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神度大祭司 > 第三十四章杀戮之悔

第三十四章杀戮之悔


  罪,它的评定标准是什么?
  在法治社会,罪十分好评定,犯罪就是有罪嘛,而在无法治层面上,在人类道德层面上来看,评定十分困难。
  在凡人眼里,罪就是犯了过错,但在一定意义上……
  但殊不知,有些人生来,就有“罪”……罪的莫名奇妙……
  我这样表达很难理解?那好,我表达的简单一点。
  “罪”不是人定的,是由创世神定的。
  没错,就是这么蛮横无理的评定标准,你不服?有本事你去怼创世神啊!
  先放着你有没有怼创世神的能力,单说创世神已凉,身躯化作的果实就可以怼天,单凭这点,你敢怼创世神?
  千赤城边境,可怜的千赤城城墙化作齑粉,消失在世界中,与城墙一起消失的,还有一位无辜的士兵。
  城墙随风飘散,只剩下这荒芜之地。
  几千士兵脸色难看,不敢动一下。
  喻泯皱着眉头,看向眼前两位魔族人。
  眼前的两位魔族人面容一般,但容貌却几乎是一样。
  双胞胎吗?喻泯猜测。
  “我,出身贫寒。”一位魔族人开口。(为方便,我们称之为A魔族人)
  “我,出身高贵。”另一位魔族人开口。(为方便,我们称之为B魔族人)
  喻泯眉头一扬。
  A魔族人:“我,十分努力。”
  B魔族人:“我,十分努力。”
  两位魔族人的话几乎相同,听得喻泯有些发愣。
  A魔族人:“很快,我靠着努力与意志变强!”
  B魔族人:“很快,我靠着努力与天赋变强!”
  A魔族人:“我现在是魔族一等一的强者。”
  B魔族人:“我现在是魔族一等一的强者。”
  喻泯渐渐理清思路,首先,A出身贫寒,靠着努力与意志变强。B出身富贵,靠着努力与天赋变强。
  很快,两人的故事开始离奇的重合,而且越来越像。
  A魔族人:“我去了北方。”
  B魔族人:“我去了南方。”
  A魔族人:“我看不起去南方的那个魔族人,仅仅是凭借身后的势力。”
  B魔族人:“我看不起去北方的那个魔族人,出身贫寒就与我平位。”
  A魔族人:“因为我看不起那个人,在遇袭时没有请求支援,导致一军全灭。”
  B魔族人:“因为我看不起那个人,在遇袭时没有请求支援,导致一军全灭。”
  接着,两人同时开口:“我们其中一人有‘高傲之罪’,请问,谁有罪?”
  喻泯眼睛瞪大,不可置信。
  “这……这就完了?”
  斯日天点头。
  喻泯揉着眉心,憋屈的很。
  这故事……简直了……
  无论从结果的代价,故事发展几乎都一样,怎么评定谁有罪?而且只有一人有“高傲之罪”?
  喻泯思考几遍,始终想不出区别。
  “轰!”
  喻泯苦苦思索时,忽觉身后风声呼啸,一丝微不可见的法则之力泄露。
  喻泯心中一惊,回首望去,只见沪咧道身体与衣物化为分子,从脚到头,消失在了世间……
  喻泯还能看到沪咧道严重的恐惧与不舍,看向喻泯的眼光中更多的还是怜悯。
  “一分钟,不给答案,就杀一个人。”斯日天的声音犹如审判,响彻在喻泯的灵魂深处。
  斯日天的紫眸淡漠无情,死死的盯着喻泯,企图看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喻泯看到沪咧道被杀,怒意萌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沪咧道,他在审灵域见到的第一个人。
  一个存在感很低,但却非常重要的一个人。
  在他父亲坑他的情况下,沪咧道犹如长辈般。
  第一个喊他祭司大人的,还是他。
  第一个因为他长的太好看,要永远效忠的,还是他。
  沪咧道……
  心里的某一处碎了,某个禁忌被悄悄打开……
  灵魂深处的蓝眸忽然睁开,眼中杀意凛然,但又不甘的闭上。
  “祭司大人!”
  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听到的一句话,犹如最大的慰籍。
  喻泯咬牙,怒意憋在心里,口气里却听不出任和怒意:“那个人,有罪!”
  喻泯指向A魔族人。
  直觉告诉他,应该选A魔族人。
  “恭喜你,通过游戏第一关。”斯日天干笑一声,不禁赞叹,拍手叫好。
  A为什么有罪?喻泯不知道,他一辈子也不想知道。
  这就是创世神七大罪与地球上七大原罪的区别。
  创世神创造的七大罪,总是尽显荒唐,让人不解。
  “那么,第二个游戏。”斯日天眼底的笑意更深,“喻泯,你认为,你有‘高傲之罪’吗?”
  这又是什么问题!
  喻泯快要疯了。
  喻泯忽然想到,因为他太自信,失去了最初的警惕,因此毫无防备的遇到了斯日天,因为他,沪咧道才会死……
  这就是……高傲之罪!
  喻泯瞬间醒悟,思考第一个问题,他的地位比魔族诸侯地位低,能力却不差,却因为轻视而死人,这不就是罪吗?
  想明白一切后,喻泯继续开口:“有罪!”
  承认自己有罪……更何况是想明白一切后承认,这是怎样的打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斯日天眼底笑意愈加的深了,随手一挥,“没错,你说对了,你有罪。既然有罪,那么就要付出代价!”
  喻泯心底一凉,木木的转身,星辉亦消失不见,身体化作分子,口型还是:“见”。
  喻泯知道星辉的意思——“再见”。
  “……”
  一片死寂。
  犹如失去某个宝物的痛苦。
  喻泯嘴唇颤抖,蓝眸中充斥着的不再是淡然。
  浓烈的杀意。
  几天前,星辉还和他畅谈过人生……
  如今……已不在这个世界上……
  那个与他一起笑的少女,对未来充满期盼的少女……可怜的少女……
  死了……
  “那么,第三个游戏。”斯日天的声音犹如恶魔的声音,让喻泯感受到一种来自灵魂的绝望。
  喻泯没有办法,他打不过斯日天……
  如果他冲动……在场的人可能都会死……
  “你,想杀我吗?”
  喻泯转过身,眼神犹如利剑,刺破一切虚伪以及掩盖,直击灵魂,混杂其中的杀意犹如致命的毒药,感受到一丝就会灵魂受损。
  “我想……杀你……”喻泯歪着脑袋,神色淡然,绝美的容貌中的,是无尽的杀意,蓝眸倒映着斯日天惊骇的面容。
  声音犹如致命的诅咒,让斯日天身躯一紧,斯日天指尖颤抖,过了许久才缓过来。
  “咔……”
  灵魂深处,那把锁,愈来愈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