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大主裁 > 第063章 名字取得挺吃亏

第063章 名字取得挺吃亏


  八月十九日,比赛第二日,天上没有一朵云彩,太阳从雪山顶一冒出来,气温就升到了很高……那些排队买票的民众叫苦不迭,人挤人,那股汗臭味几乎要把人熏翻在地。
  最开心莫过于灵儿了,她送早餐给谷长生的时候,他身边的小石头堆了满满一大堆。
  “长生子,你别弄错了,有这么多吗?”灵儿激动地问道。
  “你没看见昨天半夜又加了十口大锅了吗?”
  谷长生尽管昨天晚上吃的六个肉饼还顶在喉咙处,还是狠狠地咬了一口手里的肉饼,就像跟肉饼天生有仇似的。
  灵儿今天想和那个中年商人谈笔大生意,希望谷长生能尽快离开此地。
  “长生子,一晚上没睡觉,你辛苦了,尽快下去休息吧,我爷爷要是问起你昨天晚上的去向,你就说看杂耍去了,记住了吗?”
  谷长生见灵儿没说今天晚上还要不要雇佣他,故意道:“十五两银子,可不包括叫我帮你撒谎……”
  灵儿以为谷长生要保密费,莞尔一笑说道:“给你十六两行了吧!”
  “那今天晚上……”
  “当然还是雇佣你了,当我的助手,今后发财的活肯定少不了你……不过你得想个办法脱身才行,我爷爷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谷长生满意地站了起来,发觉腿都麻了,酸酸的连站直了都困难。
  “俗话说的没错呀,赚钱如同吃屎一样艰难,花钱如同拉屎一样痛快……”
  灵儿咯咯一笑说道:“长生子,要不我换个人来吃屎?”
  谷长生嘿嘿一声说道:“做人要诚信为本,咱们说好的事,怎么能随便更改呢?这绝对不行……”
  “那你快去吧,先向我爷爷报个到,白天找个没人的地方,抓紧补回觉,晚上继续回这里来吃屎……”灵儿说的够绝的。
  谷长生不想继续屎的话题,把吃剩的半个肉饼塞怀里,“游军医,要是爷爷问起你,我怎么回答呀!我们不事先说好,到时候穿帮了就很没意思了……”
  “你就说没看见我就行,我自己会向他解释的……”灵儿见中年商人过来了,挥手示意谷长生赶快走。
  看到羊毛毡上那堆小石子中年商人笑了,“我给你送银子来了,小姑娘,这是张三千两的银票,还富裕十五锅,我算得没错吧?”
  灵儿接过银票,用脚把那堆小石子拨到了草地上,“您是做大生意的,哪会差我几十两银子,是我的助手非要在这盯着,您也看到了,我刚把他赶走了……客官,我们合作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不知道您尊姓大名呢?老家是哪儿的?”
  “免贵姓牛,牛焕阳,老家是耀琊国天河边的常春垒的,你呢?”
  中年商人昨天一晚上跑了二百多里地去采购原料,累得够呛,在羊毛毡上坐了下来。
  “我姓游,叫游灵,在挈驰军军营里充当军医,你喊我灵儿就行。”
  “灵儿,你看这样行不行,昨天晚上熬了几百锅,存了不少凉茶,今天白天我再算你二百锅怎么样?你也省得大热天的在这盯着了。”
  中年商人这一路过来,见今天的人,比昨天又多出了上万人,老刀河那边还有不少人没有渡河,估计今天中午,这凉茶生意将达到高峰,他实在有点不甘心被这个小姑娘源源不断地一直抽取利头。
  “牛大掌柜,这事我们再谈好吗?我有一个发大财的计划。”灵儿在牛焕阳对面坐了下来。
  “请讲!”
  牛焕阳惺忪的眼睛睁大了许多。
  “牛大掌柜,凉茶的生意再好,这里的比赛一结束,也就寿终正寝了。我昨天想了一个长久赚银子计划,你和我有了凉茶生意愉快的合作经历,所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请游军医指教!”
  牛焕阳几句话聊下来,再不觉得对面坐的是个小姑娘了。
  “我有个古方子,是补充体力的……”
  灵儿看了一眼牛焕阳,见他注意力非常集中,继续说道:“我想和你共同开发一款一年四季都可以售卖的药汁,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当然有兴趣,愿闻其详!”
  牛焕阳居然冲灵儿抱了下拳。
  这情景跟灵儿预想的几乎一模一样。
  “我这个方子叫神力方,我爷爷游南山曾经是挈驰王钟大岚的御医,我见过我爷爷依照古方替挈驰王熬过几剂神力方,挈驰王喝了以后效果很好,还赏了我爷爷一个庄园。这件事我们要做的话,首先要得到九公主和你们耀琊国钮大国舅的许可,我是这么想的……”
  牛焕阳听完灵儿的详细计划,对灵儿的钦佩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游军医,这样行不行?你把这个方子卖给我行吗?价格我们好商量……”
  牛焕阳是个精明的骆驼客,他不想和一个比他还精明十倍的灵儿搞长期合作,亲兄弟一起做生意都会生出无数的冲突来,更何况是个外姓人。
  灵儿猝地站了起来。
  “我这桥都没有搭好,你就要过河拆桥了吗,算我看错你了,牛大掌柜,看来你不过是个目光短浅的骆驼客罢了。”
  “游军医,请坐,请坐,我哪有过河拆桥的意思啊!不过……不过是……”
  牛焕阳不知道怎么解释了,主意是人家的,方子也是人家的。他站起来请灵儿重新坐下,脸红得像猴屁股一样。
  “牛大掌柜,方子我是不会卖的,你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吧!你负责做药,我负责出方子和点子,我不觉得你吃亏了……在利益分配上,我有个方案,一共分成四份,你我各一份,九公主一份,钮国舅一份。如果你同意,我想办法让你和九公主和钮大国舅分别见上一面,只要他们同意了,我们的生意就成功了一大半,如果你不同意,我也不勉为其难,我只是为你可惜,失去了一个赚大把银子的大好机会。”
  “游军医,能等我和九公主和钮国舅都见过面再最后决定,行吗?还有九公主和钮国舅那一份,我觉得是不是给得太多了点,一瓶神力水让他们抽一钱银子,就已经是很大一笔数目,两个四分之一就是一半利了,你不觉得留给我们自己的太少了点吗?”
  牛焕阳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牛焕阳,牛换羊,名字取得挺吃亏的,生意上倒是一点都不肯吃亏……行,我这就尽快安排你和他们见面。”
  灵儿话音刚落,只见钮国舅和九公主两个人在亲兵的护卫下,骑着高头大马正朝他们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