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恐惧感染 > 第一章隔离

第一章隔离


      长夜未尽,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空气寒冷清新。
  
      一张灵案,两根线香,三支红烛。
  
      烟雾缭绕,烛光黯淡,屋子里充斥着一股异常的味道。
  
      不是红烛燃烧的味道,也不是线香散发出的独有香气,而是一股浓重的腥味。
  
      关居原就坐在灵案前,木然盯着鲜艳的红烛,像是傻了一般,呆住不动,任由上面的火苗在自己眼前跳动。
  
      同时,他身边环绕,肉眼可见的无数层血气也在跳动,仿佛与火苗翩翩起舞。
  
      张伟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小床上,腿耷拉到地上,睡得非常香。
  
      这里不是他的家,又或者说,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他的感染能力因为吞噬道具变强,所在在离开游戏后,曲浪特意找了处偏僻的地方,把他安置在这里,目的自然是为了防止他与人接触,感染到其他人。
  
      如果说之前关居原还能与人正常聊天,并且能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那么现在……这些通通都不行了。
  
      他能感觉的到,只要任何人类出现他的身边,那些环绕的血气,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入他们的身体中。
  
      是的,感染的能力已经恐怖到如此程度了,毕竟竞速赛第一的道具奖励,级别实在是太高了,尤其还是对于只有三难度级别的关居原来说,更是如此。
  
      这场游戏,对他的意义非常大,让他对于这个世界又有了新的认识。
  
      或者说,不是世界……而是人。
  
      江晚晴为什么会莫名消失,江雪是谁,关北默到底存不存在,这些都是关居原以后要去解惑的地方。
  
      当然,现在他还不行。
  
      因为就目前来说,在曲浪没有找到特殊办法,让他能正常出现在人群中前,他就只能老实的待在这里。
  
      除非……他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混乱。
  
      另外还有一件事,是关居原非常伤心的……布偶也走了。
  
      在游戏结束之后,它就再无声息,不知去了哪里。
  
      其实,在这之前,就有了预兆,只是关居原没有去细想。
  
      “人到底该不该有恐惧的情绪。”
  
      他看着烛光,反复思考这句话,或许他现在已经能明白一些了。
  
      就如他身上的感染能力,来到别人身上,让他们染上某一种嗜好,时间越长,症状就越严重,他们会对此产生恐慌、害怕,甚至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
  
      几天前,那个红衣变态男曾经来找过关居原。
  
      他没有撒谎,说来找关居原,那就一定来,哪怕是关居原被曲浪安排到这渺无人烟的地方,但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依然找到了。
  
      他是来杀关居原的,这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在张伟的‘婉言相劝’下,杀人只能被迫变为探访。
  
      即便他是一个杀手,拥有很多人都不曾有的实力,但在张伟面前,他其实跟关居原没什么区别。
  
      至于他为什么会对自己产生强烈怨恨,一定要杀了自己……这个曲浪已经告诉过关居原了。
  
      沙曼华是他的姐姐,在这个冷酷无情、阴冷嗜血杀手的一生中,是他唯一的亲人。
  
      那场晋级赛,沙曼华被关居原感染,回到现实中后,染上的嗜好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因为这个,她甚至都无法出门,只能让红衣男把自己的双手绑起来,强行不让自己去写字。
  
      直到最后,绑也不管用,她就割断了……自己的双手。
  
      至此,在她身上出现的嗜好这才消退。
  
      可对一个杀手而言,没了手,基本上就告别了这个行业了,或许连日常生活都变得非常艰难。
  
      她是红衣男唯一的亲人,也是从小到大,最崇拜的人,发生这种事,他当然对关居原恨之入骨。
  
      所以,这就是他一定要杀死关居原的理由了。
  
      故事不复杂,很简短,关居原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并对比表示歉意。
  
      当然,歉意是针对沙曼华的,而不是红衣男。
  
      他跟关居原作伴,永远的留下来了。
  
      或许沙曼华没了双手,行动不便,需要她这个唯一亲人的照顾,但红衣男既然出现在关居原面前,那他就……已经被感染了。
  
      他不可能回去的,也不能回去,要说先前关居原感染能力不强,被感染的人无法再次传播……现在,就不是这样了。
  
      关居原身边的血气会在他们身体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一个接一个,永无止境的感染下去。
  
      虽然这个世界是假的,但关居原也不希望它变得混乱。
  
      至少,现在不能。
  
      曲浪在游戏结束前告诉他,目前的感染能力还没有到最严重的程度,假如再不控制,后面根本就控制不住了。
  
      所以,关居原只能让红衣男留了下来,屋里的灵案红烛线香,就是为他准备的。
  
      这时,张伟也醒了,在没有太多娱乐方式的荒山野岭,他几乎每天都在睡觉,黎明未至,他就睡不着了。
  
      “几点了?”他揉着眼睛,从床上下来。
  
      “四点半。”关居原看了眼墙壁上悬挂的闹钟,淡淡的回答。
  
      张伟是为数不多能跟他待在一起,而不会被感染的人。
  
      嗯,‘人’或许不太恰当,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已经不算是人了。
  
      没有哪个人能把一个成年男人瞬间撕成两半,尤其被撕碎的……还是林道妙。
  
      “你手机还……还有电吗?”张伟显得有些无聊,走到他的身边“我再看看那……那部电视剧。”
  
      “你不是已经看过七十七遍了么。”
  
      “无……无聊啊,重温一下。”张伟的口吃问题依然没能得到解决,不过关居原已经习惯了“在隔壁屋,你自己去拿吧。”
  
      “哦,好。”张伟刚待走,关居原又想起什么,忙嘱咐“对了,你让那个戴口罩的别在上面睡了,这山里虫子多,天天掉床上一堆,打扫都不好打扫。”
  
      “知道了。”张伟点头,打开房门离开。
  
      但没过多久,外面却突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关居原立马警惕起来,张伟肯定是不需要敲门的,那这深更半夜,天都没亮,又是谁会到这荒山野岭中,来敲自己的门呢?
  
      他小心翼翼的来到门前,想要仔细聆听,不料一道温柔的女声,忽然自门外响起。
  
      “开门,是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