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恐惧感染 > 第二十章我的梦

第二十章我的梦


      他知道我们在里面?
  
      两人对视了一眼,脸上尽显犹豫之色。
  
      当然,他们绝不会是被吓到了,毕竟又不是没见过鬼,再恐怖的他们也见过,所以不存在说,出现被吓到不敢开门的情况。
  
      他们犹豫的是门外人的性别,张一峰之前说过,王文文是个女的,就算是鬼,按理说也应该是女鬼,外面为什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开门么?”男人暴躁的敲门过程中,关居原小声问徐海水,后者同样压低声音“我觉得,还是开吧。虽然道具没检测出来,但外面万一真的是个鬼,你觉得我们不开,仅凭一扇门就能挡住它吗?”
  
      他的想法跟关居原想的差不太多,这算是他们从进入游戏到现在,第一次碰到鬼,而且由于她们的信息比较匮乏,于情于理,都应该把门打开。
  
      至于开门的后果,的确是未知的,很有可能会死。不过徐海水也没说错,即使他们不开,两人也绝不会相信,仅凭一扇门就能挡住它。
  
      绝定好之后,两人打起精神,一副谨慎的姿态把手伸了过去。
  
      但就在这时,另一双手……却蓦然从两人中间穿过,然后……把门打开。
  
      “别嚷嚷了,是不是又喝酒了。”一道虚弱的男声在他们身后响起。
  
      两人怔怔地回头,一个被光芒遮住脸的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而之前在床上睡觉的耿天琪……竟然凭空消失了!
  
      “耿天琪呢?”两人又惊又疑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然而男人就像没看到他们,自顾自的,用非常缓慢的动作,把门打开。
  
      门开,露出外面男人的样子,或者说……其实他也没样子,因为他的脸跟里面的男人一样,同样被一团光芒遮盖。
  
      为了区分,暂时以a和b代替,敲门的人是a,里面的人是b。
  
      “怎么才开门……”a打着酒嗝,醉意醺醺的走了进来,没走几步,就差点摔倒,b伸手扶他,不知是身体的原因,还是其它的原因,他一时没扶住,差点跟a一同摔倒在地。
  
      “别扶我。”a不停的摆手,含糊不清的道“你的身体……嗝,不行,嗝,还是算了。”
  
      他看起来喝的非常多,只是一句话里,就打了好几个嗝,甩开b的搀扶后,摇摇晃晃的来到床边,一屁股坐下。
  
      “好吧。”b无奈的笑笑,刚要说什么,却猛然间咳嗽起来。
  
      关居原两人从没听过这么大的咳嗽声,也同样没见过咳嗽到这么严重的人。
  
      因为b在咳嗽的时候,竟然咳出了……一团血气淋淋的肉块!
  
      两人不是学医的,对身体内部的构造不是很清楚,所以看到肉块后,谁也不知道那是身体里的哪个器官。
  
      但咳嗽能咳出这种东西,足以说明b的身体有多糟糕。
  
      另一边坐在床上的a,像是司空见惯了,低着头,双目通红的坐在那不吭声,直到b咳完,才道“今天又严重了。”
  
      “是的。”b直起身子,苦笑道“我这个样子,真还不如死了。”
  
      “你不能放弃!”a情绪有些激动起来,摇晃着向他走来,双手重重的放在他肩上“只要有一丝可能,我们就觉不能放弃。”
  
      b非常沮丧“可是k型药剂不多了。”
  
      “没事,我还有……”说着,a伸手去摸口袋,却发现……口袋里早已空空如也,一时间愣在当场。
  
      “没钱了吧。”b心知肚明,垂头丧气的离开他,来到床边坐下。
  
      当然,a的钱也不会是因为喝酒花掉了,几瓶劣质酒能值几个钱,相反,他还很感激a,一直都是他用为数不多的积蓄,帮自己购买昂贵的k型药剂,勉强维持住生命。如果不是他,自己恐怕早就死了。
  
      “没事,我们会有钱的。”即便是喝多了,a也不忘了安慰他,给他打气“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说着,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令他后悔的事,不住的叹气“如果我当年的方案,能够通过就好了,否则,我们绝不会是现在这般光景。”
  
      “怎么可能同意呢。”b跟着他叹气摇头“这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谁敢同意的你的方案。”
  
      “哎。”a攥紧拳头,猛地砸在了旁边的墙上“都是死脑筋,科技越来越发达,别的都在进步,在发展,为什么只有这个不行?”
  
      “风险太大。”
  
      “我可以给它们注入记忆。”
  
      “算了吧,已经到了这般地步,说什么都晚了。”b说完,身子似是又累了,一靠床头,半躺着休息。
  
      短暂的沉默后,他才感慨万千的开口“说起来,我好像几十年都没出去过了吧。外面的世界……还真是令人期待呢。”
  
      a默然,说出了连自己都觉得不可能的话“等你病好了,我就带你出去。”
  
      “但愿有那一天吧。”
  
      “好了,别说了,你先休息,钱的问题我再想办法,别操心了。”说完,a走出房间,在外面客厅的沙发坐下,拿出手机像是给谁打着电话。
  
      看到这,关居原两人仿佛明白了什么,毫无疑问,这又是另一层梦境,a和b都是虚假的,他们之间的谈话,更像情景重现,展现在他们眼前。
  
      徐海水非常疑惑,小声道“这就是张一峰的梦吗?他不是说只梦到王文文,这两个人又是谁?”
  
      他想的不够多,还以为这是在张一峰的梦里,故而有此一问。
  
      “会不会,这段梦境重现……就是张一峰对我们隐瞒的事?”紧接着,他又抛出了一个问题,却发现关居原似乎是走神了,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没事吧?”他轻轻推了关居原一下,后者才回过神“哦,没事,先看完再说。”
  
      “好吧。”
  
      客厅里的a,进展貌似不是很顺利,连打了几个电话,看样子都没能借到钱。由于他看不到关居原他们,两人索性靠近,在不远处站定,听他继续打电话。
  
      不过就在这时,a却意外的收到了一个来电,接听后,电话那端传来了一道另关居原觉得熟悉的声音。
  
      “你最近怎么样?还好吗?”
  
      “不好,没钱了。”a苦笑着回答“你呢,鞋的生意怎么样?”
  
      “别提了,干这个能有什么生意,还天天被城管撵。”电话那端的人唉声叹气,随后郑重的道“对了,我今天找你,是想要你帮我。”
  
      “什么事?”a不能理解“我一个穷鬼,恐怕帮不上忙吧。”
  
      “别急,你先听我说完。”男人清了清嗓音,不急不缓的道“是这样……”
  
      后面的话有些听不清,徐海水不禁往前走了几步,打算听他在说些什么,扭头一看,却发现关居原还呆在原地,一脸异样。
  
      “你不听听吗?”
  
      “不了。”关居原情绪变的非常低落。
  
      “为——”徐海水刚问出一个字,客厅里的a竟然在瞬间……消失了!
  
      毫无征兆的消失了。
  
      徐海水目瞪口呆,揉揉眼看去,沙发上空荡荡的,像是从没有人出现过。
  
      “什么情况,梦境结束了?”他始料未及“怎么会……突然就结束了?”
  
      关居原叹道“已经够了。”
  
      徐海水不解“什么够了?”
  
      “因为这个梦……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