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天月九章 > 451玛瑙出阁

451玛瑙出阁


  “哦,如此说来,”韩傻儿想刨刨根,“本无大师可谓与皇家渊源深厚,教过你武功不曾?”拔亨答:“那长毛和尚痴痴癫癫,不喜人接近,基本功都是小和尚带着练,也用不到他。”长毛和尚四个字,令韩傻儿及时收口,不再浪费感情做无用功了。一帮小年轻,小只有十四五,大不过十七八,学着长辈们猜拳行令,雅的不行来俚的,欢欢闹闹,直到夜深阑珊。
  接下来几日,说准备也没什么好准备的,送亲是公差,长途跋涉,丫鬟小厮自然不宜带,托付管家约束照料。与二瑛商量,回山谷呢还是继续当教习?两女都不选,坚决果断同去扬州,不然的话——眼瞅着再劝就要点爆,韩傻儿只得作罢。又看了趟马场,着人多植树,与鲍达英夫妇话话别......貌似都安排到位了,但总感觉缺少点什么。
  就在出发前夕,刑部侍中华清驰到任了,拜谒过士王爷,转脚赶往医王府。他告诉韩傻儿,道里已接到朝廷明传邸报,他接九妹、仲月来京,九妹要等丈夫同行,接冰月,冰月说学画期满再来找哥哥,一家人团聚应该为期不远;第二件事,郝宝宝见他了,剑南公差没来抓童心圆、苟不理,而且,从事娱乐业的那位萧氏东家,派人从益州府撤了案,匪夷所思;第三件,景棠沐被杀一案,无人出首,无人指证,更无处查找景阳录口供,只能暂时积压;还有,沿龙腾江开挖隧道并不顺利,越往里挖石头越硬......林林总总许多事,凡多凡少都与韩傻儿有关,最重要的信息,韩春旺尚未平安到家。临走临走,华清驰又提及谢侯,此经洛阳,亲事应与不应,不伤脾气为上策,陈郡谢氏实力虽下降,仍在四大家之列——韩傻儿头大,潇瑛湘瑛年幼,大把时间可以拖延问计,谢小妮真心拖不起。
  这一日,晴日朗朗,百鸟欢唱,皇亲国戚、王公大臣齐聚太极殿小广场,小广场成了红色的海洋,看不完的红玫瑰,数不清的红盛装。笙歌欢奏,彩旗飘扬,礼部袁尚书亲自唱礼,弥勒宰相代表兰陵萧氏跪迎,玛瑙公主乘花轿出后宫,停下来,在老寿星、王痴涵、一众嫔妃濛濛泪眼中,拔茂皇帝躬身,背着走过红地毯,送进皇城内门附近的花车......千人相送,大队缓缓启动,出皇城外门,沿朱雀大街南行。第一队,鼓乐仪仗近百名;第二队,扬州来的迎亲使团;第三队,拔亨率领的锦装皇家卫队;第四队,婚车、嫁妆车六辆,后随宫女三十六名;第五队,韩傻儿,潇瑛湘瑛等送亲使团;第六队,五百军兵。偌大排场,全城轰动,百业暂歇,万人空巷,朱雀大街两侧水泄不通,海潮围观,争相一睹公主出嫁之盛。这个说:“哎哎哎,你头偏偏,挡着我了!”那个道:“哎哟喂,你踩着我的脚了!”大队出南城门,转入官道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