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剑语不可说 > 第二十三章 妙计

第二十三章 妙计


  王金胜放下了左手中的筷子,拿起了右手边的茶杯,一饮而尽,宣告着他吃完了。
  封佩玉表情复杂,眼神古怪地看着他。
  “怎么了?”王金胜对她的反应有点奇怪。
  “没…没什么…”少女脸一红,扭过头去,心里却想的是,这家伙的食物都装到哪里去了,怎么也不见他长胖。
  封鸣只是在一旁陪笑,文翊则一收折扇,喊人来收拾了残局后,开口问道:“那么,说说遇到什么困难了吧,没事你才不会积极往我这儿跑。”
  王金胜嘿嘿一笑:“啊,是啊没错,就是想来问问你,那些少爷兵能不能砍了。”
  噗———
  在座其他三人都把茶喷了出来。
  这位爷又开始了。
  文翊拿扇子用力敲了敲桌子,不满地说道:“你当时菜市场买肉呢,说杀就杀?别说他们背后的身份了,就算是普通士卒,那也不能草菅人命啊,违令自有军法。”
  “哦?那可以动用军法处置他们么?”王金胜又问道。
  “不能,影响太大。”文翊又给自己倒了杯茶说道。
  “那就把他们挨个打一顿总可以了吧?”王金胜追问。
  文翊举杯:“也不能,都娇贵的很,打出了事大帅也不好保你。”说罢小口辍起了茶。
  “那你说怎么办?真就继续当大爷供着?”王金胜不满道。
  “哎,想想办法嘛,肯定有一个两全其美的万全之计。”文翊老神在在。
  “没有,我想不出来,从小到大我都是能用剑就用剑,但这次还真是像你之前说过的,碰见了用剑也解决不了的问题了。”王金胜懊恼地说。
  文翊一抖折扇,不紧不慢地说道:“何以见得?我是说过剑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并不代表,那些问题就不能用剑解决了,而是不光用剑,还要结合一些其他东西。用你最熟悉的东西去解决问题,本就是最佳选择,何必舍弃?”
  王金胜陷入沉思,但仍自有些疑惑。
  文翊见状一笑,继续点拨道:“要想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靠外力是不行的,你要摸清楚,对方的心理。而且你不能用剑,不代表你不可以教别人用剑嘛,换一个思路再想想。”
  王金胜眼睛一亮,拍桌而起:“我知道了!”
  文翊一笑,心道响鼓不用重锤敲。
  封家兄妹仍然一脸疑惑。
  王金胜对封鸣说道:“封爷,如果是军内演武的话,那些宝贝公子哥儿们,要是磕了碰了的话,可跟咱们没关系吧?”
  封鸣一愣,想了一下说道:“当然没有,我朝尚武,一向有军中大比的传统,就算是那些权贵子弟,也都是从小习武的。如果比试中受了什么伤,那也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怨不得任何人。”
  说着说着,他的眼睛就越来越明亮,惊喜道:“难道王兄的意思是,亲自教导那些普通士卒,在校场比试上堂堂正正打赢他们?”
  王金胜点了点头:“正有此意!”
  封佩玉不满的一拍封鸣,娇嗔道:“哥你这个笨蛋,这么简单的办法,你早点问老师不就早解决了!”
  封鸣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讪讪一笑。
  文翊却摆了摆手说道:“非也,这件事在金胜来之前,还真是无解。你想想,不说别人,就说蓝琦和韩玄章那俩小子,可是左右二将军从小教大的。你要是派一般的高手,来指点那些普通士卒,就算教出来,也绝难胜过那些出身名门的权贵公子。而要是请那些实力不逊色于蓝、韩二位将军的武林名宿,人家也没道理,来教你手下那些出身贫寒的无名小卒吧?可碰巧,咱们现在就正好来了一位完全符合条件的人,所以才可以万事俱备,不欠东风呀。”说完笑着看了眼王金胜。
  三人一听,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王金胜顿时有一种,自己成为了天选之人的感觉,心下有些开心。但心中却有了个疑惑,转头向封家兄妹问道:“蓝琦,韩玄章?他们和左右将军什么关系?”
  封佩玉挫了搓小虎牙愤愤说道:“常凯将军的侄子,和常威将军的外甥,算是那些人里面领头儿的两个家伙,本事也蛮好的。”
  王金胜了然地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说道:“那就更有意思了……封爷,从现在起,你可愿意全力支持我的一切行动?”
  封鸣点了点头说道:“王兄何出此言,我早就承诺过了,你我同舟共济。整个鸣玉营,见你如我,一切凭你做主。”
  王金胜一拍桌子:“好!那咱们说定了,这事从现在开始,就交给我全权负责了!”
  封鸣忽然面露忧色,打断道:“那啥,但还有个问题哈,不是不信任你的实力,只是短时间内,你能把一群羊给训练成狼么?就算有勤学苦练的,能把自己的水平提上去,可堪一战,但勇气这东西,你要怎么培养。拳头再硬,也要挥得出去才行啊。寻常老百姓出身的人,对权贵的畏惧,你可能难以想象。”
  王金胜嘲弄一笑:“是这么个理儿,但我还是觉得,比起担心权贵的报复,应该还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吧?”
  说完笑呵呵地背着手就出门了,边走边说道:“老文,今儿下午的课业就先放一放吧,我先抓紧把这件事安排了,明天再正式开始学习,先走啦。二位也别楞着啦,带你们看点好玩的,走着!”
  封佩玉满脸兴奋地就跑着跟了上去,封鸣却仍有些不放心的样子,转头看了看文翊,欲言又止。
  文翊摇着扇子冲他笑了笑:“无妨,这小子虽然不着调,但只要不是他亲自出手,想来还是惹不出什么大乱子的。你且尽量按他的意思办就是了,不过也不能全由着他的性子,你得把好关。他是将,为你冲锋陷阵;你是帅,保他后顾无忧。封鸣,每个人终归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记住了么?”
  封鸣郑重地点了点头,冲文翊行了一礼,也迈步离去。
  望着渐行渐远,并肩前行的三个小人儿,文翊的脸上也闪过了一抹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