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的神捕小师弟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收银子,退银子

第二百八十一章 收银子,退银子

一个个大木箱被人抬进院中,很快便把并不宽敞的院子占满。
  
  师徒几人被迫躲在屋檐下,直勾勾瞅着这一幕。
  
  道然真人用手肘顶了下陈唐伏虎,好奇问道:“你说这里面装的是啥?”
  
  唐伏虎呆呆说道:“馒头!”
  
  道然真人白了眼他,目光再次移向这些大木箱。
  
  鱼妖娆将手搭在青青肩上,疑惑道:“老头,你怎么也没问清楚,就让人进来了呢?”
  
  “为师到想问,可是对方太热情了。二话不说,抬着箱子就往里走。”
  
  说着话,最后一个箱子被抬进了院中,一副管事打扮的男人,笑呵呵走上来,对众人说道:“劳烦诸位清点一下,一共十五箱,都在这里了。”
  
  道然真人眨眨眼,好奇问道:“里面装的是啥玩意儿?”
  
  管事温笑道:“银子。”
  
  “嘶~~~”道然真人倒吸口凉气,倒在唐伏虎怀里。
  
  鱼妖娆瞧见这一幕,惊呼道:“老头昏死过去了,快掐人中!”
  
  唐伏虎‘哦’了一声,伸出一个手指按了下去。
  
  晏明也想出手相助,但生怕自己按错了地方,便又将手伸了回来。
  
  少许,道然真人悠悠转醒,指着箱子,颤声道:“都是给我的?”
  
  管事笑着点了点头。
  
  道然真人颤颤巍巍的走上前去,双手哆哆嗦嗦的父,抚摸着木箱子,痛哭流涕道:“为师的棺材,可以用银子打造了!”
  
  “一边去!”鱼妖娆一把将道然真人推到旁边,转身看向那管事,直接问道:“这银子是谁让你送来的?”
  
  管事笑着说道:“是雍王殿下!”
  
  鱼妖娆眼神渐冷,质问道:“他还有脸送银子?”
  
  管事脸色一变,却没敢说出什么。
  
  临来时,雍王特意交代过,别管对方说什么,都笑脸相迎,只要对方收了银子,就算完成任务了。
  
  管事在僵硬了脸上,强行挤出一个笑脸,干笑道:“殿下说,这些银子,就当是给诸位赔罪了,还请诸位笑纳。”
  
  道然真人扑向一个木箱,激动喊道:“雍王太客气了!”
  
  “滚!”鱼妖娆拎着裙子,抬脚踹向道然真人!
  
  后者灵巧躲闪,冲着鱼妖娆做了个鬼脸,露出一副得意的眼神。
  
  鱼妖娆挥舞着拳头,恶狠狠道:“老娘跟你拼了!”
  
  “欸?为师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你别当真人啊!
  
  哎呦~
  
  啊~”
  
  道然真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鱼妖娆单脚踩在他的背上,恶狠狠瞅着管事,冷声道:“把箱子抬回去!”
  
  “这......”管事露出一副苦笑,心里盘算着如何让对方把银子留下。
  
  “咋啦这是?”陈玄黄站在门口,一脸懵逼,想要迈出一步,却无从下脚。
  
  唐伏虎瞅了眼‘昏死’过去的师父,和杀气腾腾的师姐,怯生生说道:“这些箱子里装的都是银子,说是什么雍王送来赔罪的。”
  
  “啥?他还有脸送银子?”
  
  鱼妖娆听到他和自己说出同样的一番话来,瞬间心情大好,鞋底在道然真人背上使劲撵了撵。
  
  陈玄黄怒气冲冲的走到管事面前,冷声道:“这里你说的算?”
  
  管事被这股气势吓得身子一颤,磕巴道:“是、是的。”
  
  “将这些箱子都抬回去!”
  
  “这......”
  
  噌!
  
  陈玄黄直接拔刀抽出来,架在对方的脖子上,语气生硬道:“你不抬走,我就找人抬!只不过,你也同样会被人装棺抬走!”
  
  “别!别!小的让人抬走还不行么!”管事脚下一软,差点瘫倒在地上。
  
  陈玄黄将刀收了回来,语气中不带丝毫情绪,淡淡道:“回去告诉雍王,派人来截杀我师姐弟二人,不是送十几箱银子就能把事糊弄过去的。若是我二人修为不高,早就死在对方的剑下了!”
  
  管事指挥下人将箱子抬出去,自己低着头,不敢说话。
  
  十五个大木箱很快被搬出了院子,那管事早就逃窜离开,生怕触及陈玄黄的眉头。
  
  眼看着院子再次变得空荡荡,道然真人睁开眼,哽咽道:“为师的银棺材啊!”
  
  鱼妖娆弯下腰,没好气道:“你觉得等你死了,我们几个会给你准备银棺材?想瞎了心吧!再惹老娘,直接给你骨灰扬喽!”
  
  道然真人扯着脖子,愤愤道:“凭啥给为师烧喽?”
  
  “哼!”鱼妖娆直起身子,瞅了眼自己的师兄弟,朗声道:“趁现在人齐,咱们表个态。同意老头火葬的,请举手!”
  
  作为这个项目的发起人,鱼妖娆第一个举起手来!
  
  陈玄黄则是第二人!
  
  小丫头紧紧跟随师父的步伐,兴奋的举起两只手!
  
  此时同意火葬的人数已经达到三人,不管后两人如何表决,大局已定。
  
  唐伏虎悄悄地举起手,做了一把墙头草。
  
  晏明扭过头,‘看’向身旁的三师弟,淡淡问道:“伏虎,现在支持火葬的是几个人?”
  
  “四个!”
  
  “四个?......”晏明仔细想了想,随后将手举了起来。
  
  鱼妖娆得意的哼了几声,“老头,五比零,你输了。”
  
  道然真人翻了个白眼,再次昏死过去。
  
  陈玄黄这时走到鱼妖娆面前,沉声道:“这回咱们是将雍王得罪死了。”
  
  鱼妖娆不屑道:“他派人来杀咱们时,就已经将咱们得罪死了。”
  
  “呃,师姐你说的很对!”陈玄黄沉思片刻,疑惑道:“按道理,若是雍王有元天派撑腰的话,何必向咱们来赔罪呢?”
  
  “是不是因为右相他们的缘故?”
  
  “也不是没可能,不过,我还是觉得这里面怪怪的。”
  
  哒哒哒~
  
  晏明走下台阶,淡然道:“还有一只可能,这次元天派前来汴安的弟子,修为不太高。”
  
  师姐弟二人对视一眼,不禁点了点头。
  
  轰隆隆~
  
  蓦然一声闷响传来,陈玄黄仰起头,疑惑道:“打雷了?”
  
  “那个......”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唐伏虎举起一只手,赧然道:“是我肚子叫。”
  
  众人:......
  
  陈玄黄欣然一笑,“走,咱们今日去醉生楼吃!”
  
  此话一出,院子里立刻响起了欢呼声。
  
  唐伏虎鼓着掌,热泪盈眶。
  
  陈玄黄笑了笑,看向趴在地上的道然真人,下意识问道:“师父咋办?”
  
  鱼妖娆将脚从道然真人背上收了回来,随意道:“饿着吧!若真是饿死了,直接烧了!”
  
  噌~
  
  道然真人猛然拔地而起,放生笑道:“哇哈哈哈哈,去醉生楼,怎能少得了为师!”
  
  鱼妖娆握起拳头,咬牙切齿道:“这不要脸的劲头,真想让人抽死他!”
  
  众人纷纷点头,异口同声道:“谁说不是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