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子乱语 > 43、上了年纪的女人总喜欢把秘密藏在鞋垫里

43、上了年纪的女人总喜欢把秘密藏在鞋垫里


  【子乱语】陆小露说,狗狗的眼睛能看到一般的常鬼,而且对鬼身上的气味很是厌恶,看见或者闻见,都会狂吠,从而惊动邻里,常鬼便不能作祟了。常鬼也是很怕狗的,尤其是黑毛狗,身上的阳气最旺,被咬了也没有狂犬疫苗可以打,唉……真惨!
  ……
  ……
  “子时已到,杀了他们再来见我……”说话者根本不屑现身,幽幽的向那怪物下达一道指令后,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在漆黑的夜色下一闪而过,随即消失不见。
  “神人堂!”陶闲灵光一闪,脑海中浮现起三姨太上香时提到的这个名字。心底暗暗叫苦:“这反派话这么少,一定不好惹啊!”
  “咕呱……”
  那怪物明明连中王忠花几记大招,趴在地上已领了盒饭。谁知被那神秘人一唤,瞬间又站立起来,简直就是“嵬岭之主”的翻版。
  “正天纯阳甲,凝!”
  王忠花再次召唤出她那套“黄金比基尼铠甲”,趁着那怪物刚刚站稳之际,试探性的一记鞭腿扫向它的下盘。
  这一招“横扫千军”,陶闲曾看花姐对付那无头刑煞时使过,威力十足,一脚下去,硬是能将丈二高的巨鬼撂倒在地。
  谁知扫在那怪物身上,反倒是王忠花抱着腿跳着叫道:“变态啊!怎么比之前还要硬扎!雷他奶奶的,痛死老娘了!”
  那怪物大叫一声,飞身一跃,将二人退路给堵死,王忠花大恼道:“小子,分开跑!”
  “好!”陶闲没有丝毫犹豫,转头就往右跑。那怪物似对陶闲视而不见,反倒是王忠花一动,那怪物便是举着钢铁般的爪子朝她一挠。
  王忠花见状不妙,连忙举臂格挡。那怪物两寸长的黑指甲如十把利刃一般挠在那金光凝聚的臂铠上,发出了刺耳的声响,旋即“嗤嗤”的冒着白烟。
  “这是什么破邪功?连老娘的纯阳臂铠都差点给破了!”眼看着怪物的黑指甲即将刺破那一层护体金光,王忠花不敢再与它硬碰硬,忙朝旁边一滚,心有余悸的望向那只绿毛蛤蟆僵尸怪,眼看它又要扑身过来。
  “花姐!”陶闲看到王忠花吃瘪,顿时又折回,从怀中摸出当初王忠花赠的那把挖鸡眼的小匕首,狠狠的往自己左掌上一划,殷红的鲜血立马从皮肉里渗了出来。
  “陶闲卖血大法,溅!”
  陶闲觉得王忠花每次放大招时候的样子简直帅炸了,也学着她奋力一吼,左手一挥,将鲜血洒在那怪物背上。
  “嗤嗤嗤”,那血撒在绿毛僵尸怪身上,霎时撒发出一股烧皮毛料的焦臭味。那怪物仰天“呱呱”了几声,感觉好像是洗澡时被滚烫的开水淋了背一样,疼得在地上直蹦。
  接着继续无视陶闲,大嘴一张,向王忠花喷出了一股黑色的液体。
  “雷你奶奶哦!为什么总追着老娘打?”王忠花表示很愤慨,卷着胖胖的身子,像大肉球一样往地上一撞,借着弹跳之势,避开了那股黑色腥臭的液体。
  那怪物喷出来的东西,竟把灵堂青石地板给蚀出一个大坑来,吓得陶闲连连往后退。
  身体卷成了球状的花姐倒是逃得很欢快,可那怪物竟不知着了什么魔,就是放着眼前弱鸡一般的陶闲不顾,偏要死缠烂打的跟着王忠花。她往右跳一下,那怪物便跟着跳两下,如影随形,寸步不离。
  “金光剑,破!”王忠花被惹得恼了,在半空中飞快的咬血结出手印,对着那怪物脑门一指,一道金光激射而出。
  可那绿毛蛤蟆僵尸怪竟不闪不避,“叮叮”两声,从两手间弹射出两枚黑指甲与那金光一撞,金色的小剑旋即消解,还剩下一枚黑指甲裹着劲风直接没入了王忠花左小腿处。
  “唉哟!”
  王忠花中了这一碎指甲,顿时从半空中摔下,左腿旋即没了知觉。待撩开裤腿一看,伤口呈青黑色,流出的黑血还带着阵阵腐臭味。
  王忠花大骇道:“不好,是尸毒!”
  那怪物趁机而上,眼看离王忠花还有三步的距离,即将取她性命。
  “花姐,接着!”
  说时迟,那时快,陶闲掏出身上的虎魄隐晶扔给王忠花。
  说来也怪,王忠花一接住这块白色晶石,那怪物似眼盲了一般,双爪对着空气抓了几下,丑陋的蛙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雷你奶奶,你还有这宝贝!怪不得那变态找不着你!”
  王忠花将那晶石往膝上一放,忍痛将那枚黑指甲从小腿肚上拔了下来,接着从腰上解下一只小葫芦,倒出两枚朱红色的小药丸来,自己服了一颗,另一颗则用力扔给了陶闲。
  “这是‘正气丸’,服下三个时辰内可避尸毒。”
  陶闲毫不迟疑,接过药丸张口一吞。
  没了虎魄隐晶护体,那怪物缓缓转过身来,一双赤红色的眼睛死死的凝视着陶闲。
  “完了完了,见义勇为把自己也得搭进去了!”陶闲想都没想,拔腿就往外跑。
  “混小子,你自己就一枚还敢给我啊!”没想到这傻小子竟然这么讲义气。王忠花盯着那枚虎魄隐晶,眼眶微红,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暖意,仿佛有一块隔绝内心亲情的坚冰,正在慢慢融化。
  “别追我啊……我只是个不会发光的普通人啊!”
  陶闲没跑两步,那怪物便纵身追了上来。离那怪物越近,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充斥着一种要了命的凶戾味道。
  “小露,护我!”
  眼看着怪物离自己竟有半尺,陶闲抱着头,大声喊道。
  “陶闲别怕!”一团蓝色小火顿时从陶闲脖子上的玉玦里飞出,霎时落在那怪物的双臂上,陆小露随即现形,双脚往那怪物爪上一点,一朵白色的小花即刻绽放出来。
  丝丝缕缕的青色藤蔓从花中不断涌出,顷刻间便结成了一只“藤蛹”一般,将那怪物的双手紧紧的包裹在里面。
  王忠花见之顿时目瞪口呆:“这小子竟然还有鬼……鬼侍灵?”
  陆小露将陶闲护在身后,小手往空中凭虚一握,口里念道:“幽花冥藤,绞!”
  那只“藤蛹”慢慢地在那怪物手腕上旋转起来,将那怪物两条手臂扭成了“天津大麻花”,可到了要扭断手的关键时候,那只“藤蛹”却怎么也转不动了。
  “这怪物的身体好硬,陶闲,我绞它不动!”陆小露蹙着小眉头无奈道。
  “绞不动就算了,先关起来再说!”
  “嗯,好嘞!荆棘暗狱,封!”陆小露将双手高高举起,霎时从地上长出数十根碗口粗的荆棘树来,盘在那怪物头上,结成了一只极为坚固的鸟笼。
  只是那一根根尖锐的荆棘抵在那怪物的身躯上,未插进半分去。
  无敌小金刚啊,刀枪不入,怎么打?
  “陶闲,我有办法对付它……”王忠花若有所思的望了陆小露一眼,随即将右脚上的鞋一脱,从鞋垫下摸出一张叠成三角状的黄色符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