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的神捕小师弟 > 第二百八十章 任他黑云压顶,我自阳光明媚

第二百八十章 任他黑云压顶,我自阳光明媚

较之数日前的门庭若市,如今的雍王府,可谓是门可罗雀。
  
  赵元吉歪坐在椅子上,手肘撑在扶手上,手托着腮,一副颓废之色。
  
  刚刚来人禀报,派出的两位元天派客卿,一人轻伤,一人重伤,均是无功而返。
  
  此次元天派派出的几名弟子中,修为最高的只是一位大宗师。
  
  若放在从前,一位大宗师在这汴安城里,可以横着走。
  
  但如今这汴安城高手云集,数位圣人现身,只靠一位大宗师,根本不够看的。
  
  不是元天派里没有高手,毕竟是排名第三的门派,门中还有一位至尊坐镇。
  
  只能说,元天派这股子高傲自大的劲儿,被深深的印在骨子里了。
  
  赵元吉此刻像是一位才高八斗的风流才子,突然才华尽失,泯然众矣。
  
  呆呆坐了许久之后,赵元吉猛然起身,想疯了一样跑出大殿。
  
  边跑边喊,“给本王备轿!”
  
  这一日,赵元吉分别去了信王府、右相府和叶府。
  
  至于谈的什么,无人得知。
  
  ......
  
  张宫保手里端着一碟子菜,屁颠屁颠的跑到陈玄黄面前,谄媚道:“师父,您老人家尝尝徒儿的手艺。”
  
  陈玄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瞅了一眼眼前菜肴,平淡道:“卖相还不错。”
  
  说着,又拿起手边的筷子,夹了一块肉放入嘴中,仔细咀嚼。
  
  张宫保小心翼翼的等待这师父的点评,此刻的紧张感,不亚于当年自己成亲的时候。
  
  “还不错!”
  
  得到这个中肯的评价,张宫保瞬间喜笑颜开。
  
  陈玄黄将筷子放到桌上,随口说道:“这道菜也一同呈上去吧。”
  
  张宫保愣了下神,激动道:“真的可以?”
  
  “可以,去吧!”
  
  “多谢师父!”张宫保端着菜,快速向外跑去,可没走几步,又放缓了脚步,生怕将这一碟子菜,便宜了土地爷。
  
  陈玄黄歇得差不多了,这才起身朝御书房走去。
  
  等到了门口,正好看到几个小太监陆续端着碟子出来,想必陛下已经用完膳了。
  
  林胥跟在最后走了出来,瞧见陈玄黄后,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兴奋,开心道:“陈大人,咱家可是不得不服您,陛下今日吃了两碗饭呢。”
  
  陈玄黄笑了笑,没说别的,他总觉得,陛下食欲大开,和那丹药有些关系。
  
  随后陈玄黄和林胥一起进了门,第一眼看到皇帝时,对方的精神气色,确实要好上许多。
  
  陈玄黄还未说话,皇帝赵梵淡淡说了句,‘将药呈上来。’
  
  林胥急忙走上前,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物件,依旧是那袖珍的锦盒,里面装着一个赤红色的药丸。
  
  锦盒刚一打开,腥臭气扑面而来。
  
  陈玄黄低着头,暗自皱起眉头。
  
  这味道与青魔殿弟子身上所散发出的味道,相差无二。
  
  如此猩红的颜色,想必是处子之血所造成的。
  
  眼看着赵梵将药丸一口服下,陈玄黄胃中不停的翻滚起来。
  
  脑中瞬间脑补一副画面,一个人坐在当中,眼前摆放着一具尸体,和一个女子,然后他伸出了舌头......
  
  呃......太恶心了。
  
  赵梵服用了丹药,忍不住干呕了一声,林胥眼疾手快,赶忙又递上一杯清水,这才将那股子腥臭气压了下去。
  
  “今日这菜,做的不错。”
  
  皇帝平淡无奇的夸了一句,陈玄黄闻言低声道:“这都是微臣应该做的。”
  
  赵梵抬起眼皮,深深看了陈玄黄一眼,“好好给朕办事,朕不会亏待了你。”
  
  “微臣自当为陛下鞠躬尽瘁!”陈玄黄心中在后面补了句,才怪!
  
  赵梵满意的点点头,便让陈玄黄离去了。
  
  后者缓缓退出书房,皇帝望了眼门口,心中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情绪。
  
  这陈玄黄,对自己的态度仿佛有些不一样了。
  
  走出御书房,陈玄黄抬头望了眼天,头顶上飘来一朵乌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蓦然回头,目光盯着御书房的大门看了好久,洒然转身!
  
  皇宫中,来来往往的太监宫娥,不知是要去做什么,走起路来,脚下生风。
  
  陈玄黄目光盯着脚下的路,怔怔出神,迈着缓慢的步伐,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陈大哥?”
  
  一道悦耳的呼喊,将陈玄黄拉回现实,扭头一看,赵归荑站在不远处,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那不苟言笑的吴嬷嬷,依旧揣着手,站在自家主子的身后。
  
  “赵姑娘。”陈玄黄轻笑一声,笑容和煦。
  
  看着眼前的少女,陈玄黄心中觉得,兴许在这复杂的皇宫里,也只有她是独善其身的吧。
  
  “陈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去?”
  
  “呵呵,刚给陛下做了几道菜,现在赶回宫门当差。”
  
  赵归荑露出一副哀怨的表情,“我都好久没吃陈大哥做的菜了。”
  
  陈玄黄笑了笑,“你若能出宫,随时来找我。”
  
  赵归荑喳喳嘴,颓然道:“算了吧,母亲刚刚还与我说起,这段日子不许我出宫了。”
  
  陈玄黄想到了如今汴安的局势,想必贵妃也是出于安全起见,才不许赵归荑出宫的。
  
  “这段时间,城里不太平,不出宫也好。”
  
  赵归荑皱起鼻子,哼了一声,“这宫里都被我逛遍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陈玄黄‘呵呵’两声,心想:主要是没人让你来欺负,才会觉得没意思吧。
  
  想到这,赵元彬那哀怨的表情,立刻浮现在眼前。
  
  身后,吴嬷嬷瞅了眼自家公主,又将目光投向陈玄黄,坦然道:“陈大人,还请你在宫中多多照拂祥王殿下。”
  
  陈玄黄听到这话,心中顿时生出愧疚之意,贵妃让自己照顾下赵元彬,可自己却一次也没去过祥王府。
  
  “还请嬷嬷放心,也请嬷嬷告诉贵妃娘娘一声,明日我会亲自去趟祥王府看看。”
  
  吴嬷嬷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点头致谢。
  
  “哎!一提起元彬,我都有些想他了。”赵归荑撇嘴道。
  
  “只怕人家不想你吧。”
  
  “欸?陈大哥你为何这么说啊?”
  
  “逃出你的魔掌,你弟应该很开心才对。”
  
  “陈大哥,我不开心了。”
  
  “呵呵......我还有小情绪呢!”
  
  和赵归荑调侃了几句,陈玄黄心情大好,伸个了懒腰,回头看去,那朵黑云,仍漂浮在御书房上空。
  
  陈玄黄随后仰望天空,呢喃道:“管他作甚!我这里阳光明媚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