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诡秘之梦 > 第一章 出租司机

第一章 出租司机


  “呼”
  猩红的烟头在漆黑的房间里格外显眼,男人借着火机的光亮看了眼平静躺在旁边的妻子,满意的笑了笑。
  目光下移,下一刻男子突然瞪大了眼睛,露出一副歇斯底里的表情“在哪,在哪,到底在哪!”
  翻身下床开始在屋子里四处寻找着,感觉自己脚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男子缓缓弯下身子,将东西拿起来,轻轻的贴在自己的脸上,脸上浮现出放松的神色。
  轻轻的说道:“莲儿,还是你的手温柔”话音一落,一股言语无法形容的黑暗瞬间填满了整个房间,一道虚影缓缓出现在男子的身后……
  据不知名的资料统计,无论任何人,心底都有最黑暗的一面,而这些黑暗浮出心底的时候,他们就是……梦魇。
  “嘀嗒,嘀嗒”
  略含昏暗的空间内,一张巨大的表盘定格在半空。
  整个空间内悄无声息,只有表针轻滑表盘发出的滴答之声回荡在空间中。
  下一秒,指针划过表盘,精准的定格在六点之上。
  呆在角落里的段毅,同时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随着段毅双眼的睁开,整个空间开始逐渐模糊起来,只是段毅没有注意到,角落里一片巴掌大的碎片,正闪着幽光缓缓蠕动着……
  抬头瞅了一眼身旁的闹钟,同样定格在六点,段毅耸了耸肩,似是早已习惯了这一切。
  翻身起床拉开窗帘,看着外面已经微微升起的太阳,对着玻璃中的自己轻声道“早啊,世界”
  走入客厅,随手打开电视,里面传来的声音,让段毅止住了准备洗漱的脚步。
  “据本台前沿记者报道,昨晚本市发生起一桩骇人听闻的杀人分尸案件……据警方发言人称,凶手可能是其丈夫,目前已经畏罪潜逃,如果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看到了此人,请尽快与警方联系”
  段毅看完整个报道有些疑惑,摸了摸兜里发现没有手机,一拍脑门,在沙发上翻找起来。
  看着手机上面高达二十七个的未接来电,不由的叹了口气,揉了揉脑袋。
  连忙洗漱了一番,收拾了一下东西便打算出门。
  刚下电梯,一个装着包子的塑料袋就高高的举到了段毅的面前。
  段毅本能的皱了皱眉,没等说什么,就听到包子后面传来一道带点奶气的声音
  “早,段叔叔吃早餐”
  段毅看到来人,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蹲下身子露出笑容轻声道
  :“原来是公主殿下啊,叔叔早上吃过了,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你妈妈呢”
  话没说完,身后就传来了“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声音“小嫣,快走上学要迟到了”
  段毅扭头望去,来人身着一身白色紧身连衣裙,飒爽冷艳的妆容,搭配略带诱惑的眼神,彰显出独特的熟女气质。
  看到蹲着的段毅,齐雅打了个招呼“早啊,段医生,还是出门那么早啊”
  段毅这才站起身,对着齐雅笑了笑“是啊,生物钟习惯了,就早起点去医院”
  齐雅听完点点头,拉着小女孩说道:“给段叔叔说再见,该走了”
  小女孩听罢乖巧的点点头,对着段毅摆摆手奶声奶气的说道:“段叔叔再见”
  段毅也跟着摆摆手,目送母女离开。
  看着母女两人远去的背影,段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的神色,又是那种奇怪的感觉,齐雅的身上到底是什么。
  摇了摇头,暗叹一声,回头还是找个机会提醒她一下吧。
  出了门,拦下一辆出租车,落座后简单报了句公安局,眼神便飘向了前面。
  出租司机听到段毅说公安局,眉头有些微皱,这一幕恰巧被段毅看到。
  人的面目表情可以透出很多东西,通过刚才这幕,段毅心里有些疑惑。
  这大清早的路上也不堵,听到公安局怎么会有这个反应,下意识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由得上了个心思。
  司机把着方向盘,看着后视镜里的段毅有些不经意的说道:“大清早去公安局干嘛,那地方不是八点上班么”
  段毅见状笑了笑,顺着司机的话说道:“我去打个卡,挂职在里面,还得去另一个医院上班呢”
  司机一听,有些不解,疑惑的问道:“挂职?你是医生?现在法医还可以在外面上班么?”
  段毅听完摇摇头“哎呀,我就是一个半调子的心理医生,托托关系进去拿点工资,不干活的那种”
  司机听完长吁了口气“医生好啊,你看你这多享福,工资福利都有保障,不像我们这,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
  段毅接过话茬“还行吧,月月工资也就够还个房贷的,不然也不会去公安局挂职了”
  段毅说完面露微笑的看着司机,司机像是遇到知己一般,跟着段毅聊了起来。
  过了一会司机似是不经意间透出一股子埋怨开口说道:“真的是,现在这年头钱不好挣,累死累活一年到头只有这点收入,要不是十年前跟着别人跑跑门路赚了点钱,估计现在连出租车都买不起,想想这大老板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段毅听完这话,再想起刚上车那满不在意的询问,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着司机闲聊起来,俩人就这样说说笑笑一路到了公安局门口。
  结账下车,段毅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司机。
  笑着开口道:“如果以后有需要可以来找我”之后笑了笑进了公安局大门。
  司机看着手上的名片,跟着读了出来“常青树心理医院,段毅?我有病吧,我去看心理医生”
  读完嘟囔一声便要扔掉,但鬼使神差的,似乎想到了什么,还是将名片塞到了自己的钱包里……
  另一面段毅刚刚走进警局在前台处按上自己的手印。
  一转身,一群人便拿着卷宗争先恐后的朝着段毅冲了过来。
  段毅看着慌慌张张的众人,看了眼手上的手表,对着众人摇了摇头开口道:“老规矩三个”
  说完连着从挤在最前面的三个人手中接过卷宗,翻开第一个的现场照片。
  思考了半刻对着拿来卷宗的人说道:“女性,身高大约160,体重大概40公斤,看样子不像是惯偷,你们看窗户了没,上面可能还有指纹,如果没有就去楼的间隔处”
  听到段毅讲完这人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了声谢,匆匆忙忙的走开了。
  接着翻开了下一个卷宗,看着上面的照片皱了皱眉头,闭上眼睛将意识沉了下去。
  过了一会突然开口道“是两个人,其中一人大概183以上,鞋子大约43码大小,应该是熟人作案,只有熟人才清楚会什么时间经过哪里,年龄的话大约28,29那样”
  听到段毅开口,这人拿出一根笔在本子上记了起来,随后同样的连连道谢,退出了人群。
  之后翻开最后一个卷宗,看了下内容,有些玩味的看着递来卷宗的小李“这个凶杀案,我记得之前已经结案了吧”
  随后将卷宗递给小李,笑了笑开口道:“我早上看新闻,发现一起新的谋杀案,怎么没人拿来给我”
  听着段毅的话,小李有些尴尬的解释道“昨晚上那个案子,据说上头很重视,局长亲自接手调了几个人,我们都没过手”
  段毅听完点点头,便朝着严少华的办公室走去。
  小李说完抬头一看,看着段毅直直的朝着局长办公室走过去,有些不安的说道“完了完了,局长正在气头上,万一要是段医生打我小报告我这不是要值一个月夜班!”
  一旁的一位女警开口道:“活该,谁让你开段医生玩笑的”说完白了小李一眼扭头走了。
  正在办公室里面烦躁的严少华,听到门响,抬头瞥了眼,看到推门进来的段毅,有些不满的说道:“段毅啊,都给你说了多少遍了,进门要先敲门,还有昨天为什么打你电话没人接?”
  段毅闻言耸了耸肩“得了吧,一把年纪官威倒是起来了,昨天手机放外面了,我也是一早看到新闻就来了”
  听到段毅的话,严少华烦躁的脸色没有改变,对着段毅说道:“省厅很重视这个案子,我现场看了下,作案人员心思很细,通过现场根本查不出什么,具体的细节法医还在解刨”
  段毅听完叹了口气,然后对着严少华说道:“那正好,我就不去现场看了,等卷宗做好了我再看吧,现在你让人给我找一下,十年前左右的,没结案的凶杀案”
  严少华闻言有些头疼,双眼一眯“你这是又发现什么线索了?”
  段毅见状摇摇头“只是有些猜测,来都来了,我想看看卷宗,这没有不合规矩吧”
  严少华点点头,对着外面喊了一声“小李,过来一趟”
  一会功夫小李慢吞吞的走了进来,赫然就是刚才拿着结案卷宗试探段毅的人。
  小李进来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开口道:“对不起,段医生,对不起局长,我不该开段医生玩笑,我知道错了”
  严少华想要开口的话被憋在嘴里,整个人一愣,看了眼没什么表情的段毅。
  看见严少华略带询问的目光,段毅见状轻轻摇摇头示意没事。
  严少华这才开口道:“没事,那个段医生想看下十年前的凶杀案卷宗,我记得到现在没结案的还有三个,你都拿过来吧”
  小李这才放下心来,感激的看了眼段毅,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等到小李出去,严少华一侧头有些好奇的问道:“怎么回事?”
  段毅笑笑“没什么,就是试试我能力,拿了个已经结案的让我看看”
  严少华听完,眉头一挑,用手一拍桌子说道:“这也太不像话了,我看他们都是闲的,回头非要好好整改一下不行”
  看着严少华这变了个人的态度,段毅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妙。
  说完之间,小李已经急匆匆的进来了,一脸兴奋的将卷宗一放开口道:“局长,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了”
  严少华冷笑了一声看着小李“出去?平时看你挺聪明个人,可现在胆子不小啊,连段医生的玩笑都敢开了,正好重案组刚抽了八个人,你去值一个月夜班”
  小李本来兴奋地脸瞬间垮了下来“局长,您不是说……”
  严少华眼睛一瞪“我说啥了我说,我说让你值班,去去去别耽误你段医生看案子”
  小李还想解释,看着严少华一脸不耐烦,垂头丧气的哦了一声,出了办公室。
  一旁的段毅,看着心情十分暴躁的严少华,无奈的摇了摇头,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还莫名背了口锅。
  严少华看着段毅还是一副平淡的表情,自己绷着的脸也垮了下来,一脸愁容的问道:
  “段毅,怎么发生什么事你都这幅样子,现在什么情况,十万火急,你怎么还有闲心看十年前的卷宗”
  段毅有些无奈的看着严少华“现场现在去也没必要,卷宗也没做出来,既然嫌疑人连你都能头疼,我暂时也没什么办法,不过你可别想着让我模拟这个案子”
  严少华听完段毅最后一句话张了张嘴,叹了口气不再言语,只是用哀怨的目光盯着段毅。
  段毅看到严少华那哀怨的目光,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但看着他没说什么,便仔细看起卷宗起来。
  很快时间,段毅便看完了前两个,第一个是投井案,时间久远没有明显的作案痕迹,只能拖在这里。
  第二个是一个枪杀案,仔细看了一下发觉跟自己想的还是有些不一样,随后耐着性子,开始查看最后一个。
  原本比较平稳的脸色,看到现场没有被雨冲刷掉的轮胎印时,段毅的面孔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严少华看着段毅表情变化,刚要开口问什么,便看到段毅已经闭上了眼睛。
  也只好止住了想要问的话,毕竟能让段毅闭着眼睛做侧写的都代表有些头绪……
  在段毅的意识空间里,整个场景猛地一闪,段毅便发现自己已经侧躺在地上,整个身体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来,四周漆黑一片完全看不出什么,天上的雨滴哗啦啦的打在自己的脸上,一时间段毅整个人也是有些懵圈。
  还没等段毅细想,自己的颈部便传来一道剧痛,最后一秒的意识,隐约看到了一柄斧子停在了自己的面前,接着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咳咳咳”
  紧闭双眼的段毅,猛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剧烈的咳嗽起来,下一秒摸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呼吸着。
  身旁的严少华见状,看到段毅这个样子,双眼变得深邃起来,拍了拍段毅的后背开口道:“这案子模拟了?”
  段毅还在咳嗽,缓了缓,点点头,但自己却暂时说不出话来。
  严少华深深地看了眼段毅,挠了挠头准备喊人进来。
  正在咳嗽的段毅见状一把拉住严少华。
  严少华看着拉住自己的段毅,反问道:“怎么了?”
  段毅又狠狠的咳嗽了两下,艰难的开口道:“别,别急,再给我,给我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