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从部落酋长开始 > 第五十零章 猎者、猎物和看客们

第五十零章 猎者、猎物和看客们


  兽群奔腾得越来越近,陈宇一行人藏身草丛,心情压抑。
  古人有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也许真正经历过了杀伐才懂得其残酷,而从局外来看,却又别有一番景象……
  兽群奔腾,是一个大家族的成员,有大有小,在生死存亡之际奔逃,可个个急于奔命,免不了你冲我撞,发生踩踏事件。
  大家伙都还时不时在地上滚圈圈,更别提那些小家伙了,一头小野兽在兽群中奔逃,不幸跌倒,落入了滚滚雷蹄之中。
  它紧跟着的一头大野兽察觉不妙,想要折回,结果被后面热心野兽怼着屁股前进……
  大野兽在那儿嗷嗷叫,逆流兽群,不要命地折回,可小野兽如狂风巨浪中的扁舟被兽群摧残淹没……
  凄厉的嘶吼即使在兵荒马乱之中也十分醒目,可没有谁停下,没有谁愿意朝这个可怜的母亲多看一眼,它们只是在逃命,能为她做的只是一次次把她撞得远离即将到来的危险。
  可也把她撞得离自己的孩子越来越远。
  终于,兽群跑过,而一片狼藉的草地上,小野兽正在地上挣扎,尝试着站立起来,可踉跄了两步后还是倒下了,血迹斑斑的小身子不断痉挛……
  噢!小家伙!可怜的小家伙!坚强的小家伙!
  它被兽群踩踏过啦!它要死啦!
  陈宇不忍去看,阿宁此时泪眼婆娑,张口就要叫喊,他便立马捂住了她的嘴,怕暴露队伍。
  此时,矮人族的那些嚣张的、英武的勇士冲了上来,它们看见小野兽还在痉挛,便大发慈悲用尖锐的棒间刺进了它的脖子。
  在这刹那陈宇赶紧把泣不成声的阿宁抱入怀里:“阿宁不要看。”
  他知道那头小野兽肯定是活不成了,不管矮人们杀或者不杀。
  可是,他心痛,为小野兽,为阿宁,她本来是让人们别残害小野兽的,可没想到却要亲眼面对这样的景象……
  阿宁太善良了,她本该如同天使,却来到了世界。
  世界是残酷的,生物互相残杀,优胜劣汰,即使是幼小的生命依然不得不面对这残酷的法则。
  随着殷红的鲜血不断流淌,小家伙终于永远的睡去了,结束了它这短暂的一生。
  这时一声凄厉的悲嚎突然响起,那位母亲冲出了兽群,却愣在了当场。
  她来晚啦!她那可爱又可怜的孩子已经倒在血泊中啦!
  陈宇沉了口气。
  “宇哥哥……”怀中的阿宁出声,声音在丝丝颤抖。
  “怎么了阿宁?”
  “放开我吧……我没事儿……”
  陈宇一愣:“阿宁,你……”
  这时阿宁微微用力撑着他胸口抬起了头,她的脸上泪痕交错,眼眶微红,长长的睫毛沾着泪珠,黑亮无暇的眼里仿佛多了些什么。
  究竟多了些什么呢?陈宇说不清楚,阿宁大概也不知道。
  阿宁看着远处,认真的神情,微红的鼻翼和眼角、被烈日灼得干红的脸颊,随风飘起的鬓发抚在耳间……
  这一幕深深烙在了陈宇的心里。
  他也看向了她眼里的世界。
  一片草原,茻茻无边。猎者、猎物,还有看客正上演一出好戏。
  大野兽愣在当场,直面自己的孩子被血淋淋地给了交代。
  陈宇不知道这位母亲此时在想什么,身为被诸多猎食者觊觎的食物,它们恐怕早就有了对死亡的觉悟。
  只是,野兽也会悲伤,悲伤是可以传递出来的,即使没有语言。
  如此场地,对这位母亲而言,逃跑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在危难中,不论是人还是动物,理智理应足够被破灭,只剩下了对生存的渴望。
  但陈宇猜错了。
  大野兽低吼着刨着蹄子,竟奋不顾身的冲了过去了,完全不惧那些密密麻麻的、拿着武器的高尚矮人。
  “卧槽,真的猛士啊,难道还想报仇不成?”
  陈宇着实惊了一跳,不过这野兽上去恐怕也只能送死,运气好的话还可能让几个矮人伤筋动骨。
  大野兽扑面而来,矮人们嗷嗷大叫,怕被撞到就赶紧散开,还拖着那头死去的小野兽。
  大野兽对着拖着小野兽尸体的矮人穷追不舍,顶着头颅冲了上去,一次又一次,却都被矮人们躲开了。
  突然,她趁矮人不注意时咬住了那只小野兽的一条腿。
  陈宇瞪大了眼睛,忽然想到了什么,鼻子登时一酸。
  “原来这家伙是想……”
  他曾经在电视上见过这样的一则影视记录:
  一群猴子喝水时遭到鳄鱼袭击,一只小猴子被咬中,其他猴子一哄而散,可小猴子的母亲却冲了上去与鳄鱼博斗,最后拼着断去一条手臂才夺回了她的孩子。
  可她的孩子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母猴子一直把她的孩子抱在怀中,直到孩子的尸体腐烂发臭也没有抛弃……
  现在的场景何其相似,只是,这位母亲面对的不是几只鳄鱼,而是成千的更为凶残的人类。
  她很幸运,她终于夺回了自己的孩子。
  可她也很不幸,被矮人们围攻,最终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她倒在了她孩子的身旁,最终也没有松口……
  她明明可以逃跑的,可却选择了这样一条死路。
  或许这就是母爱吧,那是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决绝,一种明知到结局却仍然奋不顾身的勇气,一种“你是我的孩子我的骨肉,既然我不能救你,不能夺回你,那就和你一同死去”的固执。
  陈宇看向了阿宁,阿宁没有出声,只是哭得眼泪簌簌地往下掉。
  他也很难受,却找不到什么来安慰她的话。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样?”阿宁突然问。
  陈宇沉默了一会儿,看向那倒在血泊中的影子,说:“因为她是一位母亲。”
  “母亲……”
  或许世界上所有的母亲都应该是这个样子,为了自己的孩子奋不顾身,这才是最美丽最伟大的母爱。
  只是,陈宇曾经也看过了太多的悲剧,因为母子俩吵架导致孩子跳桥死亡,大学女生堕胎三次,十六岁少女厕所溺婴,年轻母亲虐待三岁女儿,十三岁少年弑母,十五岁少年屠戮双亲……
  这不是母爱存不存在的问题,而是家庭的教育以及社会的影响导致。
  这种事情再常见不过,能习惯吗?
  不能,但我们只能处身其中……
  陈宇思索慨叹之余,那些矮人已经将两头猎物成功放在了大后方。
  而此时我们那些群忙于奔命的兽群呢?
  其实早在那位如今已经逝去的母亲冲出去的时候时,它们就已经放缓了逃命的脚步。
  它们可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停下脚步,但确实被那位母亲的行为给惊住了,然后当了一群认真负责的看客,有的不断张望着,有的走了几步又回头,来来回回,牵动着所有野兽一点点地向前蠕动。
  对于它们来说,猎食者的饱饿就是决定自己生死的关键,死了一头同伴,那些矮人也没有追上来,是不是就已经安全了呢?
  它们现在自以为有了那对可怜的同伴的尸体作为低档,他们就安全了,可显然它们的脑子不好使,有这么多矮人,猎到的一两头猎物根本不够塞牙缝,它们又怎么可能安全?
  在收拾好两具猎物之后,矮人们目标再次确定,提着武器对着它们冲了上来。
  噢,上帝!这可把兽群后面几头望风的野兽给吓坏喽,它们刹那间就瞪圆了眼,转身一个弹腿就往前面冲,跟受惊的野狗似的。
  有的家伙太过慌张,甚至于两只前蹄已经放在了前面的同伴身上,差点就要翻过去了,而事实上有几头已经摔倒了。
  那些望风的家伙们是有功劳的,在摔倒后成功引起了骚动,让前方泰然自得的领队们望了过来,也就发现了后方张牙舞爪的矮人们。
  于是恐慌再次席卷整个兽群,它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逃命……
  陈宇盯住大哈:“别解说了,咱能看见……”
  “哦……”
  大哈默默地捂住了嘴。
  所有人静静观察,陈宇则为阿宁擦起了眼泪。
  “乖,咱不哭了啊。”
  “嘤嘤嘤……它们好可怜啊……”
  “嗯,小野兽真可怜,矮人们真坏,我们不欺负小野兽啊。”
  “大的也很可怜……嘤嘤……”
  “……那你还特别喜欢吃肉……”
  “……”
  “……”
  四目相对,两两无言。
  而这时,被矮人追逐的野兽正朝他们埋伏的位置跑了过来……
  蹄声如雷,如同帝都的沙尘暴一样滚滚袭来,而陈宇的目标——有上百只的一群野兽的休憩点正在被接近。
  许多在啃草,在打盹的野兽疑惑地抬起了头颅,纷纷竖着耳朵警惕起来,眼珠子滴溜转着,查探周围的情况。
  大哈赶紧钻了过来:“酋长大人,不妙啊,咱们的目标不对劲儿啊!”
  陈宇赶紧从聊死天的尴尬气氛中抽身而退,而阿宁则小嘴娇嗔,一脸幽怨。
  从草丛里冒出脑袋瞅,惊了个呆。
  “卧槽这矮人……大哥些你们也安心点吧,别瞎盯啊……”
  真是让人心累,陈宇真想让这群家伙闭上这些钛合金狗眼,要是它们跑了就完了。
  可事与愿违,野兽们井然有序的围在了一起,最终被传递而来的慌乱所感染加入了奔逃的队伍,然后以更加磅礴的气势奔逃。
  陈宇心态顿时炸了。
  “啊不!!!”
  “矮人你大爷的!老子要刨你家十八代祖宗的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