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恐惧感染 > 第八章它从故事里……出来了

第八章它从故事里……出来了


  “那你认为我是什么?”四号反问。
  关居原面色凝重:“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你鬼,后来又觉得你是这场游戏的恐惧制造者,可没想到……你什么都不是!”
  “什么意思?”七号被关居原的话搞得有些懵圈:“他难道不是玩家?”
  “我们之中,恐怕也只有你认为他是玩家吧。”
  关居原看了她一眼,继续直视四号:“所以,我很好奇,既然你不是人,也不是鬼,那么……你到底是什么?”
  四号微笑不语。
  一直站在旁边,保持沉默的二号,此刻突然开口:“它是样本。”
  “样本?”对关居原来说,这无疑又是一个陌生的词汇。
  “它之所以能够存在,最大的意义,是为了给我们玩家作参考。”
  二号详细的解释:“你们难道没发现一点吗?游戏对于第一个讲故事的人,有些……”
  关居原目光闪动,缓缓道:“不公平?”
  “没错,就是不公平。”二号点头:“游戏一直以来,无论难度是怎样,它对于每个玩家而言,都是公平的。
  后面的玩家可以参照前面的,总结经验,找出规律,可第一个玩家……不行!
  假设讲完故事的人都要死,那么作为第一个讲故事的玩家,在什么信息都没有的情况下突然死掉,对他来讲也太不公平了。”
  说着,他或许是累了,停顿了两秒,又接着道:“这种类型的游戏我参加过,至于四号的身份……它既不是人,也不是鬼,你也可以把他理解成为一段信息,或者是线索,它最大的作用就是给我们玩家掩饰、参考。”
  “明白了。”他的话不复杂,关居原很快就能理解,这也能很好的解释了他心中的疑惑。
  “这么说,我们这场游戏的玩家……只有六个?”七号惊讶无比。
  “对于四号的身份,其实在进入宅子后,已经给出过暗示。”二号给她解释:“比如只有六个房间,四号奇怪的反应等等,都能让我们成功对他产生怀疑。”
  “并不是所有人啊,一号跟三号就没……”
  七号还想说什么,就被二号打断:“你以为他们真的没发现吗?”
  “他们是害怕受到牵连。”
  关居原接上他的话:“因为无论四号的身份是鬼还是人,在我们所有人的共识里,他都是很有可能死的,就算他现在讲完了,安然无恙,但也不能保证今晚他一直都处在安全之中。
  毕竟,夜还长,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那只是我们之前的猜测,讲故事也有可能是游戏的障眼法,用来迷惑我们的。”七号对两人的话还是保持着犹豫态度。
  见状,关居原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无奈。
  以自己的胜率……是怎么匹配到这种玩家的?
  “我们的猜测大概率是正确的。”二号笑了笑,问道:“你还记得,就在我们要探索宅子之前,突然下的大雪吗?”
  “白天的事,我当然记得。”
  “那你能从这场雪中得到什么信息呢?”二号继续问她。
  七号茫然:“只是一场雪,能有什么信息?”
  “当然有。”二号用肯定的语气回答:“游戏之所以这么做,最大的目的是——限制。”
  “没错,是限制,它在限制我们玩家的行动。”关居原在旁边补充。
  “游戏不可能做出无缘无故的举动,这是它给予我们玩家的信息,意思也很明确。
  那就是别找了,鬼故事才是关键,宅子的其他地方都不重要。”
  七号听的云里雾里,转问四号:“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四号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一句话都没插,仿佛两人说的话都跟他无关。
  此刻听到七号的问题,顿时轻笑:“你认为我有可能回答你吗?”
  “那……你会死吗?”七号小声问。
  四号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你在想什么,这个更不可能回答了。”
  说完他把视线放到二号跟关居原身上:“所以,你们还要去我的房间吗?”
  “去。”
  “不去。”
  两人脱口回答,但却明显不一致。
  二号提醒关居原:“去了太危险,你要三思。”
  关居原摇头:“你都说了它是样本,给玩家作为参考的。万一他死了,死亡的场景我们又没看到,那这个样本存在的意义不就没有了?”
  “你说的我都懂,但确实是有一点风险。”二号隐隐担忧。
  “说完了吗?”四号突然插口:“说完我就走了啊,时间不早了。”
  “你还需要睡觉?”二号和关居原同时看向他。
  “有什么不可以。”四号木讷的表情逐渐变淡:“想去我房间的就跟着我,不想去的,还请回去休息吧。”
  七号来回看着两人,没有主见地问道:“你们的意思是?”
  二号道:“你先回去吧,我跟六号一起去。”他想了很久,终于还是确定冒这个险。
  样本的信息是他提出来的,确实如关居原说的,只有继续跟着四号,参考的价值才会越高。
  七号看他们都要去,随即急声道:“那……那我也跟着一起吧。”
  “随便。”
  三人的意见达成一致,然后跟着四号继续前行。
  越往里走,视线就越发昏暗,走到最后,连灯都没有了,只有四周墙壁的洞窟上,插着几根蜡烛,若隐若现。
  嘀嗒……
  嘀嗒……
  水滴沿着上面的房梁而下,一滴滴落在了三人的身上。
  “漏水了?”七号感到脖颈一凉,下意识用手摸了一把。
  “房屋上面好久都没修了,今天雪大,漏一点很正常。”四号走在前面,平静的解释。
  “我觉得不对。”二号停下脚步,小声对关居原道:“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
  关居原随即也停住,面色凝重:“而且,你有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一股……潮湿的气息?”
  他的话刚说完,七号就惊呼起来。
  “你们看,四号的身体!”
  关居原两人定眼看去,赫然发现,四号的背后上,竟然在流着水,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地上积攒了一大摊。
  “怎么了?”四号听到七号的惊呼,转过头。
  与此同时,四周的蜡烛,
  没有任何征兆的……灭了!
  接着是四号的惨叫。
  黑暗中,二号与关居原不由同时惊呼。
  “水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