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大主裁 > 第062章 告密者

第062章 告密者


  关大龙哭了,“呜呜”地哭,声音很是难听,就像是一头大水牛被捂住了嘴……
  燕九街偷听到有人要行刺大统帅,可是吓得不轻,这个时候如果被关大龙发现,被他杀人灭口是大概率的事。
  大龙折腾了好一会儿,发出轻微的呼噜声来……
  “呀——!这不是关大管事吗?您怎么睡在这?”
  燕九街借着关大龙昏昏沉沉的时候,弄出窸窣的响声来,就像刚从这里路过。
  关大龙吓得不轻,三更半夜的,连野兔都应该睡了。
  “你是谁?”
  “是我,想到细料仓巡查,听这边有动静,还以为有骆驼客偷东西……”燕九街的借口天衣无缝。
  “哦,我刚巡查过,已经安排了双岗,你回去休息吧!”
  燕九街在关大龙边上坐了下来,托着腮帮,凝望着天上的月亮。
  “唉,五年了……”
  燕九街轻叹一声。
  “是不是又想家了?”
  关大龙知道燕九街是舞华国人,原来是一名战俘。燕九街点了点头,自然地轻轻靠在了关大龙的身上。
  “咳咳……”
  关大龙明显有点不自然起来,刚要找个借口离开这个总想喝他暧昧的女人。
  “关大哥,我好冷……”燕九街领略过数不清的男人,关大龙在想什么,她清楚得很,她边说边拉住了关大龙的胳膊。
  燕九街衣着暴露,夜深露重的,确实有丝丝寒意。关大龙脱下衣服,替燕九街披上。燕九街顺势躺倒在关大龙的大腿上,月亮躲到了云朵后面,草原顿时晦暗了起来……
  积蓄良久的关大龙面对投怀送抱的燕九街终于爆发了,如同一场飓风横扫整个草原,边上刚刚码好的草垛都摇摇晃晃起来……
  燕九街回到自己住的帐篷的时候,晨曦已经微露。她换上军服,没有片刻的犹豫来到钮九天的中军大帐。
  正犯瞌睡的几名亲兵,见有个漂亮的女军官过来,全都来了精神。
  “站住!再往前一步,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一名满脸青春痘的亲兵手按斩骨刀,挡住了燕九街的去路。
  “我想见大统帅,麻烦你通报一声。”燕九街一晚没睡,依旧是精神抖擞。
  “不行,这个时候去打扰大统帅,非死既伤,我可没这个胆量,等天亮了再来。”
  青春痘看着燕九街的鼓鼓的胸脯,再不肯把眼睛移开。
  “我有要事……”
  燕九街还想解释。
  “滚!”
  一名络腮胡子推开那枚青春痘,吐出一字真经。
  “事关大统帅的安危,我今天非见不可!”
  燕九街以大胸脯开路,朝前闯去,她昨天晚上被钮九天放了鸽子,急于进去,也是想看看钮九天身边的女人是谁?有没有自己漂亮?
  “混蛋!啪——!”
  那名络腮胡子对漂亮的女人没兴趣,甚至有些反感,见燕九街要硬闯,毫不犹豫一巴掌扇了过来,把燕九街打了个趔趄,连头盔都掉在了地上。
  “你敢打我,到时候你别后悔!”
  燕九街狠狠往地上吐了口血水,她不逞口舌之快还好,这一刺激,络腮胡子唰地抽出斩骨刀来。
  “吗的,你敢夜闯中军大帐,信不信我一刀劈了你。”
  “浩哥,浩哥……”
  那个青春痘比络腮胡子年轻得多,但显然更有脑子一些,他把浩哥拉过一边。
  “浩哥,你没看到她理着光头吗?动不得刀子……”
  “怎么啦?”
  “她是凫水选手,你杀了她,大统帅会放过你?”
  络腮胡子一下明白过来,把刀收回刀鞘。
  燕九街见络腮胡子收起了六亲不认的嘴脸,胆子一下又大了起来。
  “你们不替我通报,我可要自己喊了啊!”
  “你敢!”
  四名亲兵全都抽出刀来,包括那个青春痘,把燕九街团团围住……大统帅本就可怕,睡觉被吵醒的大统帅简直就是恶魔,真的会把他们几个大卸八块的。
  “绑了她!”
  络腮胡子见伙伴们都跟自己站到了一边,重新恶狠狠起来。
  几名亲兵七手八脚把燕九街捆在了旗杆上,怕她再胡言乱语,抓了把长草塞进了她的嘴里。
  直到太阳升起,一身锦袍的钮九天才从帐篷里出来,厨娘樊俏俏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后面。
  “唔唔……”
  燕九街见马弁牵来了钮九天的坐骑,更加地着急,一个劲地挣扎,但钮九天就算没有看见。
  “燕大姐,你怎么在这?”
  樊俏俏耳聪目明,发现燕九街很狼狈地被绑在旗杆上,惊讶地喊了一句。
  正要上马的钮九天停了下来,他一眼就认出燕九街来了,也想起了那个约会……
  “九街,你这是怎么啦?混蛋,谁把她绑起来的……”钮九天见络腮胡子眼睛不敢看他,一鞭子抽在了他的脸上。
  “吗的,你们塞她的嘴干嘛?还不赶快替她松绑!”
  钮九天一连三鞭,在其他三名值更亲兵的脸上全开了血口子。
  “钮哥……”
  嘴里的草一取出来,燕九街就哭了起来,身上的绳子刚一割断,就冲了过来,扑进钮九天的怀里,猝不及防的钮九天退了好几步,才重新站稳。
  四名亲兵见着女人和大统帅关系如此亲密,齐刷刷一起跪到了地上。
  “九街,你怎么会在这?”
  钮九天推开燕九街,他的心里记挂着赛事上,想尽快赶到选手们身边……
  “钮哥,有人行刺你,我前来通报,反被他们几个绑住。”
  “谁?是谁要行刺我?”
  钮九天全身的汗毛出于本能,全都竖了起来。
  “一个是我们草料场的大管事关大龙,还有一个是女选手,叫什么胭脂的……我在草料场巡查,无意中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你说的是卢胭脂?”
  钮九天脸色一变。
  “姓什么我不知道,就知道她叫胭脂。”
  “不可能呀,她昨天赢了比赛,我还答应给她授骑士勋章来着。”
  “钮哥,我的话你还不相信吗?你把姓关的抓起来一审就清楚了……”燕九街有些着急起来。
  “来人哪!把那两个家伙先抓起来,等我回来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