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的神捕小师弟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受虐狂

第二百七十九章 受虐狂

“听说了么?昨儿个东边巷子,有人打起来了。”
  
  “哦?激烈不?”
  
  “老激烈了!不少人都看到两人从巷子里,冲天而起,紧接着消失不见了。”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嘿~我给你们两个说一件奇事,昨儿个城外,西边一个村子,有人白日飞升了。”
  
  “哦?快仔细说说!”
  
  “咳咳,那一日,天降九色雷劫,大地颤抖不止。一神色木讷女子,身背烧火棍,盘腿掐诀,平地飞升。霎时间,天地异象骤起,女子千丈法相凭空而现,头顶日月,脚踩星河......”
  
  这人手舞足蹈,唾沫横飞,周围站满了围观的百姓。
  
  人群最外围,挤出一个面色僵硬的男子,回头瞅了一眼背后的人群,面露鄙夷。
  
  “呵呵,故事如何?”旁边,一位粗犷汉子双手抱肩,饶有兴致问道。
  
  面色僵硬的男子,耻笑一声,“都是胡说八道!若真有此神人,这世间也就太平了。”
  
  粗犷男子笑了笑,随后眉头一皱,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嫌弃道:“这衣服穿起来真难受。”
  
  面色僵硬的男人平淡道:“忍着吧。”
  
  粗犷男子站在原地,环视四周后,不屑道:“这汴安城,也不过如此!”
  
  “不错!比起咱们......”
  
  “贲哲!住嘴!”
  
  听到粗犷男人的怒斥声,名叫贲哲的男人心中一悸,赶忙将嘴闭上。
  
  粗犷男子长呼一口气,沉声道:“若坏了大事,我也保不住你。”
  
  贲哲点点头,语气坚定道:“放心吧,没有下次了。”
  
  “嗯,这次你我二人前来汴安,一定要把事情办好,否则有愧楼主对咱们的信任。”
  
  提到楼主,贲哲目光变得炙热起来。
  
  粗犷男子压低了声音,一字字说道:“无论是我宗少海,还是你贲哲,这次若是失败,都只有死路一条!”
  
  贲哲猛地用拳头拍打自己的胸口,激动道:“我贲哲原为楼主献出生命!”
  
  宗少海神色如常,心中却不禁动容,向贲哲这样,对楼主有强烈执念的人,不在少数。
  
  “好了,这些话,等以后见了楼主再说吧。”言罢,宗少海拉住一个过往的百姓,客气道:“这位小哥,请问诚王府怎么走?”
  
  这路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宗少海,疑惑道:“你们是江湖人?”
  
  “呵呵,正是。”
  
  路人撇撇嘴,随意道:“我劝你们啊,还是别去诚王那里了。”
  
  宗少海一脸疑惑,问道:“为何?”
  
  路人小心翼翼说道:“这诚王和韩王是亲兄弟,而且,韩王还是大皇子。你说说看,这诚王哪还有机会啊。”
  
  宗少海恍然而笑,“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倒是觉得,诚王的机会比韩王大。”
  
  听到这话,路人看宗少海的目光,就像是看一个傻子。
  
  宗少海二人按照路人的指引,朝诚王府走去。
  
  那路人站在原地,望着二人的背影,惋惜的摇了摇头。
  
  得,碰见两个傻子。
  
  ......
  
  诚王府,
  
  面容青涩的赵元镇分别瞧了眼宗少海和贲哲,温笑道:“二位想要留在本王府上当客卿?”
  
  宗少海微微点头,“正是!”
  
  “呵呵!”赵元镇轻笑一声。
  
  这笑容中似乎是有着不解和自嘲。
  
  “依本王看,二位是来错地方了。”赵元镇言语一顿,接着说道:“本王到是推荐二位去韩王府。”
  
  宗少海洒然一笑,“在下觉得,投靠在诚王你的麾下,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赵元镇‘咦’了一声,目光中透露着些许的兴趣。
  
  宗少海认真说道:“我宗少海一介武夫,说话不会绕弯子。诚王你待人谦和,礼贤下士,若是说在众皇子选一位贤君,非诚王莫属。”
  
  赵元镇微微一愣,板着脸说道:“今日本王不与你计较,但这番话,以后休要在外人面前提起。”
  
  宗少海欠身道:“在下记得了。”
  
  赵元镇脸色渐渐柔和,轻声道:“若是你们真想留在这里,就留下吧。但事先说好,本王不会许诺你们任何事情。”
  
  宗少海二人抱拳施礼,恭敬道:“多谢殿下!”
  
  二人走后,赵元镇独自站在屋檐下,仰头望着天空,怔怔出神。
  
  宗少海和贲哲被王府下人安排到了各自的房间。
  
  这下人看向二人的目光里,透露着深深的不解。
  
  在诚王府,所有人都知道,诚王不会成为太子,当不了皇帝。
  
  最多,是个逍遥王爷罢了。
  
  贲哲收拾好自己的行礼,未作歇息,便去了宗少海的房间,后者正观察着自己的房间,看样子,十分满意。
  
  “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贲哲问道。
  
  宗少海在床边坐下,缓缓说道:“成功进入诚王府,第一步算是成功了。后面,我会与楼主联系,询问下一步的计划。”
  
  贲哲点点头,接着问道:“那楼主交代的第二件事怎么办?”
  
  “先不急!把第一件事办好,才是最重要的。”
  
  “明白了!”
  
  ......
  
  砰!
  
  噗通~
  
  陈玄黄团成一个球,滚出去数丈远。
  
  邶柏舟收回拳头,调侃道:“老夫这一拳如何?”
  
  陈玄黄单膝跪地,吐了口酸水。
  
  邶柏舟走上前,笑问道:“怎么不使出昆仑手印?若不然老夫将实力压在大宗师,你也不是对手。”
  
  陈玄黄缓缓起身,“这掌印太逆天,不能体现我真实修为!”
  
  “真实修为?呵呵!”老者嗤笑一声,“那就算老夫将实力压在小宗师,你也不是对手!”
  
  “话说的太早了!”
  
  陈玄黄一个箭步冲出,肩头斜撞!
  
  老者弓起身子,随即一挺!
  
  陈玄黄再一次被抛出!
  
  老者巍然不动,傲然道:“小家伙,你太嫩了!”
  
  一旁屋檐下,几人并排而站,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
  
  道然真人捋着长须,啧啧道:“玄黄这几日真用功啊!”
  
  鱼妖娆撇嘴道:“受虐也叫用功啊!”
  
  晏明听着耳边传来的闷响,赞声道:“玄黄的毅力,不在我之下!”
  
  老者此时向前踏出一步,脚下大地轻颤。
  
  “哈哈哈哈,小家伙,还不拔刀?”
  
  陈玄黄连退数步,突然身形一转,朝着老者扑杀而去,拇指推刀出鞘!
  
  如浪花一般的刀罡连绵不绝,袭向老者!
  
  邶柏舟挥出朴实无华的一拳!
  
  层层浪花,瞬间分崩离析!
  
  “臭小子?服不服?”
  
  “呸!爽得很!”
  
  不远处,众人暗自摇了摇头。
  
  这受虐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