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诡秘之梦 > 第二十九章 深渊

第二十九章 深渊


  中年男人对着熊涛点点头“跟我做事,每天你都能拿到这么多,今天这些算是订金你可以直接拿走了”
  熊涛听完中年男人的话,有些不可思议的开口道:“这,这些都是给我的?”
  中年男人点点头,开口道:“对,都是给你的,等会你去熟悉一下你需要干的工作,就可以走了”
  熊涛咽了下吐沫,将钱紧紧的抱在怀里,一点都不舍得松手。
  看着中年男人开口道:“不知道大哥你的名讳”
  中年男人,点起一根雪茄,吸了一口缓缓道:“张彪”
  熊涛点点头,接着说道:“彪哥,那个我现在就去看一下我的工作吧,也好尽快帮你干活”
  张彪脸色一正站了起来,走到熊涛面前,突然笑了出来。
  “哈哈哈,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好,既然你着急挣钱,阿杜,带熊医生下去看看”
  听到张彪喊自己,鼠头鼠脑的男人应了一声。
  对着熊涛说道:“熊医生,这边请吧”
  说完走在最前面,带着熊涛走进了地下室。
  张彪坐在外面,对着一众手下开口说道:“你们说他多久会跑出来?”
  手下人一声不吭,只是站姿比刚才还要注意。
  看着没有回答自己的人,张彪耸了耸肩,继续抽起雪茄来。
  没过两分钟,熊涛慌慌张张的从地下室跑了出来。
  面带恐惧的看着张彪,颤抖的开口道:“彪彪哥,这,这事我做不来,做不来,钱我还给你”
  张彪也没生气,哈哈大笑了两声随意的摆摆手“你把我张彪当成什么人,钱拿走,不想干也可以,就当是交个朋友么”
  熊涛本来恐惧的心里被张彪两句话说的渐渐安稳了下来。
  试探的说道:“这,这钱真都给我了?”
  张彪笑着看着熊涛点点头“就当是交个朋友,拿着吧”
  熊涛挣扎了片刻,将手中的背包抱得死死地,开口道:“那我就离开了彪哥,你放心这里的事我一句都不会往外说的”
  张彪闻言又哈哈大笑起来“好,我没看错人,走吧,阿杜,你送送熊医生”
  阿杜应了声,送着熊涛离开了这里。
  过了一会,阿杜回到店铺里面,开口问道:“彪哥,需不需要……”
  张彪摆摆手“干什么,一点脑子都没有,他会回来的”
  阿杜有些不解的问道:“这,这怎么会再回来”
  张彪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抽了口雪茄,缓缓开口道:“因为他贪了,因为他想要钱!”
  熊涛出了店面后连忙将阿杜的一切的联系方式都删掉。
  走在大街上的时候,看着满满一书包钱,不时的露出一抹傻笑。
  下意识的激动的想要回家告诉自己的妻子,可脸上的笑容却戛然而止。
  整个人又变成了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没等熊涛多感慨,一阵电话铃声便传了过来。
  熊涛掏出手机,发现上面显示是小山幼儿园的张老师打来的,不由得皱起眉头,接通了电话。
  “什么?小山晕倒了?好好好,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熊涛疯了一般拦下一辆出租车,朝着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小山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
  熊涛跟小山的主治医师打了个招呼,拿起病历看了起来。
  病历上肾衰竭三个字让熊涛瞳孔猛地一缩。
  颤抖着开口道:“老刘,你没有检查错吧”
  被称为老刘的医生叹了口气,拍了拍熊涛开口道:“你也知道什么情况,想办法找肾源吧”
  说完转身出了病房,留下熊涛一个人,呆呆的看着病床上的小山。
  熊涛呆站了一会,默默地出了病房。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将门反锁住,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妻子出轨,孩子重病,接连两件事情击垮了熊涛的心里防线。
  哭过之后,事情还得解决,熊涛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翻了起来。
  挨个打电话借钱,得到的只是一句句抱歉和安慰。
  终于在打通段毅的电话时候,段毅在电话里说约出来见一面。
  随着两人见面,整个画面也到此就彻底结束了。
  在意识上空看到现在的段毅,终于理解了一些熊涛的所作所为。
  但还是有些疑惑,自己已经帮他了,怎么还会走到这一地步。
  不由得点到了第二个记忆碎片,继续看了下去。
  熊涛借遍了所有人,拿到了三十万,加上自己今天得到的二十万,凑够了五十万。
  手术费绰绰有余,可肾源却十分为难,眼下有人透出消息,一颗肾脏要八十万,还不确定是否匹配。
  熊涛也想等,可不行,小山的病情拖不了。
  钱钱钱,一切都是钱,如果有钱这一切都不会是问题。
  熊涛痛苦的蹲在地上,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在自己的衣服里胡乱翻了起来。
  颤抖的掏出名片,再一次拨打了阿杜的电话。
  几声“嘟”的声音,在此时如同巨锤一般敲击在熊涛的心里。
  终于,电话接通了,阿杜标志性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哎呦,涛哥,有什么事找我么?”
  熊涛听着阿杜的声音,知道这就是一个深渊。
  但想着自己的妻子的所作所为,想着躺在病床上的小山。
  熊涛的拳头攥紧了起来,对着手机开口道:“我想通了!”
  电话那头听到熊涛的声音短暂的没了声音。
  张彪的声音突然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好,不愧是我看中的人,你在医院是吧,等着我,我现在就派人去接你”
  熊涛挂断了电话,看着窗户外面形形色色的人群,突然笑了起来。
  笑声越来越大,最后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喃喃自语道:“这一次,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看不起我了”
  意识上空的段毅看到这幕,莫名的一股心酸油然而生。
  熊涛有错么,有,可妻子的嫌弃,孩子的病症,同事的流言蜚语。
  这一切一切就像一座座山一样不停地压在一个人心上。
  段毅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劝熊涛,感叹了一声,手指点向了最后一个碎片。
  可段毅不知道的是,严少华几人已经偷偷摸摸的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