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医品宗师 > 第二十五章 愿做一灯塔!

第二十五章 愿做一灯塔!


  什么?!
  不仅乔木吃惊了,全部所有人都吃惊了,包括哪些认为方丘出风头的男生们,全都被方丘这个回答给震住了。
  复习一两章那真有可能心血来潮预习一下,但复习一本书可就不是心血来潮了!
  这绝对是有毅力,有目的的!
  他们从小到大从来就没预习过一真本书,也没见过任何一个人做到如此。
  方丘宿舍的三人,也一脸震惊的扭头望着他们中间的方丘。
  这可是他们宿舍的人,一起吃吃喝喝舍友,他们知道方丘好学,但从来不知道都好学到了这个地步。
  竟然预习了一整本书!
  你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啊!
  女生们看方丘的眼神星星更多了。
  乔木被方丘这句话噎的差点憋过气去,太不按套路出牌了!
  这让他套路还怎么往下进行?
  故作镇定沉吟了一下,他还是不死心,他决定再迂回一下。
  就算预习一本书也不算什么。
  预习了,结果什么都没记住,甚至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和没预习一样!
  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套路了。
  “很好!”
  乔木猛地提高了一下音量,一脸赞赏的看向方丘,说道:“没想到这么同学这么有上进心,不知道你预习的效果怎么样,老师我出几道题考考你,看看你预习的怎么样可好?”
  出题?
  方丘为表示对老师的尊重,便站起身来,点点头道:“好。”
  闻言,乔木微微有些失望,你要是说不好多好,那就显得心虚就不用继续了。
  “五脏是什么,这个想必大家都很清楚,那我问下,中医讲阴阳,五脏也分阴阳,五脏里面属于阴的是什么?”
  乔木对中医基础理论太熟悉了,问题直接信手拈来,出了一个中等难度的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除了方丘,其他学生一脸的茫然。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五脏还分阴阳,他们一直以为五脏就是五脏,哪有什么阴阳。
  更别说知道哪个属于阴。
  方丘却微笑着望着乔木。
  这个问题对他而言简单了,于是回答道:
  “心属火,主温通,为阳中之阳脏;肺属金,主肃降,为阳中之阴脏。肝属木,主升发,为阴中之阳;肾属水,主闭藏,为阴中之阴;脾属土,居中焦,为阴中之至阴。”
  我去!
  全班一震。
  这不仅把属阴的都说出来了,顺趟还把属阳的都给说出来了,回答一个题还附赠了五脏对应哪五行!
  甚至五脏主什么都给说出来了!
  牛啊!
  这下大家对方丘预习了一整本书微微有些相信了,至少他们连五脏和五行的对属关系都不知道,更别说主什么和阴阳属性了。
  不错!
  乔布暗暗点点头,看来这小子没说谎。
  真的预习了。
  不过他可没打算放过方丘,他一定要完成自己的套路!
  “回答正确,第二个问题。”
  他决定说一个偏的问题。
  “《类经附翼·医易》中提出动极者怎么做,阴极者又怎么做?”
  “动极者镇之以静,阴极者胜之以阳!”
  方丘回答道。
  乔木一看,行啊。
  这么偏的题都能回答出来。
  那就再加难度,问你一连串的问题,不信你还能回答出来!
  “心火之气有余,既可乘袭什么?又可反侮什么?心火之气不足,既可导致什么相乘?又为什么所侮”
  “心火之气有余,既可乘袭肺金,又可反侮肾水;心火之气不足,既可导致肺金相乘?又为肾水所侮”。
  方丘快速回答道。
  “补母泻子的治疗原则适用于什么病?”
  乔木这一个问题已经不再是理论问题,而是涉及到了治病上。
  理论固然好背好理解,但治病可就不一样了。
  他不信眼前这个同学单凭预习就能把治病的一些原则都能记住。
  “子犯母病、母病及子和单纯一脏有病皆可。”
  但方丘的回答却击溃了他的设想。
  回答完全正确!
  乔木额头上开始有些冒汗了,交了六年的课,第一次觉得场面有些不受他掌控了。
  “何为生我、克我、我生、我克?举例说明。”
  乔木声音急迫的问道。
  “生我的意思是……”
  方丘和乔木你来我这犹如高手对决般的往一问一答,看的在座的其他学生眼花缭乱。
  内心却震撼无比。
  乔木作为老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不假思索的抛出,这已经很考验老师对知识的掌握程度。
  更可怕的是方丘竟然全都能回答的上。
  丝毫不差。
  这当真像是古代两个顶级剑客对决,你来我往,好不快哉!
  看着两人一个出题越来越快,问题越来越难,一个回答越来越快,答案一直精准无比。
  在座的学生生出敬佩之意,更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
  同样是学生,
  你看人家方丘几乎整本书都掌握了下来,在看自己,对中医还茫然不懂呢。
  这就是差距啊!
  这也让他们内心深处有种要奋起直追的冲动。
  乔布越问额头上的汗越多,但眼神中却越来越兴奋。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宝。
  一个中医人才!
  他现在已经不在拘泥于自己原来的套路是什么了。
  还有什么能比发现一个中医人才更美妙的事情。
  一脸问了十几个问题,无论简单还是复杂,无论常见还是偏僻,方丘回答的丝毫不差!
  乔木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唾液,眼睛紧紧的盯着方丘问道。
  “你之前有没有学过中医?”
  在场的同学闻言全都竖起了耳朵,眼睛全都望向方丘。
  班里的其他同学也很好奇这个问题。
  他们都怀疑方丘学过中医。
  否则怎么可能懂得这么多?
  但是方丘笑着却摇了摇头。
  他根本没学过。
  见状,大家一愣,全班寂静。
  竟然单靠复习就到了能回答老师所有问题。
  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
  要是考试,你这准备满分通过啊!
  “好!很好!”
  乔木激动的大声说道,然后无比欣赏的向方丘问道:“这位同学你贵姓?”
  贵……贵姓?
  全班同学集体愕然。
  老师您有点原则好不好,虽然说回答了十几个问题全都回答对了,但也不能让您跪了啊,您可是老师啊?
  乔木却丝毫不以为意,眼睛紧紧的盯着方丘。
  “老师,我姓方,方丘。”
  方丘很有礼貌的回答道。
  “方丘,好!很好!请坐!”
  乔木示意方丘坐下,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没想到咱班们竟然卧虎藏龙,单一复习就能达到这种目的,绝对是我平生仅见。”
  “我相信江京中医药大学建校以来,从来没有人能做到方同学这个地步。”
  “大家好好像方同学学习!”
  平生仅见?
  这个词让班里的同学心中微微一震。
  这个评价不可不高啊!
  建校以来第一人,厉害啊!
  没有人再以为方丘是哗众取宠,可以哗众取宠到这个地步那已经不叫哗众取宠了,那简直傲视群雄啊!
  乔木最终还是以方丘为榜样,回归到了原来激励大家大学好好学习的套路上。
  前有方丘这个牛到难以想象的榜样为例,后有老师的谆谆教导,整个中医学三班充满了学习热情。
  谁也不想被自己的同学比下去,虽然方丘这个高山有点高,但谁怕谁!谁又服谁!
  两堂小课合并成的一节大课刚一结束,乔木拿起课本就匆匆离开了教室,一副有急事的样子。
  三班同学收拾书,准备前往下一堂课医古文课的教室。
  一边收拾书,孙浩一边苦笑的冲着方丘抱怨道:
  “老幺,你以后是不是稍微收敛一下下,你这么牛逼,把我们比的跟臭狗屎似得。”
  “就是就是!”
  周小天一脸的同意,看向方丘的眼神颇为不忿。
  “看我这么厉害,那你们学习是不是很有劲啊?”
  方丘将书放进书包玩味的笑着说道。
  “有劲是有劲,就是心里很不得劲啊!”
  孙浩一脸郁闷的说道
  “这就是我的目的!”
  方丘把书报斜跨在肩上,神情有些严肃的沉声道:“中医者,济世救人。在你们茫然的大学生活和中医起步阶段,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灯塔似的人物,引领者大家一起前行,在努力超赶我的同时,血液和医学得到一个飞跃式的提升。”
  这一句话,他说的很认真,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虽然说的很正式,很冠冕堂皇。
  但这是方丘的真正目的。
  他本身就不是一个非常张扬的人,如果是其他专业,他会非常低调,但这是救死扶伤的专业,每个人必须将医术学的扎扎实实的,所以他站了出来,做一个榜样。
  让大家对比之中心生动力,学好中医。
  一个中医人都力量毕竟有限,只有大家都学好中医,成为大医,全世界这么多受病痛折磨的人才能有救。
  至于是不是有人认为他出风头,爱显摆,那就无所谓了,反正影想不了他。
  方丘说完,冲着三人笑了笑,背着包走了。
  宿舍三人看着方丘的背影,面面相觑。
  他们发现一起对自己这位老幺还是不了解,原来他心里藏着这么伟大的愿望,并付诸于实践。
  想想方丘入学以来,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军训与否。
  都在一刻不停的看书学习。
  忏愧啊!
  三个人内心深处叹了口气,追了出去。
  与此同时,中医学院楼院长办公室,被“嘭”一声撞开了。
  直接吓了里面的看文件的院长齐开文一跳。
  随即脸色阴沉了下来。
  “乔老师,慌慌张张的干什么?进门先敲门不知道吗?”
  齐开文微怒道。
  “抱歉啊,院长!”
  闯进来的正是方丘的中医基础学老师乔木,他赶紧平复了一下心情,但脸上的兴奋之色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说道:“院长,咱们学院大一新生里面我发现了一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