决这件事,那么紫电帮的人就会不断的寻找他们,总有一天会影响到整个学校,到时候事情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自己也不希望神弦牵扯进来,毕竟这是球队的事情,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拖车将他们送到医院,凌熠被送到急症室接受治疗,队员们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经过透视光拍片检查,他的头部伤势严重,虽然没有引起脖子错位,但是下巴被打成粉碎性骨折,需要动手术取出碎骨再进行固定,腿部伤势由于新伤和旧伤的位置重合,治疗的难度相当大。
  “他身上这些伤怎么弄到的,为什么让伤者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医生一边看结果,一边对球员们进行批评。
  “医生,教练他严不严重啊?还能不能醒过来。”
  大家紧张的问道。
  “情况不是很乐观,他的下巴几乎整个被打碎,需要进行几次手术才能愈合,否则吃饭都成问题。腿部因为新伤和旧伤重叠在一起,即使治疗好以后都会落下比较严重的后遗症,以后走路都必须要拄拐。”
  医生一脸严肃的对球员们说着。
  球员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全体陷入了沉默,教练为了大家的安全才会被人打成重伤,现在还要落下残疾,心里很不是滋味。
  “多耽搁一秒就会有更多的危险情况发生,你们马上通知他的家属过来签字动手术吧。”
  医生说完就推着凌熠进行术前检查,以便等下签字后动手术。
  “你们有谁知道教练家属的联系方式吗?”
  阿海急忙询问着众人,但是大家面面相觑,平日里与教练的交流仅限于在学校,根本没有涉及到私生活的问题,谁也不知道哪些人与教练有关系。
  “这还简单?拿出他手机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冯伟耀晃了晃自己手上的一台老式翻盖手机,上面有明显的划痕,掉漆也十分严重,属于叙利亚战损级别。
  “你什么时候拿了教练的手机的?”
  阿海十分疑惑,这家伙像变戏法一样拿出这么一台旧手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可是在菜市场长大,这种技能看多了就会,不要在意这些了,赶紧过来帮忙找一找哪个电话是他家属的吧!”
  大家纷纷围了过来,想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打开手机的翻盖,上面的屏幕已经被用到出现磨砂的质感,按键上的数字也早已被磨损,只能凭感觉逐个试一试。
  点开通讯录菜单,发现里面只有那么几个电话,第一位刚好备注是哥哥,于是准备直接拨过去,跟他说明情况。
  “你还磨磨蹭蹭什么,赶紧拨过去呀!”
  大家纷纷催促着冯伟耀,让他打通电话。
  “我不擅长沟通,你们谁来?”
  冯伟耀把手机让了出来,自己站在一边。
  最终在大家的商议下,决定由阿海代表大家拨通这一个电话,按下拨号键后,一把稳重的中年男子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喂?”
  对方带着疑惑的口吻接起了电话。
  “你好,我们是凌熠老师的学生,刚才他受了很严重的外伤,现在要动手术,医生需要家属的签字,麻烦你过来一趟。”
  阿海控制着语速,慢慢的将要表达的东西说清楚。
  “嗯..具体在哪间医院,我马上赶过来。”
  对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迟疑了一下,然后立刻表示要赶过来。
  阿海将准确地址报给对方后,将电话挂了,但是架不住内心的煎熬,还是选择到医院门口去等他哥哥。
  “你猜他哥哥会是什么样的人?”
  反正教练现在也不能动手术,大家在百无聊赖的等待过程中忍不住开始对教练进行猜测,以此来填补等待的空闲时间。
  “估计和他一个样吧。”
  一想到两张极其相似的脸即将出现在眼前,大家忍不住笑了笑,算是苦中作乐了。
  张克凡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和大家呆在一起,他到医院门口处的小卖部买了一瓶汽水,找了些硬币,到公共电话亭打电话去了。
  “霖爷,别来无恙,我是小凡,刚刚遇到点事,想麻烦你一下。”
  张克凡拨通了电话,背对着医院在聊天。
  “喔!是小凡呐,哈哈哈,怎么了,又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吗?”
  电话那头非常吵闹,几乎听不清说话的声音。
  “我砸了紫电帮的小头领,现在他们要找我算账!”
  张克凡把自己的猜测结合现实说了出来,希望对方出面解决。
  “你等等,我换个地方和你聊,你这边具体是怎么的一个情况,先把整件事仔仔细细的说给我听听。”
  对方立刻谨慎了起来,换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和张克凡仔细的聊起来。
  另一边,阿海终于在医院门口等到一辆出租车,门打开后从上面下来一个特别眼熟的人,难道他就是凌熠的哥哥?
  “还愣着干什么?快带我去找医生!”
  凌辉扶了扶金丝眼镜框,对阿海说道。
  原来学校里新来的教育团队领导就是教练的哥哥,虽然两人是亲兄弟,但是看上去却相差巨大,一个斯文白净,一个黝黑粗犷,很难将两人联系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