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朝鲜万古一逆贼 > 2.韩五石衣锦还乡

2.韩五石衣锦还乡


  韩五石使劲拉扯着身上的青衫,明明是崭新的官服,哪里有什么皱纹。
  “我这身儿行不行?”
  “行行行!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平安道嘉山郡城,带领李在朝手下去往铁山的韩五石突然得知自己被案内保举。以效用材士的身份,成了从九品副司勇。
  还没反应过来,因为具名参与古邑之战,累功再升一级为九品司勇。
  啥事儿没干,就成了军官。
  你说这算啥事呢?
  他哥哥韩三石一样得了保举,也做了九品司勇。兄弟两个,如今都是官老爷啦!
  洪聪珏得了闵廷爀的青眼,加上本来就是两班武官军吏家庭出身,有人带他立马就能起来。已经当上了内禁卫从事郎,不过也就是看着好看,实际上是去昌庆宫守明政门。
  一场大功,也就混了一个门卫!
  李在朝则是洪景来替他运作的,补了铁山郡捕盗从事校,回铁山老家,替洪景来稳固产业,顺便占李朝朝廷几个捕盗兵的名额。
  把他那些好兄弟都挂名去做捕盗兵,用国家的钱粮,养几个自己的私人。
  洪景来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沾你纯宗大王点光算啥。
  “马呢?把马牵给我!”韩五石才不管那几个跟骑,原地转了一圈,自顾自的从头到脚打量了自己一遍。
  等马牵来,韩五石一跃而上,高踞马背。好一个威风赫赫的武官!
  嘉山山多地少,城池并不太大。突然城门口出现五六骑人马,为首的还穿着官服,骑着蒙古大马。没多久消息就传了开来,街上不少人探头探脑的张望。
  一开始大家还在揣测是哪里的官员过境,等定睛一瞧,这不是城西边卖腰带的韩二嘛!
  一眨眼,咋还就老母鸡变鸭了?
  街上的百姓议论纷纷,乡里乡亲的,谁还不认识韩二?
  一堆小孩屁颠屁颠的追在马后,喊着“韩二叔”“五石叔”,边喊边跳。
  韩五石看的高兴,从马上的布袋掏出一大把钱,漫天挥洒出去。引得满街的孩童和大人都弯腰争抢起来,好不热闹。
  等到了家门口,本街的中任、里长、统首都得了消息,跑了过来。
  “拜见韩老爷,韩老爷安!”几个人不约而同。
  “哈哈哈哈哈,都起来都起来,我算什么老爷,不过一个司勇而已。”
  这人真奇怪,当了官以后就算是笑声,都感觉变得动听起来。
  统首赶紧上去敲门,“韩家二嫂,你家老爷回来啦!快开门!”
  院里韩五石的老婆正在和她大嫂一起刷缸,要腌水萝卜泡菜了,不然冬天就没菜吃。突然门口就喧闹起来,老爷长老爷短的。
  门一开,一个身穿官服,但是却又熟悉无比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是自己男人好有谁?
  “五石?”韩二嫂有点不确定。
  “诶,怎么还叫名讳,该叫老爷啦!”里长插口到。
  “哈哈哈哈哈,还是夫人叫的亲!”韩五石才不管老婆叫他啥呢。
  院里一大家子原本搁哪儿剁菜刷缸码盐巴,等韩五石一进门,都站起来,愣愣的望着。
  “二叔?俺爹咋没回来?”还是韩三石的儿子最没紧张感。
  他们这些行商是这样的,一年有一多半时间在外面跑,也就年下能在家里呆两个月。
  “你爹在京城做了大官,骑着高头大马,以后来接你做少爷!”韩五石一把把侄子抱起来。
  “五石,你这是?”韩老爹拄着根木棍,把人往家里带。
  “洪大哥中了探花郎!选了成均馆,又跟着闵令监打了鞑子,我跟着混了些功劳,给我保举了一个司勇。”
  韩家人都一头雾水,什么“探花”、“成均馆”、“闵令监”都是新鲜的词汇,唯有打鞑子听懂了。
  “啊呀!你去打鞑子了?伤着没有!”最心疼儿子的自然是娘。
  “我能有啥事!都是洪大哥他们打的!”
  一番波折,大家这才弄明白,年前洪景来召兄弟两个去做家人。这才小一年,洪景来中进士,当了官,而韩家兄弟由于跟对了人,如今也当上了武官,还是有缺即补的那种。
  这还有啥好说的,韩家兄弟本来在嘉山就是乡里的头人,如今发达了,那更是认识的不认识的齐来祝贺。
  从院里到街上,都是人。韩家立刻买米买面,杀羊捉鸡,操办起来。左近的同族同宗兄弟,邻里乡亲都来帮忙。
  没多久县里的几位衙门头面公人,还有城内店铺的店主都送了东西过来。
  最后甚至连县监都派人过来,请韩五石有空过府一叙。
  从下午到晚上,韩家热闹了大半天,人群才最终散去。
  把几个跟骑安置休息,韩五石才有空和家里人坐下细聊。
  他这次护送着白银三千两进京,洪景来补上了官,要使银子的地方太多,便传信回去,让铁山送银子来。
  几个跟骑都是李在朝麾下的好手,三千两银子的巨款,不敢轻忽。
  “爹,这是白银二百两,你暂时收着。”韩五石打开一个包袱,里面是码放整齐的十两长鋌,足足二十根。
  看韩老爹有些不知如何下手,“这都是洪大哥赏的,留家里有用。”
  “你在外边做官,不要使钱?”韩老爹以前也走南闯北卖杂货,多少有一点见识。
  “尽有呢,这个呢您收着,如果道郡有灾,开了捐,帮大嫂和阿英赎良贱!”
  “那小石头……”
  “只要赎了籍,她们也就成了两班夫人,小石头就是少爷啦!”
  坐在旁边没有发言权的三个女人突然齐刷刷抬头,手里缝补的衣服袜子都丢了下来。
  “我也能做夫人?”
  “怎么不能?有了银钱什么不能!”
  “这么说,小石头以后也是两班家的大少爷,不用走街串巷卖发带,可以骑马做官了?”韩大嫂抱着涎着手指的孩子。
  “那当然!以后我和大哥的孩子都是两班家的少爷,都能读书考进士,还能做官!”
  “没想到,我们韩家还能有这样一天,你们要好好跟着洪老爷干,洪老爷我当初见他就知道他将来一定是要做观察的。”韩老爹双手合十,念念有词。
  “那肯定啊!洪大哥可有能耐了,听说马上就要去做东莱判官啦!你们知道什么叫判官吗?就是那个堂上,拿着签子,想打谁就能打谁。”
  “比嘉山县里的老爷好大?”
  “那可不嘛!比县里的老爷大好几级!”
  “喔唷!真是了不得!”老太太赶忙拿出两个长方木盒,把银子装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