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去异世界当情报贩子 > 第09章 三个臭皮匠 新

第09章 三个臭皮匠 新


  这里是弗拉特兰德,也就是人们从世界地图上看见的贝约尔北部大平原。
  在这里,危险四伏,能安全的活下去的人只有实力强大的人,在这里,无论触犯了贝约尔的什么法律,都不会被制裁,这里是一个自由的国度。
  从进入弗拉特兰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帕恩达终于看见了小镇,他身上现在穷得已经只剩下钱了,吃的东西早在两天前就已经消耗干净了,连续两天,帕恩达只能在一些路过的小溪边喝喝溪水,然后捉两条鱼吃,维系到现在,帕恩达终于看见了能用得上金币的地方。
  进入小镇后,帕恩达首当其要就是找到能吃东西的地方,现在的他已经快饿扁了,上一餐饭在几公里外的一条小河旁边吃了一条手掌大小的小鱼,就那还是昨天的事儿。
  “老板,来杯啤酒!”
  还未走进酒馆,大老远就听见有人呼喊着要酒,看来这就是能吃饭的地方没错了。
  帕恩达抬头一看,木制的楼层和贝约尔公国里的建筑没什么两样,只是这里身处平原,有一种异国他乡的错觉,标牌的名字写着四个大字:酒酒酒酒
  “正常的酒馆饭店不就标一个酒字么,这家为什么标了四个,难不成店主是个哑巴?“
  帕恩达暗地里吐槽了一波,脚却已经踏了进去,这前脚刚一进门,帕恩达瞬间就感觉到,仿佛一万双眼睛盯过来的样子。
  一楼的环境如同正常的酒馆一样没有特殊的地方,中间一条道,左右两边各是几排圆桌木凳,最前面是柜台,柜台前还有几个高木凳,最右边的房间门口挂着一块蓝布,多半是厨房,而右边则是楼梯,楼上多半是住所。
  走到柜台前,左边的高木凳上坐着一个带着皮毛的人,那人拿着一杯大木头杯子,吨吨吨的往嘴里灌,似乎是个烂醉的酒鬼而已,帕恩达在其右边坐下,然后看了一眼柜台上的羊皮菜单,喊了一声:“老板!”
  不知是老板这一声喊错了还是怎的,帕恩达一嗓子出来后,整个一楼正在吃东西喝酒的人视线又集中在了他身上。
  帕恩达暗想:“这种感觉真不好,自从有了这种能力过后,但凡有一个人盯住自己,背后就会传来发毛的感觉……”
  老板闻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一头至少一米九的个头,平头发型,两条眉毛浓黑,眼神如同虎狼,光从面像上看,就不是什么善类的感觉。
  “额……老板?”帕恩达虽然有点害怕,但是对方并没有产生什么奇怪的感觉让帕恩达感知到。
  可让帕恩达没想到的是,这个老板下一秒发出的声音,差点让帕恩达摔倒在地,那是一个及其尖锐的声音,再稍微过度一些就能和女声所媲美了,一个一米九的大汉居然发出这种声音,真是少见,极其少见。
  “哟,客人,你可是第一个叫我老板的人呢!”一股娘炮的感觉扑面而来,帕恩达一脸受惊的感觉,而背后那群人此时的情绪是忍俊不禁的。
  “哈?”
  帕恩达有点糊涂。
  “那不叫你老板叫什么?”
  对方嘻嘻一笑,说道:“叫我老板娘啊!”
  帕恩达:“……”
  “行吧,无所谓叫法吧,你先给我来两个这个,然后再来个这个……”
  无所谓叫法,帕恩达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根本懒得管你到底怎么称呼,他指了指羊皮菜单上的东西,然后递给了老板娘,老板娘点了点头,然后一头钻进了厨房。
  简单的吃过点来的饭菜,帕恩达才想起来刚才没有注意到的事情,那就是菜单上压根就没写菜价,与其说是没写,其实就是后面用了特殊的图案而没有具体写到底需要多少铜板。
  帕恩达随手掏出一个金币放在前台桌上,说了句:“结账!”
  老板娘拿着一个木板走了过来,上面还夹着几块羊皮。
  “所以,你打算拿什么东西抵饭钱?”
  老板娘不知道从哪儿顺出来一支笔,准备在木板上写些什么,但是却奇怪的问了帕恩达。
  “这个啊,一个金币,你不得找钱么?”
  帕恩达指了指桌上的一小块圆形公国金币。
  老板娘看了看桌上的金币,整张脸仿佛都拧成了一个问号。
  “你刚才的那些饭菜就值这么个小玩意儿么?我很少读书,你别骗我!”
  这回轮到帕恩达疑惑了,同样是贝约尔公国境内,公国产的金币居然不是通用的,就算货币不通用,起码金币的金属也是金子做成的,稀有金属放在哪儿都应该值钱才对。
  帕恩达用手掌抹回金币,将其揣了起来,问道:“那应该用什么东西付钱?我是外地来的,不懂规矩。”
  老板娘把手里的木板放了下来,指了指上面的账目。
  “你得像他们一样,用兽皮,材料,或者衣服,在这里,任何能用得上的东西我都会根据其价值来平衡饭菜价格,你刚刚吃的那些,把你这一身衣服脱下来应该能抵消,毕竟我看你这布料还挺不错的!”
  帕恩达恍然大悟,公国虽然通用金币,但是北部大平原不属于公国的管辖,这里的人自然就不会按照公国的规矩来进行交易,这里的人交易的货币就是实用的物品。
  “你看这个怎么样?”
  明白了交易规则,帕恩达从腰间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毒箭箭筒和一只毒竹箭,放在了桌上。
  老板娘拿起箭筒和竹箭,左右摆弄了半天,愣是没明白这玩意儿是用来干什么的。
  “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实用价值么?”
  帕恩达接过物品,演示性的给他摆动,将竹箭插入箭筒里,然后对着上方的孔一吹,竹箭迅速射出,直插在老板娘旁边的木板上,给老板娘吓得够呛。
  而在其中吃饭的一些客人看见此场景,也是一惊,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仿佛从未见过这种武器。
  帕恩达解说道:“这叫做吹箭,箭呢,材料不统一,可以使用木头,竹子,或者金属制作,这个箭筒就是用来发射箭的开关,这两样算得上能在打猎里用得上大用处的武器,你看怎么样?”
  老板娘似乎没有回过神来,她慢慢的拔下插在木门上的那只竹箭,然后愣愣的点了点头。
  “行,这个没问题,但是我感觉你这个东西比一般的东西更有用处,这么的吧,这一件,算五天的饭,早中晚你随便吃,吃够五天你再付账怎么样?”
  帕恩达摸了摸鼻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又掏出了一个同样的吹箭出来,这是他从那三个先头军身上摸来的,无所谓,给自己留一个,剩下两个带多了也没用。
  “我再用一个交易,我看你这儿楼上有旅店,你看看能住几天?”
  老板娘像是见了宝贝一样把吹箭收了过来,然后喜悦的答道:“两个的话,7天,7天包吃包住,怎么样?”
  帕恩达点了点头:“成交!”
  让帕恩达没有想到的是,离开北森林后进入的最近的一个小镇,居然如同脱离了社会一样的世外桃源,不仅金币不流通,就连稍微普通的武器他们都没见过,而且帕恩达还注意到,书写都是用木头或者兽皮之类的代替,有一种相当落后的感觉。
  吃过饭的帕恩达在街上溜达,想看看这个小镇有没有什么值得利用的情报。
  刚走出两条街,来到了一家看似商店的一家店门口,三个人就围了上来,将帕恩达堵在一面墙前面。
  “哥几个,怎么个意思?”
  帕恩达也不装糊涂,上来就开问。
  三个人围着他,三个都是穿着破旧打着补丁,而身子骨看起来也不怎么强壮的人,熟悉的恶人嘴脸,他们手里各拿着一把小匕首,指着帕恩达的脸。
  其中一人开口说话。
  “听他们说镇上来了个有钱人,看起来果然是,你们看这衣服布料,和我们没法比,估计是公国来的逃犯吧!”
  这个人猜得还挺准,不过想想也容易推理出来,正常人谁会到这种破地方来,多半都是在公国里呆不下去的人才会出现在这里。
  另一个人也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然后把匕首抬起来。
  “把你身上值钱的玩意儿交出来,没看着哥儿几个现在有点窘迫么?”
  而第三个人则不像这二人,虽然也开了口,却没说这么多的话。
  “死还是生,这是个问题……”
  帕恩达一阵无语,这个老哥要是不干抢劫,怕是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的莎士比亚了,尽管三个人手持刀具,但是对于帕恩达来说,强大的感知力告诉自己,这三个人此时流露的不是杀气,而是恐惧和贪欲。
  帕恩达也注意到,这三人身上的衣服很是破旧,甚至连屁股都快露出来了,说话有气无力,好像好几天没吃东西的样子,就这样还出来抢劫,也就是遇到帕恩达,要是遇到蛮横不讲理的,早就被揍趴下了。。
  “你们三位,为何放着双手不去劳动,而跑来这里抢劫?”
  帕恩达犹豫了半天,接过还是说了类似说教的话,这种话他自己最烦,明明知道不可能劳动了所以才抢劫,还明知故问,只不过帕恩达想问的不是为什么抢劫,而是为什么不能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