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重生都市之复仇焰魂 > 第四章 偶遇和请求

第四章 偶遇和请求


  师承何人?路天笑了,刘学坤的底细,自己并不是很清楚,但是看那个刘黑被对方打了都不还手的迹象来看,这个家伙在刘家的地位是很高的。
  既然是这样,那就是自己的敌人,自己能够重生,不就是为了复仇么。
  所以对于刘学坤的询问,路天没有去回答,而是来到了屋子里,老婆婆的脸色比起昨天来好多了,路天开始用灵魂之力去探测老婆婆的身体内部。
  这是《灵魂心经》的一大妙用,《灵魂心经》一共十层,每一层又分为三个阶段,目前的自己连《灵魂心经》的第一阶段都没有达到。
  见到路天不理会自己,刘学坤是更加的愤怒了,刚刚自己之所以会那么的心平气和,使刘学坤觉得路天作为一个医者肯定会认识自己的,在某些程度上自己的名气比薛神针大的多。
  老婆婆身体内的那些毒素都已经没有了,但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不过比起之前来好了不少。
  “该死的,你这个小杂种,我父亲和你说话,你难道没有听到。”
  刘一刀火了,这个家伙无视自己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连自己的父亲都无视。他还想不想在医学界混了。
  路天没有回头,他把老婆婆又扶到了床上去,“我只听到两条狂犬在吠。”
  泥人尚有三分火性,更何况是刘氏父子这种渣渣,刘学坤怒了,“刘黑给我上,打残这个小子,居然敢侮辱我刘学坤,即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他。”
  刘黑并没有动,刚刚路天用灵魂之力把自己给控制住的感觉还历历在目,这个年轻人很邪门,刚刚自己不能动,肯定和这个家伙有关,这一点是刘氏父子这俩白痴感觉不到的,虽然刘学坤在刘家的地位非同一般,可比起家族里的那些供奉长老,他只能算个打杂的罢了。
  “吴奶奶,我听说你病了,现在好点了没有?”
  一个声音从外面响起,路天听到这个声音,站了起来,“老婆婆,我明天再来看你,我先走一步了。”
  没有等这个老婆婆回神,路天就起身了,刘黑到现在还没有动,但当路天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还是和一个女子碰面了。
  “路天?你怎么在这里?难道救吴奶奶的那个人就是你。”
  来人长相上在女子里面可以打九分,如果是没有重生,看到这张脸,路天还会有什么悸动,可现在真的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嗯。”路天只是嗯了一声,从李灵的身边擦身而过,李灵的心里感觉酸酸的,路天这个家伙之前不是很迷恋自己的么,为什么现在看自己,完全像是在看陌生人样呢,而且他那神乎其神的针灸手段,让自己有了更多的想法,如果他能帮爷爷治病,那么自己家是不是就不会被刘家所控制了呢。
  “路天你等一下。”
  听到后面的声音,路天的心里一阵烦躁,他快步的离开了这个小巷子,刘黑看着路天的身法有些入神,这个身法真的是很厉害啊,走在地上好像是踩在棉花上般,是那么的轻盈,这种身法和绝顶轻功——水上漂差不多了,只是路天一个普通的四线城市的家伙,他怎么会这种身法呢,据自己所知,水上漂这个轻功是颜家少主颜渊的师父最为独门的秘技,他的师父也被称为华夏武道界第一女侠。
  李灵一个普通人,怎么能跟得上被《灵魂心经》改造过体质的路天呢,看到路天在自己的视线里彻底的消失不见,一行清泪,缓缓的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啧啧,你这个宿主真的是绝情啊,那可是一个娇滴滴的处子呢,就那么错过了,你真的甘心么?”段誉这个色.魔的声音,游荡在路天的脑海里。
  “你的《北冥神功》默写完了没有,还在跟老子叽叽歪歪的,你这个泡的女人都是自己妹妹的家伙。”
  之所以让段誉默写《北冥神功》是因为在《天龙八部》里段誉被鸠摩智捉住默写过《六脉神剑》虽然这个家伙泡的马子都是妹妹,可他这脑子还是相当不错的。
  段誉不接话了,自己的女人是妹妹这个梗真的是圆不过去,想到这里,段誉就感到一阵胸闷。
  《北冥神功》扔给了路天,段誉就消失在了天灵珠里,反正等到自己要找他的时候,这货肯定会自己出来。
  段誉给的这两部秘籍,在一般人来看都是普通的白纸而已,因为他这是用灵魂之力而写的,想要让这些白纸变成秘籍的方法很简单,滴一滴血就可以。但只有自己的血才可以。所以即使是被什么人抢过去了,那也是没有一点关系。因为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刚刚李灵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跟自己说,可想到前世因为这个女人,导致路家覆灭,路天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平静,这个女人毕竟是第一个走进自己心底的人,因为她,自己辜负了路家,辜负了上官若雪。
  算了不去想了,现在自己有了《灵魂心经》和天灵珠,比起前世的起点高多了,不过距离刘家那个圈套的时间不远了啊,应该就是在暑假之后的第二天吧,路天看了看日历,此时已经是到了八月份。
  “路天,你开门,你在么,我有事给你说。”
  尼玛,这个女人真的是烦人啊,路天心里骂骂咧咧的,可还是去开门了,李灵此时的双眼红肿,好像是刚刚的哭过,看到对方这个样子,路天的心好像一下子硬不起来了。。
  把李灵请到屋子里来,给对方倒了一杯水,李灵摸着水杯,眼睛却直勾勾的望着路天,”你有什么事就说吧,不要这么看着我好么?”
  李灵听到路天的话,一下子就羞红了脸,路天和以前果然是不一样了啊,以前的他根本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的,“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去帮我爷爷治病,我爷爷快不行了,如果你不帮我,我爷爷真的要死了,而且刘家那边的人找到了我父亲,说要对付你,报酬就是给我爷爷治病,目前我父亲还在考虑。”李灵还是看着路天,她的这番话,让路天让尘封已久的心门一下子就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