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修真界群聊 > 第0063章 为什么不问问孤山法墓呢?

第0063章 为什么不问问孤山法墓呢?


  护法师叔看了看韩新,不由得想到:“韩新这小子可是和步长老关系匪浅,哪怕不是长老的子侄,恐怕也身份也不会低。
  更何况现在他又认识这个修为不知深浅的仙子,韩新这小子,绝对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护法师叔可是一点没轻视韩新,他虽然不像那些弟子一样,相信韩新是步长老的子侄。
  但即便如此,他也相信韩新不是一般人。
  看韩新这么想参加孤山法墓的样子,把他赶回去,恐怕会得罪了他啊。
  他虽然不怕得罪韩新,但是得罪这样一个人,完全没有必要嘛。
  护法师叔目光渐渐平静下来,他说道:“既然少了一个人,就让孤山法墓来决定谁不能进入好了。”
  护法师叔一指,指向那一尊青玉棺椁,继续说道:“你们全部站在孤山法墓的附近,让孤山法墓来选择吧。”
  护法师叔可不傻,这些弟子虽然都是低级弟子,但难免有一个突然就得了什么大机缘呢?
  他也不是年轻气盛的小修士了,在修真界混迹了这么久,他知道能不得罪人,就绝对不要得罪人。
  “护法师叔说的是,让孤山法墓来做选择,实在是最好的方法。”一道悦耳的声音回荡开来,引得众人一阵侧目。
  李剑尘提着长剑,微笑着说道,让不少修士一阵哑口。
  李剑尘容貌气质在门中皆是上等,更何况身为乙等弟子的她,地位也不低。
  听见李剑尘说话,许多弟子都沉默下来。
  李剑尘都这么说了,他们再当出头鸟反对,不是得罪了这个师姐吗?
  韩新站在身后,对李剑尘也有些意外,他可没想到李剑尘会帮他出头。
  “韩师弟,看来李师姐对你有意思啊。”谢鼎挠了挠他的半秃脑袋,对韩新说道。
  韩新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一旁的赵桓也开口说道:“既然师叔都这么说了,那就由孤山法墓来决定吧。”
  他赵桓虽然是亲传弟子,但地位可怎么也比不上这个护法师叔。
  既然护法师叔都这么说,他当然犯不着为了针对韩新和师叔顶嘴。
  他又不是无脑反派,针对这种事,顺势而为就是了,要是连自己利益都不要了去针对,那才真是白痴。
  不过赵桓的想法却不等于王放的想法。
  王放不可思议地看着赵桓,怎么刚才我们还在针对韩新,一转眼风向就变了啊。
  “师叔,韩新勾结外宗修士,强占进入孤山法墓的名额,这必须要惩治啊!”王放还是不想放弃这个针对韩新的机会,继续对护法师叔说道。
  赵桓一听王放的话,眉头一皱,心头暗道:“蠢货。”
  护法师叔听见这番话,同样心中不快,韩新勾没勾结外宗修士,他看不出来吗?还要你这个小修士提醒?
  “不必多说了,韩新是否勾结外宗弟子,等回到宗门,自有执法殿决断,现在就按照我说的办!”护法师叔厉声说道,是个修士都知道护法师叔是有些生气了。
  “这……”王放一看护法师叔脸色,想要反驳,又不敢多说,只能低下头,并不言语。
  韩新看了一眼王放,心中很是纳闷啊,他也没招惹过这个师兄啊,严格意义上来说,今天他们两个才认识啊。
  怎么这个师兄就这么想针对我呢?
  看着这个师兄的样子,韩新不由得想到了一个名词“土豆书里的反派”。
  “看来前世网文里说的也不全是错的啊,还真有这种人存在啊……”韩新摸着下巴,心中想着。
  “韩师弟,想什么呢,快走吧。”身旁的谢鼎拍了一下韩新的肩膀,韩新一抬头,就看见这些无量宗的修士正向青玉棺椁的附近走去。
  看着弟子们聚集完成,护法师叔对韩新说道:“赵桓,就由你去推开棺椁。”
  赵桓转过身子,向着护法师叔躬身行了一礼,接着说道:“是,师叔!”
  看着护法师叔点了点头,赵桓才回过身子,一只手轻轻向青玉棺椁的棺盖推去。
  “师兄的样子好帅。”一个犯花痴的小女修看着赵桓的样子,不由得一声赞叹。
  此时的赵桓正一步向后,身子侧倾,左手向青玉棺椁推去,右后则背在身后。
  他的衣摆在不知风还是灵气的波动下轻轻扬起,长发束起,玉颜半侧,真是可以说得上公子如玉。
  “谢鼎,你说这个师兄,能推开棺盖不?”韩新侧过脸,小声对谢鼎问道。
  谢鼎尴尬地挠了挠头,“我哪知道啊韩师弟,不过那位仙子轻轻一碰就能打开棺椁,师兄想必也不难吧。”谢鼎面露尬笑地说道。
  赵桓的想法和谢鼎也差不多,既然那位柔弱扶风的仙子都能轻易打开青玉棺椁,他用了一只手的全力,想必也不难打开吧。
  韩新面露奇怪之色,看了一眼谢鼎,又看向赵桓。
  “虽然我不知道碧灵的修为有多高,但和她师父差不多的玉骨郎君都能秒杀金丹,她应该也至少得是个金丹吧……
  赵桓要是以为她能打开棺椁自己就能轻易打开,那可真是……”韩新满脸奇怪地看着赵桓,心中想到。
  “看来赵师兄是要出丑了,对吗?”李剑尘转过身子看向韩新,轻声问道。
  “我可没说。”韩新可不敢接李剑尘这话,他继续看向赵桓。
  赵桓将身子调整到一个舒服的位置,还转头向女弟子微微一笑。
  他本就容貌俊美,这么一笑,更是让几个女弟子心头砰砰直跳。
  “师兄好帅啊。”听见小女修们的窃窃私语,赵桓转过头去,奋力一推青玉棺椁。
  棺盖轻而易举地打开,一道青光闪耀出来,空间一阵波动。
  本来赵桓以为是这幅场面,不过紧接着,他就发现他错了,他已经费尽了全力,但是这青玉棺椁,就是打不开。
  “这是怎么回事?”赵桓的心中一阵惊讶,他没想到这青玉棺椁竟然这么重,他炼气巅峰修为的全力一推,竟然推不开?
  “咳咳。”赵桓咳了两声,想回头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他闷着头,站定身子,双手摸向青玉棺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