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恐惧感染 > 第七章奇怪的四号

第七章奇怪的四号


  “讲完了?”
  “完了。”
  四号微微一笑,从容地坐下。
  “可你讲的这个故事一点都不恐怖,主角也没有死。”老人惊愕,感到深深的不解:“而且你也仅仅是提到了鬼,它并没有真的出现。”
  “不,你的所有要求我全部做到了。”四号的语气坚定无比,信心满满的样子。
  “主角是谁?”
  “小明。”
  “他死了没有。”
  “死了。”
  “鬼都没有出来,他怎么死的?”老人用狐疑地目光看向四号:“这难道不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故事吗?”
  “不是。”
  说这话的不是四号,而是在一旁聆听的五号。
  “他确实都做到了。”
  “有意思。”老人突地笑了:“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有谁来给我解答一下?”
  闻言,五号目光扫了一圈其他人,发现没有人要回答的意思,随即对着四号道:“你来吧,你讲的故事,还是需要你来解释。”
  “不用,反正你也看出来了,不如就由你来吧。你知道的,我不太爱说话。”四号缓缓地摇头,把解惑的机会扔回给五号。
  “好吧,那就我来吧。”
  五号笑了笑,没再推辞:“鬼物其实已经出现了,而且小明也受到了诅咒。其中最关键的还是在于那件白衬衫。”
  听到这里,老人好似明白了什么:“哦,我知道了,小明在上岸前是把衬衫脱掉的,而他从水里出来之后,并没有穿衣服。”
  “所以,他没有穿衣服,那镜子里……为什么会显示他穿着白衬衫?”
  五号继续往下道:“那个女孩说过,在镜子里看到异常的东西,就说明被诅咒了。而被水鬼诅咒的下场……无非也就是死了。”
  “嗯……原来是这样……”老人表情变得异常精彩,接着拍手笑道:“不错,我很喜欢这个故事,第一个故事就能达到这个程度,我很开心。”
  只不过众人的目光都没放在他身上,而是放在讲完故事后,就保持沉默的四号。
  他们很想知道,在他讲完之后……会发生什么。
  一秒、两秒……几分钟过去了,四号还是安然无恙,什么奇怪的事都没有发生。
  这就没了?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眼神中都是说不出的诧异。
  讲完故事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这根他们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难道,这真是游戏的障眼法?
  “今天晚上我很高兴,第一个故事虽说没有那么恐怖,不过能在我的接受范围之中。”
  老人咽下一块嚼烂的肉,用纸巾擦了下嘴,然后道:“明天谁是第二个呢,嗯……要不然,就你吧。”
  他伸手指了指五号:“既然你这么聪明,想必要讲的故事也会精彩吧,我很期待明天的晚宴。”
  被他指到,五号的表情瞬间变得不自然起来。
  老人说着,打了一个嗝,满意摸摸肚子,站起身来道:“我先休息了,左转的隔间里有干粮,如果你们只是吃肉不饱的话,可以自行取用,我就不陪你们了。”
  他叹了口气:“希望你们别介意,哎,人老了身体也抗不太住了。”
  老人无奈地摇头,然后离开。
  三号幸灾乐祸地看着五号:“下一个就是你,你再逞能啊。”
  五号面色阴沉,冷哼一声,也不理他。
  “我也吃饱了,先回去了。”
  她的心情很差,看起来一点都不想继续呆在这里了,扔下一句话后,匆忙离去。
  “真正的聪明人哪会像你一样,一点都不低调。”三号自言自语,然后突地转头看向二号跟关居原:“我说的对吧?”
  然而两人谁都没理他,自顾自的吃着东西。
  三号自讨没趣,耸耸肩,随即对着一号道:“老哥,也给来点,我陪你喝。”
  不得不说,一号的心确实是大,甚至就在四号讲故事的时候,他都没怎么听,只是在喝酒,仿佛一切都跟他无关一般。
  不知不觉间,他的面色已微红,说话都带着酒气:“好嘞,我给你满上。”
  他们那边喝起来,关居原也没在意。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他突然问了四号这么一句话。
  “哥们,你怎么不吃,这些菜不合胃口?”
  “我不饿。”四号的眼皮跳动了一下,接着恢复正常。
  “一天都没吃饭,不吃东西怎么行呢?”关居原热情地端起眼前的盘子,走到他的身边,道:“来点熊掌吧,很美味的。”
  “我真的不饿。”四号直接站起来:“我困了,你们吃,明天再见。”
  “你要休息啊。”关居原笑了笑,故作好奇地道:“话说我还没看过你的房间呢,不知道你介不介意……让我去看一下?”
  四号迟疑了一下,似是再考虑。
  “好吧,跟我来。”想了会后,他最终还是同意了关居原的请求。
  “加我一个。”一直沉默的二号也站起身,穿上那件黑色外套,笑道:“一个两个也没区别,不是吗?”
  “好。”四号没有拒绝。
  “那……也算上我一个吧。”七号看到他们都要去看四号的房间,心下一动,也随即站起来:“我也很好奇,咱们的房间是不是都一样呢。”
  四号叹了口气,微一点头,算是同意。
  “他……他的房间有什么好……好看”三号酒意也上来了,说话有些大舌头:“还不如在这里喝酒。”
  “没事,就是去看一眼,你们慢慢喝吧,一会回来找你们。”
  关居原随口说着,跟上四号,朝着北房深处走去。
  等几人的身影完全看不到后,喝醉的三号突然像是清醒了一般,冷笑道:“还真敢,也不怕四号牵扯到他们。”
  “话不能这样说,也有可能他讲完真的没事呢?”一号眯着眼,憨厚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不可能,我还是认为咱们的猜测是正确的。”三号举起杯子,道:“算了,先喝酒,他们那边会怎样,一会就知道了。”
  一号跟他碰杯:“好,走一个。”
  …………
  北房里面的面积,要远比关居原想象中大的多,仿佛就像是一条迷宫一样,跟着四号左拐右绕。
  但始终走不到四号的房间在哪。
  走了一会后,关居原突然停下,幽幽地开口:“算了,别走了。”
  “马上就要到了。”四号声音低沉的回答。
  “到……真的能到吗?”关居原似笑非笑,忽然猛地一拳打在了他的后背上。
  “你……”
  对于他的突然动手,七号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诧异地叫出声来。
  反倒是二号很平静,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关居原的拳头成功的打在了四号的身上,并且——穿了过去!
  就像穿过了空气。
  这一幕也让七号大吃一惊。
  四号转身,依旧用那木讷的神情,直勾勾地看着他:“为什么要打我?”
  关居原马上收手,脸色一阵发白。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