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真的有金手指 > 第三十四章 这是一个圈套

第三十四章 这是一个圈套

    荆守也知道目的地快要到达,抬起眼皮打量周围的地形起伏。
  
      堪舆是一门涉及地理、风水、星象等的综合学问,讲究从整体着眼、在细节上深究,但又不拘泥于旁枝末节。
  
      不过,他并不是真正懂得堪舆学问,只是借用系统的技能。为了表现得像模像样一番,他自然不能在这当口漏了马脚。
  
      还没等到瞧得真切,已经消失了近一年的系统面板传出清脆的提示音。
  
      “宿主,您有新的消息,请注意查收!”
  
      嗯?
  
      早不来晚不来,现在突兀的出现,恐怕又和符天山脱不了干系。
  
      假借观察四周的地势,他将心神分出一部分查看出现的任务。
  
      宿主姓名:荆守
  
      功法等级:二(前两次也应为二,无法改正这里说明一下)
  
      功法属性:土(0)
  
      法术神通:分金定穴、金钟不动、金影诀、森罗剑、土行术
  
      杂项百艺:储物空间制造法、人符制造法、望气术、契约全书
  
      灵力数值:183706
  
      商城福利:中级商城
  
      当前任务:
  
      【主线任务】
  
      矿脉之源(主线任务)
  
      神秘莫测的符天山确实拥有数处大型矿脉,宿主可利用专属技能进行甄选,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勘探一处矿脉,及早返回黄符门。
  
      任务完成奖励:完整土属性精灵躯壳两枚,灵力数值+50000。
  
      果然,这次给出的任务没有什么新意,简直是在引导他快速完成任务。给出的奖励也变得务实,不再以增强个人实力为主,而是想方设法加快功法属性的增长。
  
      荆守也明白自己的想法瞒不住系统,毕竟它植根在脑海中,索性也不去避讳这些纷扰。
  
      但是,这次有一点奇怪,似乎系统不愿意自己久留于此。
  
      虽有疑惑,但不去多想。
  
      ……
  
      “陈老弟,想啥呢?这么入神!”
  
      耳边传来靳雄的呼唤,将他拉回了现实。
  
      系统任务的些许古怪,令得荆守有了短暂的失神,这怪异的表现自然瞒不住同在一条船上的靳雄。
  
      “靳师兄,没什么。刚才眺望远处的符天山,心中有了一些猜测,正在和堪舆功法相印证。”他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搪塞。
  
      “哦?是不是有了发现?看来我的推测还蛮有道理的。”靳雄喜出望外,话语中充满了激动。
  
      “靳师兄,再过一炷香时间,找一处地势平缓的山坡降落,陈某要独自前行!”
  
      再往前行进一炷香,就到了符天山的山脚附近。荆守施展土行术遁地,自然要避开他人的窥伺。
  
      “好好!没问题。师兄我静待佳音!”
  
      靳雄连连点头应允,还取出一张留有自己玄气印记的传音符塞给他。
  
      “放心,有了消息肯定第一时间通知靳师兄,陈某还打算向神符门讨要报酬呢。”
  
      荆守接过传音符郑重地放进最外侧的储物格内,还特意以手掌按压两下彰显自己的谨慎。
  
      ……
  
      一炷香时间过去。
  
      符天山与相邻山脉交界处有一小块平坦的山坳平地。
  
      荆守独自一人站在地面上“掐诀施法”,嘴里也如江湖术士一般念念有词,而后慢慢走向一道低矮的山岭。
  
      而在半空中,靳雄在符舟上远远眺望,不时挥舞着手臂向自己的好友“陈逐浪”短暂道别。
  
      修炼者对自己的秘密尤为看重,他虽然极想跟过去看看,但还是克制了自己的**。
  
      等到远处“陈逐浪”的身影完全消失,靳雄慢慢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将双手负在身后平静开口道。
  
      “你们三个老家伙是不是该现身了?”
  
      此前的中年嗓音骤然变得老气横秋,而且整个人渐渐溢散出舍我其谁的强者气势。
  
      话音刚落,距离符舟十丈以外的天空出现涟漪状的波纹,三名黄袍老者并排显露出身形。
  
      这三人都是神符门腾云境长老,此前在宣布宗门考核结果时,他们一直在天符楼主殿暗中观察。
  
      须发皆白且头扎发髻的老者是外务长老康明,面白无须却披散头发的是执法长老沈冰,最后那个头扎方巾面有疤痕的则是传承长老段正纯。
  
      “诸葛师兄勿怪,这还不是怕露出破绽么?”康明朗笑着拱手,并给出解释。
  
      “诸葛老鬼,看来你对自己的徒弟知之甚深啊。语调和举止模仿的惟妙惟肖,若不是我们早有约定,说不得也被你骗了!”
  
      沈冰反倒是不客气地揶揄,用意令人捉摸不定。
  
      “没错,沈冰长老说的在理。不过段某有个疑惑,为什么你不直接让靳雄告诉这个陈逐浪,反而这样大费周章。”段正纯也是疑惑开口。
  
      对于三人的话语,诸葛青没有一一回复,而是另有所指。
  
      “废话少说,记得你们应承的好处!”
  
      说完之后,他转身看向远处的符天山,凸出的低矮山岭完全阻隔了他们的视线。
  
      若是平常的山脉,自然无法挡住腾云境强者的视线,可符天山却是个例外。
  
      “这已经是第五批堪舆师了,符天山真有你们所说的离火钩?”
  
      多次失败,诸葛青已经对这件事有了怀疑,态度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千真万确,你应当知道,段某先祖曾是离火教客卿长老。”段正纯正色答道。
  
      “时隔久远,难不成你的先祖还会留下讯息?若真是如此,怕也轮不到这一代。”诸葛青还是不相信对方的说辞。
  
      “诸葛师兄,你可听说过传承记忆?段某暂时言尽于此,结果自会证明一切。”
  
      段正纯似乎有某些顾虑,不肯将缘由尽数讲明。
  
      看到诸葛青还有发问的迹象,康明连忙上前出来打圆场。
  
      “两位长老,既然咱们都试验了四次,何不多等等呢?若是最终没有结果,康某将【冰火真经】借诸葛师兄参阅一年。”
  
      诸葛青闻言一喜,郁结的面色舒缓下来。
  
      四人也不再多聊,都将目光投向远处的符天山,静静等待。
  
      ……
  
      已经东拐西拐走出四里山路的荆守,当然不知道自己已被神符门四位长老算计,还是矢志不渝地朝着前方行进。
  
      此时已是正午,头顶的烈日将光秃秃的符天山映照得十分醒目。平整的山石没有苔藓植被附着,折射的光线散乱无序,整个向阳山坡被炙烤得如在釜底。
  
      再走了三里,确定已经十分接近符天山山腰位置,荆守迅速扫视周围。
  
      无人跟随!
  
      选取了一处凹陷的裂缝,荆守一拍腰间储物带,祭出玉王金钟将整个身体完全罩住。
  
      土行术!
  
      他轻声默念三字,身体快速没入坚硬的岩石中。在头顶快要消失时,荆守伸手一招连同玉王金钟一齐没入地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真的有金手指》,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