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每日世界副本 > 第二十章 Round 2 17:11-17:33

第二十章 Round 2 17:11-17:33


  “怎么?对我的做法有意见?”
  中央高台之上,林小苏俯视着底下众人散去之后,转过头对身后的燕青歌说道,一幅嬉皮笑脸的样子,却没有人敢真的轻松应对。
  燕青歌面无表情,缓缓摇了摇头道:
  “不重要。”
  “说得好。”换来的是林小苏的抚掌轻笑,他用审视中带着些许欣赏的目光看着燕青歌说道:“在上界有句流传甚广的话,我现在说给你听。叫做…”
  林小苏顿了顿,沉凝道:
  “先天之下,皆蝼蚁。”
  蝼蚁?
  燕青歌服用长生花药剂带来的二阶进化异能不过短短一段时间,这前所未有的力量给他带来的除了安全感外,确实在之前的比试中莫名多了些盲目的自信,这一句话却让他猛地一下敲响警铃,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位置。
  我不过是一个有些幸运的蝼蚁而已…若不是丧尸世界那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重生大佬随手给了他一支能随世界穿越的长生花药剂,他又如何能活到现在?若还是之前普通人的身体,不说同修二代吴晓的争斗,就是那简简单单的擂台第一次比武,都肯定撑不下去早早败亡的。至于度过一个世界后在另一个世界死亡,还会不会只是之前猜测的消除记忆在现实相当于重新刷新一遍的后果,燕青歌又能向谁去询问?
  世界大势之下,谁又不是蝼蚁?
  见燕青歌沉默不语,林小苏又接着说道:“其实上界和下界,不过是无知之人的划分,你既然是那位选中的人,自然会入我无归剑派,到时候要叫我一声大师兄的,有些东西我便提前告于你知。”
  燕青歌点头应好,凝神静听。
  原来这个世界叫做天元大世界,正如燕青歌之前了解到一样,大陆有东极洲、西离洲、北冥洲、中成洲四个板块,除此之外还有包围大陆的无尽之海,天元大世界以武为尊,修炼功法和武技,功法境界从低到高分别是感气、先天、离合以及已经数百年没有出现过的乾元境界,武技层次从低到高则依次为小成、大成、武道真意、武道生灵、武道神相。
  感气境界以前,也就是世俗所谓的武林中人,修炼的是普通的武技,江湖武林上所谓的武林高手绝世天才,也不过是武道大成境界,能修出武道真意的寥寥无几,百年也不过那么一两个。而下界大多有修炼功法的门派弟子,实力大多在感气期,但要真论起实战来,并不比厮杀中成长的江湖中人强到哪儿去。下界门派最大的作用,即是定期为上界提供人才。
  所谓上界,其实是上古时代末期几位大能察觉到灵气消失的趋势后共同开辟出来的连接天元大世界的小世界,又叫洞天,在其中创立门派并留下大量资源,确保修炼传承不灭。随着时间流逝,现如今还存在的门派洞天只余九个,势力在东极洲范围的就是无归剑派和万宝法宗两大门派洞天,门派洞天在天元大世界的连接之处则是源地,定期向门派洞天提供优秀弟子,比如玉京上城中的三大门派中,赤元派是无归剑派的源地,而驭兽门和万宝阁则是万宝法宗的源地。
  在功法修炼到感气期圆满时,只有修炼出武道真意,才能捕捉先天一点灵光,迈入先天境界,同感气境界的实力完全是两个层次。但是在距今万年以前的上古时代,灵气充足,人人生而先天,乾元境界不过只能算是一方高手,其上还有更高的未知境界,甚至有着“仙”的存在。然而随着未知原因,天元大世界的灵气日渐稀薄,直至两千年前的彻底消失,使得乾元境界也慢慢成了传说,现下最厉害的高手,也不过是离合期圆满的实力。
  “数千年来,我无归剑派传承到现在,历经无数风雨沧桑,我林小苏,正是无归剑派第两百八十七代弟子首席,你日后若进我山门,少不得要叫我一声大师兄。”
  同九义,汝何秀?然而看着林小苏一脸眉飞色舞的无赖样子,燕青歌并不是很想理他。
  便无视他的示意提问道:
  “之前的那青莲是?”
  这一问,好像戳到了林小苏的痛脚,他左右脚步不停地来回打量着燕青歌,眉头皱起,一脸无语之色:“说到这我就来气,想我林小苏堂堂无归剑派第两百八十七代首席,掌门嫡传唯一弟子,居然干了这跑腿的活儿,干活就算了,还要亲眼看着你吞了那莲花…”
  燕青歌很想说一句不是我吞的明明是它自己跑过来的…然而神色更加激动的林小苏并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你知道那莲花是什么吗?那可是五十年一结的天青宝莲!它的一颗莲子都抵下界武人的几十年苦修!居然给你这小子白白用了…”
  “连我林小苏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也只吃过莲子…”
  “难不成你这小子是那位的私生子?看你也不到二十,这时间也…”
  看着林小苏越扯越离谱,燕青歌有些无语地制止了他。
  “我高堂俱在,很确定我不是谁的私生子…所以你口中的那位是哪位?”
  林小苏终于停了下来,一双桃花眼有些怀疑地看着他:
  “这从下界拉人的事本来不用我做,然而是掌门,也就是我师父亲自给我下的任务…就是为了找你啊小子!那位为了找你连天青宝莲都用了!你……什么也不知道?”
  我特么的就是什么也不知道啊!
  我昨天上了一天学,前天打了一天丧尸,要不是抱上重生大佬的大腿…等等,燕青歌心思微动,好像抓住了什么……
  “你说的那位,是不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长得…嗯…貌若天仙……”
  看着林小苏瞪大的双眼和震惊的表情,燕青歌的声音不由得渐渐低了下去,变得若蚊蝇一般渐不可闻。
  林小苏神色怪异地拍了拍燕青歌的肩膀,长叹口气:
  “兄弟,我为我之前私生子的猜测道歉,怪不得那位要找你,骚还是你骚…”
  嗯???我猜错了吗?不是连若这位重生大佬吗?
  燕青歌一脸懵逼地听着林小苏一脸解开疑惑的如释重负般道:
  “那位论起辈分是我师叔祖,不说百岁,七八十还是有的,现在不比上古灵气充足,我辈修士就算再怎么保养得当外貌也不可能七八十当成十七八。你这马屁拍的比我还不要脸,更可怕的是你还不觉得你在拍马屁,我林小苏真的服气了…”
  七八十?
  想想这个世界自家性转的弟弟,又想想变成了中年的陈果老师,燕青歌突然明悟,连若变成七八十的老太太也有可能啊……再加上和现实世界类似的人物关系,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大师兄…”
  燕青歌平复了下心情,果断放弃节操,一脸平静地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无归剑派?老实说,我对这赤元派还有不少留恋,可否准许我逗留一晚明日再走?”
  林小苏听着燕青歌那句叫得无比自然的大师兄,眯起眼睛高兴地拍了拍燕青歌的肩膀道:
  “掌门有令,速去速回,等他们决出最后的前三名我们就走。”
  “无归剑派既然是位于天元大世界之外的门派洞天,从赤元派出发得不少日子吧?”
  燕青歌依然不肯放弃,继续追问道。
  “那倒不用。”林小苏看了眼脸色有些苍白的燕青歌,促狭地笑道:“你以为我说的源地是洞天和天元大世界的连接之处,就是连接之处的意思?”
  “那是?”
  “还就是连接之处的意思。”
  ???那你说你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