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恐惧感染 > 第二十二章多了一条腿

第二十二章多了一条腿


      “我说,咱们就一直站在这里看他睡觉么?”在屋里待了会,徐海水便觉得枯燥了“反正他也叫不醒,要不……咱们在他屋里检查检查?”
  
      “白天的时候不是看过了?”
  
      “那是白天,万一又有新的发现了呢?”
  
      “好。∈八∈八∈读∈书,≦o≧”关居原应了声,也没放低自己的脚步,大步来到张一峰的床前,然后用手戳了一下他,后者毫无反应。
  
      “看来不到时间,他是真的醒不了。”关居原放下心来,直接掀开了他的被子“开灯吧,这里太黑,不太好看清。”
  
      “嗯。”耿天琪把灯打开,顿时,光芒重新填满了整个房间。
  
      几人于是就在房间里搜查了一番,包括张一峰的床跟床底,都检查了个遍,不过却没能有新的发现。
  
      “越来越怪了。”徐海水念叨着,随即对关居原的推测产生了疑问“你说这是耿天琪的梦,而张一峰也在睡,这两者间,貌似有很大的冲突吧?”
  
      “是啊。”耿天琪赞同的他的话,接着道“假设这是我的梦,那我刚才睡着的时间段,不也算是梦吗?”
  
      “别急,快了。”然而关居原此刻却显得非常镇定,对他们的问题没做出回答,因为这同样是他费解的地方,不过他相信,只要能把这个疑惑解释清楚,寻找到答案,基本上整场游戏就能捋顺了。
  
      灯火通明,搜寻未果,三人看了眼时间,发现快要到一点了,便直接在张一峰的床边坐下,交流着各自的看法。
  
      游戏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假设按照关居原的推测去想,那他们现在是在梦里,可问题来了,他们已经在梦里,为什么这段时间里,还是有人睡觉?
  
      这段时间又怎么去算,是三人面临的难题。↙八↙八↙读↙书,※o◇
  
      或许只有用耿天琪的推测,才能解释这一点,游戏有多重梦境,同时也有他们的复制体,本体入睡的时候,进入另一层梦境,与复制体见面,并了解到一些事,所以才有了关居原他们那些莫名其妙、但又正确的话。
  
      这是逻辑上大体通顺的一种猜测,当然,关居原认为是大体,而耿天琪则认为基本上正确的,毕竟从目前的游戏经历来看,只有这种猜测的可能性最高,不然用其他的猜测,有些地方根本没办法解释。
  
      “真的会是这样吗?”关居原对此还是表示存疑,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无法找到不对的点,一时间,只剩下了耿天琪跟徐海水交流,他又回复了之前的走神状态。
  
      “没有任务提示,也没遇到过鬼,嗯……我梦里的两个人应该不算吧。”关居原回顾起游戏伊始,开始顺着往下想“没鬼没提示,就意味着玩家暂时来说是安全的,而且游戏主角张一峰同样活的好好的,那么……游戏给予玩家的威胁,在哪里呢?”
  
      想到这,关居原不由精神一振“对啊,威胁呢?通常来说,玩家面临的威胁,要么就是任务失败点数不足被清除,要么就是被游戏里的鬼杀死,可我们现在……这些都没遇到。”
  
      一个人思考是很费脑子的,徐海水他们也不是新手菜鸟,所以关居原发现了这件比较重要的事,自然要马上说出来,有三人一同去商量推测。
  
      “各位,我——”
  
      他的话硬生生的止住,因为就在这时,床上的张一峰……突然睁开了眼!
  
      事发突然,三人先是愣住,接着非常默契的快速下床,退到空地上。
  
      这种事不需要商量,没有人会有勇气的留在床边不动,一直退到门边,三人才站定,回看张一峰。
  
      “你醒了?”
  
      张一峰没回答,而是僵硬的起身,用那双木然的眼睛来回在屋里巡视,像是在观察什么。
  
      然而就是这么去看,他竟然都没发现门口的三人,像是睁眼瞎一样,自顾自的摸索着穿衣,然后用一种极其僵硬的动作,慢吞吞的下床,径直走向三人。
  
      徐海水的镯子没提示,下意识的以为又是梦境重现,低声对关居原他们道“别慌,是梦。”
  
      当然,关居原正对着他,内裤同样可以起到作用,虽然没尿意,但他却不认同徐海水的话。
  
      “不对,不是梦,是他梦游了。”
  
      “梦游还睁眼?”耿天琪对这方面不了解,她只听说这个词,知道有这类人,不过梦游时的样子她却是没见过。
  
      “废话,不睁眼他怎么走?”关居原低声回了句,然后失意他们给张一峰让出了条路,想看看接下来他要去哪。
  
      可让他们没料到的是,张一峰走到门口,他们的面前时,居然……回头了!
  
      然后三人就看到他返回床边,然后又回到门口,不停地在重复这个动作。
  
      “什么情况?这门上有封印?”徐海水一头雾水,伸手摸了摸门框“没啥特别的啊,这不就一普通的门吗?”
  
      “不是封印。”关居原沉吟“他应该是在重复某一件对他而言,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这件事令他记忆深刻,以至于梦游的时候,他的身体就会不自觉的去重复。”
  
      “那你能看出什么门道来么?”徐海水苦笑“我怎么完全看不出来,他在那里干嘛呢?”
  
      其实不止是他,关居原和耿天琪同样看的一脸蒙圈,因为张一峰别的啥也没干,就这么来回的走,一遍又一遍,根本看不出他这么走的目的。
  
      张一峰大概走了几十个来回,终于在中间停住,接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紧盯着空白的墙壁发呆。
  
      他在看什么?
  
      三人无疑更茫然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的却只有墙。
  
      “隔间藏尸?”耿天琪小声惊呼。
  
      “收起你的脑洞。”关居原有些无语“为什么一看到墙,就能想到藏尸呢?”
  
      “因为有很多案件和游戏,都有过这种情况啊。”
  
      “不是藏尸。”徐海水给出了答案,说完又叹道“你们注意看他的眼神。”
  
      眼神?
  
      两人看去,发现张一峰的眼神确实变得不太正常,但不是暴怒,也不是阴冷,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之情。
  
      “孤独。”不知为什么,关居原嘴里忽然冒出了这两个字。
  
      “是孤独。”徐海水默然,其实他跟关居原类似,身边没几个朋友,对于这种眼神最能理解。
  
      张一峰为什么会孤独呢?他之前可是从来……都没提到过这个啊?
  
      两人对视一眼,均察觉到了不对。
  
      张一峰似是看的厌倦了,从地上起身,要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然而在这时,客厅的钟声……响了。
  
      伴随着一点的钟声,张一峰的身子猛地止住,像是被定住了一样,背对着三人,一动也不动。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三人的眼皮底下,他右大腿部位的衣服鼓起,接着,破裂的衣服下面,竟然缓缓地长出一条——血肉模糊的腿!
  
      、11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