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能召唤自走棋 > 第三十章 不以成亲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第三十章 不以成亲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苏晨有木楞的看着那道身影,直到对方笑盈盈的走到了他的跟前他方才如梦初醒一般愣愣的说道:“玉儿……玉儿姑娘”
  来者却是宋玉儿。
  “你怎么在这里?”苏晨看着宋玉儿,小心翼翼的问道,心头却有几分心虚的味道。
  倒不是他胆怯,而是说到底他与宋玉儿或者说与宋如月之间也只是雇佣关系,平日里对方对自己好上些许,那是别人心善。
  可这杀人越货的勾当,被对方看了个正着,苏晨可不认为对方能够帮他隐瞒此事,更何况,他杀的还是张家与徐家的人。
  苏晨做贼心虚,也没了平日了调戏宋玉儿的心思,反倒是一脸的赔笑之色。
  “从你走入这天启荒原我就一路跟着你。”
  “本以为你是财迷心窍,却不想,是杀人越货。”
  宋玉儿说着,白了苏晨一眼:“只是这杀人越货的手段差了些。”
  苏晨的面色古怪:“你从一开始就跟着我?”
  “不然呢?”宋玉儿没好气的说道:“一大早便收到了张同文买通庞休要对你动手的消息。”
  “赶来时,你却已经傻愣愣的跟着他们入了荒原,我不跟着,难道看着你去死啊?”
  苏晨越听脸色越是古怪,他的心头一跳,忽的想起,方才可是宋玉儿主动出手帮他杀了庞休,而对方现在的言行,虽然态度一如既往的恶劣,但语气中的意思却分明是把他当做了自己人……
  可是他们真的有这么熟吗?
  还是说真如宋如月所言,这宋玉儿对一见钟情,故而方才如此关心?可之前他用他那高超的撩妹技术分明已经试探过了,事实似乎并非如他想的那般。
  念及此处,苏晨的目光愈发的古怪。
  而大概也是察觉到了苏晨那古怪的目光,宋玉儿瞪了他一眼,问道:“看什么看?”
  “玉儿姑娘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在下了?已经到了为在下杀人的地步了吗?”苏晨索性懒得去想,直接便出言问道。
  宋玉儿一愣,这才意识到似乎自己说得太多了一些。
  “我只是……只是看不惯张家横行霸道而已……”她语气有些慌乱的言道,脸色还隐隐有些泛红。
  苏晨眯眼看着她,心道:“难不成上一次没有成功,是因为小妮子害羞,其实她心底早已为我浑身难以遮掩的英雄气概所折服?”
  感受到苏晨的目光愈发的古怪,宋玉儿也不愿再在这个话题上聊下去。
  “别说了这些没用的了,天色快暗了,咱们得快些去到鬼哭林中。”
  正暗暗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的苏晨,听闻这话,脸色古怪:“去那里干嘛?这林子的外围便有三阶荒兽出没,里面指不定还有什么大家伙呢!?”
  “不去里面,猎杀几头高阶荒兽,怎么拿下高阶大元阵试炼的资格?”
  “张同文他们此刻估摸着已经入林了,他们人手众多,又抢了先机,咱们再不快点,可就来不及了。”
  宋玉儿却一本正经的说道,说着便转身要走向鬼哭林。
  苏晨一脸莫名其妙:“什么高阶大元阵的试炼资格?我有说过要去吗?”
  苏晨的问题反倒让宋玉儿面露疑惑之色,她记得来之前她家小姐特意叮嘱过她。
  言说今日她本人得配她爹主持秋狩大典,脱不开身,便让宋玉儿寻到苏晨一同猎杀荒兽,那想来这事应该是早就定下来了的。
  她不禁问道:“小姐没跟你说吗?”
  苏晨正要回应,但忽的心头一动,暗道宋玉儿所指莫不是宋如月那日所言之事。
  他念及此处,下意识的又看向宋玉儿。
  宋玉儿颇为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到底答不答应,答应就跟我走,不答应就自己回去!”
  心急了。
  苏晨听到这话,心中愈发笃定自己的猜测。
  他故作扭捏的言道:“答应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只是个什么!得了便宜还卖乖!”宋玉儿可没有耐心陪苏晨废话,她当下便伸出手拉住了苏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便朝着鬼哭林走去。
  苏晨一愣,暗道:这小妮子平日里倒是凶巴巴的很,就连这种事情上,也如此主动……
  我喜欢!
  ……
  “你这条狗竟然是头荒原狼,才刚刚二阶就能化形,说不得体内藏着什么了不起的血脉。”
  走入鬼哭林后,天色也彻底暗了下来。
  走在前方的宋玉儿忽然出声言道。
  小妮子还会夸人了?
  苏晨闻言心头暗笑,嘴里却说道:“也就那样吧。”
  “还是玉儿厉害,那刀法才叫一个炉火纯青。”
  “一起一落可谓行云流水,一放一收可谓浑身天成,当真是……”
  宋玉儿听到这话,顿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她瞪了苏晨一眼,问道:“你今天吃错药了?”
  苏晨一愣,干笑两声,心道小妮子定是脸皮薄,他这个做男人的自然要主动一点。
  又凑上前去问道:“对了,玉儿。我还不知道你父母现在何处?家中可有兄弟姐妹?”
  对于苏晨今日的反常宋玉儿也有些无可奈何,要是放在平日她指不定已经骂了他句神经病后,转头便扬长而去。
  而今日毕竟还要猎杀四阶荒兽帮苏晨与自己取得高阶大元阵试炼的资格,她独自一人显然难以奈何那种程度的凶兽,故而也只能耐着性子应付着苏晨。
  “我年幼时便被人遗弃,自记事起便生活宋府,是宋老爷把我从冰天雪地中捡回来抚养长大的。”
  “我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
  本想着拉近关系,却不想听到这样的故事,苏晨顿时哑口无言,沉默了下来。
  宋玉儿却忽的停下了脚步,看向身旁的一棵大树言道:“就是这里了。”
  苏晨回过神来,抬头看向身旁。
  却见那棵大树生得足足有数丈高,枝繁叶茂,结满了青色的果子。
  “上去。”宋玉儿的声音再次响起。
  大抵是为了弥补自己方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过错,苏晨赶忙言道:“玉儿是饿了吧?”
  “我这就给你摘两个果子去。”
  可这番好心却又招来了宋玉儿的白眼:“你想要死就自己吃这妖青果,可别拉上我!”
  宋玉儿说罢一个闪身便越上了树梢,苏晨还未闹明白此言何意,将宋玉儿如此,只能赶忙抱着大黑也跟着宋玉儿跳了上去。
  “妖青果中含有剧毒,寻常人吃了,不出百息必然五脏穿孔而亡。”
  “但这对于赤青蟒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赤青蟒是四阶荒兽,力大无穷,又体含剧毒,你我二人就是联手也不见得能是对手。”
  “但赤青蟒生性贪食,这妖青果更是对于他们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进食赤青果时,他们的警惕最低。”
  “我们居高临下,到时候,我从正面杀出,刺伤它的双眼,你再寻机会攻起七寸,这才有获胜的机会。”
  落在树梢上后,宋玉儿又在苏晨耳边说道。
  大抵是心态产生到了变化的缘故,以往尚且不觉得。但此刻看着少女那一脸认真诉说的侧脸,苏晨却是越看越觉得好看。
  他又想到了方才的事情,索性便凑了上来,手臂贴着少女的手臂。
  宋玉儿的眉头一皱,但转念一想此刻天色已晚,赤青蟒随时可能出现,若是与苏晨纠缠,错过了动手的良机那便得不偿失,索性便忍着不快,任由他如此。
  可心底却免不了又将苏晨的名字与登徒子划了等号。
  可苏晨却毫无这方面的自觉,还以为宋玉儿终于打算正视二人的关系。
  苏晨那叫一个乐开了花,他凑上前去小声言道:“玉儿,你可别生我的气。”
  “我是真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身世。”
  专心看着身下,等着赤青蟒杀出的宋玉儿听到这话,也没心思理会苏晨,闷闷的应了句:“我没觉得有什么,现在的要紧事是抓住赤青蟒,不然没了大元阵的试炼名额,你就去不了王城了。”
  苏晨闻言一阵感动,心道宋玉儿平时虽然凶巴巴的,可心底却始终在为他着想。
  这样的反差在很大程度上蛮族苏晨作为男人的虚荣心。
  他由衷说道:“还是玉儿明事理,也知道为我好。”
  宋玉儿白了苏晨一眼,很是奇怪的说道:“不是我为你好,是小姐心善。”
  “是是是。说起来还确实得谢谢宋姑娘。”苏晨连连点头。
  “算你有良心。”宋玉儿应道。
  苏晨满脸红光的笑着,嘴里又言道:“我们家乡有句古话,叫不以成亲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嗯?”宋玉儿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古怪了起来,心道小姐难道已经跟他摊牌了?
  她不由问道:“小姐都跟你说了?”
  “那是自然。”苏晨点头道。
  “那你得好好努力,毕竟宋家……”宋玉儿正想说教几句。
  可苏晨却忙不迭的表态:“我当然知道努力,玉儿你放心。”
  “你看我刚刚询问你家中父母什么的,就是想要去拜会一下二老……”
  “不是?”宋玉儿听得犯了糊涂,“我就是有爹娘在世,你拜会他们干什么?”
  “玉儿这就说浑话了,你我成亲那不得见过你家爹娘,让他们同意才是?”
  “总不能先生米煮成了熟饭,再告知二老,这……”
  苏晨一本正经的说得兴起,想要将自己正人君子的形象一股脑的抛给宋玉儿。。
  可话才说道一半,宋玉儿却涨红了脸,一拳重重砸在了苏晨的面门。
  她嘴里更是羞愤喝道:“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