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幻初 > 第2章 月谣

第2章 月谣


  战天界,位于九天宫北方的区域,属于天界九大区域之一。这里长年冰封,很少有神出现,据说这里曾经是九天战祖生活的地方。传说九天战祖是天战之初九大祖神之一,当年其以一己之力,杀退魔界百万魔军,重创数位魔神,被称为九天战神。然而,时光无情,即使对于不死不灭的他们来说,在这许许多多的天年之后,也渐渐成为了遥远的传说。时至今日,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好像,这片界域之内,他们从来就没有来过。时间的长河磨灭了太多的故事,遥远的一切都化为虚无,唯有不变的冰和雪,还在这里生长着,蔓延着。
  这片区域常年都如死一般的寂静,寂静的有些可怕。这里没有鲜花,也没有绿草,常年都被冰和雪覆盖着,冰冷而又毫无生气。只有不畏严寒娇小的冰凌树,还在欣欣的生长着。长在雪中,长在冰里,晶莹的枝干和叶子,散发着寒冷的战意。仿佛生来就是为了战斗,为了杀戮。给这片无边的冰雪之地,更增添了几分怪异。甚至,连空气中都充满着一种肃杀的气氛,令人窒息。
  战天界的区域里几乎没有任何建筑,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冰山。在最北边的地方,那里极其寒冷,但却有一条永不结冰的圆形湖。圆湖的面积足足占了战天界的十分之一,湖之上漂浮着一座巨大的水晶宫殿。宫殿全由寒冰堆砌而成,四周墙壁上刻着无数的冰雕,有飞翔的龙,巨大的兵器,全身散发着金光的神,展开双翼的天使,独眼的巨兽,奇幻的星辰,怪异的幻光团,甚至深邃的虚空,广阔的草原,无边的海,奇形的山,幽静的森林……,千奇百怪,无所不有。每一个冰雕都是那么真实,如同活着的一般。
  此刻,正是黄昏的时候,天外虚空的太阳斜斜的照耀着这片冰冷的区域。一如往常的光景,一棵棵晶莹的冰凌树,在夕阳的余辉里闪烁着温柔的蓝色光点。给这片宁静的区域增添了几分柔美。遥遥望去,整个战天界蒙上了一层轻薄的蓝,如同尘世湛蓝的天空。两道身影静静的站在水晶宫殿前的冰栏边,夕阳的余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长到了九天的尽头......
  一身金色战袍的男子,背着双手,静静的望着远方的光景。深邃的眸子里看不出一丝情绪,不知他在看什么,在想什么,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男子的旁边站着一个女子,女子身穿白色的丝纱,银色的头发几乎垂到了脚边。她静静的望着远方渐起的云雾,绝美的脸上却如失去灵魂般呆滞,紫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光彩。有风吹过,银色的长发在摇曳,白色的丝纱在飞舞。他转过头看了看她,他发现她的眼睛是那么的纯净,纯净的只有云。他望向她望着的方向,总感觉有一丝失落,仿佛那天边的云和她有着说不完的故事,而他却不是故事里的人。他看着她那绝世的脸颊,深邃的眸子里不由的闪过一丝复杂。
  一年了,每天到了这个时候,她都会来到这里,望着远方从天宫下渐起的云,不知在想什么。而他做为守护者,始终在她身旁,静静的望着远方的光景。直到天外虚空的太阳坠落到星海里,继而月亮从遥远的星空升起。巨大的月遮住了半个天界的虚空,明亮而皎洁。
  云来了,淡淡的,轻轻的,从月中划过,为天边的巨月增添了几分朦胧。她抬起头看着天外虚空漂浮在月中的云,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浮起一丝微笑。或许,她总是感觉,那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漂浮的云,是那样的熟悉,是那样的深入灵魂。仿佛她曾经为了它放弃了很多很多东西,仿佛那就是她的生命。
  “你知道那个尘世吗?那个世界的太阳落到星海里,成了这个世界的月亮。或许,这个世界的太阳落到星海里,也会成为那个世界的月亮。”金色战袍男子轻轻的说,不知是在自语,还是说给旁边的女子。女子转过头,看见他在望着那远处飘渺的虚空,眼神中满是幽深的迷离。她没有说话,事实上,在这一年里,她从来都没有说话,哪怕一个字。而他,从来也不过问什么,只是,默默的跟在她身边,守护着她。虽然,拥有那样强大力量的她,并不需要什么守护。
  时光就这样流淌着,月静静的升到了天外虚空的正中,巨大的月仿佛像一个巨盘,遮盖了整个九天界,那么明亮,那么干净。有依稀可见的云在月中飞舞,有恍恍惚惚的影子在月中穿梭。抬头望去,那巨大的月离这片天,离这个寂静清冷的宫殿是那么的近,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的到。可是,又仿佛那么的遥远,让人感觉无论怎么努力,永远都触碰不到它。
  风依旧摇曳着衣衫,云依旧飘荡在月中。那无数娇小的冰凌树,在月光的照耀下,全都开满了蓝色的冰凌花。那冰晶般蓝色的小花,给这片天界的夜,染上了一层明净的蓝。只是,又有谁知道,这天上的夜,却是那尘世高远而又湛蓝的天空呢?
  许久,许久,两道身影静静的转身,最终消失在宫殿的门前。寂静的夜里,那巨大的水晶宫殿显得那么清冷,那样孤寂。好像沉睡了千千万万个天年,好像在等待着一个人,好像永远也不会醒来......
  .............
  远处,缥缈的冰山上传来了古老而忧伤的歌谣,在这片天界的夜里传的很远很远。不知是谁的哭泣,还是谁在演绎着悲伤的故事......
  遥远的思念开始忆起
  ......命运的轮转又奈几何
  那月的光......
  是在为谁而皎洁,
  那飘荡的云,
  ......是在为谁而轻舞
  古老破碎的灵魂......
  你沉睡的太久......太久......
  ......是否,还不愿醒来
  命运的轮转又奈几何......
  那无尽梦里的
  ......忧伤......
  如何走出你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